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事儿多着呢
    “我告诉你啊,你老公除了岁数比你小点,哪都大!”

    “喂,妖妖零吗,这里有人在耍流氓。”

    某人欲哭无泪:“我冤不冤啊媳妇儿!我说什么了吗!我什么也没说啊!你自己曲解了怪我喽?”

    苏楠推了他一把,继而趴在他怀里笑的不能自已。

    副驾驶上苏苏一脸纳闷道:“你们俩笑什么呢?”

    方锦程也跟着乐:“你姐姐一想到今晚就能洞房花烛了,高兴的不能自已了!啊!谋杀亲夫!”

    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苏楠表示这是轻的!

    “都同居那么久的人了,能不要撒狗粮秀恩爱了吗?”苏苏叹气了:“作为单身狗已经被虐的遍体鳞伤了……”

    后面两个人赶紧正襟危坐表示老实了。

    婚礼现场的宾客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偌大的礼堂全部以鲜花作为点缀,到处都是花的海洋,苏楠的出现恍如要和这些鲜花融为一体。

    宾客济济一堂,婚礼仪式进行的简单不失庄重,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高兴还是不高兴,祝福还是诅咒,今天,她苏楠和方锦程正式结为夫妻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世界宣布。

    一天忙碌下来,白天招待亲朋好友,晚上招待为这场婚礼忙前忙后的哥们,方锦程这个新郎官虽然忙的像个团团转的陀螺,但却依然游刃有余,万事妥当。

    晚上宴请哥们就在他们的婚房,酒店送来一桌子好酒好菜,一群人喝的酒酣耳热冲到外面放焰火。

    拖了条毛毯把苏楠裹了个结实,方锦程拥着怀中的人一起抬头去看那夜空中绚烂炸裂的烟花。

    洁白的雪花缓缓飘落,与那焰火相映。

    苏楠伸出掌心看着雪花落在她的手心,继而融化,小手被大手握住,她回头看到了大男孩被焰火照亮的面孔。

    “差不多行了啊!”林孝先跺跺脚道:“咱也该散了,总得给人家一点洞房花烛的时间啊!”

    大王八手上还拿着个窜天猴:“不,不着急!还没闹,洞房呢!”

    “闹洞房!闹洞房!”一群人又死活不肯走了,吵嚷着非要闹洞房。

    “去去去!不给你们闹!我自个儿的媳妇儿都还没闹呢,哪能给你们闹!”方锦程也一个劲的赶人:“都下雪了!赶紧走,走吧走吧,不送了诸位!”

    “我们不闹新娘子!”

    “不闹新娘子!闹你!就闹你!”

    “咱先让新郎脱光了围着小区跑两圈怎么样!啊?”

    “好!我得录个直播!”

    “去!去去!还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饶我这一回!”

    “那不能饶,你就结这一次婚,又没下回了!”

    “咱差不多行了啊!”林孝先出来打圆场:“出来混的,有借有还,下次咱们结婚让方少放过你们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吴军也道:“可不是!这小子比你们个个都刁钻!”

    方锦程嘿嘿笑道:“看来有些人还真要领教领教小爷的手段啊?!”

    “哎哎哎,我没说,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一群人打着哈哈,林孝先从中转圜,好说歹说的各自上车各自散了,留下一片狼藉给这新婚的小两口。

    彼此对视一眼达成共识:累一天了,睡觉要紧,烂摊子明儿再收拾!

    苏楠洗完澡出来,床上满身酒味的人已经睡着了。

    白色的衬衫,大红的被子,大男孩趴在床上,疲惫周旋了一天,终于能喘口气了。

    坐在床上,晃了晃睡着的人,手被一把抓住,大男孩迷迷糊糊道:“媳妇儿……我愿意……”

    哭笑不得:“去洗个澡,不然不舒服。”

    将她的手贴在脸上,大男孩迷迷糊糊道:“媳妇儿,你等着我,我去洗澡……”

    “那就快去啊。”

    不情愿的爬起来,闭着眼睛就摸向浴室,一边打着呵欠表示:“结个婚太累了,这辈子再也不想结婚了!”

    苏楠也伸了个懒腰钻进被窝,是啊,太累了。

    这不仅仅是两个人的婚姻,也是两个家庭的结合,乱七八糟的琐事让人头昏脑涨。

    她俩算好的了,有爸妈和姐姐操持,要是他们不管,操心的事更多。

    “明天我要睡个混天黑地!”浴室里的人大声宣布道:“天不黑不要叫我!”

    “明天还要收拾家里。”

    “后天!我后天睡总行了吧?”

    “行啊,那我一个人去看外公好了。”

    “……好吧,还得去外公那,事儿还没完呢!”

    “事儿多着呢。”

    方某人洗漱完毕就钻进被窝,抱着昏昏欲睡的苏楠就上下其手,顺便狠狠亲了两口:“媳妇儿,洞房!”

