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媳妇儿真可爱
    “您老别不信,这是我带来的。”

    “什么?”不仅副市长惊讶,连带其他吃瓜群众都一脸懵逼,武装特警甚至做好了要逮捕方锦程的准备。

    可一看到他和副市长握在一起的手又犹豫了,这人到底是不是犯罪分子啊?

    副市长显然是不相信他会犯罪的:“啊?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便把行李的事情说了出来,又把他是怎么发现的,又是怎么应对的一一说明。

    副市长赞赏的点点头道:“你处理的很好,临危不乱,也没有惊动乘客,很好。这事非同小可啊。”

    局长道:“你的行李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调包的?现在及时去调查抓捕,还来得及。”

    压低声音在二人面前说道:“我跟他们说是在机场,实际上在家里应该就已经被调包了,这事儿我让二爷爷去查了,你们就算查也查不出什么来,有些领域是你们所接触不到的。”

    副市长蹙眉:“这么说是有人要害你们?”

    局长却持反对意见:“不让我们查?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你的也说不定,毕竟有些事,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你!”副市长没好气的看那局长道:“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在事情的真相还没调查出来之前,任何的猜测都有可能成立!”

    刻意拔高的声音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没想到副市长和局长还能吵起来。

    方锦程却抬手压下两人的火气道:“我方锦程平时虽然贪玩了点,但也知道《枪支管理规定》上说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还有放火、决水、爆炸或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您二位既然知道我方锦程,就应该清楚我才结婚吧,我还有大好人生没享受呢,还想多活几年,更不想下半生在牢里度过。”

    话音落,接待室里再次的鸦雀无声,似乎都在回味他刚才的所说。

    方锦程说完又对公安局长挑挑眉梢:“现在的当务之急难道不应该是这个?”

    公安局长脸色涨红,依旧嘴硬道:“该做的调查还得做!”

    “悉听尊便,我会让二爷爷好好配合你,如果需要我去警局您就吱声,小爷跑不了。”

    局长终于不再咄咄逼人,指挥众人开始排查,并且疏散室内的无关人员。

    “锦程,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们这个局长一直都是这种脾气。”

    方锦程并不生气,反而心情不错道:“这种人挺好的,用我外公的话来说,国家缺的就是这种耿直的人!”

    副市长呵呵笑了起来,又反复询问了一下的情况。

    “这造价不菲,属于尖端科技,就算是走私也是光有钱就不够的,一般人不可能买的到。”

    市长道:“看来还要牵扯出一起走私案了。”

    “二爷爷那边有进展了我会让他尽快联系警方,到时候还要一起配合。”

    “好。”

    拆弹专家商量决定,这个目前还算比较稳定,将被带往空旷地带尽兴拆除,毕竟在机场拆除需要疏散太多人不说,一旦失败还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于是一群人又护送着浩浩荡荡的迁移,临走之前方锦程不忘将那个装的盒子留下。

    机场调度长也不负所望的买到了手工娃娃装进了礼品袋里,方锦程终于送了口气,拎着礼品袋向贵宾候机室走去,机场广播正好通知他们所乘坐的班机已经开始检票了。

    苏楠检察了一下礼品袋,娃娃是二舅从国外带来的,袋子已经有些磨损,但是里面的娃娃却崭新崭新的。只不过索菲亚在给她的时候特别说娃娃的一根手指被她用指甲油弄脏了一点,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这么一点点瑕疵当然没关系,她欣然收下礼物,但是此时她敏锐的观察力告诉自己,包装没变,里面的娃娃却换了。

    方锦程这个大男孩哼着小曲儿去托运行李,神色自若,完全看不出什么来。

    联想到刚才突然出现的特警,还有那么多防爆警察,苏楠隐约猜到了什么,却并未点破。

    她手上拎着礼品袋,跟在方锦程的身后,纵然他还只是个年轻人,并未成长出宽大坚实的肩膀和胸膛,但他所能传递给自己的那份安全感足以为她遮风挡雨。

    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将自己第一时间护在身后。

    眼前一只大手晃了晃,随即牵住她的手:“瞧什么呢?都要入迷了。”

    苏楠笑颜如花,大大咧咧道:“瞧你呢。”

    “这以后得瞧一辈子呢,咱不在乎这一会,来,检票了。”

