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坐山观虎斗
    “你不应该来,不该蹚浑水……”

    “行了!行了!来都来了!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离开!”

    好在王向阳知道来时的路,这代表他不用再爬脚手架了,刚下到一层就听到了几声扣动保险的响声。

    黑暗中大王八道:“收!收起来,收起来!方少!三哥!”

    方锦程应了一声低声道:“怎么样?”

    “没动静了。”

    确实,这体育馆内安静的可怕,也完全看不到任何手电的光亮。

    “兄,兄弟们放倒了六,六个!”

    算上方锦程放倒的两个,还不到十个,这代表黑暗中还有没有现身的人。

    要么是这群人的头目,要么就是识时务者躲起来的人,也有可能是埋伏的人。

    “保护好你们王总。”

    方锦程话音刚落大王八就把他往王向阳身边一推,一个手势,众人围在他们外侧,慢慢向门口的方向移动。

    一路上眼观鼻鼻观心,随时查看可疑的动静和影子,好在这一路倒也安静,成功出了体育馆和门口的人会师。

    众人上车,驱车向市区驶去。

    方锦程这才能仔细看看王向阳的伤口,他左肩中弹,鲜血已经染红了半个身体。

    看上去有点可怕,整个人状态不是很好,脸色苍白。

    方锦程暗骂一声道:“您老人家不是金盆洗手了吗,又得罪谁了?”

    “并不是只有得罪人了,才会吃枪子。”王向阳沉着一张脸,目光阴骘。

    坐在后座的大王八急了:“哥!你,你说!我端了他!”

    王向阳摇摇头:“这事不急。”

    大王八还要说话却被方锦程打断:“皇上不急急死太监,你消停点,你哥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

    “你,你是在,夸,夸他?!”

    “滚犊子!”

    “嘿嘿。”

    方锦程摸摸鼻梁道:“我们直接去军区大院了,你也要跟过来?”

    “我不,不放心啊,我得亲耳,听,听到军医说我哥没事儿了!才,才行!”

    “你跟他们回去,不要落单,今晚的事当没发生过,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那,那行吧,有事,给我电话!”

    方锦程道:“这就对了嘛,听哥哥的话,好孩子,不过给你电话你未必愿意接啊。”

    “我!我!我那是唱歌!没听见!”急于辩白,王向中急的脸色通红。

    方锦程低笑一声没有多说,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他们的人应该撤的差不多了,该报警了。”

    很快,电话接通,对面传来徐子瑞不善的声音:“你又要干什么?”

    “干什么?小爷报警!”

    “报警打110。”

    “这不是让你立功吗,立功了早点升职啊,升职加薪赶紧离我媳妇儿远点!”

    对面传来无语的沉默,到底还是耐着性子道:“到底什么事?”

    “那什么地方来着……城郊新云小区在建体育馆,刚才传来枪声的说,你们现在带队过去搜搜估计能捡到不少手枪,能卖不少钱呢!”

    “你怎么知道?”

    “我就一路过的热心人民群众,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团结,作为一个守法公民,果断选择了报警,有问题?”

    徐子瑞被他堵上了嘴,最后以挂断了结了这场通话。

    方锦程无奈道:“真没礼貌,也难怪我媳妇儿讨厌他。”

    车上两个人:“……”

    半路上王向中换了车,方锦程直接将王向阳送进了军区大院父母那里。

    以前才接手王家黑道生意的时候王三爷没少惹事,也没少得罪人,被人追杀也是常有的事,出事了最好的藏身之地当然是军区大院。

    这个城市充满正义和光明的地方,鼠辈宵小怎么也不敢踏入一步,偏偏姓王的就是最大的宵小。

    那时候方家就是他的避风港,二老心知肚明,有些事也不愿去过问,只当他是朋友的儿子,儿子的朋友来接待。

    后来慢慢洗白身份,王向阳几乎已经不需要来这里了,就算有点小矛盾他也能轻松应对,他的身份也和躲躲藏藏配不上了。

    但今天出动这么多人,显然是要置他于死地的,所以方锦程带他回来他也没有异议,两个人也都心知肚明。

    另外一边徐子瑞也连夜出警去了方锦程的报案地,大晚上的,工地的灯都依次亮了起来。

    没有睡觉的工人也都围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偷工减料被查了呢,不过就算被查,也不会晚上出动吧?

