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线索
    “不管男女老少,没有户口的全部带过来!”团长叫住要往村里冲的某青年:“大兄弟!你干嘛去?”

    方锦程急道:“我去搜搜,甭管我,不干涉你们工作。”

    “回来!这事儿轮不到你插手,我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哪怕是一个能藏只猫藏只狗的死角都不要放过,务必严实喽!你去顶什么用?添乱不是!”

    市领导人小心翼翼问那比方锦程大二三十岁的团长道:“这小伙也是部队里的人?怎么这么着急啊?”

    团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要是你们能有他一半上心,这韩家村也不至于藏污纳垢到今天!”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啊?藏污纳垢更是从何说起?莫不是村里藏着杀人犯?”

    “装,再给我装!他们买老婆孩子,不知道孝敬了你们多少,也难怪你们总是能想方设法的保全这个村子。”

    领导人用袖口擦擦冷汗,双腿竟然有点发软。

    “今儿这事闹起来了肯定会严查,有害怕的功夫不如先想想后半生怎么过吧。”

    这一下那领导人彻底瘫了,还好旁边有人扶着,让他终于缓过来了,额头的冷汗却没有停过。

    他们在村里的大队部等着,突袭各家各户查找人口,没过多场时间就带过来不少人,这些人当中年龄层次参差不齐,有三四十岁的妇女,有十几二十的少女,还有幼

    童。

    跟着他们一起的来的还有一些本地村民,一个个谩骂呼叫哪是他们的媳妇,儿媳妇,孙子孙女,叫嚷威胁要带人走他们就一头撞死在这。

    一时间整个大队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方锦程趁机抽身出来,他一开始也并没有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这里。

    清了这个村子一方面是为了找苏楠,另一方面也是在想,要是苏楠知道这个地方肯定也不会就此作罢。

    大队部进进出出的人当中没有他要找的人,急匆匆的要出去寻找,迎面撞上两个当兵的逮住一男一女往大队部里送。

    “他们要往山里跑,还好我们事先封路了,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有人跑了?”方锦程逮住一人就问:“往哪跑了?”

    “不清楚,今天突袭事发突然,他们应该还没来得及跑。”

    越是这种偏僻的地方,乡民通常都出奇的团结,进村的路通常只有一条,但狡兔三窟,一旦发现有陌生人进村就一传十十传百,那些被拐卖来的女人孩子都回被送往各个地方藏匿起来。

    方锦程站在大队部门口,看着这些被强行带出来的女人孩子,其中有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哭的肝肠寸断,浑身颤抖。

    她穿着破旧的衣服,一张脸倒是洗的雪白,一点也不像本地人,头发虽然干枯毛躁但仍然被齐齐扎了起来。

    她一边哭着一边向民警控诉自己的不幸,依稀能听得出她是被是一个被拐来的大学生,已经被拐来四五年了。一开始被铁链拴在家里暗无天日,被强迫发生性

    关系,还生下了一个三岁的孩子。

    她哭喊着要离开,救救她,对死命拉扯她的‘家人’极为畏惧,挣扎躲避,视他们如豺狼虎豹。

    民警无动于衷,不敢擅自做主,反倒是那些当兵的看不下去了,纷纷上去将女人护在身后,问她要不要把孩子抢回来,得到的答案是不要,看都不想看到。

    那是该受到了怎样的折磨和非人的精神挫伤,让一个母亲甚至不愿再看一眼自己的孩子。

    方锦程看着这样的一幕幕,整个人都变的恍惚起来。

    苏楠现在还活着吗?她在哪?在遭受怎样的命运?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来电显示是大王八:“锦程,锦程!赶紧给我,过,过来!有重大发现!”

    驱车前往王向中所发的位置时,大周和几位民警已经先一步到了,这是一片已经采摘完毕的苞谷地,一人多高的玉米杆子笔直矗立,形成了规模不小的一片小林子。

    大王八看见人来了,上前打了他一拳道:“太,太慢了!黄花菜都,都凉了!”

    方锦程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还是大周问了他一句:“临县韩家村的事情解决了?”

    “差不多吧,也没有全解决。”他道:“有什么发现?”

    “血迹,已经打电话让市公安局鉴定科派人过来了,应该很快就到。”

    方锦程上前,确实可以在一片杂草落叶中看到一滩发黑的血迹,血不多,但除了那一滩,周围还淅淅沥沥的滴了好些。

    “附近还有吗?”

    大王八自告奋勇道:“都,都排查了!没看见!”

