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逢场作戏
    “婚礼的时间安排在大年二十六,是个不错的好日子,敬酒的礼服虽然定制的夏日款,但冬天室内温度适宜也可以继续穿,其他的礼服包括婚纱和首饰都要重新定制,另外,你们的结婚照要不要重新拍一组新的?”

    方静秋坐在沙发上翻看着自家老弟的结婚策划案,一边问苏楠道:“当然,不拍也没关系,足够用了。”

    “拍,上次拍的那是什么!一坨屎吗!”方锦程率先出声道:“上次选的服装也少,而且都是内景,没什么意思,拍的照片也少,到时候我哥们来喝喜酒非得笑话我们不可。”

    苏楠却不乐意了:“不拍不拍,大冷天的你穿婚纱去外面走两步试试。”

    “行啊警花姐姐,你难道没看网上,最近流行反性别婚纱照?咱俩就来那么一创新!我穿婚纱,你穿西装,不对!制服!贼帅!”

    苏楠乐了:“那就这么说好了?”

    方锦程干咳一声有点怯场了:“你不是认真的吧?”

    “当然是认真的。”

    “我……我去看看芬姨饭做好了没有。”言罢一溜烟撒丫子奔餐厅去了。

    方家的客厅内,沙发上就剩下方静秋和苏楠两个人,苏楠赶紧把果盘往方静秋面前推了推:“姐,你吃水果,我和锦程的婚礼又得麻烦你操心了。”

    “没事,都是一家人,你不用客气,应该的。”

    她永远都是那般举止优雅,大方得体,不管放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教养极高的大家闺秀。

    苏楠对她的感激之情是发自内心的,她没出院之前,也是她派人帮忙照顾自己还有苏苏苏贺,出院之后便张罗她和方锦程的婚礼。

    身为嘉航集团的执行董事,每天工作也是堆积如山,她却能游刃有余处理的完美妥当,她佩服这么一个人,也羡慕这样一个人。

    “贾先生来了。”门口警卫员通报了一声开门让贾浩进来。

    苏楠赶紧起身道:“姐夫来的正好,来吃水果。”

    贾浩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对着苏楠还极为谦恭的点头道:“弟妹来了啊,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方静秋上前接了他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在地上,又亲自将他肩头披着的大衣脱下挂在衣帽架上,温声软语道:“开完会了?外面这么冷怎么不多穿点。”

    “下了车就进屋了,不冷。”贾浩虽是这么说着,鼻头还是冻的有点泛红。

    方静秋嗔笑道:“要是感冒了可别传染给我。”

    “哪那么容易感冒。”贾浩也跟着傻笑。

    苏楠道:“姐姐和姐夫实力秀恩爱,我在这里被你俩强行喂狗粮了。”

    贾浩笑道:“锦程呢?”

    “那个小馋猫,去厨房偷吃了吧。”方静秋笑着冲厨房的方向道:“锦程,你姐夫来了,你来招待,我和楠楠再商量一下婚礼的细节。”

    “啊?”苏楠怯场:“我?我不行吧,我什么都不懂呢。”

    “没关系,咱们商量着来就行。”

    方锦程果然从厨房端出一碟剥好的茶叶鹌鹑蛋出来,先塞了一个进苏楠嘴里又塞了一个给方静秋,下一个要往贾浩嘴里塞,半路收手:“姐夫还是你亲自动手吧,弄的咱俩关系多么不正常似的。”

    贾浩无奈笑着摇头:“不了,我还没洗手。”

    方静秋道:“桌上有叉子。”

    那是他们刚才吃水果的叉子,苏楠却又赶紧怂恿道:“用什么叉子啊,姐姐在这呢,还用得着叉子?我已经做好了吃狗粮的准备了!”

    言罢冲方静秋挑挑眉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坐等。

    贾浩也笑道:“静秋?”

    方静秋无奈摇头,到底还是拿了个鹌鹑蛋喂进了贾浩的嘴里:“你们一个个都整我,都老夫老妻了,能跟他们新婚小夫妻相提并论吗?”

    “怎么不能!”方锦程一把搂住媳妇的肩膀道:“这么跟你说吧,就算以后我们过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这份感情是永远不会变滴,是不是媳妇儿?”

    苏楠没好气的拍了他一巴掌:“少贫嘴!”

    贾浩道:“真羡慕你们,感情这么好。”

    “得了啊姐夫,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们呢!神雕侠侣!双剑合璧!”

