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走私案
    “这个案子到底是怎样的,姜波身份如何,他父母又为何会自杀,等明天他被押送过来就知道了。”

    “我更想知道,他父母到底吃错什么药了,一次次的袭击咱们老大!”大周一想到苏楠几次死里逃生的遭遇就对姜波的父母恨的牙痒痒。

    “看来所有的谜题都得明天揭晓了啊。”苏楠打量着白板上的侦查资料,转而对徐子瑞道:“对了师兄,之前那个,那个杀人烹尸案,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老大,你这几天蜜月度的都和世界脱轨了吧!”大周嘿嘿笑道:“咱徐队早就破案了,还荣获了市长的特别嘉奖!”

    “是吗!”苏楠眼睛一亮惊喜道:“太好了,恭喜你啊师兄!”

    徐子瑞谦虚的点点头:“运气好,你要真心恭喜我,改天请我吃饭吧。”

    “额……”苏楠怯场了:“要不然我送个小礼物?”

    徐子瑞微微笑道:“还是吃饭吧,带上晨晨。”

    一听带上晨晨苏楠就松了口气,毕竟两个人不用独处了,现场也不会太过尴尬。

    从市局出来方太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他们回不回去吃饭,俩人这才想起来起床到现在都没吃饭呢,肚子也终于开始抗议的咕咕叫了。

    想来想去,她还是向方锦程坦白道:“那什么,你之前不是用一个案子为难徐师兄吗……”

    开车的大男孩不乐意了:“什么叫我为难他!警花姐姐我冤枉啊!我那是给他创造机会!如果没有机会!就算是英雄也毫无用武之地!”

    苏楠冷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方锦程只得举手投降:“好好好,算我错了成不。”

    “好好开车。”

    专心致志开车,顺便瞟了一眼苏楠:“你怎么突然提这个,他那案子不是了结了吗。”

    “咳,为了慰劳徐师兄,我改天请他和晨晨一起吃饭。”

    “什么?!”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他有点要握不住方向盘了:“有没有搞错?什么叫慰劳?老子平白无故给他提升了职称和评价,结果到你这儿我媳妇儿还得慰劳他?我没让他反过来道谢就不错了!”

    “你看你又来了,多大点事,再说了,之前我们就经常一起吃饭,他还做手工饼干给我吃。”

    “什么不值钱的玩意,老子也会。”

    “这不是重点好吗!”

    “重点是我媳妇儿要去慰问她师兄?我不同意。”

    苏楠没好气道:“你看,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早知道不告诉你了,我什么时候跟他们一起吃饭不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落个清静,各自省事。”

    猛一踩刹车,公路上留下一串车轱辘的印记,方锦程将车停在路边随手按了临时停车警报灯,他撑着半个身子看向苏楠。

    后者往车门上贴了贴,有点不可理喻的看着他:“干吗?”

    “什么干吗?我在生气,安慰我。”

    一身高体健的大小伙子居然还跟孩子似的在她这儿撒娇耍赖起来,真让人哭笑不得。

    苏楠略有些头疼的扶额,干脆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落下一吻,莞尔笑道:“行了吧?”

    大男孩一怔,随即一双瞳孔都被点亮,迸发出热烈的火花。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恋爱了,热恋了,否则他眼中的苏楠又为何笑颜如花,完美无瑕。

    说出去别人还会笑话,但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在想,要是能跟苏楠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开车,开车!”推了男人一把,人民警察板下了脸道:“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心一会交警来罚你!”

    方锦程迷迷瞪瞪的,转而又死皮赖脸道:“你再亲我一口。”

    “你还真蹬鼻子上脸了!”不过还是对他凑过来的帅脸亲了一大口,怎么看都有种自己占大便宜的感觉,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对着帅哥一亲芳泽的嘛。

    嘴上却无比嫌弃道:“还没完了?最后一次!”

    方锦程傻乎乎笑道:“行吧,你请他们吃饭,我也得去。”

    苏楠刚要开口拒绝就听他又继续说道:“你都说了,这是小爷给他设立的障碍,故意为难他,小爷请他吃个饭就当是给他道歉了,此事儿翻篇儿!怎么样?”

    苏楠一想也是啊,兴许这正是让他们两个尽弃前嫌的契机呢!

    方锦程却打起了旁的如意小算盘,徐子瑞啊徐子瑞,仗着你比小爷认识警花姐姐早是吧?仗着你们工作上更近水楼台是吧?

    不到黄河心不死,小爷就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是心如死灰!

