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叫老公
    徐子瑞的枪伤挺严重,子弹已经伤到了骨头,军医连夜赶来取出子弹,做了包扎,为了不牵动伤口,整条胳膊都固定了挂在脖子上。

    “你的女人,保护好了吗?”方锦程倚在门框上看他,对这张冷若冰霜的脸很是反感。

    “她去外地出差了。”

    “要真下定决心对付你,不管她在哪里都不安全。”

    “我知道。”

    蹙眉,没好气道:“你什么意思啊?小爷在关心你,你要是那边不方便行动,我叫上兄弟们把那女人给保护好啊。都什么时候了,咱不装酷能死吗?”

    徐子瑞靠坐在床上,似乎在想事情。

    方家这间客房布置的很简单,还是多年前王向阳住过来的装修风格,老式的节能灯,一组衣柜,一张书桌,一张单人床。

    从医生离开之后他就一直坐在那里想事情,方锦程搞不明白的是,有些事等你想好了都结束了,咱曾经a市呼风唤雨的人物能不能当机立断一点?

    “她的事我会处理,你早点回去吧。”

    得,一番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人家根本就不稀罕。

    眼看着这人也死不了,索性就不管了,连夜开车回去,方太太拦不住,只能嘱咐他路上小心点。

    到家,停好车,轻手轻脚的上楼。

    走到床边,看到苏楠已经睡着了,一盏浅浅的小夜灯将晕黄的光芒洒在她的脸上,呼吸均匀如她让人不忍心惊动。

    轻轻在她发间落下一吻,正要起身,一只手却被攥了个结实。

    睡美人睁开了眼睛,双目如炬看向了他:“几点了?”

    方锦程一脸讨好的笑道:“媳妇儿还没睡呢?”

    “我问你几点了。”苏楠索性坐拉起来,扣着他的手腕,面带愠色。

    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再摸摸鼻梁,大男孩略有些心虚:“一点半。”

    “一点四十七!马上就要两点了,这大晚上的!你干什么去了?”

    “这不是兄弟有难过去帮忙吗。”腆着个脸靠近苏楠,撅着嘴巴要亲亲,却被无情推开。

    苏楠没好气道:“什么难?我看是桃花债吧?”

    “真不是,我发誓!今晚无关女人,真是兄弟间的事儿。”

    苏楠见他不想说也不想逼他,只不过有了上次身上沾口红印的教训,她也算是有经验了,二话不说直接掀开了男人的衣服。

    刚看到健硕的肌理就被这个色狼扑倒在床上,整个人被他压倒,堵住了嘴巴。

    苏楠气急败坏,在他身上用力拍了两把才把人推开:“干嘛呢!你当姑奶奶在调戏你啊!”

    “这话说的,别说我不介意你调戏我,就算是真调戏了,那也是我求之不得啊。你以为我大晚上的赶回来是干嘛来了?可不就是为了让你调戏吗!”

    方某人最擅长的就是一本正经把话说的面不改色,比如他现在这个样子。

    苏楠算是败给他了,掀了被子躺在床上:“洗澡去!”

    “好嘞!”

    屁颠洗澡去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改一下人生格言了,以前是美女的要求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现在是媳妇一个眼神他就能冲锋陷阵!粉身碎骨!

    没想到他方锦程也有专情的一天,像他这种好男人哪儿找去?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一时高兴竟然还在浴室唱起了歌。

    听着那首《稳稳的幸福》从浴室传来,苏楠的气也消了大半。

    以她从警多年的经验来看,方锦程身上的味道绝对不是来自灯红酒绿的场所。

    竟然还有淡淡的味,不知是不是自己闻错了……

    就如上次从外公那里离开的时候一样,她明显的察觉到了危险,但他却只字不提。

    这不就是她所想要找的结婚对象吗,能像个巨人一样为她遮风挡雨,对她疼爱有加。

    方锦程洗完澡钻进被窝,把苏楠抱了个紧。

    “媳妇儿,睡了?”

    “嗯……”

    “你再调戏调戏我呗。”说着用自己的下半身撞了撞她。

    苏楠困的不行,虽然上床时间早,但总是睡不着也睡不安稳,听到汽车声响她已经瞬间清醒了。

    这会儿要等的人已经等回来了,所有的困倦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她伸手将方锦程抱在怀中,像哄孩子一样拍了拍:“睡吧……”

    在苏楠的发间亲了一口,方某人用充满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声诱惑道:“媳妇儿,你要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你要紧紧团结在老公身边,严肃活泼,携手并进,你说是不是?”

