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慈善晚会
    “难道不是公安局要动他?是师兄要动他?”

    沈岸之拍拍苏楠的肩膀,似乎欲言又止,又像是在卖关子:“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吧。”

    苏楠给沈岸之敬了个礼转身出了公安局,过完年后气温还没有回升,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让她有点后悔来的太匆忙没有穿大衣。

    结果刚出派出所方锦程就从路边的车上下来,他大步走来将自己的外套披在苏楠的肩上:“出来也不多穿点,小心感冒了。”

    苏楠还一头雾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不是说今天去给大虎开追悼会吗。”边说边打开车门让苏楠上车,并且亲自给他扣上安全带:“我这不就过去瞧了瞧,结果人都走差不多了,我怕影响你开车,就给大周打了个电话,听说你往这儿来了。”

    苏楠有点奇怪,自己临走前有跟大周说到市局来了?记不清了,难道真是年龄大了,还是最近事情多,记不清楚了。

    “我车还在那呢,我自己开车回派出所。”

    “一会有人给你送回去,今晚你得跟我去慈善晚会,方少奶奶。”

    “你今天没去检察院?”

    “去了,没什么事,早点过来接你。”

    方锦程也上车,微笑着看向苏楠,一脸痴汉模样。

    苏楠忍不住道:“你干嘛?还不走?”

    指指自己的脸颊:“一天没见着了,有点想念,亲一口。”

    苏楠哭笑不得,抱着他的脸就啵了一口。

    方锦程乐了,看来媳妇儿心情恢复了不少,亦俯身过去含住她的唇瓣加深那个吻。

    苏楠说他:“差不多得了,你还上瘾了?”

    “你是不是让我嗑药了?”方锦程乐呵呵的瞅她。

    苏楠瞪他:“怎么说话呢?”

    “我错了,错了,咱现在出发!”

    目送车子走远,公安局门口的徐子瑞慢慢收紧手指,他手上拎着个盒子,里面是一条羊毛围巾。

    这是他为苏楠准备的入职礼物,刚才看她衣着单薄,打算将这条围巾提前送给她,结果刚追到门口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慢一步,为什么永远都比方锦程慢一步?

    坐在车里的苏楠透过后视镜看向门口的徐子瑞,看着他失落的背影离开,将视线收回。

    “我们去哪?”

    “先去何姐那里打扮打扮。”

    苏楠佯装生气道:“你是怕我给你丢脸?”

    方锦程大呼冤枉:“你还真不是媳妇,我怕我给你丢脸,说是去打扮打扮,其实是给我自己打扮。”

    到了目的地,何好已经先到一步,正在指挥小妹往车上搬东西,一箱一箱的都是衣服。

    作为国内时尚界的权威,何好往哪里一站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卷曲蓬松的波浪卷发,短款鱼尾裙勾勒出姣好的身段,肩头披着一件白色小西装,在保暖的同时不失知性俏皮。

    “何姐!”方锦程带着媳妇儿进去跟她打招呼:“这是要干嘛?”

    “今晚有我的show”何好风情万种的给了二人一个飞吻:“新娘子和新郎要不要过来看?”

    苏楠一脸为难道:“不好意思啊何姐,今晚锦程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

    方锦程哈哈笑了起来,勾出媳妇的肩膀好心提醒她:“何姐的服装秀就是晚会现场。”

    何好耸肩笑道:“要想成为出入上层的少奶奶,以后这样的场合避免不了。”

    “算了吧……我可不想这样,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去一下,用不着我的时候我宁愿去大街上抓小偷。”

    “哈哈哈。”何好挽住苏楠的胳膊:“姐姐就喜欢你这种性格,来,过来,咱们好好打扮打扮。”

    被人扯进了化妆间交给专业化妆师,何好拍拍手,早就给苏楠准备好的衣服被推了出来,清一色的红色系。

    “不对啊何姐……”方锦程翻看着那些晚礼服:“怎么都是红色?”

    “新娘子嘛,而且还是花儿一样的年纪,现在不穿大红大绿的等到什么时候穿?”

    “您这话得当着我媳妇的面说,她估计能乐死。”

    “唉,没人比我更了解大龄剩女的心理了。”何好耸肩:“就算是一把年纪的剩女,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利,更要活的漂亮!”

    “何姐,您说错了吧,我媳妇儿现在已经不是剩女了,那我媳妇儿啊!”

    何好用手指点了方锦程额头一下,佯装怒道:“人小鬼大!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我怎么敢啊,您的追求者能从这儿排到我们大院门口去!”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我外公说的。”

    提到李家老爷子,何好便又问道:“你外公身体怎么样了?”

