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嫁给我
    “好啊,是你让我跪的,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警花姐姐,嫁给我。”

    大男孩明亮的眸光在餐厅灯光的照耀下比钻石还善良,他单膝跪在那里,手上捧着钻戒,峻拔骄傲如他,也是第一次放低姿态。

    餐厅里的客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怂恿起来:“答应他!答应他!”

    苏楠脸颊发烫,手足无措的去拉人起来:“别闹了,这么多人呢……”

    “嫁给我!苏楠!”跪在地上的人坚如磐石,举着戒指一脸期冀的等待着回音,本来以为求婚这种事应该是顺手拈来的,没想到他也会如此紧张。

    苏楠哭笑不得:“好,我答应,答应。”

    证都领了,可不得答应吗。

    大男孩长舒一口气,将戒指端端正正的套在她的无名指上,捧着苏楠的脸给了她一个吻,整个餐厅的气氛被点燃了,乐队演奏起热烈的浪漫的曲子,服务生将早就准备好的玫瑰花瓣洒落下来。

    一吻毕,巨大的落地窗外,灿烂的烟花依次炸响,照亮整个夜空绚烂无比。

    万嘉大厦整栋楼上都用巨大的显示屏写出两行大字:苏楠,余生请多指教——方锦程。

    将人拥入怀中,方锦程在她耳边小声道:“你终于属于我了宝贝,余生,请多指教。”

    一颗心杂乱无章的扑扑跳动,苏楠的眼眶有点湿润,她也不觉将怀中的人抱紧,似乎于茫茫人海之中,终于寻觅到了归宿。

    很久很久以后,回想起今时今日的这一幕幕,她都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周身的光怪陆离,虚无缥缈都变的不再重要,只要能抱得住怀中那个真实的人就可以了。

    回到座位上,苏楠的脸还有些发烫。

    徐子瑞的酒杯聚了过来:“恭喜你们。”

    苏楠的脸更红了一层,想到之前徐子瑞对自己的感情不免有点尴尬。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方锦程也不会无聊到弄这么一出来给师兄看,只是恰好平安夜的晚上赶上他们一起吃饭罢了。

    和徐子瑞碰杯,苏楠道:“谢谢。”

    晨晨一头雾水的看看他们又看看爸爸,有些纳闷道:“警花姐姐要嫁给锦程哥哥了?不能做晨晨的妈妈了?”

    徐子瑞道:“晨晨听话,不要乱说。”

    苏楠尴尬道:“放心吧晨晨,一定会有更好的人做晨晨的妈妈。”

    晨晨有点委屈,小嘴一扁一扁的,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说懂事也并非全懂,说不懂事也能通些许道理。

    看着他情绪低落苏楠也不知说什么好,求助似的看向方锦程。

    他拿起桌上儿童套餐送的功夫熊猫玩偶逗小朋友道:“一会哥哥带你去楼下找圣诞老人要礼物好不好!对了,还要买几双袜子挂在床头,明天早上就能收到许多许多礼物!”

    徐子瑞忽然将晨晨抱了起来:“太晚了,晨晨困了,我先带他回去睡觉了。”

    苏楠赶紧起身道:“那我们送你。”

    “不用了,打车就行,你们俩应该单独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言罢抱着儿子,头也不回的向收银台的方向走去,苏楠要去追,却被方锦程一把抓住手腕。

    “放心,账我结了。”

    “那你开车送师兄回去。”

    “还是算了吧,你没看到他现在备受打击,我们俩还去秀什么恩爱呢,让他静静。”

    苏楠没好气道:“你丫就是故意的。”

    大男孩狡黠的笑了,趁其不备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就故意的,你打我啊。”

    “找抽!”

    就算挨一顿抽也值了,今晚的目的起码达到了,徐子瑞啊徐子瑞,小爷不娶苏楠你也没那么多事,娶了她你倒开始叽歪了!不过你叽歪也没用,跟小爷比,你还差得远!

    徐子瑞抱着晨晨一路下楼,平安夜的广场上依旧人满为患,所有人都喜气洋洋,到处都充满欢声笑语。唯独他心如死灰,站在人群之中不知何去何从。

    晨晨抱着徐子瑞的脖子,小声问他道:“警花姐姐真的不能做晨晨的妈妈了吗?”

    在儿子背上拍了拍,男人宽慰他道:“没关系,晨晨还有爸爸,而且天上的妈妈也会永远爱着晨晨。”

    小孩子委屈的哽咽了一声,点点头,他更想要一个能一直陪在身边的妈妈,像别的小朋友一样,有爸爸,有妈妈。

    徐子瑞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万嘉大厦,方锦程在上面向苏楠表白的字幕还在,惹来多少男女艳羡。

    刚一转身打算离开,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他回头,看到了两张陌生的脸。

    两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大衣,不苟言笑,看上去有点冷酷。

    “二少想跟你聊聊,徐队。”

    徐子瑞登时警醒起来,一甩肩膀将那人的手挥开,没等他走出一步,两个人的手同时落在他的肩上,语气不善的再次说道:“二少想跟你聊聊,徐队不要不给面子。”

    周遭这么多人,他怀中还抱着个孩子,知道今天不能硬来。

    “哪个二少?”