    “你又不累不困了?”

    “小爷还保存着实力呢。”被子底下的手探入苏楠的睡衣之内:“来嘛媳妇儿。”

    打了个呵欠,苏楠翻了个身手脚并用的将人抱住:“我要睡觉……先睡觉……”

    小心的亲了一下她的睫毛和鼻头,男人爱不释手,亦将人拥入怀中:“好吧,先睡觉。”

    “嗯……”

    “媳妇儿,你知道吗,我真恨不得你一成年就娶了你,不对,你进入青春期就娶了你。”

    “你那时还是未成年的小屁孩吧……”

    “童养媳没听过?”

    “滚……”

    偷笑一声,大男孩又忍不住亲了她一口道:“感觉以前二十年我都白活了,没有比你在一块儿更快活的事儿了!”

    苏楠道:“我现在要不是实在太困了,真想把你给强了……”

    “额……”哭笑不得,抱着媳妇儿又满是宠溺的亲了两口:“好,好,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她先是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看了看身边安然睡着的人,随即反应过来他们已经结婚了。

    耳尖微微一动,她敏锐的察觉到楼下好像有什么动静……

    怎么回事?身为警察的警觉让她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披衣服小心翼翼下楼查看,结果看到几个人正在帮忙收拾东西。

    “你们是……”苏楠一头雾水。

    几位保洁阿姨笑眯眯的冲她打招呼:“少奶奶早啊。”

    苏楠扯着嘴角干笑:“早……这,你们是?”

    “方少爷叫我们过来打扫卫生的。”

    苏楠一听赶紧下楼去:“不用,不用,我自己收拾就行了,不麻烦你们了。”

    “这是我们的工作啊少奶奶。”

    苏楠只得作罢,只是没想到方锦程那小子竟然还会暗地里找保洁过来打扫卫生,还真有点哭笑不得的。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中午了,说好了今天还得去军区大院拜见公婆的,结果一睡睡到现在,赶紧把人从床上叫起来去方家。

    夜里下了一层薄雪,终于有了点要过年的氛围了。

    到了方家芬姐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丰盛的午餐,却只有她和方太太两个人在家。

    “你爸接到电话去部队了,囡囡今天过来,你姐和姐夫去机场接人了,晚点到家。”方太太笑呵呵道:“咱们先吃吧。”

    苏楠道:“马上要过年了,部队还有事?那爸还回家过年吗?”

    “那地方哪天没事。”方锦程道:“甭管他,爱回不回。”

    “是啊,不用管他,已经好几年没在家过年了。”方太太神情落寞道:“难得今天人都齐了,呵呵,要是能回来就热闹一些。”

    “对了,外公的身体怎么样了?”苏楠道:“我想了一下,要不然明天我们过去把外公接过来一起过年吧,或者我们一起去外公身边过年?”

    “天气冷了,时有复发,我早先过去看的时候就发现大不如从前了……”方太太叹了口气道:“他却不让我们陪在身边,一是他从来都是一个要强的人,不肯被人看到软弱的一面,还有就是不想看到子孙伤心担忧。”

    “他那口头禅怎么说的来着?与其让我们陪着他,不如多为祖国发光发热。”方锦程没好气道:“到头来呢,把自己给燃烧殆尽了,祖国能救回他的命吗?”

    “锦程!”方太太低声呵斥他道:“都结婚的人了,说话还这么不稳重。”

    “我怎么说话跟结不结婚可没关系啊,我媳妇儿还就喜欢我这么说话,是不是啊媳妇儿?”

    苏楠盛了碗汤放他跟前:“连妈的话都不听,有什么好喜欢的。”

    “好好好,我以后听妈妈的话成不成?”

    “还有爸的!”

    “行!媳妇儿让我听谁的话我都听!”

    方太太和芬姐笑着对视一眼:“终于有人治得了锦程了!”

    “昨天你们婚礼的境况已经转播给外公看过了,你们要不要看看?”方太太道:“刚才我和芬姐还说要看看呢。”

    “嗯,吃完饭看看。”

    吃完饭芬姐打开电视,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看婚礼直播,苏楠忍不住问道:“那我是吗?”

    方某人不耐烦道:“是是是,怎么不是你,你都问多少遍了。”

    “我这不是看人太漂亮了不敢认吗!”苏楠嘿嘿傻笑。

    方锦程道:“你显然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打了他一拳,后者作吃痛状。

    电视上的婚礼现场被鲜花环绕,味美浪漫,恍如置身于花的海洋,尤其是司仪问他二人愿不愿意成为夫妻的时候,苏楠的眼眶里竟然有泪光闪烁。

    方锦程不敢相信:“媳妇儿,你竟然哭了啊,你还会哭啊?”

    苏楠再次亮出拳头,他赶紧抱头躲避。

    忽然间,苏楠惊讶道:“刚才那两个人……往后倒一下,我好像看到我爸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