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给老子放手!
    “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拿出手机给护士看,这是苏楠来柳下村时穿的衣服,他忍不住偷拍了一张,本来只想当恶作剧,让她看看自己抓怕的她多丑,然而盯着看的时间长了也就不觉得丑了,便也没删。

    万万没想到在苏楠失踪后竟然派上了用场,用来做寻人启事更好。

    小护士看看照片,又看看他:“你要找人去派出所找啊,来医院干吗?”

    “你们没有接收过这个病人?”

    “这个我不知道,你可以去问问里面病房值班的护士,说不定见过。”

    方锦程笑了:“护士姐姐,我就是问问,你没见过就没见过好了,眼神躲什么啊?难道看到我害羞了?”

    小护士双颊一红,目光转向他处:“谁害羞了,你没事赶紧让开,不要耽误后面的人挂号。”

    方锦程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一个人没有,随着交通发达,有个病痛都往县城看病去了,这种小地方的医院通常也就接治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还有不方便外出的人。

    “反正这会子也没人,陪我聊一百块钱的?”言罢还真就掏出一百元纸笔推了过去,不忘抛个媚眼。

    小护士羞愤不已:“拿走你的臭钱!我上班呢!”

    “那你告诉我,到底见没见过这照片上的女人?”

    “没看到!我真的要上班了!”

    “上班?刚才被抱走的那个人好像没办出院手续吧?”

    小护士一惊,一脸紧张的看着他道:“我真的没见过照片上的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方锦程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回去,敏锐的眸光将她锁定:“你应该知道我要找的这个人是谁吧?这段时间没少被寻人启事骚扰吧?她是a市办案民警!在你们这里失踪了,你要是知道线索不肯提供,就不要怪我把你扭送派出所严刑逼问了!”

    小护士浑身颤抖,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我,我真的没见过!你让我怎么说!去了派出所我也没见过!”

    “你刚才的表情和言语已经出卖了自己,你见过她,而且知道她和刚才走的货车司机有牵扯!”

    护士大骇,更加紧张的看着他。

    方锦程道:“我猜对了?欲盖弥彰!”

    言罢就快步出了医院,开车向大货车行驶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希望刚才那人抱着的人就是苏楠,又希望不是!

    可如果是苏楠他该怎么办?他刚才竟然没有将人认出来!可如果不是苏楠他又该如何?

    心烦意乱如他,此时先找到货车司机要紧,好在他记忆喜人,已经把车牌号记住了,就算追不上去交警大队查查也不是问题。

    追了不到两公里就看到了货车的踪迹,此时小货车的速度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火急火燎了,也开始遵守交通规则了,开着车悠哉悠哉的向与韩家村相反的方向驶去。

    方锦程追上车狂按喇叭,开车的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一踩油门加快速度冲了出去,这让他更加坚信,这个人有问题!

    可任凭一辆货车开的再快也不可能把他的法拉利甩掉。

    但凡遇到车少的情况他都想方设法将货车往路边逼停,开车的司机也是个不怕死的,不惜危险行车也要脱身。

    两辆车在路上你来我往楞是追堵了半天都没能诀出个胜负,方锦程心急如焚,眼瞅着前面就快要到县城了,城区路况更加复杂,想要截住这车可就不容易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加快速度疾驰到货车的前面,以自己的车身挡住货车的行驶速度。货车往哪走他往哪堵,逐渐就逼的货车速度慢了下来。

    货车司机最后似乎发狠了,仗着自己的体型大嘭的一声撞在他车屁股上。

    红色的法拉利踩刹车,货车踩油门,硬生生的推着前车前行,轮胎在地上留下刺耳的摩擦声和辄印。

    两辆车的围追堵截让路上的其他车辆都紧急刹车不敢靠前,已经有人赶紧拨打了报警电话。

    货车司机似乎也知道拖下去对自己不利,干脆一打方向盘打算再来突围,方锦程也随即将车子一横整辆车拦挡在货车之前,但听嘭的一声,双双撞在了一起。

    车轮胎摩擦出刺耳的声音,两辆车都向路边倒去。

    也得亏是辆小货车,要是大车铁定将他的车撞飞出去。

    在这条不是很宽的道路两侧都是冰冷的河水,两辆车滑下坡道堪堪止住势态,方锦程迅速从车里爬出来冲向那大货车,伸手进货车破碎的车窗内打开车门,一把抓住歪倒在座位上的女人。

    在看到那人的同时,连日来的不安和挂怀瞬间就有了归所,一把将人抱着跃下货车车头,单膝跪地重重摔在地上也要护着怀中的人,不肯让她伤到一分一毫。

    货车司机也挣扎着从门里出来,直接跳下来扑向方锦程,抱着女人的双腿就要从他怀中抢人。

    拉扯间三人滚向河边,怀里抱着一人无法施展拳脚,眼看着那杂草丛生浑浊冰冷的河水就在眼前,他怎么肯就这么被这司机给拖拽下去!

