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给我老实点!
    这样的夜,霜雪迟迟,客厅里有家人欢聚,远处有烟花绽放。

    逐渐加深的吻和更加契合的拥抱让这个冬夜不再寒冷,反而异常温暖起来。

    大男孩的舌头和嘴唇都软软的,湿湿的,好像带有雪花那般清新的味道。苏楠觉得这种感觉真好,她怎么没有早几年就认识他,就把他吃干抹净呢?

    如是想着倒不经意间叹了口气,暗道一声可惜。

    这一叹气不要紧,方某人立刻紧张起来:“媳妇儿?是不是想咱爸妈了?”

    苏楠愣了一愣才意识到他说的咱爸妈是指她爸妈。

    鼻头略微酸涩,苏楠道:“每次看到别人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很失落很惆怅,大多数时候也挺绝望的,觉得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现在看来,有些事情,不能放弃的太早。”

    “咱不放弃。”

    大男孩温热的指尖拂过她的眼角,苏楠才发觉眼眶竟然已经湿润。

    “以后我每年都陪你过年,都陪你看联欢晚会。”

    “听说现在年轻人流行在夜店跨年。”

    “这流行都过时好几年了,现在又开始流行看联欢晚会过年了。”

    苏楠破涕为笑:“是吗,那挺好,醉酒裸奔的人少一点,值班民警少一点负担。”

    “可不挺好吗,再说了,我一成家立业的人跟那些毛头小子能一样吗,咱是成熟的男人!”

    “好吧,成熟的男人,我快要冻死了,回屋回屋。”

    两人这才开门进去,热浪扑面而来的感觉太好了,差点泪流满面。

    年夜饭吃完,玩了一会,时间差不多了贾家人就起身告辞了,带着囡囡跟方静秋离开了。苏苏和苏贺也被军车送回家中守岁。

    苏楠到底没能撑到十二点,直到窗外那些接二连三炸裂的烟花爆竹响彻夜空,她才恍恍惚惚睁开了眼睛。

    瞳孔之中尽是烟花是色彩,让她恍如一个小女孩一样看的入迷了。

    发上落下一吻,她抬头看向方锦程。

    大男孩打着呵欠揉着脑袋,眼睛也有点睁不开了。

    灯光很暖,沙发很暖,方锦程的胸膛很暖。

    方良业正站在窗边看焰火,方太太从厨房端来饺子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并且笑眯眯的招呼他们:“来,吃饺子了,新年的第一顿饺子,呵呵。”

    这画面温馨的好像有点不真实,苏楠如是想着已经坐了起来,身上披着的毛毯滑落在沙发上,方锦程一把捞起来重新给媳妇披上:“来,吃饺子。”

    苏楠迷迷糊糊的张嘴咬了一口饺子,剩下的半个被这个大男孩塞在嘴里,一边吃着一边打趣她道:“还没睡醒啊?迷迷糊糊的,跟小猫似的?”

    苏楠摇头,鼓着腮帮吃饺子,眸光莹润,头发略有些乱的她表情迷茫。

    忍不住捏了媳妇的腮一把,方锦程表示:“我媳妇儿太可爱了,看上去比饺子还好吃啊!”

    嗔怒的瞪她一眼,苏楠不想搭理他。

    她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梦,梦到她结婚了,大龄剩女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这可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啊。

    现在她睁开眼睛,正努力的让自己从梦中醒来,因为现实比梦境更让她留恋。

    电视上主持人还在欢庆新年,手机里都是各路亲朋好友的拜年短信。

    过年了,庸庸碌碌又是一年,有欢笑有泪水,甚至还在鬼门关前走了几圈。但是她今年起码完成了一个心愿——是的,她把自己嫁出去了!

    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方锦程问她笑什么,她不肯说,两人又在沙发上打闹起来。

    新年的前几天到处都充斥着节日的气氛,彼此遇到第一件事就是拜年,新年好啊,恭喜发财啊,红包拿来啊。

    苏楠大年初三就到派出所报道了,除了收到一大票儿的新年好,还得到了无数新婚快乐的祝福。

    新婚确实挺快乐,两人现在应该还处于蜜月期,她果断的回警局上班,这让所里加班的同志也都肃然起敬。

    以前苏楠是本地人,而且家里过年也实在没什么意思,所以每每都是她自请值班。

    现在虽然有了婆家可以一起过年,但总也放心不下派出所的事,加上她最近可能要调任市局,更加得好好表现一下,所以果断回来上班了。

    上班第一天出警的案子竟然是一醉汉怒砸atm取款机,砸了半天一分钱没取出来不说,还一个劲的骂骂咧咧叫取款机里的人出来。

    跟巡逻的大虎一起出的警,大虎人如其名,虽然是才从警校毕业的学生,但一身肌肉甚是勇猛,几下就将醉汉制服戴上了手铐。

    “放,放开我!把,把里面的人给我叫出来!出来!给我出来!”又提了atm取款机几脚,醉汉挣扎着捡起地上的板砖要继续拍取款机。

    大虎把人拉住道:“给我放老实点!”

    醉汉对大虎作揖:“对不住了兄弟,我,我跟这里头的人要点钱花,你嘴巴严实店,我,我给你分点!给你分点!”