    贾浩与方静秋彼此对视一眼,脸上挂着完美无缺恰到好处的微笑,并没有半分不妥当的地方。

    方太太从厨房出来叫这两对儿女:“好啦,别愣着了,来吃饭了,吃饭了。”

    方良业还要过两天回家,那也是苏楠党校开课的时候,她也终于要去听公公上课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这顿晚饭算上芬姐就只有六口人,方良业不在,吃的也没那么安静拘束,算是其乐融融了。

    吃完了晚饭苏楠和方锦程留宿,方静秋坐贾浩的车回去,一关上车门,两个人的脸上的笑容如被冰封,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感情掺杂其中。

    “囡囡跟爷爷奶奶下个月过来,过完年再走。”贾浩道:“你如果想要将孩子留在身边,我跟我爸妈说。”

    “无所谓。”略有些疲惫的靠在座位上,方静秋一手支着额头,闭着眼睛回答“省的又说我不给老人和孩子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和机会。”

    “囡囡是我们的女儿,难道你竟一点也不想留在身边照顾?”

    方静秋冷笑出声:“我和她之间的血缘关系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她还小,养在哪里都一样,你想让她到我身边来,无非是想借着孩子的关系多到我身边来。”

    “你简直不可理喻!哪有你这么狠心的妈妈!”

    “也没有你这么狠心的爸爸。”

    “我虽然把囡囡送到了爷爷奶奶身边,但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你呢?你一个月都未必打一个电话过去。”

    “我忙。”

    “你忙?这些,本来不需要你操心!你事事都要亲自上手,亲自协管,到底是你不放心还是不愿意把大权交出来?!”

    方静秋没有回答,亦没有否认,她的目光沉静如水,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

    在这个城市中,无论高贵低贱、贫穷富有,每个人都养成了从睁眼的一瞬间都在努力拼搏的习惯。谋得基本温饱之后还想要更多剩余,有了剩余就开始追求享受,方静秋觉得自己和那些人追求的不一样,她想要的,是更高层次的肯定和成功。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你永远不可能懂我。”

    贾浩气极,干脆再也不说话,一言不发的将她送回了目的地。

    晚上下了一场大雪,天气预报早就发出了降温防寒警报,这种天气总给上班族和学生党带来许多不便。

    每每遇到雨雪天气不光交警大队不开心,连海新区派出所的办公室里总要一片怨声载道,因为他们还要随时准备出警。

    所以当苏楠第一眼看到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就想到了办公室的同事们,接着心里又不由的小小窃喜了一下。

    身边的大男孩酣睡正好,自己虽然被他圈在了怀中但却被逼到了边边角角,一张双人床,两个人却只睡出了一张单人床的位置。

    手脚并用的从方锦程身上爬到另一边去,她终于可以好好欣赏一下窗外的雪景了。

    背后的人很快察觉到不对,恍如树袋熊一样再转过身来,一把将媳妇圈禁入怀,细细亲吻着她的耳后和脖子。

    痒痒的,苏楠要伸手将人推开,却听他用撒娇一般的口吻道:“媳妇儿……要抱抱……”

    “好,抱抱。”象征性的在他手背上拍了拍,苏楠算是安慰他了。

    背后的人往她的颈窝处蹭了蹭,迷迷糊糊道:“你怎么醒这么早。”

    “下雪了。”

    “嗯……”

    “一想到我不用上班就觉得真爽!”

    “嗯……”

    “你爽不爽?在学校看到下雪是不是也特别郁闷?”

    “没有,反正下不下雪我都不去上课。”

    “……”

    方锦程的一只手不老实的摸上苏楠胸前傲人的双峰,继而不死心一般的探入睡衣之内,却被她给抓住抽了出来:“老实点。”

    “媳妇儿,咱们什么时候做夫妻该做的事啊?想死我了。”

    “最近事太多,没这个心情。”

    姜波的案子还没解决,姜波的父母又莫名其妙的自杀了,她知道这其中还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她马上就要去党校听课了,说不紧张哪是假的。

    “怎么就没心情了呢,咱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那就结婚以后吧。”

    方锦程腾的抬高了身子,探身去看苏楠:“我靠!警花姐姐,你不是认真的吧?我好歹也是一正常男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我!”

    “一毛孩子,什么男人!”不屑一顾。

    “孩子?我看你是忘了你老公多威猛了吧!”言罢就径直覆在苏楠的身上,不怀好意的压住她道:“毛孩子能有你老公这尺寸,这力道?这持久度?!要是忘了咱们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来帮你回忆回忆!”

    苏楠气定神闲,笑容淡然的看着他,被窝里的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着什么急啊海绵宝宝,行了,起床吃饭吧。”

    “靠!小爷不发威你真当我是海绵宝宝啊!”方锦程恼羞成怒,一低头就攫住了苏楠的双唇。

    不提海绵宝宝也就算了,提起海绵宝宝他就想起了那个不愉快的初见面,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绝对绝对不会做这么幼稚丢人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