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稳稳的幸福
    “回头回头!我给你们拍张照!”

    于是手机中就留存了晨晨骑在方锦程肩膀上的画面,两个人在镜头中摆出蠢萌蠢萌的剪刀手。

    拍完照俩人还孩子似的凑过来要看看,翻了两张,方某人表示道:“嗯,小爷果然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怎一个帅字了得!”

    晨晨有样学样道:“小爷也三百……”

    “三百六十度!”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帅!”

    方锦程满意的拍拍他的小屁股:“good!”

    徐子瑞低声呵斥道:“晨晨!不要乱说话!”

    “哦……”萎靡的抱着方锦程的脑袋,晨晨低下了惭愧的头颅。

    方某人不乐意了,没好气道:“没事啊没事,有些人一本正经的有点过头了!咱不理他,走,买棉花糖去!”

    一听说棉花糖,小孩子的精神瞬间提了起来,俩人又疯了一般叫着棉花糖往小摊贩那跑过去了。

    剩下徐子瑞板着一张脸,有点气急败坏。

    苏楠哈哈笑着在师兄背上拍了拍:“怎么样,两个小孩子吧,快点,咱跟上去。”

    挤过去的时候‘方小朋友’举着两个棉花糖,肩膀上扛着的晨晨小朋友举着两个棉花糖,两个小朋友献宝一样将棉花糖送到苏楠和徐子瑞的面前。

    “爸爸吃!”

    “警花姐姐吃!”

    两人眉眼弯弯笑眯眯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真让人哭笑不得。

    徐子瑞板着脸道:“我不吃,晨晨自己吃吧。”

    苏楠接过棉花糖,眼看着晨晨一副委屈的模样赶紧好言相劝:“出来玩嘛,还摆什么大人架子,说好了今天让晨晨高兴的!想让晨晨高兴就吃!”

    徐子瑞没好气道:“我不吃小孩吃的东西!”

    苏楠马上跟两个小朋友站队:“我们今天都是小朋友!”

    “爸爸……”晨晨又满怀期冀的将棉花糖送到他面前。

    “姓徐的,身为男人呢,最不该让女人和孩子不高兴,你今儿晚上算是要占全了。”

    方锦程这话是笑着说的,但总有种威胁的意味在里头。

    无法,只得接了那棉花糖象征性的咬了一口,晨晨立马高兴的拍起了巴掌。

    方锦程将自己的棉花糖送到苏楠嘴边:“尝尝我的。”

    “我自己有。”

    “不一样,我这个是草莓味的。”

    “是吗?”满怀狐疑的咬了一口:“真是草莓味的。”

    “警花姐姐!警花姐姐,我这个是凤梨味的!”晨晨献宝的往苏楠嘴里塞。

    苏楠真是懒的吐槽了:“跟你锦程叔叔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叫阿姨!”

    “锦程哥哥说你还很年轻很漂亮,应该叫姐姐!”

    苏楠哭笑不得,咬了一口他的棉花糖惊喜道:“真是凤梨味的!”

    “爸爸的棉花糖是橘子味的!警花姐姐你快尝尝!”

    方锦程脸色一变意有所指道:“打住,咱警花姐姐只爱吃草莓不爱吃橘子。”

    举着棉花糖的大老爷们脸色更黑了一层,今天晚上出来这一趟简直是在变相考验他的心理承受力。

    在外面转悠的差不多了,苏楠提议先去吃饭,问晨晨想吃什么,方锦程却抢先答道:“你还别说,我正好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儿童套餐做的营养价值高,味道也非常好,咱们去那里吃吧。”

    徐子瑞道:“这种餐厅在今晚肯定人满为患,随便找个路边小店吃一下就行了。”

    方锦程却道:“我说徐师兄,你还多虑了!既然是请你们吃饭,我怎么着也得全安排妥当了不是。”

    言罢就用下巴努努万嘉广场的标志性建筑——一座号称百层的高楼,这不仅是万嘉广场的地标,在整个a市这么高的建筑也寥寥可数。

    对外号称百层,实际上也就八十多层。

    他们分两次到达顶层的高级餐厅,已经有不少情侣预定了平安夜的位置,从高空俯瞰着整个城市的夜景品尝着平安夜的美食。

    像他们这样的组合几乎没有,所以服务员一眼认出了他们,将人带到预约的位置上,熟稔的铺上餐巾送上菜单:“欢迎光临,先生小姐请点餐。”

    晨晨兴奋的趴在全景玻璃窗上看向外面的五光十色,惊讶的张大嘴巴,在玻璃上哈出一层水雾。

    苏楠笑道:“晨晨的胆子还真大,我就不太敢看。”

    “小孩子,还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徐子瑞说着拉了晨晨一把,把他抱回了座位上,继而又对方锦程道:“我们这种平头百姓从没到这么高级的地方吃过饭,今天算是沾了方少的光了。不过你也只是才毕业的学生,一会的账单我来结吧。”

