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对死刑的执着
    “韩家村但凡涉嫌拐卖人口的人已经全部拘留拿下,h省公安

    部十分重视这件事,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小组,接连控制了多个市县村镇,包括可能的涉案官员。”大周在电话里跟方锦程说道:“方少,我知道这事你生气,咱们的气不比你的小,你先安心在a市呆着,有什么事我会第一时间跟你汇报。”

    “那个司机是什么人,查出来了没有?”

    “问出来了,他也是韩家村本地的人,就他自己交代,以前买了个老婆死了,老大……老大是他新买过去的媳妇。”

    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方锦程极地的气压向自己传递过来,大周赶紧说道:“不过他说买过去的时候老大就已经受伤了,这几天人都在医院接受治疗。”

    “多少钱买的?”

    大周纳闷了:“您怎么还关注咱老大的身价啊?十三万。”

    方锦程道:“他一个开货车的司机哪来的十三万?而且还前后买了两个?!”

    大周一怔,只听对面的人咆哮道:“离了苏楠你们就一个个不动脑子了是不是?但凡想一想都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祖宗,您别急着发火啊,我们过去也是起一个协助的作用,调查小组那边会调查清楚的,韩家村有很大的问题,连带周边都有问题,我们知道,但也得慢慢来啊!”

    方锦程怒不可遏道:“驻守部队不会撤离,你跟他们说,要是让我知道省市官员勾结,包庇,利用!收受贿赂!驻地监察部队有权先将他们给毙了!”

    大周赶紧应了:“放心放心,别这么大火气,伤身,伤身。”

    挂断电话之后大周无奈的擦擦额上冷汗,怎么老大嫁人了,他的顶头上级就又多了一个?

    不过方锦程这小青年也算是有点头脑的,若非他遇事冷静行动果决,苏楠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找到。

    找到苏楠还不算,还要将这么大一颗毒瘤连根拔起,要是没有军方协助,就凭当地这些民警?那一晚上时间整个村子的人都能跑光了。

    歪头有点冷,他对着手哈了口热气赶紧回派出所里去,那些被拯救出来的女人孩子已经被安置好了,每天都有家人过来认领带走,亲人相见少不得又哭嚎不已。

    别说别人看了义愤填膺,就是他大周这么个威武雄壮的汉子看了都于心不忍,恨不得将那些人贩子千刀万剐。

    “周哥,明天我们打算去韩家村转转。”莫晓晓是前天闻讯过来采访的,她打算拍摄一个纪录片,动员更多人加入进打拐行动中来。

    “行,你们带的器材多,路上小心点,要有啥需要帮忙的找兵哥哥。”

    莫晓晓莞尔一笑:“好,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们,事后还请周哥抽个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应该的,应该的,采访就不必了。”

    莫晓晓道:“一定要的,对了,我想问一下周哥,对买卖人口判死刑这个提案,周哥有什么想法?”

    大周一听立马拍了桌子:“就该判死刑!拐卖!买卖!抓到一个杀一个!看还有人敢不敢!多少家庭就这么毁了!多少做父母的没了孩子肝肠寸断生不如死啊!这些人简直太tm缺德了!”

    莫晓晓听的眼睛发亮:“周哥,谢谢你的支持,希望到时候我采访你的时候,你的言论也能如此的正面积极,让社会各界人士看到真相。”

    “啊?”大周又瞬间变脸道:“这关系到国家立法,我一平头百姓跟你们说说也就算了,怎么还能在电视上公开议论呢,不妥不妥。”

    莫晓晓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就是因为有些人畏手畏脚,不肯参与到民生立法中来,才让那么多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我们的法律毕竟还在不断的完善当中!”

    大周又犹豫了:“其实我跟你楠姐以前不是没讨论过,但是无解啊,现如今是量刑判决,如果全部归纳为死刑,无疑会让受害人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莫晓晓道:“没有犯罪哪来的受害人,你这话说的就有点不通了。”

    大周一脸苦相:“我说不过你,这就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让人头疼,哎哎哎,我得给我们所长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看看什么时候回a市去,您老人家先忙自己的事。”

    言罢赶紧飞一般的逃走了,离开的同时还不忘偷偷松口气,这莫晓晓未免也太咄咄逼人了,这人贩子到底和她有多大仇?