    大周也叹了口气道:“就是离招待所这么近的地方,找了这么多天都没找到这么大一个线索。”

    方锦程抬头看了看,确实,这地方离招待所也就不到五百米,隔着一条公路。

    但是现在这片血迹是怎么出来的,是人还是动物的,是男还是女的,都不能太早的下定论判断。

    “你们,你们警察就知道拿工资!不办事!还,还是我的人!靠谱吧!”大王八在那儿邀功,一脸兴奋。

    这边方锦程又道:“让你的人过了公路,沿路边找找,看看有没有带血的东西。”

    大王八皱眉道:“还,还有第二现场?”

    大周却忽然醍醐灌顶:“凶器!”

    方锦程也只是猜测:“如果这个地方的痕迹没有被人为掩盖,从血低落的角度,枯草压折还有摩擦的痕迹来看,应该有人躺下过。”

    大王八围着周围转了一圈,愣是没看出什么猫腻,不禁纳闷道:“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大周点头:“有道理,那么基本可以判断,既然有人遭到袭击,就一定有袭击的凶器,没人会将凶器抛在行凶周围,所以什么也没找到。一般犯罪心理是将凶器抛在较远的地方,或者干脆带走,较远的范围一般不会超过五百米,超过这些范围了就是已经做好了带走的打算,一段距离之内是无法找到任何凶器了。”

    大王八一听也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招手,对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一群人立马冲到马路对面找东西去了。

    方锦程注意道这些人手上有的还牵着警犬,不禁问道:“你还挺专业。”

    大王八被夸奖很是受用:“那也没,没您专业啊,我看你,你去学刑侦得了!”

    “你别说,我还真有这想法。”

    大周道:“那感情好啊,到时候跟咱老大,珠联璧合!”

    话音戛然而止,苏楠人都还没找到,怎么珠联璧合?

    方锦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操心了这几天,他脸上已经有了与年轻人不符的沧桑。

    很快,市局派的人道了,取证,拍照,提取样本,一连串的工作做的差不多了。

    方锦程忽的想到什么一般对大周道:“告诉本地派出所,各个医院还有门诊部,卫生所,派人去问,去找!”

    大周点头:“我也刚想到这一茬。”

    “还有……”方锦程终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任何有可能的抛尸地,适合掩埋的空旷场所,带着狗,去找。”

    大周心有戚戚,听到这个不免有些难受,点点头去办了。

    他却转而开车往韩家村去了,那边的事情还得上手,他还要盘问当地村民有没有见过苏楠,还有很多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思及此处便加快了油门,就在这时,农村的单行道上,一辆小型货车忽然掉头,他迅速打转方向盘,猛的刹住了车。

    也得亏他反应迅速,动作灵敏,要不然非得跟这车撞上不可。

    忍不住摇下车窗破口大骂道:“你tm怎么开车的!要掉头也不看看后面有没有车!”

    小货车仗着自己的体型大也不去鸟他,仍然自顾自的调转车头向来的方向驶去。

    方锦程一堆怒气发泄在了棉花身上,只会让他更加恼怒。

    这要是在a市,敢这么开车除非是不想活了,就算他方少大发慈悲不追究了,交警也不能让他痛快的离开。

    这段路再往前就鲜有人烟,因为道路常年失修已经开始有点坑坑洼洼了,这段路的尽头就是韩家村,所以他初步可以判断这辆车是要往韩家村去的,而他显然是知道了什么才慌慌张张的要掉头离开。

    心中有些纳闷,便也调转车头追了上去,明明已经加大油门却没看到那辆车的踪迹,然而这一路上也没有能通过一辆小货车的岔路口。

    虽然没有岔路口,但却有着一家镇上的医院。

    思及此处他也猛的调转方向向那医院驶去,果然在医院大门内看到了那辆小货车。

    司机已经不在了,方锦程却不知为何,一颗心噗通噗通跳的厉害。

    镇上的医院不算大,只有两座三层楼,其中一座似乎是住院部,因为他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身着病服的女人从里面出来。

    女人披散着头发,虚弱的靠在男人的肩头,看不清脸,但露在外面的一双手腕却极为纤细,一看就是病魇缠身体弱多病的身体。

    原来那人就是开货车的司机,他将女人抱进副驾驶,自己也发动了车子。

    方锦程不禁开始反问自己为什么要跟过来,只是这货车司机实在可疑,难道他刚才忽然掉头是发现自己走过头了?

    这也是一种可能,都怪自己太草木皆兵了。

    他趴在方向盘上冷静了一下干脆下车,医院大堂值班挂号处的护士将脑袋露出来问他:“看病吗?在这里挂号。”

    方锦程微微一笑,殷勤说道:“护士姐姐,向你打听个事儿。”

    小护士双颊一红:“打听什么?”

    “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