    徐子瑞语气不善,自嘲是平头百姓来讥讽方锦程,又鄙视他刚毕业的大学生花着不是自己的钱。

    苏楠的神经微微绷紧,端着水杯慢慢啜饮,桌底下小心的握了方锦程的手一下,暗示他不要生气,就算有气也先忍着。

    后者却气定神闲的翻着菜单,头也没抬的笑道:“别介,说好了今儿晚上我请客吃饭,怎么好意思让您老花钱呢,徐师兄要真真觉得过意不去了,改天再回请过来就是。”

    这种地方,可不是有钱就能预定的,看你怎么回请。

    一顿饭,还没吃就开始硝烟四起了,不过以方锦程的段位他还算是有所保留了,不然一句话就能让徐子瑞下不来台。

    “那个,锦程你先点吧,我和师兄都是第一次来,不知道怎么点。”

    似乎早就料到如此,方锦程道:“成,先那来一份今晚的招牌头盘和主菜,配菜主食和酱汁你们选一下,开一瓶82年的勃艮第干红,晨晨你想吃什么?”

    晨晨的菜单倒是简单,每种套餐都是用照片的形势呈现的,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果然不愧色香味俱全。

    拍拍一张照片,晨晨选定了。

    餐厅里的灯光整体偏暖黄色,略有些暗,两个座位之间都看不真切。只有餐厅正中投射下来的一束白光下,乐队正在演奏舒缓的乡村音乐,令人听了恍如置身于法国小镇之中,漫步在金色的向日葵田里。

    气氛很好,很适合情侣约会,或者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带着全家光顾。

    红酒送上来,服务生开了红酒塞给方锦程闻了一下,在得到首肯之后才给每人倒了三分之一。

    举杯,这个平日看似吊儿郎当的大男孩对徐子瑞道:“徐师兄,首先呢,恭喜你破案立功为民除害!”

    徐子瑞一脸警惕的抬抬手上的酒杯算做回应:“谢谢。”

    只听方锦程又道:“之前是我小肚鸡肠了,就如我媳妇儿说的,嫉妒心作祟,给徐师兄出了这个大难题,我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都过去了。”

    “另外,我还要代表我媳妇儿感谢徐师兄一直以来的照顾,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徐师兄都是我媳妇儿尊敬的良师益友,指路明灯!不多说了,都在酒里!”

    徐子瑞捏红酒的手缓缓收紧,昏暗的灯光下他明明面无表情,但却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相对而言,方锦程脸上的笑容却愈加放大。

    “徐师兄?”用自己的杯子轻轻碰了他一下:“cheers!”

    晨晨也兴奋的举着自己的小牛奶:“干杯!”

    “媳妇儿?”

    苏楠硬着头皮跟他们碰杯,三个人各怀心事的喝了第一口酒。

    酒足饭饱,甜食还没送上来之前,方锦程突然在苏楠的耳边轻声说道:“媳妇儿,我唱首歌给你听。”

    苏楠一头雾水,他已经快步到了乐队身边,用英语简单的交流了一下,将自己手机上早就存储的曲谱给他们,自己试了一下麦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诸位,在这里我想唱一首歌送给我未来的妻子苏楠,唱的不好,多多包涵。”

    一束灯光突兀的打在苏楠身上,整个餐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弄的苏楠受宠若惊,既紧张又期待的看着方锦程,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随着音乐缓缓响起,舒缓的歌词从男人的唇边流淌出来:“有一天,我发现自怜资格都已没有,只剩下不知疲倦的肩膀,担负着简单的满足。有一天,开始从平淡日子感受快乐,看到了明明白白的远方我要的幸福。我要稳稳的幸福,能抵挡末日的残酷,在不安的深夜,能有个归宿。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

    每一个跳跃的音符都简单动听,充满磁性的低沉男低音,缓缓诉说着想要的幸福,让这餐厅里的气氛达到,让所有人得到了共鸣。

    他全程注视苏楠的深情目光好像能透过瞳孔看进心底,撩动着她的心弦,让她的眼眶都有点湿润。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生命做长度,无论我身在何处都不会迷途,我要稳稳的幸福,这是我想要的幸福……”

    一曲毕,掌声再次响起,唱歌的人对着话筒道:“警花姐姐,过来。”

    还是晨晨推了推苏楠:“警花姐姐!锦程哥哥在叫你!”

    她有些迷糊的起身走向灯光的中央,看着这个大男孩略有些调皮的冲她笑,从口袋里神神秘秘的掏出一样东西。

    “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苏楠还处在云里雾里,一副迷迷瞪瞪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什,什么?”

    手上精致的盒子打开,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正在其中。

    餐厅里的人再次惊叫出声,纷纷鼓掌,看来要见证一场求婚仪式了啊!

    大男孩笑道:“警花姐姐,你猜,贵不贵?”

    苏楠惊怔在当场,感觉自己被那戒指和这家伙帅气的笑容给晃晕了:“贵……贵吧?”

    下一秒,大男孩单膝下跪在苏楠的面前:“好啊,是你让我跪的,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警花姐姐,嫁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