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偷梁换柱
    “这什么东西?”方锦程从后备箱拎出行李箱,还有一个精美手提袋,里面是一个精致的铁盒子。

    “索菲亚给的礼物,是一个意大利手工娃娃,做的很漂亮。”苏楠从他手上将手提袋接过来道:“别碰坏了,我拎着就行。”

    他们今天坐飞机回a市,能赶上大年三十一家人的年夜饭,索菲亚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苏楠,说是她送的新婚贺礼。

    苏楠也表示了感谢,并且将礼物珍重的收下。

    行李箱里大多都是她这次过来收集的资料,担心娃娃在机舱会被碰坏,所以她特意拎在了手上。

    “你喜欢娃娃?”方锦程揶揄道:“看不出来啊警花姐姐,您老童心未泯,爱好还挺清新脱俗。”

    苏楠没好气道:“对啊,要不然我怎么会看上你呢!”

    大男孩乐了,一番讨好的将那礼物拎了过去:“我来,我来,怎么能媳妇儿受累呢。”

    “你毛毛躁躁的,悠着点儿!”

    “好嘞,我小心着呢。”勾唇一笑,他拎着手上的东西又小心又郑重,一边将那礼物平举到眼前打量了一番。

    苏楠看着他那郑重其事滑稽的样子忍不住要笑,这小子有时候还挺有意思的,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活像拎了个定时

    。

    身着军装的司机帮忙将行李搬上机场推车,看了看时间,离登机时间还早。

    “方少爷,少奶奶,我送你们进去候机吧,今天a市的天气很好,应该不会晚点,下午就能到了。”

    方锦程看看他点点头:“行,你跟我们一起过来吧。”

    苏楠却不同意:“不用这么麻烦吧,让人家赶紧回去吧,我们又不是小孩,机场还能迷路?”

    二爷爷派人送他们,开车军牌车,穿着军装,算上方锦程,两棵英俊挺拔的小白杨一样,走哪哪扎眼。本来年下机场人就多,这下好了,直接成为焦点了。

    找了个休息区将苏楠往下一按,方锦程道:“媳妇儿你在这坐一会,我去升级一下舱位。”

    苏楠有些纳闷:“你没事吧?升级什么舱位?坐哪个舱不一样,别乱花钱。”

    “没事儿,你先坐着。”言罢对司机道:“看好少奶奶,我不回来你俩不准动。”

    这话有点命令的意味,司机立正给方锦程敬了个礼。

    苏楠还打趣他:“他又不是你首长,敬什么礼啊。”

    “怎么,我年龄比他大,级别比他高,怎么就不能敬礼了?”

    “不是吧?”苏楠纳闷:“真的?”

    司机脸颊微红,点点头。

    这就是常年在部队风吹日晒和养尊处优的区别,怎么看也都是方锦程的年龄小一点。

    “您老歇着,我马上回来。”拿着机票和证件,方锦程大步离去。

    苏楠急了:“你把我娃娃留下啊!你还走哪拎哪了?”

    那人却充耳不闻,走的飞快,苏楠起身要追,却被司机拦下:“少奶奶您不能乱走。”

    呵,她还让方锦程给画地为牢圈严实了?一句话的事儿兵哥哥还就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这边方锦程没有直接去票务中心,而是去了一趟厕所,关上厕所的门,他打开了那个索菲亚送的娃娃。

    从后备箱拿到手提袋的那一瞬间,他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手感和重量,所以他用手平举在前测试了一下平衡度。

    只有高精准的器械会用上精确平衡器,一旦启动后,稍微有一点偏差,将会毁掉整个仪器。

    这种做工不可能用在娃娃身上,最常用在高精准的医疗器械,顶尖科技,还有——精密度定时

    的身上。

    他之所以会对这方面的知识有所了解,还真要感谢老爸当年送他去部队,逼他考军校。

    虽然对当兵和军校不感兴趣,但男孩子对那些尖端武器以及冷兵器总会有不少兴趣,这方面的书籍倒是看过不少。

    值得庆幸的是,当时他因为好奇还求着连长带他见识见识那种做工小巧精致,但具有很强杀伤力的精密度。

    没错,就是眼前的这颗,装在意大利手工娃娃的盒子里,静静的卧着,倒计时爆炸的时间是三个小时之后,那时候他们应该在高空中。

    不对,他们应该不会在高空中了,因为拎着这么一个东西,在安检之前他们就会被拦下来,然后在看守所过年。

    就算有证据证明苏楠是无辜的,就算她不会被指控,但警察生涯恐怕会因此毁掉,毕竟意图炸毁飞机是的行为,包括天朝在内全球多个国家对都是零容忍态度!