    看着大周的逃避,莫晓晓发出一声冷嘲,这些人,张口闭口是法律的执行者,却只会按部就班故步自封,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国家的机器而已。

    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带着摄影师和器材出发去韩家村了,昔日清幽的小村庄好像被炮火洗礼了一般,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尽是萧条之意。

    摄影师先找了一块高低插上三脚架,拍了整个村子的全貌和日出,两个人又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村里进发。

    这里的大多数村民都被控制住,剩下少数没有脱离干系的人也被禁足在韩家村之内,随时准备听从调查小组的传唤录制口供。

    莫晓晓接连敲了几户人家的门都吃了闭门羹,他们并不打算将自己的故事诉诸外人。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村落?既然村子穷没有邻村姑娘愿意下嫁,为什么还有钱去买女人和孩子。

    这是一些看似没有逻辑和道理可言的漏洞,是莫晓晓好奇的,更是前来办案的民警所好奇的。

    “晓晓,我看咱们还是去公安局走一趟吧。”摄影师腾飞仔细录制这村子里的巷道和房屋:“这地方的人都不肯开口,那些被拘留的人能对警察开口就一定也会对我们开口。”

    “现在一切都还在调查种,警方不会答应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只能先看看这里的情况再说。”

    腾飞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跋涉在并不平缓的道路上。

    “要不休息一下?”腾飞道:“抱着这些家伙什很累的。”

    “不用,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莫晓晓笑了起来,大冷天的,气喘吁吁的她脑门上甚至冒出一层汗珠。

    结果刚要继续前行,手上一轻,东西已经被一人从她怀里接走。

    看到来人她先是一愣,随即立马说道:“你,你快给我,我在工作,有什么事我工作结束后自然会去找你!”

    腾飞也被吓了一跳,在看到来人的同时,脑海离突然蹦出一个词来:腹黑!

    王向阳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戴着窄框眼镜,看似略有些斯文的人却有着强大的气场和压迫力。

    他的手上正拿着莫晓晓的摄影器材,整个人风尘仆仆,看似是才开车赶过来。

    见男人不说话,莫晓晓伸手去接那器材,却被他一抬手给躲过去:“走吧,去拍摄。”

    别说莫晓晓吓了一跳,就连腾飞都有点不敢相信:这,这是要给他们当劳动力的节奏?

    三个人在韩家村附近移动辗转,莫晓晓最后选取了当地村政府的所在地拿起话筒开始介绍这个村落到底是怎么回事,顺便一提几年前在这里曾经被曝光的拐卖少女案,时隔多年,真相终于浮出水面,也可以彻底的拔除这颗毒瘤了。

    “你怎么到这来了?”收拾东西的时候莫晓晓孝心问他,扭头对上他眼睛的同时又赶紧转了回来。

    “过来看看。”

    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莫晓晓道:“那,对于这次拐卖事件,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

    “你不觉得这些卖奶人口的都该被判死刑吗?”

    王向阳盯着她看了一会,尤其是在对上她那不甘的眼睛后终于移开了视线:“你在这里还有工作吗?没有就跟我走吧。”

    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故意说道:“有。”

    男人却道:“跟我回去。”

    果然……他永远也不会变成一个好说话的人。

    “你身上的伤,没事了?”

    “不是我开车。”

    莫晓晓道:“那最好不过,万一失手撞了别人。”

    王向阳静默不语,莫晓晓却一反常态的咄咄逼人:“王总,你觉得酒后驾驶撞人死亡的,该不该被判死刑?”

    两双四只眼睛,彼此静静对视,冬日寒潮从北方来袭,被这一座小山挡住了大半。

    腾飞隐约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太正常,只一心低头收拾东西,在心里默念,我不在我不在我不在!

    半晌之后还是王向阳率先妥协,拎着手上的东西向车的方向走去。

    莫晓晓跟在后面道:“楠姐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去看过她?”

    “没去,问题不大。”

    “她醒了吗?”

    “没有。”

    两个人之间似乎永远也没有多余的言辞可以交流了,永远都是这么不冷不热的状态,一个想要逃离,一个极力掌握,每次都会挣扎出一身伤痕。

    这一次的韩家村之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离开韩家村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莫晓晓略有些疲惫的靠在真皮座椅的后面,对于王向阳的执拗,她毕竟也不想真的违抗,那些争吵和暴力已经让她产生了畏惧心理,但凡能独善其身,她怎样都可以忍。

    男人猿臂一展将人拢进怀中让她靠着自己的肩头,自己的目光则看向窗外,那些一瞬即逝的乡野风光确实令人流连,但他不属于这里,莫晓晓,更不该属于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