    “潘二少。”

    潘英?

    他对潘英并不陌生,每次缉毒扫黄的时候他都想把潘英的场子都端了,奈何他总能提前得到风声,并且手眼通天奈何不了他。

    好端端的,潘英找他干嘛?

    要贿赂他?应该不是,早年又不是没干过,他应该知道自己是油盐不进的。

    难道要威胁他?这倒有可能,尤其是他怀中还抱着个孩子,不过他为什么不找僻静的时间和地点下手,偏偏是在人海中。

    思及此处他已经跟那两个人进了路边的一家咖啡店,在节日的烘托下咖啡店的生意非常火爆。

    靠窗位置上,潘英正一个人坐着双人沙发,双臂展开,翘着二郎腿晃的那叫一个溜。身后还站了两个保镖有些扎眼,谁没事带着保镖来喝咖啡过平安夜啊?但他肯定也不是为了等自己。

    看到徐子瑞进来了潘英立马热络的挥挥手:“哎呦,徐队!请坐请坐!”

    只得在他面前坐下,将晨晨放在座位上。

    小孩子已经有点困了,抱着爸爸的腰闭上了眼睛。

    潘英探身看了看,伸手要去摸晨晨的小鼻尖,被徐子瑞一把给挡了开来,满脸警惕的看着他。

    “嘿,咱徐队的儿子就是帅!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俩人都是大帅哥啊!”

    徐子瑞蹙眉:“你有什么话赶紧说。”

    “其实也没啥事,就是看您挺失落的,外头这么冷,咱不忍心让你凉了心不是,请徐队喝杯咖啡,聊聊天儿!”

    “我们俩有什么好聊的,到底想要干嘛,你直接说吧。”

    潘英笑了起来,后脑勺上扎着的小揪揪一晃一晃的:“没啥事就不能聊天了?咱们虽然没怎么见过面,但也是老熟人啊,您说是不是?”

    言罢一招手叫来服务员道:“来壶龙井。”

    服务员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是咖啡厅。”

    “怎么着,徐队喜欢喝龙井,你们这怎么能没龙井呢?”

    话音一落,身后四个大汉已经齐刷刷的瞪向了服务员,服务员赶紧回去弄龙井去了。

    正如潘英所说,他确实喜欢喝龙井,两人也真的挺熟。

    “徐队,看别人秀恩爱的滋味不好受吧?”潘英靠近他一分,冲他吹了口热气。

    后者如遭电击猛的往后一缩,一脸警惕的看向潘英,对他的行为很是厌弃。

    潘英哈哈大笑起来:“您老甭害怕,我潘二又不是要拉着你搞基去,要是我俩搞基也能把他俩的恩爱给秀回来,那行,我潘二就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徐子瑞没好气道:“你到底想干嘛最好说清楚,太晚了。”

    “晚点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潘英道:“人家两口子可不觉得晚呢。”

    言罢将目光睇向窗外,方锦程和苏楠已经从餐厅出来了,正在为一个恶魔发光头箍争来争去,好像两个小孩子一样。

    苏楠鼻尖冻的通红,和她那件红色的大衣相映成趣。

    饶是如此,两人依旧嘻嘻哈哈乐颠颠的不知所以,完全不知道隔着玻璃,这两双眼睛带着不善。

    “我潘二就是想采访一下你徐队,对于方锦程横刀夺爱故意挑衅,您老人家心情如何?”

    “你少在这里挑唆是非!”

    “甭生气啊,我潘二可是在跟徐队您平心静气的说话啊,您老人家虽然不说,但心里在想什么我还是知道的。”

    徐子瑞没有说话,窗外方锦程和苏楠的身影已经在人海之中消失了,他却仍然在盯着那个方向看。

    服务员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壶龙井,两个紫砂杯放在二人面前,小心翼翼的斟满。

    香气浓郁的咖啡店内多了一股龙井绿茶的清香,沁人心脾。

    “喝茶,”潘二端起茶杯吹了吹,轻抿一口:“不是好茶,地方也不好,凑合喝吧,改天请您老和点好的。”

    徐子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味道已经算是不错了,用的是雨后的龙井。

    只听潘英又道:“这年头啊,谁不喜欢高富帅啊,方少又不是一般人,家里头有权,姐姐有钱,打小就生活在的圈子里,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他对苏楠未必动了真情,对你,是摆明了要打压到底,徐队这么聪明肯定早就看出来了吧?”

    “你还没完了?”

    “着什么急啊,一壶茶还没喝完呢!”潘二又喝了一口,提起茶壶来给两人续杯:“他真不知道你喜欢苏楠?还不是装疯卖傻的当着你的面表白?就算他不知道苏楠能不知道?还这么纵容他给你难堪,被这两个心机婊玩的团团转,我潘二都替您不值啊徐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