    “你干什么你!老实点!跟我去派出所!”

    醉汉嘿嘿直笑,又对大虎道:“我老实,老实,老实没钱啊!”

    “你把机器砸了你会更没钱!赔机器也得钱!”大虎哭笑不得。

    “我,我不砸机器!我,我是叫里面的人出来!里面的人!拿着钱赶紧给我,出来!”

    苏楠双手环胸看着这个人对着自动取款机吆喝个不停,不得不告诉他那个残酷的事实:“这里头根本就没人!”

    醉汉不信:“怎么可能没人呢!没,没人怎么出钱!你,你懂个p!”

    大虎怒了,故意吓唬他道:“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小心我揍你!”

    醉汉不理会他,迷迷糊糊的要继续砸取款机,苏楠将那板砖夺了过去对大虎使了个眼色:“先带所里让他清醒清醒,你摸摸看,别让他身上留锋利的利器。”

    “嗯,已经查过来了苏队。”

    苏楠赞赏的在大虎的肩头拍了拍,表示可以打倒回去了。

    大虎的脸微不可查的红了一下,点点头赶紧拖着醉汉跟上苏楠的脚步。

    从除夕夜开始下的小雪断断续续下了好几天了,时大时小,时多时少。让那些无人踏足的地方已经蒙上了十公分的积雪,雪装素裹,晶莹剔透,让这个冬天更有意境。

    路上没多少人,各个公司单位还没开始上班,路上走的都是往亲朋好友家拜年的车,不堵车的日子简直再爽不过。

    苏楠一边开车一边看向后座和醉汉坐在一起的大虎道:“你怎么不回家过年呢?”

    大虎这么一个身强体健的竟然露出几分羞赧的神情:“太远了,没回去。”

    苏楠有点搞不懂自己的这个问题为什么回让大虎面红耳赤,继而又问他道:“你家是哪个地方的?”

    “h省的……”

    苏楠嘴角微微一抽,h省……她在那里可没留下什么美好的记忆。

    大虎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赶紧为自己的家乡辩白道:“我们那里的人很淳朴热情,更不可能有像姜波那样的人。”

    苏楠道:“我没有地域歧视,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和坏人,不能以偏概全,a市这种繁华的大都市,坏人更是只多不少。”

    大虎看上去微微松了口气:“苏队您说的太对了。”

    “你过年不回去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也就只有年假长一点了。”

    “过年加班工资高一点,而且以后闲着了可以请年假,到时候再回家也能避开出行高峰。”

    苏楠笑道:“你这算盘打的溜。”

    正说着瞳孔微微一紧,看向前面的一辆车,随机按开了车上的对讲机。

    “交警大队,我现在江景路往西的主干道上,在我前方有一辆遮挡车牌的银色面包车,注意拦截。”

    “收到。”

    苏楠又马上改口道:“不对,是三辆……四辆!”

    大虎道:“苏队,怎么了?”

    苏楠也是一头雾水的看向前面开着的几辆车,虽然牌子和款式不同,但也都是面包车,贴着窗户,所以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苏队?”大虎探身道:“怎么会有这么多车?”

    “在交警没有拦截之前我们只能先跟着了,那人没事吧?”

    知道她问的醉汉,大虎表示没事,并且这个人现在还安安心心的睡着了。

    前面的四辆面包车驶离江景西路后就直接拐入了偏僻小道,苏楠赶紧通报交警大队最新进展。

    没一会她就接到所长的电话:“小苏啊,你在哪?是不是正在跟踪四辆面包车?”

    苏楠一头雾水,这件事竟然连局长都惊动了?

    “嗯,四辆遮挡车牌号的面包车,我已经通报了交警队拦截,现在他们还没赶过来,我只能先远远的跟着。”

    “赶紧掉头!离开!”所长当即下命令道:“你开着警车容易暴露目标!”

    突然意识到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怎么回事所长?如果是事态紧急我就换一辆车跟踪。”

    “你别去了,赶紧撤退!不要跟过去!这个案子有刑侦科负责!”

    苏楠一脚踩了刹车,看看远去的几辆面包车,缓缓在路边停下。

    刑警队负责的一般都是大案要案,她作为一个片儿警,手枪都是没子弹的,去了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怎么了,苏队?”大虎一头雾水:“不跟着了?这几辆车故意遮挡车牌,显然是藏着什么猫腻。”

    “不跟了,如果车里坐满人,他们至少有三四十人,我们两个不是他们的对手……”

    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她整个人向前飞去,也得亏安全带绑着没让她撞上挡风玻璃。

    随即又是一声巨响,她整个人被弹撞回座位上,整个人瞬间云山雾罩不知所以了。

    “苏队!苏队!”大虎拼命叫她,唤的她神智稍微清明。

    摇了摇头,她注意到自己的车子被整个儿撞飞出去,被一棵大树拦下,副驾驶的车门整个儿被撞的凹陷了进去。

    苏楠透过后视镜看去,之间身后还有一辆遮挡车牌的面包车,撞他们的显然就是这辆车。

    从车上下来两个中年男子,一人的手别在背后,不知拿着什么东西,正慢慢向他们这辆警车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