    没有一个国家会让差点酿成恐怖袭击案的人当警察,而她也将一直背着这个污点无法洗清。

    盒子里的还在匀速倒计时,冰冷的一块铁疙瘩,连着几条线。

    将盒子重新装好,他一手拎着礼盒,一手拿着证件去了票务中心。

    地勤热情洋溢的接待了他:“您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冲美女接待抛了个媚眼,方锦程笑道:“帮我升到头等舱,不麻烦吧?”

    “好的,您稍等一下。”服务人员笑容满面,双手接过机票,飞快的在电脑上查看,很快就恢复他道:“不好意思先生,头等舱的座位已经满了,春运高峰期,位置比较紧张。”

    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离检票还有半小时。

    “帮我叫一下你们现场的总调度长,和运行执行官,还有安检负责人。”

    地勤美女露出一脸为难的笑容:“不好意思先生,就算是将我们董事长叫来了,腾不出的空位他也没有办法?”

    “之所以让你叫她们过来,是因为我知道你还没有叫董事长的权限。”

    他一脸认真,不似是在开玩笑,弄的小美女有点手足无措。

    “乖,听话一点,不然要出大乱子了,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被方锦程那一双桃花眼看的脸颊发烫,抱着怀疑的态度打了一通电话,只把总调度长给叫了过来,来人是个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客气有礼的和他握手,并且询问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方锦程道:“借一步说话。”

    那人一头雾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他带往接待室:“不好意思,我听说您想升舱,现在是春运高峰期,要升舱比较困难,您看要不这样,我们再给您加送一些服务如何?”

    “升不升舱不重要,我希望您能让我的太太在贵宾候机室候机,因为我不希望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影响她过年的好心情。”

    “这……”调度长面露难色:“之所以是贵宾候机室……”

    进了接待室,方锦程将礼品袋放在桌上,掏出自己的黑、卡递了过去,后者接了卡一看神色愈发恭敬:“好的,没问题,虽然您没有购买头等舱的机票,但去贵宾候机室候机也没有问题。”

    方锦程看了看室内的两位保安,又对调度长说道:“还有件事儿我得跟您说。”

    “哦?请讲。”

    “这关乎到机场众人的人身安全,当然,也会影响你们机场的名誉和股价。”

    听到关乎安全的事情,任何一位机场从业者都不会懈怠,宁肯草木皆兵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危险的漏洞。

    “不知道您说的是?”

    “在我说之前,最好把你更高一级领导人和安检负责人一起叫过来,我怕你处理不了。”

    总调度长对身边的两个保安道:“去叫一下安检部长,让总服务台给总裁办公室打个电话,看看谁在,叫一下。”

    两人出去后方锦程就慢条斯理的打开了礼品盒:“我怕刚才给你看了,那两人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把我按倒。”

    调度长一看盒子里的东西吃了一惊,倒并没多么害怕,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这,这是……”

    “最新型的,高精密,甭这么紧张,我告诉你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爆炸。”

    男人已经吓的面色如纸,在机场从事多年,检查排除过许多潜在的危险和乘客携带的危险物品,最怕的莫过于了。然而天朝对枪支弹药管制严苛,想要弄到并且携带进机场几乎为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今天骤然看到,他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

    “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先生,您,您有话好说……是,是想升舱吗?我,我去安排一下。”

    方锦程觉得好笑:“紧张什么啊,这是个定时

    ,三小时后爆炸,淡定一点,放轻松。”

    “是……是……”调度长道:“您,您有什么要求?”

    “我不是歹徒,也不是,这个是有人故意放在我的行李里被我发现的。”

    “什么?”调度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归位:“这么说,这不是您的?”

    “不是,”方锦程拍拍这个铁疙瘩,吓那人又往后缩了一下,他勾唇笑道:“我就一普通小老百姓,还想多活两年呢,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只能搬出我的外公来了,我外公是李立国,我叫方锦程,这我的身份证。”

    言罢将自己的身份证从桌子这头滑了过去,骤然听到李立国三个字,调度长便面露惊骇。

    确认了一下他的身份证信息之后,一颗悬着的心稍微放了放,看来他真的不是。

    “是正在本市疗养的……李立国?”

    方锦程笑道:“应该没有第二个李立国可以让我当挡箭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