    “嗯。”

    又把人往怀里抱紧,方锦程又絮絮叨叨起来:“小爷长这么大没怕过什么,刚才看你生气真的有点怕,不怕你打我骂我。你就算打了,骂了,我不还口不还手啊,咱不能跟你一般见识不是,谁让这个家里你最大。我最怕的还是你有一天会误会我,会不理解我,会离开我……”

    最后说的竟然还有几分委屈和伤感,让人忍不住想要给他顺毛了。

    苏楠迷迷糊糊的,用自己的额头摩挲着他的下巴,算是回应。

    “叫声老公听听。”

    “嗯……”

    “来,叫声老公,老公最疼你了,明天给你买好吃的,来,叫老、公。”

    威逼加上利诱,苏楠打了个呵欠唤他:“老公,睡觉……”

    “睡睡睡。”心里比吃了蜜还高兴。

    以前苏楠只肯在两人啪啪啪的时候叫声老公,施舍一下她给的宠爱,他下一步的目标就是要让苏楠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叫出老公两个字,真是任重而又道远啊!

    送苏楠上班,方锦程在去检察院的路上顺便回了一趟军区大院。

    司机一早送老爸老妈往市政厅开会去了,芬姐说王向阳一大早就被人接走了,这让方锦程觉得有点失落。

    王向阳这丫挺的真是长大的鸟,翅膀硬了。

    以前来家里躲仇人的时候怎么也得住个几天养精蓄锐再出去干,现在倒好,没几个小时就吊着他那残疾的胳膊上‘战场’了。

    本来想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但转念一想,这样未免掉价,他的死活与自己何干,两人本来就是有新仇旧恨的人,哪那么容易一笑泯恩仇啊,演武侠片啊?

    顶着一黑眼圈进了检察院的大门,男女老少马上八卦起来。

    知道他结婚的,那得说他昨晚辛苦了,劳累了,但是!年轻人要注意节制嘛你懂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昨晚又出去潇洒了,毕竟方家的公子哥儿什么习性他们早在他入职之前就已经摸了个清楚。

    他目前和萧婷一个办公室,一个里间一个外间。

    因为要重查苏楠父母的失踪案,萧婷向院领导申请了一个工作,那就是清查往年旧案。

    值得推敲需要重审的就递交公安机调查取证,再由他们向法院提起公诉。

    院里老一辈革命家尚未退居二线,新人已经源源不断的输送进来了,所以人手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她这种自找活干的申请当然是立马就批下来了。

    方锦程现在的工作也是查找旧案,核对案情,第一次看的时候,光是看个现场报告或者起诉报告都能让他眼花缭乱头脑发昏。

    但当他真的找到了一个冤案错案的时候,又不禁斗志满满,也立马有了动力。

    “昨晚睡的很晚?”一杯柠檬水放在了他的桌上。

    方锦程苦着一张脸道:“我说婷姐,你应该知道我不吃酸吧?”

    萧婷淡淡一笑,她留着齐肩短发,制服袖子微微上卷,整个人显得干练利落:“知道,但你黑眼圈这么重,最好喝掉,有助于消除黑色素。”

    “哪有那么神,不喝。”

    “喝,我数1,2……”

    “好好好,我喝。”算是怕了她了,端起水杯眼睛一闭,咕嘟咕嘟灌了个干净,重重将杯子往桌上一放,嘴里的酸爽让他的五官都有点扭曲。

    萧婷笑着将杯子拿走:“一会再来一杯。”

    将脸pia在桌子上,方某人觉得前路一片黑暗!

    王向中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专心致志的在核对一起杀人案的证据和证词,正看的津津有味大王八就打过来破坏气氛了。

    “我,我,我三哥!”

    “慢慢说,甭着急,你三哥又让人给崩了?”

    “他,他不见了!”

    “反正不在我这。”

    “我琢磨,他肯定去,去找嫂,嫂子了!他怕人对,对嫂子下手!”

    一紧张就结巴,一结巴他说的费劲,听的人也费劲。

    方锦程没好气道:“昨晚我问他了,他不说,别人找不到他,未必会放得过莫晓晓。反正我不知道莫晓晓在哪,他现在伤着呢,应该不至于跑去她出差的地方,要说去接她回来,倒是很有可能。”

    “就,就是说!我也急,急死了!莫,莫晓晓,在哪啊?坐的飞机,还,还是火车轮船啊!”

    “估计坐着火箭吧。”

    当然,玩笑归玩笑,他仍然在努力回想昨晚他有没有跟自己透露什么关于莫晓晓的信息,答案是没有。

    “方,方少!兄弟!你问问嫂子,莫晓晓,回来的时间,看看,看看三哥是不是,去找,找她了!”

    方锦程挂断电话打给了苏楠,苏楠又打给莫晓晓,兜了一圈下来,方锦程只得到了‘没开机’三个字。

    没开机,没开机,如果今天回来的话很有可能坐的飞机。

    当然如果坐汽车轮船,突然手机没信号而关机,这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