    “你tm给老子放手!我艹!”他咆哮怒吼,一边用脚用力踹向司机。

    司机似乎也是铁了心的,抱着女人的双腿就不肯撒手,一边呼号着向河里拖拽。

    目眦欲裂的方锦程一把抓起地上破碎的玻璃渣,双目赤红,狰狞着,迅疾的插向那人的手背,一连插了七八下,那人手背手腕都一片模糊还是不肯撒手!

    索性也不管不顾,又狠狠插了几下,那双手终于不听使唤的撒开了,男人哀嚎着滑入水中,他赶紧扔了玻璃抱着怀中的人紧紧贴在路边坡道上,气喘吁吁。

    “没事了,媳妇儿,没事了。”他双手颤抖的要去拨开怀中之人的头发,却在看到自己满手的鲜血后又收了回来,他不能将血沾染在她苍白的脸上。

    这接连几日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平日里身强体健的傲气小女警瞬间变成了虚弱纤瘦的林妹妹?牙关紧咬,心中更是愤慨不已,只得紧紧将怀里的人抱住,任民警和医生前来帮忙他都不肯松手一下,直到抱着她混混沌沌的坐上救护车才稍微有点醒转。

    县医院里,大周等人闻讯而来,只看到方锦程站在急诊室门口便赶紧上前问道:“老大呢?找到了?”

    点头,方锦程道:“这里是医院,不要吵。”

    大周点头,一边紧张的搓手一边说道:“找到了好,找到了好,我就知道,老大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方锦程转头看他道:“你去过现场了?”

    大周点头,他是先去了现场才听说人已经送到医院来了,现场狼藉一片,小货车还好,方锦程的车简直快要变成一堆破烂了。

    “司机呢?”

    知道他问的是谁,大周赶紧说道:“捞出来了,在楼下,有人看着。”

    “这个地方,官官相护,包庇犯罪,你最好派自己人看着。”

    大周道:“方少放心,韩家村那边他听说了情况,特地派兵过来增援的,等我上报,省区公安会派调查小组过来专职调查,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方锦程点头:“这样最好不过。”

    突袭韩家村是瞬间发生的事,想来那货车司机本来是打算去村里的,也不知他是当地村民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可能是突然听说了村子里的事紧急调转车头离开,并且要将苏楠带走藏匿。

    也就是在眼皮子底下,他往来韩家村经过那医院好几趟都没有想到苏楠会在里面。

    怎么可能想得到,连医务工作者都在包庇韩家村,他又怎么可能会意识到苏楠在医院里。

    是他的错,他没有思虑周全,让苏楠受了这么多罪。

    手掌攥拳收紧,本来已经凝固的伤口又被挣开,滴滴答答往下滴血。

    大周这才看到他的手上都是血:“方少,这得包包啊,你赶紧去护士站让护士给看一下,顺便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其他伤口。”

    “不用。”他的视线没有离开那扇门,唯恐自己离开再回来就找不到苏楠了。

    大周着急,干脆自己跑去护士站找护士来给方锦程包扎,双氧水浇在伤口上发出刺啦的声响,冒气白色的泡沫。

    那被玻璃胳膊的手掌深可见骨,这个大男孩最多也之是皱皱眉头,仍然盯着急诊室不肯转头。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本地院长带着几个医生终于出来,他先是冲到门口往里面看到苏楠还在,才去问院长情况如何。

    “不是很乐观,脑后,背部,四肢,多处带伤,其中尤以背后刀伤为重,失血过多没有得到及时妥善的治疗,伤口感染,白细胞显著增多,伴随有休克性败血症还有中度脑震荡,目前在给病人输血输液,具体的用药细节和治疗方案我这边会开一张住院明细。”

    “麻烦你了院长,病人现在转院方便吗?”

    “这个您可以放心,我们会做好万全的准备。”

    方锦程点头,他现在迫不及待的要带苏楠离开这里!

    没多久军区就派了直升机过来接人了,先是送到机场,又直飞a市。上次给外公做手术的医院早就已经派救护车等在机场,直到将人安全送进icu方锦程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不知是该恨这些人将苏楠伤害至此,还是应该感激他们起码没有要了苏楠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