    “还那样,还在休养,治肯定是治不好了,只能想办法让他在人生最后的阶段不至于太痛苦。”

    “唉……没关系,能看到你成家立业,他也没什么牵挂的了。”

    方锦程点头,假装翻看苏楠的礼服来掩饰自己的伤悲。

    他感谢老人家多年来对他的偏爱,正是这份偏爱牵连在他们之间,让他们的感情不仅仅停留在亲情的层面,算的上是亦师亦友。

    不敢想象将来分离的那天,他觉得自己可能接受不了。

    苏楠从化妆间出来,整个人都焕然一新,清浅淡妆,长发梳成一个丸子头,以水晶发饰装点。

    方锦程给她挑了一条红色的连衣裙,外面是一件黑色的长袖小外套,只扣衣领下的一颗纽扣,雅致不失活泼。

    “好看吗?”苏楠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微微一笑,颊边荡漾浅浅笑涡。

    何好双手环胸将她上下打量:“说你十八岁都有人相信。”

    方锦程嘿嘿直乐,眼睛也不舍得从苏楠的身上移开:“何姐,咱低调,低调。”

    苏楠捧着有点红的脸蛋笑道:“我之前看苏苏一直扎这种头发感觉挺好看,就让化妆师扎了一个,是不是装嫩了啊?”

    “你本来就很嫩!”拧了苏楠鼻尖一下,方锦程觉得自己真是爱不释手啊,上哪儿去找这种驾驭的了制服,又能装的了嫩的媳妇?

    何好一旁酸溜溜道:“差不多行了,这恩爱秀的,单身狗快被狗粮撑死了。”

    苏楠干咳一声一脸严肃道:“那,谢谢何姐,我们,我们先走了!”

    言罢拉着方锦程的手就要遁逃,何好背后幽幽说道:“那是厕所……”

    大囧,赶紧变换方向。

    “等一下,别急着走,帮我带几套衣服到会场,我的车装不下。”

    言罢指挥着小妹把剩下的衣服装进了方锦程的后备箱,后备箱装不下的连后车座都塞满了。

    “我以为慈善晚会都是拍卖,没想到还有服装秀。”苏楠觉得很新鲜。

    何好无奈道:“没错啊,方少奶奶,这些衣服都是我亲自设计的,将会在展示完毕之后进行拍卖,拍卖所得都将用于慈善。”

    “靠!这么多!那得很多钱吧!”

    何好无所谓的耸肩:“都卖了也未必有你婆婆今晚带过去的东西值钱。”

    苏楠有点奇怪:“什么东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何好卖关子。

    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刨根究底几乎就是苏楠的职业病了,所以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卖关子。

    求助似的看向方锦程,并且配合晃手动作,瞬间就把对方俘虏了。

    “二战期间美国国防部限量的一把白金左轮

    手枪,是外公在朝鲜战场缴获的战利品,不过这东西一般人不能买,今晚未必能卖得出去。”

    苏楠听闻眼睛都亮了起来,没想到这种极具纪念意义的东西也回拿出来拍卖。

    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方锦程道:“这也是外公的意思,他打算在自己去世后将所能进行拍卖的东西全部拿来拍卖,这把枪就算不能在今晚卖出去,以后也会在其他渠道拍卖,所获欠款都将用于慈善。”

    “不知今晚谁能拍下,希望是个识货的。”何好说着看向方锦程,见他眉心微蹙,知道他有点舍不得那把手枪的。

    慈善晚会在方静秋的私人会所举行,数九寒冬,巨大的穹顶棚内是海浪沙滩,沙滩上种植着热带椰子树,搭建着走秀用的平台。

    一进这里,就直接从严冬走进了夏天,恨不得脱下衣服好好畅游一番。

    人们在沙滩上觥筹交错,吃着长条桌上的精美点心,灯光炫丽点缀舞台,身材姣好的模特们健步而来,无比耀目。

    苏楠找了方太太和方静秋打过招呼,便退到角落的藤椅中坐着一边品酒一边打了个呵欠。

    “楠姐!”听到身边甜甜呼唤的声音,她回头一看,却是莫晓晓。

    莫晓晓穿着长款礼服,因为在沙滩上不能穿高跟鞋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娇小。

    她略有些局促不安的看向苏楠:“楠姐你也在啊?”

    苏楠不禁喜道:“你也来了?跟王向阳来的?快坐,坐下吧。”

    言罢往旁边让了让位置,莫晓晓坐下后还是有点畏手畏脚。

    今天这种场合,来的都是一掷千金的名流,像苏楠和莫晓晓这样的,就显得和整个气氛格格不入了。

    两人都是不擅长也不喜欢逢场作戏的,所以只能在旁边看着。

    “新年过的怎么样?我听锦程说你在王向阳家里过的年吧?”

    莫晓晓点头:“嗯,本来想要去看你的楠姐,但王向阳不在的时候就派人将我严加看管,我出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