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若未好,则未终
    萧婷仔细看了苏楠带过来的资料和卷宗,她有着干练的短发,得体的制服,微拧眉心的专注模样让人移不开视线。

    苏楠不自觉的挺直了背脊,安静的办公室里她只能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和……

    没好气的扭头看了一眼方锦程的方向,他正捣鼓着书架上用平衡球操控的沙漏,活像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玩的不亦乐乎。

    “放下,”苏楠低声道:“别给人家弄坏了,放下!”

    萧婷笑看他一眼道:“锦程喜欢吗,我爸从国外带来的,你要是喜欢拿去玩吧。”

    “喜欢归喜欢,东西不能要,改天我也去买一个玩。”方锦程已经把沙漏放下了。

    “国内不一定买得到,你拿去吧,我的便是你的,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苏楠心口一紧,脸上的笑容有点维持不住了,看看萧婷,她还依旧神色自若的看着卷宗,再看看方锦程,他已经放下东西走到自己身边坐下了。

    “你大概不知道吧,我大天朝有一种购物模式叫‘淘宝’还真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哦?这么厉害?我觉得我都要和世界脱轨了。”萧婷笑着抬头道:“我看明白了,你父母失踪的案子不是已经定性了吗,下落不明满四年已经判定死亡,没有再继续追查的必要了。”

    苏楠急忙道:“我父母还活着,我觉得他们应该就在a市,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无法与我见面,我希望找到他们。”

    “那也只是你觉得而已,我们都要尊重事实,查找两个失踪多年没有任何线索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需要耗费许多人力物力时间,最后的结果也会差强人意。”

    “不光是他们!”苏楠又掏出一份资料道:“早年我接触过一个同样失踪的人,曾任职于清南大学生物学教授,后来我发现他和我父母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同参加过07年在b市召开的一个研讨会,我通过排查发现参加研讨会的三十七名教授级人物中,算上我父母,失踪十名!除了一开始失踪的五人,剩下的五人都是近五年来,一年一人。”

    萧婷看着资料眉头锁紧:“如果这都叫巧合的,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所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一定和那次会议有关!”

    “失踪者的家属没有报警吗?这么多人失踪。”

    “一来他们参加会议的时间过去很久了,二来,这些人的失踪看似都是有原因可循,要么是失事死于意外,要么是帕金森综合征走失,完全没人想要和十多年前的会议联系到一起,更不可能和我父母的失踪联系到一起。”

    萧婷听闻苦笑一声:“我还以为真的是失踪,你自己不都说了,有人去世了,有人是生病走失,这怎么能和失踪联系到一起。每天都有许多人生病或者死亡,这并不能定性为失踪。”

    “但哪怕是死亡的人,都没有发现任何尸体!”苏楠道:“其中有一人死于飞机事实,一人开车从桥上冲了下去,还有一人夜晚在森林遭遇野兽只找到了含有本人dna的血迹,都没有找到尸体!”

    萧婷的手指缓慢敲击着桌面,转而问方锦程道:“你怎么看?”

    “我也觉得这里面有点蹊跷,感觉追查真相挺有意思。”

    “这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知道知道,”一把揽过苏楠道:“我坚决拥护媳妇儿的中心思想,也希望尽快找到岳父岳母!”

    萧婷略微沉吟道:“我去找领导开个特批,你先去调一下监控吧,如果想要重新查这个案子肯定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行,当然,你能找到你父母最好。”

    苏楠面带喜色重重点头:“谢谢!”

    两人出了检察院就马不停蹄的去调监控了,一天的时间都耗费在监控录像上,并没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和发现,直到天色很晚方太太打电话催他们回去吃饭的时候,苏楠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执念。

    “也许我们一开始的出发点就错了……”她坐在车上,脑袋空空的,乱乱的。

    “他们能怎么离开……躲在后备箱?或者在运输车上?会不会……会不会根本就没离开酒店?”

    开车的人扭头看了一眼心烦意乱的她,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车里开着空调,却觉得她五指冰冷。

    “别着急,难不成现在的情况比以前还差?找了这么多年了,不管怎么样,现在终于有线索和进展了,大不了我再陪你找十年。”

    苏楠没好气道:“你说的轻松,我等的了十年,我爸妈等的了吗?”

