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都怪我
    “苏楠,你要理智一点,这种事很正常,也许哪天,躺在里面的人就是你我。”

    苏楠看向徐子瑞,深呼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没事,你去忙吧,我在这儿守着。”

    男人略微沉吟,起身说道:“我给你们所长打个电话,找人来处理一下,你先坐在这里休息。”

    “好。”

    所长亲自过来了,还有大周和小林,看到苏楠这一身是血的样子都吓了一跳,手术室红色的灯一直没有熄灭。

    “应该没事,应该还在抢救,只要在抢救就没事。”所长如是安慰苏楠。

    苏楠一直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半晌之后问道:“通知大虎的家人了吗?”

    “通知到了,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说大虎同志受伤了,让他们来照顾一下。”

    苏楠点头:“大虎刚才还跟我说,打算节后请假回家,可以错开高峰期。”

    “唉,谁也不想这样。”所长深深叹了口气道:“这可能就是命吧,做咱们这一行的,危险处处埋伏!”

    “都怪我……”苏楠深深闭了一下眼睛,一边边喃喃出声,充满自责道:“都怪我……都怪我……”

    所长急道道:“怎么能怪你呢,要怪也应该怪那些歹徒啊!小苏啊,你要不要回去换身衣服?休息一下?这里还有我们呢!”

    面对所长的担忧,苏楠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抢救室的门。

    “楠姐……”小林也有些担心苏楠的精神状态。

    大周暗地里拉了小林一把,低声说道:“咱显然劝不了她的,给方少打个电话,让他来把老大带回去吧。”

    点点头,小林很赞同大周这个提议。

    方锦程对苏楠如何,他们有目共睹,从一开始对这个大男孩充满警惕和戏弄,到现在将他视为苏楠的命定天子,用了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方锦程收到电话的时正埋头在一大堆资料之中,他一边看着那些复杂的账目和资料一边后悔自己的大学的课程没学好,看到一些专业术语和名词还得在电脑上查询是什么意思。

    半天的功夫,把自己闷在办公室里,资料只看了个冰山一角。

    “喂?”

    “方少……”小林回头看看苏楠,压低声音道:“你过来一下吧,楠姐在市中心医院。”

    方锦程腾的一下站起来,语气急促道:“发生什么事了?医院哪里?”

    “好像是执勤的时候被歹徒袭击,具体情况我现在也不是很明白,连武装特警,刑警都参与其中了,在急诊楼三楼的手术室。”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小林冲大周比了个ok的手势,收起手机又隐约觉得不好,他不会以为受伤的人是苏楠吧……

    没一会,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和护士都陆续出来。

    “谁是家属?”

    他们听闻赶紧起身上前,所长急忙说道:“我是海新区派出所的所长,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摘下手套和所长握手:“病人失血过多,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全身休克,我们尝试取出子弹并且止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病人已经于二十分钟之前停止了呼吸。”

    苏楠骤然一怔,一把抓住了医生的手腕:“怎么可能,你们,你们再试试?”

    医生摇头道:“在这二十分钟之内我们也没有停止抢救,请节哀,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大虎!”小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掩着脸哽咽。

    大周和所长也是一脸悲恸,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唯独苏楠极为冷静道:“所有的办法都尝试过了吗?现在是临床上抢救的黄金时间!”

    “不好意思,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医生叹了口气往手术室里面看了看道:“护士马上将死者推出来,你们办一下手续吧,在死者家属到来之前肯定得先放在太平间。”

    所长点头:“好的,麻烦你了医生。”

    苏楠还是不敢相信,前一刻还是伤着,后一刻就变成了死者?

    大虎早上还跟她一起出警,两人一路上还有说有笑,他说过段时间要请假回h省老家,怎么现在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在车上的时候还有温度有心跳,被护士推出来的人已经彻底变凉……

    “大虎……”大周胆子大,掀开大虎脸上的白布,看到那张依旧年轻英俊的脸庞。

    大虎毕业时间不长,来到派出所做巡警还不到一年,作为一个身材极好的大帅哥,一度俘虏了派出所里大部分的女性。

    苏楠不敢去看躺在那里的人,虽然所长希望她能来和大虎做最后的告别,但是苏楠没脸去见他。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她害死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苏楠!”一个声音猛的将她从怔忪中唤醒。

    她回头看向来人,一双臂膀已经将她拥入怀中。

    耳边是那人急促的呼吸声,身上是他加诸的力量和温暖,让这冰冷的医院走廊也有了温度。

    “怎么回事?”方锦程将人松开,上下打量她,注意到她身上和制服融于一色的血渍,还有手上的鲜血,愈发紧张道:“受伤了?伤了哪里?为什么不去看医生?”