    飞机起飞前方锦程又接了个电话,对面告诉他隐患已经全部排除,他神色从容道:“看不见的隐患才是最可怕的。”

    关机,他闭目休息。

    看得见的容易拆除,那些隐藏在黑暗中,滋生于脏脏的犯罪才最可怕,他握紧妻子的手,知道有些较量似乎刚刚开始,但战火早已打响。

    在飞行的这几个小时中,他并没有完全睡着,而是将自己认识苏楠以来的一些事情全部梳理了一遍。

    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排了一遍,又按照情节排了一遍顺序,又想了想事件的关联性,方锦程得到一个答案:一切并没有表面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一直处于被动的他们应该有所行动了。

    空姐将一条毯子盖在苏楠的身上,并慢慢调暗了她头顶的灯光。

    方锦程看向妻子的睡容,恬静而又淡然,恍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只待阳光雨露洒落,就能绽放出自己的美丽。

    暗暗下定决心,既然许她一生,便要护她一世,不管前路有何妖魔鬼怪,他所能给的就两个字——除之!

    飞机晚点一小时,到a市的时候也不过才下午四点,机场中人满为患,所有人都行色匆匆。

    方锦程一手握紧苏楠的,穿梭在机场的人流之中。

    苏楠打着呵欠任他牵着,一边问他道:“我睡多久了?”

    “打从上飞机开始,少奶奶您就一直睡着。”

    满心欢喜道:“那今晚应该不会困了,可以通宵看春节联欢晚会了。”

    方锦程忍不住白眼望屋顶,深深叹了口气:“代沟,我们俩之间有着深深的代沟……”

    苏楠一头雾水:“现在不流行看春节联欢晚会了?”

    “敢情您老也不知道现在流行什么?”

    “我哪知道啊,”苏楠蹙眉想了想道:“每年都在派出所加班,会一起吃饺子看春晚,不过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出警,过年事情多,又是非法燃放烟花爆竹,又是酒后闹事,又是车祸的。偶尔还要给孤寡老人送温暖,送迷路的小孩回家什么的,都没完整的看过几次春晚。”

    有些心疼的揽住媳妇儿的肩膀,方锦程信誓旦旦道:“其实……现在还在流行看春晚。”

    “真的?”

    “真的。”

    “那你还说我们之间有代沟!”

    “怎么可能有代沟了,没代沟,我说错了,你揍我吧。”

    苏楠挽住他的胳膊道:“不揍了,舍不得揍。”

    “呦呵,媳妇儿,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咱可不许家庭暴力了。”

    “我说的。”

    “我媳妇儿真可爱”

    “嗯,你也可爱。”

    “来,亲一个。”

    “么么哒。”

    身边负责推行李的人已经快要受不了了,分分钟想要吞粪自尽,为什么来接个人还要遭受一万点重击伤害!可不可以去死一下?!可不可以!可以吧!

    “你来的时候家里都有谁?”

    推着行李的司机一个激灵马上反应过来,方少是在跟他说话。

    “没,没有谁!”

    “老爷子回家了吗?”

    “首长还在路上。”

    “我姐呢?”

    “大小姐忙应酬,说晚点带囡囡一起过来。”

    “叫一诺!”方锦程郑重其事道:“以后不准叫小名了,跟少奶奶重名了。”

    “是!”

    苏楠哭笑不得:“至于吗,没事,爱怎么叫怎么叫。”

    “不行,就叫一诺。”

    得,因为这个不靠谱的舅舅,贾一诺同学从此告别了自己叫了六年的小名。

    将苏楠送上车,亲自给她扣上安全带,方锦程道:“你们把行李送回家之后就赶紧去军区大院,不要在家里逗留。”

    苏楠道:“没事儿,我回去收拾一下,一会打车过去。”

    知道自己劝服不了苏楠,他只好对司机说道:“听到没有?马上带少奶奶回去,尤其不要让她一个人单独在家!”

    司机被这充满压迫力的眼神和声音逼的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是!”

    “好吧,你也早点回家。”

    “放心,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就回去。”

    苏楠不知道他有什么事要处理,毕竟成年人都有秘密,虽然她有点好奇,但是苏苏毕竟千叮咛万嘱咐,要给彼此留下一定空间,所以她很自觉的没有多问。

    跟人挥手再见,司机发动了车子。

    目送军牌车驶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王向阳,你在哪?我去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