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攀高枝儿
    姥姥抓住她的手不免热泪盈眶:“真好啊,嫁了个好人家,小伙子呦人也不错的,你要做个好妻子,好儿媳妇呀,知道吗?”

    “嗯嗯,我知道,姥姥你别哭。”

    “就是说,哭什么呦,咱们楠楠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哇!该高兴哇!”大舅妈呵呵笑道:“我以前就说,这么多小孩之中,就楠楠最有出息!你看呦,这不是应验了吗!”

    小舅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现在离婚的人多哇,话也不能说的太早。”

    姥姥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呢!这还没结婚你就诅咒你外甥女离婚啊?你安的什么心啊!”

    周围几个人也都纷纷侧目过来,眼神之中带着责备,小舅妈显然也没意识到自己随口说的话这么严重。

    “我错了我错了,我也就是给楠楠提个醒嘛!要好好珍惜这段婚姻的啊,夫妻俩好好相处呀。”

    苏楠勾唇笑道:“那我谢谢你了小舅妈,顺便祝你和小舅也能白头到老。”

    大舅妈呵呵笑道“不过说真的哦,你小舅妈也是一片好心啊,结婚也只是刚开始,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呀,嫁到这样的家庭是你的福分哦,我们也跟着沾光啊,以后一定要改改自己的脾气。”

    姥姥没好气道:“让你来喝喜酒的,不是让你来训外甥女的!”

    大舅妈却是不怕她:“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楠楠可不就是攀高枝啊!嫁到好人家是她的造化,我们也替她高兴啊,叮嘱她两句怎么了哇。”

    苏楠手上捏着筷子,脸上的笑容却有些维持不住了。

    和她想的一样,亲戚之间总会有些人见不得你生活如意,要么冷嘲热讽,要么说风凉话等看笑话,表面上还要打出一张亲情牌,张口闭口的,我是为你好啊!

    “楠楠,”小舅妈道:“以后你在a市好好混呦,跟方家打好关系,弟弟妹妹以后还要托你的福呢。”

    大舅妈酸溜溜道:“呦,楠楠攀高枝,你就攀她的高枝啊?墙头草哦。”

    “怎么了啊,你儿子一辈子窝在小县城不出去了,还不让别人儿子出去上大学干大事业啊!”

    姥姥也一脸讨好的看向苏楠:“你舅妈说的对,以后还能帮弟弟妹妹一把。”

    “我只有苏苏和苏贺这两个弟弟妹妹,其他人跟我无关。”她说完便起身道:“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呦,翅膀硬了哦,嫁入豪门狗眼看人了哦……”大舅妈幸灾乐祸道:“有人如意算盘打错了啊,人家都没当你是一家人哦。”

    苏楠忍不住回头道:“你们拿我当过一家人吗?”

    “苏楠啊,你这话就难听了哦,你小时候住我们家,那么爱哭,还……”

    “不要拿小时候说事,我感激姥姥的照顾,和你无关,而且我父母不是没给你们支付生活费,就当是他们花钱雇个保姆又怎样?”

    “你!苏楠啊!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摆明了没良心啊!对长辈这样说话!要遭报应的!”

    苏楠刚要反击,一条手臂便将她拢入怀中:“谁要遭报应啊?”

    回头一看,见说话的是方锦程,下意识的要拉他走,不想让他看到亲戚间尖酸刻薄的样子,她觉得丢人。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站在原地岿然不动,屹立不走,脸上还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在聊什么?这么热闹?”他笑眯眯的看向几位亲戚道:“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位让舅妈不满意了吗?”

    两位舅妈马上换了一副嘴脸:“没有啦,没有啦,也就跟楠楠说点家常话嘛。”

    方锦程又笑道:“我怎么好像听到什么遭报应,什么攀高枝的话,大舅妈,你这样说我可就不高兴了啊……”

    眼底精光闪烁勾唇而笑的样子恍如让人胆寒,看的大舅妈不觉往后退了一步:“我,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我知道我攀高枝了,”方锦程叹气了:“也知道我配不上警花姐姐。”

    一句话说的惊世骇俗,包括苏楠在内,所有人都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向了他。

    “你没毛病吧?”苏楠压低声音道:“走吧,别理他们。”

    “今天既然姥姥和大家都在,我觉得我也应该表个态。”方锦程一脸严肃郑重其事道“说实话,能娶到警花姐姐做我媳妇儿是我的福气,我爸妈也常说,我上辈子不知干了什么好事,这辈子能娶到她,没有比苏楠更适合做方家少奶奶的了。”

    这张桌子的亲戚都一脸懵逼的看向他们,实在无法从方锦程充满诚意的表情中发现什么漏洞。

    只听他又一次说道:“你们看看,我媳妇儿善良,美丽,又勇敢细心,还能独当一面,堪称完美!而我呢,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啃老族,没有一技之长,一无是处,要不是我死缠烂打,警花姐姐也不可能委曲求全嫁给了我,但我保证,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爱她!把她放在心口里,除非我哪天死了,心不跳了,不然我今天说话的绝对不会食言!”