    “我没事,没事。”苏楠鼻头发酸,眼眶之中慢慢蓄满泪水。

    她睫毛微颤,泪珠滚落:“是大虎,大虎中弹了,我觉得他能挺得过来,送医也很及时啊,但是,但是医生说,说没有抢救过来……”

    方锦程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走廊里的其他人,和那张护士推着的移动床,想必那上面就是大虎。

    “可能是伤到了什么重要器官,人死不能复生,你要看开一点。”方锦程说着脱下苏楠的制服外套,将还带着自己体温的大衣脱下裹在她的身上。

    所长过来和方锦程握手,可一看到他紧蹙的眉心就暗觉不好,赶紧摆脱关系道:“今天本来好好的,小苏和大虎出去就是为了抓个砸取款机的醉汉,谁知道路上遇到歹徒了呢,都是突发事件!突发事件!”

    再三强调是突发事件,生怕方锦程会怪他一样。

    “都是我的错……怪我……”苏楠还在一遍遍的喃喃自语,仍然沉浸在自责之中,不愿相信大虎真的已经不在人世。

    “为什么怪你?”方锦程显然有些不高兴了:“既然选择做警察,不就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了吗?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楠深吸一口道:“你不知道,如果不是我自作聪明,不是我非要跟踪歹徒,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明明可以避免,大虎明明可以不用死……”

    方锦程走到床边看了看大虎的情况,转而对所长说道:“后事你们处理吧,我先带媳妇儿回去休息休息。”

    这正是所长求之不得的,又压低声音对方锦程道:“锦程啊,你好好开导开导小苏,不要让她把什么事都往自己的身上揽,这不怪她,免得上面再下调查令,她马上就能调任市局了,要是再出什么乱子……”

    看了看苏楠的状态,方锦程点头,一手揽着人往电梯走去,苏楠刚走了两步一条腿就晃了晃,他赶紧弯腰拉起她的裤管。

    在看到双腿有些淤青之后二话不说将人抱起进入电梯,径直往骨科去了。

    “我没事,放我下来吧。”

    方锦程板着脸,不容她挣扎:“没事腿为什么青了?”

    “可能是车被撞出去的时候挤到哪里了。”

    车被撞出去?感情还有一起车祸?

    凶狠的瞪了苏楠一眼,方锦程咬牙道:“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没了没了。”苏楠有些心烦意乱,再加上心情不好,刚经历过的事情让她筋疲力尽,索性就直接趴在他的身上,任他抱着自己去检查,一路上引得所有人纷纷侧目。

    系统的做了一下检查,除了部分地方软组织挫伤和轻微的脑震荡之外都没什么大问题,医生提议留院观察,但苏楠不肯,只得将人带回去。

    回去的车上,她过着方锦程的外套安静的窝在那里,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方锦程几次瞟向她都有点担心:“你还在自责?”

    苏楠努力打起精神坐好,点点头:“今天的事情本来都可以避免,大虎本来可以好好活着……”

    方锦程则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和态度变得平静道:“那你你知不知道,今天躺在太平间的人,有可能就是你!”

    略有些错愕,苏楠回忆起大虎遭射击时的样子,又想到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时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除了想到方锦程,也想过自己就此死了会怎样,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没有人不害怕死亡。哪怕是那些已经七老八十得了绝症的人,不也在医院想尽办法的保命吗?

    “我要是死了,你会难过吗?”

    “你给我听好了,小爷不准你死!你就算在鬼门关,我也给你拽回来!”

    苏楠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显得有些苦涩:“怎么可能,你要是有那个法子,先把大虎拽回来吧。”

    “我没你那么博爱,我只关心你一个人。”方锦程目视前方开车,语气异常坚定道:“这次的事情不是意外,也绝对不是巧合,我有理由相信,这是针对你的人的又一次行动。”

    苏楠纳闷的转头看他:“你说什么?”

    “如果你还想进市局,以后,你的安全我要全权过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