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杀人凶手
    “我潘二都替您不值啊徐队……”

    徐子瑞不动声色道:“你说完了?”

    潘英歪头看他:“我说完了,就是不知道徐队听清楚了没有,要是没听清楚,我不介意再说一遍。”

    将晨晨抱在怀中,徐子瑞起身说道:“我看你不是让我来喝茶的,而是找茬的!”

    “呦呵!徐队找我潘二的茬找的还少?我今儿也不是来给你提醒的,是来看你笑话的!”

    “那你就继续看吧!”言罢便抱着晨晨出了咖啡厅。

    剩下潘二坐在原位之上,继续晃着二郎腿,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哎呀,真想看看堂堂刑侦队大队长被我潘二收买会是什么样子,到时候一张脸还不打的啪啪响?”

    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忍不住更加得意起来,徐子瑞是什么人他清楚,有些事他不说不代表他心里没想,对苏楠和方锦程的所作所为,他怎么可能不痛恨呢,那么大度的人还真没见过。

    今年这个平安夜对很多人来说并不平安,总会有些人和外面的花花世界五光十色格格不入。

    看着窗外的绚烂灯光,莫晓晓有点睡不着。

    她下午去了弟弟的学校一趟,给他买了一件新的羽绒服,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比较流行的潮牌。只不过很长时间没看到弟弟了,发现他的个头似乎又窜了窜,有点担心自己新买的羽绒服会不会小了。

    除此之外她还想带他去吃个饭,长期住校吃多了食堂,她想带他去改善一下伙食。

    莫军军不肯,而且说的直截了当,你多给我点钱,我就能天天下馆子了,就不用吃食堂了。

    钱不是没有,她不能给,军军现在还没毕业,以后毕业了总归会遇到很多用钱的地方,尤其是一旦恋爱,结婚买房子又会是一笔很大的花销,身为姐姐,她为这个弟弟也是操碎了心。

    军军不肯跟她出去,她只好又去超市买了些熟食带了过去,并且给他塞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嘱咐他省着点花。

    一句省着点花直接点燃了姐弟俩之间的矛盾,军军站在宿舍楼下大声的指责质问她,父母去世后的赔偿金那里去了!撞死父母的人不是说提供我们的生活费和学费直到大学毕业吗!逢年过节还会打钱过来,这些钱都那里去了!

    没错,这些钱足够他在学校挥霍跟那些富二代平起平坐,但他现在不仅没法挥霍,甚至还得省着点花,这怪谁?

    有些事情跟他解释过太多次,他反而不相信了,用最恶劣的语言职责姐姐的自私,两个人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想到白天的那些事,莫晓晓只觉得心烦意乱。

    正所谓,日久见人心,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日后,希望这个不懂事的弟弟长大后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巨大的落地窗外,整个城市的光华绚烂无比,这些,都与她无关。

    她往床侧靠了靠,想要远离身后的热源,不想去触碰这个人的身体。

    王向阳今晚本来和朋友私下聚会,不知那些人从哪里得知了她的存在,边怂恿王向阳把人叫过来一起乐呵乐呵。

    一个电话打过来,不敢违抗他的命令,打车去了他们聚会的地方。

    让喝酒就喝酒,让唱歌就唱歌,她已经习惯了去逆来顺受,听话的让人无法挑出毛病来。

    没想到这样的行为还是将这个脾气捉摸不定的男人惹怒,一进家门她就被扔在了地上,两个人之间又少不得一顿争执打骂。

    暴躁的男人强迫她做这些不愿意做的事情,到头来只留下这一身的伤痕。

    她痛的睡不着,身上这些新伤旧伤一直提醒着自己,她的身边,睡着一只恶魔。

    爬起来去倒了杯水,她只披着一条毛巾毯赤脚站在窗边,杂乱的头发散落而下,落在她的肩头。

    捧着的水喝完后,她放在桌上准备回床上休息,冷不丁看到敞开的抽屉,一只手不觉顿了一下。

    抽屉里放着许多分门别类的档案和资料,平时这个家里的许多东西都是上锁的,需要指纹解锁才能打开,当然,这指纹肯定不是她的。

    拉开抽屉,她看到了一打信息名录,其中一个名字吸引住了她的目光——乔木。

    那是一份投资报告,有些人出于洗钱目的,或者是想要隐蔽投资的老板都会用化名和理财公司签订合同。

    这个名字显然就是一个匿名,因为别人的投资报告不会出现在王向阳的抽屉了。

    她拿着那份报告,怔怔然看着那个名字,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身后响起男人的声音:“还没看完?”