    “甭着急啊,我让阿文在酒店排查了,要是有线索会跟我说,你急我会更急。”

    苏楠自觉口气有些不好,对他大有撒气的意味,又赶紧坐好抱住他的胳膊蹭了蹭:“我觉得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后者失笑:“小爷自愿的,从当初小爷要娶你的时候不就跟你说了,以后要帮你找爸妈。”

    “嗯……”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她也从未当真过,直到他一次次的用行动证明。

    方锦程趁着等红灯的空档低头,在她发上落下一吻:“你也可以换位思考一下,你之前觉得他们生死未卜,现在起码知道他们正平安健康的活着。他们并不是不能见你,也并没有被受制自由,而且还是故意刻意的避开了你,想必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我知道有一种原因叫‘国家机密’。”

    苏楠的眼睛一亮:“你是说……”

    方锦程发动车子通过路口,红绿灯的光影投射在车上之上,他眸光清澈看向车灯照亮的前路,语气低沉晦涩道:“当年外公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好几年没和家里有任何联系和接触,生死未卜,那段时间,我并不比你好受多少。后来,任务结束他还隐姓埋名住在清源小区很长时间,到现在,他当年所执行的任务都还没有解密。”

    “外公是涉及军政,可我父母只是平头百姓。”

    “你那时候还小,对你父母了解多少?知道他们在业界的威望和声誉有多高吗?知道他们研究的课题到底是什么意思吗?知道国家有几个人在研究这些吗?就算你都知道,那还有你不知道的呢,他们兴许还有着其他身份,其他必须对至亲的人都得隐瞒的身份。”

    苏楠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她之前不是没想过这些可能,她甚至猜测过,父母是不是执行特殊任务去了,为国家服务去了,但是就算如此也应该告诉她一声,让她不要执着的追寻多年吧。

    “真相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哪怕你不去查找,到了那一天也会知道真相。”方锦程神色自若道:“你要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好,若未好,则未终。”

    “若未好,则未终?”

    男人莞尔,抬手抚摸了一下苏楠的发顶:“可不是吗,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俩,结婚这件事不也以美好的结果收场了吗,搁半年前,我怎么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去娶你啊。”

    苏楠没好气的捣他一拳:“说的好像我心甘情愿嫁给你一样。”

    做出一个要吐血的表情,方锦程哽咽道:“你早晚得把自己的老公打出内伤!”

    副驾驶上的人冷哼一声,没好气的抬手去给他揉挨打的地方。

    方某人却自觉的抓着她的手往怀里塞,一看她要抽回去就故作危险的晃动方向盘:“哎哎哎!媳妇儿冷静,冷静,我开着车呢!”

    “好好开你的车,按我手干嘛!”

    “这不得需要你给我充电给我力量吗!你手要是撒回去,我这车可就不能好好开了啊。”

    “你敢不敢再流氓一点?”

    “明明摸我胸的人是你,还敢说我流氓?贼喊捉贼!”

    对于方锦程的控诉苏楠真是哑口无言,这家伙流氓本性与生俱来,婚前婚后都没有任何改变,简直让人无言以对!

    方太太的电话打进来,方锦程一手按住苏楠的手,一手扶住方向盘,努努嘴示意媳妇儿接听。

    “妈?”

    “楠楠?你和锦程到哪了?”

    “我们……”

    “老妈,我们不回去吃饭了,我们在外头吃了,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们。”

    “你贾伯父和伯母都在呢,你不过来?”

    看一眼苏楠,见她一脸委屈的小媳妇儿样,便回复道:“不去了,明儿得去看外公,我和媳妇儿早点回去收拾东西,对了,跟囡囡说一声,舅舅过年带她玩儿。”

    “好吧,你们俩早点休息,这几天辛苦了。”

    “嗯。”

    挂断电话,方锦程得逞的笑道:“可算是有咱俩的二人世界了!”

    “不去真的没关系?会不会对姐姐不好?”

    “没事儿,我不待见姐夫的爸妈不是一天两天了,反正小爷在他们眼里就是目中无人不知礼数,怎么了?小爷就是无所畏惧怎么了!”

    苏楠在他胸口上摸了两把表示赞同道:“有些亲戚,我真恨不得永不往来!”

    方某人干咳一声故作镇定道:“虽然我很同意,但是媳妇儿,你在玩火啊……”

    苏楠看一眼他的胸口,目光又逐渐往下,不由狡黠道:“什么时候到家啊?”

    “咳,听说汽车play……”

    没有预兆的,又挨了一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