    第二天见到姜波本人后苏楠被惊讶到了,姜波这个人长的比照片上还要帅,也不枉连苏苏那么一群人都在关注他的失踪事件。

    可这位刻苦学习的尖子生,多才多艺的大帅哥显然是让那么一群妹子伤心了,他不是作为失踪人口找到的,哪怕进了传销组织也比现在的名头好听。

    现在整个一犯罪分子,涉嫌非法走私,所查处的违禁药品够他蹲上十几年的。

    他整个人戴着手铐,连日没有洗漱形容有些潦倒但却依旧犀利。

    苏楠双手环胸看着桌子后面坐在日光灯下的姜波,她道:“我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姜波抬头看了她一眼,发出低声嗤笑。

    这一声嗤笑惹怒了大周,他指着姜波就破口大骂道:“你丫还给我笑?我不管你为什么出现在这!但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你!你父母先后两次要杀了寻找你的警察!”

    “但是他们也已经死了!死了!”姜波忽然嘶吼起来,他的眼睛里布满红血丝,看人的目光凶狠可怖。

    空荡荡的问讯室里,一张桌子,一盏台灯,徐子瑞带着书记员,与姜波面对面的坐着。

    苏楠站在徐子瑞的身后,气定神闲的想要看看有什么进展。

    “姓名。”

    姜波低头不语,徐子瑞又耐着性子问了他一遍:“姓名。”

    还是没有任何回答,当他倒抽一口冷气要张口的时候众人终于以为他要回答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说道:“我父母做了一辈子的农民,抬不起头,没享过一天的福。”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老老实实配合警方,该交代的如实交代。”

    苏楠话音一落,姜波凶狠的目光又一次将他锁定。

    徐子瑞看向了姜波的手,看到了他逐渐收紧的五指,在他跳起来的瞬间将其一把抓住。

    “苏楠!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今天也不会变成这样!我父母也不会死!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苏楠!”

    “给我冷静点!”徐子瑞大怒,一边抱住疯狂挣扎的人往椅子上按:“这里是市公安局!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有你的厉害吃!”

    大周也怒道:“你这个人还真是不知好歹!到底是谁害死了你的父母!那照你这么说啊,咱老大那天被你父母杀了就算啥事没有了呗?!”

    “苏楠!都是你!苏楠!都是你!我父母已经撤案了!已经不追查了!你还给我查查查!是你逼死了他们!是你!是你!我要杀了你给他们报仇!我和你势不两立!我要杀了你!”

    他的情绪越来越难以控制,徐子瑞只得叫人进来将他压制住。

    出了审讯室,徐子瑞给苏楠倒了一杯热咖啡:“你不用往心里去,这种人的话不用听。”

    “我也没往心里去,”苏楠道:“就算他父母不自杀,抓到了也得按照法律来处理。”

    大周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三个人站在茶水间中开始琢磨起来。

    大周道:“我现在只是猜测,猜测啊,姜家老两口之所以自杀,一方面是胆小,毕竟他们犯事了嘛,另一方面则是要为姜波掩藏真相。”

    徐子瑞点头看向苏楠:“这也就说得通了,他们之前之所以要撤案,而且在听到否定的答案之后不惜要对你出手。”

    “没错,”苏楠道:“他们毕竟是农民,行事作风历来都是‘急病乱投医’,看杀我不成,为了不让找到姜波,便引我故意去他老家调查,然后骗我出去要再一次的行刺。”

    “没错,不过这都是我们的推测,关键还得看看姜波是怎么坦白的。”

    “这感觉真好!”大周感慨道:“市局地方也宽敞!案子也是接大案子!老大你要是进来了可别忘了提拔小弟。”

    “我比你长得还老?”

    大周赶紧作揖:“嫩着呢!”

    苏楠这才作罢,一边喝咖啡一遍看着窗外的雪景,昨天的雪虽然不大,但要融化干净也得等几天才行。

    “队长!队长!”审讯室里的人急匆匆跑了出来,气喘吁吁对徐子瑞道:“队长!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吧!”

    “到底怎么回事?!”

    “嫌烦咬舌自尽了!呸!就是咬了舌头!还没死呢!”

    不敢耽搁,几个人赶紧冲进了审讯室,只见姜波正咧着一张嘴巴,咕嘟咕嘟的往外吐血水。

    徐子瑞上前,一把捏住其下颌,又看了一点嘴里的情况,才把人给松开。

    “死不了。带他去医院看看吧,”

    苏楠拍着姜波的肩膀没好气道:“身为一个大学生,难道不知道咬舌自尽只是电视剧中所杜撰出来的自杀方式吗?你的业务还真有点跟不上潮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