    这掷地有声的字字表白将苏楠震慑在了当场,一群亲戚们更是大跌眼镜。

    都说苏楠是嫁给了富二代当上了阔太太,变成了金凤凰,没想到人家富二代竟然还会如此放低姿态,以一种卑微的姿势向苏楠乞求爱情的施舍。

    “舅妈,我虽然攀高枝了,但只要我对楠楠死心塌地,应该也不会遭报应吧?”言罢还故意对大舅妈眨了一下电眼,顿时就将对方迷的晕头转向了。

    “不会……不会……”

    小舅妈趁机说道:“看到你对我们楠楠这么好我们也就放心啦,我们家楠楠弟弟马上就要考大学了,就让他报a市好了,有这么好的姐姐和姐夫照顾,将来也让他像姐姐姐夫这么有出息!”

    “舅妈,考哪里都行,有老师有宿舍,用不着我照顾,我也没时间照顾。”

    小舅妈脸色一变向方锦程求助:“那这不还有姐夫吗。”

    后者笑答:“我所有的时间都是用来照顾我媳妇儿的。”

    苏楠转而对姥姥说道:“姥姥您慢慢吃,我先离开一下。”

    “好,好,楠楠你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最重要,其他的,不重要。”

    “嗯,我会的姥姥。”

    跟方锦程离开宴会厅,苏楠靠在过道的墙边站着,眼眶有些泛红的看向面前之人:“你看到了,我的家庭,就是这样。”

    “我不在乎。”

    苏楠抽了一下鼻子道:“不仅仅他们,还有奶奶,还有姑姑和叔叔,明明是对我不管不问的人,却打着亲戚的幌子给我施加各种压力。”

    “你不愿意接受咱们就拒绝。”

    “嗯。”

    环住苏楠的腰身将人拥入怀中,略有些心疼的亲吻着她的发丝:“明儿咱俩就结婚了,我是你的法定丈夫,有什么拒绝不了的事我都跟你一起分担。”

    “以前有,现在没有了,为了你我也会全部拒绝,你对我这么好,我不能给你留下任何漏洞和把柄,也不会让你做为难的事。”

    方锦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老公又不是贪官污吏,也是凭本事吃饭的好不好,你职业病犯了。”

    苏楠没好气的捶了他一把:“我是认真的,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咱爸妈着想一下。”

    “呦,咱爸妈,越叫越顺口了啊。”

    不觉有些羞愤的踩了他一脚,大男孩嗷呜叫了一声眼泪汪汪:“咱能不对老公暴力执法吗?”

    苏楠看他那滑稽样忍不住想笑,一边认真说道:“我爸妈失踪之后就再也没叫过爸妈,现在咱爸妈就是我爸妈。”

    “对,你都是我方家的人了,可不是你爸妈吗。”

    苏楠破涕为笑将人抱紧在怀中,由衷的想要说一句,感谢有你,有你真好……

    亲戚们被安排在酒店休息,按照习俗苏楠晚上回清源小区出嫁,何好带了一个团队全程为新娘子跟妆。

    婚纱礼服都是全手工定制,直到婚礼前夕才送来,所以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装备,第一感觉除了造价不菲之外,还有就是担心自己hold不住了。

    婚纱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白色,而是由浅粉浅紫浅蓝白色的花朵组成的递减色调,花朵都是用欧根纱包裹的真花,含苞待放的欧月,颇有质感,就算花朵有一天枯萎,那些一朵朵手工纱布花也会是最好的工艺品。

    花冠,一字肩,高腰,硕大的裙摆和密密麻麻的花朵,让苏楠穿上这样的裙子恍如花仙子一般,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真的能变成童话故事里的样子。

    “很漂亮。”何好上下打量着她,由衷赞赏道:“这件婚纱虽然没有用时下留下的钻石水晶点缀,但也造价不菲。”

    “姐,这太贵重了。”苏楠也觉得心有不安。

    方静秋却不以为意道:“不贵重,你值得。”

    “大姐人太好了!”苏苏兴奋道:“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姐姐就好了!”

    苏楠嘴角抽抽:“你当我是摆设吗?”

    “大姐比你对我和苏贺好多了!”

    方静秋笑眯眯的摸着苏苏的头发道:“虽然我不是你的亲姐姐,但也不妨碍我疼你和苏贺。”

    “我就知道!那大姐,以后要是我结婚了,你也送我这么漂亮的婚纱吗!”

    郑重其事的点头:“一定送,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