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新婚快乐
    “一定送,放心吧。”

    “太好了!”苏苏兴奋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先找个高富帅!”

    苏楠不忘给她泼冷水:“你先给我好好把学上完再说!”

    一张笑脸顿时垮了下来:“老姐就像个老妈子一样!”

    苏楠作势要打人,被何好一把拦住:“都要做新娘子的人了,还这么凶啊。”

    只得放弃揍苏苏的打算,这边苏苏拉着何好出去:“好姐姐,也就你能训的了我老姐,她平时可凶了,走,咱们出去商量一下,一会姐夫来了怎么捉弄他!”

    “这我可不擅长,静秋不来吗?”

    苏苏赶紧叫道:“哎呀,大姐会给姐夫放水的!咱不带她!”

    “好吧好吧。”何好哭笑不得的被苏苏推了出去。

    卧室里就剩下苏楠和方静秋,两人又打开了一只箱子,里面摆放着一套礼服,那是举办完结婚仪式后穿的衣服,俗称的敬酒服。

    这套衣服偏向中式汉服,头饰首饰也多是纯金打造配上相思红豆,精致漂亮。

    “我也没什么礼物可以送你的,两套衣服,希望你喜欢。”

    “这也太贵重了,”苏楠受宠若惊:“姐,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我感觉我都无以为报了。”

    方静秋微微一笑,抬手整理着苏楠身上的婚纱道:“你也许不知道,你回报我的,已经很多了。”

    苏楠一头雾水:“我?回报了什么?”

    “你起码让我对锦程放心了不是。”

    “嗨,您这种心情我懂的,我对苏苏和苏贺也担心的不得了,怕他俩走上歧途,你放心吧,以后我一定多帮您督促锦程,让他学好。”

    “那就好。”方静秋笑起来的样子温暖而又恬静。

    这边苏楠又道:“对了姐,婚礼我还邀请了之前的徐师兄,就是,就是之前有点喜欢我的那个……”

    “徐子瑞?”

    “嗯,我一直在想该不该这么做,邀请了他感觉会让两个人更尴尬,更不自然,不邀请吧,又真的好像我们有什么事似的,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既然你知道你们俩之间没有可能,就没必要耿耿于怀。要么不联系,要么只做朋友,相信他也是聪明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应该清楚。”

    苏楠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其实我之前真的没想到师兄会对我有意思,不过也可能是晨晨的妈妈去世时间不长,他一直没跟我说,他以前要真跟我说了,我肯定就不会和锦程走到现在了。”

    方静秋笑道:“那还真应该谢谢他。”

    “都是缘分吧,我和他没缘,和锦程有缘,就是这么简单。”

    “嗯……不过我一直觉得锦程还小,还是比较容易冲动贪玩的年纪,对你们早婚我并不怎么支持……”

    苏楠一怔,点点头,方静秋的担心也是她所担心的,只是这段时间来她真的有种恋爱的感觉,很多顾虑全都抛之脑后了,只想珍惜眼下,但是不去想不去看就不代表没有那些潜在的危机。

    方锦程比她小很多,之前两个人又是各怀心思的打算假结婚,现在弄假成真了,也不能就保证能一直真下去。

    对方锦程而言是早婚,对她来说已经是晚婚了,这场婚礼势在必行,婚后两个人能走多远,还是个未知。

    “大喜的日子我说这个干吗,你不要往心里去,相信就算有一天你不喜欢锦程了,你的师兄也依然会等着你,他看上去是个挺痴情的人。”

    “姐,我没想过那么多,我只想走好现在的路,珍惜现在的人,也没想过要给自己留后路,我已经背水一战了。”

    方静秋笑答:“就该有这种心态,挺好的。”

    虽然她的心态是好的,但作为一个女人,天生有一种爱多虑多想的天赋,怎么可能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天才刚蒙蒙亮,早起的上班族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从窗户向外看去,可以看到花坛和屋顶上都结满了一层霜花。

    没一会办公室的小林来了,她和苏苏是今天的伴娘团,两个人别出心裁的准备了一套,动漫里的女警制服作为今天的伴娘装。

    时间还没到,偌长的迎亲车队就沿着洒满花瓣的道路驶进了清源小区。

    苏楠本来想要一切从简,考虑到方家二老以及锦程外公身份的特殊性,避免麻烦尽量低调。

    但低调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呢,就被方锦程那一群二世祖朋友给否定了,‘狐朋狗友’们纷纷表示,你俩安心当新郎和新娘子,其他事不用你们操心!

    于是乎,一溜儿的保时捷迎亲车队,五星级大酒店,高档酒席和伴手礼,还有专门做婚庆业务的朋友表示不送礼金了,直接提供婚礼的全程服务。

    伴郎团虽然简单,也就王向中和吴军俩人,但两人一下车就闪瞎了邻里乡亲的眼。

    算上新郎,三个青年才俊啊,更别提后面开车的一众了,这要放电视上绝对没小鲜肉什么事了。

    “新!新娘子!我们来,来接新娘子了!”