    莫晓晓猛的回头,看到上半身没穿衣服的男人已经下床走过来了,她拿文件的手反而哆嗦起来。

    贝齿咬着下嘴唇,几乎快要咬出血来。

    “放回去,睡觉吧。”男人音色冷漠,想要从她手上将资料抽回来,她却捏的死紧。

    一双恨意十足的眼睛死死盯着他看,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给我。”男人再次下命令。

    “乔木……乔木就是你,乔木就是你!”

    男人一个使力将文件抽了回来:“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知道我的身份,才对我百依百顺,你不是怕我,而是为了接近我,讨好我。”

    莫晓晓气急:“没错!我,我确实想过,你就是乔木!但,想过,跟亲自证实过,差距很大。”

    “一样。”

    “王向阳,你简直是我见过最变态最恶心的人!当初开车撞死我父母!现在又把我像个妓

    女一样玩弄!囚禁我!打骂我!我到底欠了你了什么!你明明还欠着我两条人命!”

    女人声嘶力竭的吼声在这偌大房间内回响,她眼睑之中满是红色的血丝,似乎下一秒就能把面前的男人抓住,一把狠狠掐死!

    王向阳依旧是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将文件放进抽屉,关上。

    他抬手去拉莫晓晓,却被她一个使力给甩到旁边。

    “你这种人就活该被判死刑!”

    王向阳道:“如果我被判死刑,下十八层地狱,那么,我的一切都会留给你,和你弟弟,从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就说过。”

    他确实说过,那个时候听这话还觉得他图谋不轨或者故意玩笑。

    但若是发现他是撞死父母的凶手,莫晓晓竟然觉得他说那句话可笑之极。

    身上背负着两条人命,竟然还能这么逍遥法外?所以她才强烈呼吁社会,酒驾撞人一定要判死刑!

    “我不需要,军军也不需要!你以前给的那些钱,我都会还给你!求求你放过我,放过军军!你害我们害的还不够惨吗?”

    她大声质问,因为激动的缘故,身体抖的愈发厉害了。

    她无时无刻不在痛恨着眼前的男人,无时无刻不在期望着杀人犯能够伏法!

    但是这么多年了,这个男人不仅逍遥法外,还活的比任何人都光鲜亮丽!

    “那是你应得的。”

    “我不需要,我什么都不需要,这些,本来都应该是爸爸妈妈给我的……你把我的家毁了!”

    王向阳道:“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我们会结婚,我的一切都会给你,你尽管继续利用我,继续讨好我就行,我不介意。”

    莫晓晓冷笑出声:“讨好?利用?你当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毫无素质!每次讨好你,我都想吐!”

    男人的瞳孔微微收紧,恍如狩猎前的眼镜蛇。

    他慢慢抬高女人的下巴,不乏威胁道:“你应该知道自己多蠢!我既然给你铺好了路,你就给我乖乖的走!”

    言罢抓住她的胳膊将人往床边一推,莫晓晓脚下一个踉跄。

    “王向阳,我恨你!”

    “你可以恨我,纵然恨我,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是我破坏了你的家庭,我势必会负责到底。”

    “我不用你负责。”

    “那你就当是为我负责好了,对我而言,跟谁结婚生子都一样,没有感情,没有方向,每天按部就班而已。你以后也会这样,与其找一个无法在各方面满足你的丈夫,不如嫁给我,当我给你们的补偿。”

    莫晓晓冷笑道:“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你的补偿,我不稀罕!”

    她今天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次次的忤逆他,一次次的反抗他,虽然知道这样的结果会得到更坏的结局,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不会再让你回乡下,那种地方,不适合你。”

    莫晓晓一怔,显然没能在第一时间回忆起乡下的一切。

    莫氏夫妇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的亲生父母是老实本分的乡下农民,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她被莫氏夫妇收养,也终于过上了有肉吃,有电视看的日子了。

    “我想去哪就去哪。”

    “你已经无路可去,在你父母去世后,你家的亲戚朋友便赶你们出了家门,霸占了属于你父母的房产,除了我,没人可以帮你再次夺回来。”

    “我并不想要!谢谢!”

    王向阳也没拆穿她的话,只是坐在床边,将那人往怀中一带,顺势倒在了床上。

    莫晓晓捶打着他的胸膛,凶残到让人心虚。

    身下这个人,是杀死她父母的凶手!也让她成了别人口中的克父克母女!

    亲生父母的死亡如果只是单纯的巧合,那莫氏夫妇的死亡更是从何说起?

    亲生父母去世的时候她还小,听别人说,办的也还体面。

    莫氏夫妇去世的那天她才刚刚初中毕业,打算去本市电影学院的高中部就读,因为户口在外地,所以只能通过面试的方式进入学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