    警方带来了数条警犬也起到了作用,很快在现场找到了两把遗留的手枪,还发现弹坑数个,以及淅淅沥沥的人血。

    拍照取证的时候,一位小民警拿着那两把手枪给徐子瑞看:“徐队,一把是在大厅找到的,一把是在外面的石头缝里找到的。”

    徐子瑞眸如星炬,看着已经被撞进密封袋里的手枪,只吐出两个字:“再搜。”

    “是!”小民警把手枪收起来,却并没急着离开,只在徐子瑞的耳边说道:“徐队,二公子说您要是有空,晚点给他打个电话。”

    徐子瑞身形一震,眉头猛然一紧,不过脸上却波澜不惊,并没有让人轻易看穿他的神色。

    只听对方又嘿嘿笑了两声,给徐子瑞敬了个礼,转而加入到搜寻的队伍中去了。

    看着他的身影,袖口内的手慢慢收紧。

    就在这时,对中专门负责拍照的一位民警也快步走了过来,跟他汇报发现,他却没有心思去听。

    “那不是我们市局的人吧?”指向刚才给自己传话的小民警。

    那人看了看摇摇头:“没见过啊,是不是最近新调进来的?最近不是有一批新人调派吗?对了,海新区派出所的苏队听说也要进来了,是不是真的啊?您的小师妹啊。”

    徐子瑞闷闷的应了一声,看看那个已经投入到工作中的小民警,转而向人少的阴暗之处走去。

    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并没有存的手机号码。

    很快,电话被接通,对面传来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娇

    吟。

    “挂了!”徐子瑞没好气的要挂断电话,却被接电话的人急急叫住。

    “别介,着什么急啊!您这没媳妇的还不让别人有媳妇吗!”

    徐子瑞黑着一张脸道:“你要说那是你媳妇,我现在就去扫黄!”

    “开玩笑,开玩笑的老弟!女人对我潘二来说,那就是一衣服!兄弟才是手足,是不是,我的徐老弟?”潘英说着已经嘿嘿笑了起来,不过他那边的‘战况’也告一段落了。

    只听徐子瑞又道:“说正事。”

    “也没啥事儿,兄弟在做点事,跟你打声招呼,不然也太不尊敬你了不是?”

    “你不要告诉我,这边的枪战和你有关?”

    潘英哈哈笑了起来,好像听到的是很好笑的笑话,这一笑让徐子瑞的脸色更加沉冷起来。

    只听潘英终于笑完道:“跟哥哥有什么关系啊!跟你才有关系呢!我的徐老弟!”

    徐子瑞不懂,他自然也不屑掺和这些:“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好好好,您老就一正人君子!我潘二不能拉你下水!但这事说是跟我有关系多多少少也有点关系,说是跟我没关系,谁也不能怎么着我!”

    “你最好说清楚点!”

    “是这a市大名鼎鼎的龙爷和王三爷!龙乃山和王向阳!撕破脸狗咬狗!我潘二没别的爱好,平生就爱坐山观虎斗!”

    既然都已经提到龙乃山了,徐子瑞便又想起上次自己所追击的那几辆无证面包车。

    当时要不是为了救苏楠肯定还有后续,就算人不会全抓到,但起码能清楚接头地和接头人。

    那次得到的线报不是热心群众提供的,正是潘英。

    就警方所掌握的数据来看,潘英和龙乃山关系也算不错,一直以来也都挺互相尊重的,龙乃山做梦也不会想到潘英会在背后给他使绊子。

    “你嫁祸给王向阳了?”

    潘英笑道:“徐队这么聪明是天生的吗?”

    徐子瑞没好气道:“你话太多了。”

    “我也没什么大目的,就是想让龙乃山和王向阳闹掰,让我潘二也赚赚a市的黑道油水,谁知道姓龙的够绝,为了一辆车和几个兄弟就要置人于死地,这事说起来还挺有意思!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你这还咬文嚼字了!”王向阳心里有点不痛快,这事可不就是和他有关吗,而且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变成了潘英的合作伙伴,帮凶,让他成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我说徐队,您老人家甭生气,虽然王家失势,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龙乃山再怎么蹦跶双方也得两败俱伤,到时候看看能不能都端了,今年的指标和业绩,你可就落实了!”

    “这种事以后少找我,不过潘二公子权大滔天,连市局内部都能安插进人,我也是佩服!”

    “哈哈哈!”潘英笑道:“小老弟,甭生气啊,你现在去看看那个人还在不在了?就是个传话的而已,什么安插啊,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要真这样反倒是好了,徐子瑞觉得还真没有什么是他潘英所不敢坐的。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潘二却道:“那可不一定啊徐队,以后人家苏楠都已经进市局了,当着你的面秀恩爱,这可没法忍啊。你怎么也得打败方锦程不是,而彻底将方锦程,方家,踩在脚底下,我潘二早就已经万事俱备,就差个天时地利!怎么样?徐队?一起?”

    徐子瑞没说话,挂断了电话。

    潘英乐了,上次是转身离开,这次是挂断电话,都是被甩,但他的理解不一样。

    第一次也许真的拒绝,但这一次却好像是默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