    大王八一说话就挨了军子一脚:“你丫不说话还能帅几秒,丫挺的一张嘴就破坏美感!”

    “你丫!能,能不动手吗!”

    “找揍你!”

    “呦呵!还,还要约架?”

    方锦程正了正领带压低声音道:“小爷大好日子你俩甭乱来,不然我记你们一辈子!”

    两人又赶紧正色,簇拥着新郎和迎亲的众人往楼上去接新娘子。

    虽然两个人已经领证很长时间了,但现在结婚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苏楠坐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动静,似乎很热闹,苏苏她们也不知道怎么折腾迎亲团队的,听到外面欢声笑语的。

    好不容易用红包过了苏苏她们这一关,方锦程都有点不敢进门了,小心开了个门缝往里面看,他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打着和苏楠裙子一样颜色的领带,剪裁得体帅气十足,恍如会行走的衣架子一般,随时随地释放荷尔蒙。

    趴门口还没把新娘子看个真切呢,就不知被谁踹了屁股一脚,直接把人给踹进去了,外面众人哈哈大笑。

    “谁踹小爷呢!让我媳妇儿把你们都拷起来!”

    “我踹的,怎么了!姐夫你还要拷我啊?那你今天别想娶我姐了!”苏苏穿着一身动漫里的伪制服往前头一站,也是彪悍。

    方锦程立马讨好道:“小姨子威武!踹的好!要不要再踹一脚?”

    “你让我踹我就踹啊?!”

    “过了今儿可就没你踹的机会了啊!”

    “那好,我再踹两脚!”

    “媳妇儿救命!小姨子要杀你老公!媳妇儿你今儿真漂亮!”

    两个人一个追一个躲,围着苏楠转圈圈,小孩子一样。

    苏楠哭笑不得:“你们俩行了啊,这婚还结不结了!”

    “结结结!怎么能不结呢!”言罢一把抱起苏楠就要跑,一群人死活堵门口不让走。

    何好更是抛开淑女形象笑的前仰后合:“我的小祖宗!你急什么啊!你以为这就能走了啊!”

    “先给新娘子穿鞋!”方静秋提醒他。

    一拍脑门想起来了,又着急去找鞋,又是系红绳,又是各种风俗挨个儿过了一遍,总算能高高兴兴抱得美人下楼了。

    结果一下去一群人也有些傻眼了,原来小区里一群旧日的邻居不论老少都手拿玫瑰花自发的站在道路两边,齐声说道:“祝苏警官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苏楠赶紧挣扎着从方锦程怀里下来,不免眼眶泛红道:“你们怎么来了,这么冷的天。”

    一群人嘻嘻哈哈笑着表示不冷不冷,看到苏警官嫁出去了比什么都开心。

    还有人开玩笑的表示:“本来想让我儿子长大了娶苏警官呢!没想到等不到了!”

    新郎官不乐意了:“大姐,告诉你儿子啊,警花姐姐是我的。”

    “哈哈哈,你的你的!”

    马大妈和一群老人家都热络的围上来,恭贺的同时还一个劲的往苏楠手上塞红包,她自然是不肯要的,非要推辞。

    马大妈却道:“你们姐弟三个住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们也没有爸爸妈妈,我们就是一家人,大喜的日子,要出阁了!压祟钱怎么能没有呢!拿着拿着!不多的!就那么个意思!”

    方锦程也道:“拿着吧,都是大妈大爷的心意,改天我们再来感谢大妈大爷们!”

    这么一说她才收下,鼻头发酸,她这些年何尝不是受到他们太多照拂。

    军子大声招呼道:“大家别站着了啊!都上车上车!喝喜酒去!”

    一群人都纷纷推辞,有的表示要去上班了,有的表示要看孙子,硬拉拉了几个人上车,浩浩荡荡往酒店去了。

    坐在车上,方锦程小心翼翼的给苏楠整理裙子上的花朵:“甭看这红包了,不管多少,那是人家的一份心意。”

    只好将红包收了起来:“他们这些老人平时也没有收入来源,每次都省吃俭用的,没想到我结婚还给我送红包,我心里过意不去。”

    “你不收不好,驳了老人家的一番好心,你收了吧,老人家高兴,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等过几天咱们一一登门拜访,给他们送些礼物。礼物也不需要什么贵重的,也不需要什么包装花哨的补品,就送些实用的,冬衣冬被,或者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就行了!”

    苏楠转头看他,这个大男孩还在纠结苏楠戴的小花苞耳坠会不会太重了,小心翼翼用手给托着,一抬眼,四目相对,冷不丁的凑过来亲了她一口。

    苏楠笑道:“没想到你年龄不大,考虑事情倒是挺周全。”

    “甭拿年龄说事……”干咳一声靠在她耳边小声道:“我告诉你啊,你老公除了岁数比你小点,哪都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