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买卖人口
    “楠姐,楠姐真的失踪了?”

    王向阳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已经入冬了,昼短夜长,外面天色略暗,没开灯,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

    “派出所的人说她只是出差。”

    王向阳道:“现在还没有找到,线索很少。”

    莫晓晓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跟上次袭击她的事情有关?”

    “不知道,人没找到,还不能过早的下结论。”

    “楠姐并不是不小心的人,她身手也很厉害,怎么会好端端的失踪?”

    王向阳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过说起来她们家有失踪史,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莫晓晓一愣:“什么失踪史?”

    王向阳干咳一声:“开个玩笑。”

    “额……你,你真不适合开玩笑。”

    这玩笑话太冷了有木有……什么叫她们家有失踪史,难道失踪是可以跟疾病一样在家庭成员之间遗传的吗?

    第二天方锦程来跟王向阳商量事情的时候莫晓晓刚收拾好准备去上班,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楠姐是在哪里失踪的?”

    几天没见方锦程,他似乎瞬间变了一个人,已经不是那跋扈飞扬的年轻人了,言谈举止间成熟稳重了许多,想来这段时间没少操心,整个人看上去有点憔悴。

    “我们去h省调查姜波失踪的案子,当地有人看到当初袭击苏楠的姜波父母出现。”

    “抓到了吗?”

    “没有,只是报案的人看见了,其他人也没看见,想必他们只是回柳下村拿点东西,或者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为人还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莫晓晓点点头,秀眉微微一紧,对于方锦程说的地点她觉得有点耳熟,却怎么也想不到在哪里听到或者看到过了。

    “怎么?”王向阳坐在沙发上,修长的两条腿叠加在一起,目光精锐的将她锁定:“你还不去上班?”

    “我觉得方少说的地方有点耳熟……”

    王向阳又道:“你是从事新闻工作的,全国各地的新闻都要经手,就算自己没报导过也应该听别人说起过。”

    莫晓晓点头:“我先去上班了。”

    方锦程看人走后才开始说道:“我怀疑这一连串的事情背后都有人操控,而且就是一个人。”

    “怀疑的对象是谁?”

    “潘英。”

    王向阳没有吱声,但显然是不置可否的。

    “我听大王八说你一直在留意潘英,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嗯。”王向阳点点头,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份档案交给他道:“不过却发现了些别的有趣的事。”

    一脸狐疑的接过资料袋,里面所呈现出来的内容让他惊讶。

    “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些?”

    “我是生意人,讲究利益,没了潘英,对我有好处。”

    说白了,他和潘英都是一个路子的人,只不过他早就已经意识到不能一条道走到黑,早些年就开始给王家洗白。

    而王家黑道势力也已经逐渐被他分散出去,甚至一些违法的事情也开始不再着手。

    潘英不一样,他这个人贪得无厌,现在就算开始接项目漂白自己,但那也不过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而已。而且他并没有打算从违法犯罪中抽身,否则徐子瑞和苏楠也不会盯上他。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将来,这些东西你兴许用得上。”王向阳说完便起身道:“让老八的堂口跟你过去找人吧,虽然名声不太好,但这是你个人行为无关苏楠和派出所。”

    方锦程点点头急着要走,忽又想起什么:“这事我瞒着家里人呢,遇到我爸也不要说。”

    王向阳道:“总不可能一只瞒着,尤其是她的家人。”

    有些不耐烦了:“你怎么和我姐一样?你们兴许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就我而言,我希望找到一个活蹦乱跳的苏楠。我现在不告诉他们是不想他们瞎操心,找到人再说也不过就是虚惊一场。”

    “这个随你。”

    没好气的看了王向阳一眼,方锦程转身快步离开。

    大王八早就已经接到了老哥的命令,这会儿和他要了地址之后就带人找人去了。

    如果他估算的没错,就这段时间严查各地道路,交通来看,苏楠人应该还在当地没有离开。

    就算是还没开始戒严的前三小时她能走,也出不了h省啊。

    唯一怕的就是此时的她已经遭遇不测,不过就算是遭遇不测了,他也一定要将人找到!

    车上电话响了起来,他直接按了显示屏的免提。

    对面传来莫晓晓的声音:“方少,你回去了吗?”

    “还没上高速,有事?”

    莫晓晓的手指快速敲打着键盘,她的电脑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名为‘立法小组’的贴吧:“方少,我想起那个地方我在哪里曾经看到了过了,网上多年前就曾曝光过,靠近当地临县有个偏僻的村庄,全村参与人口买卖!”

    赶紧打转方向盘靠近路边,找了个停车位停下,方锦程直接拿起手机放在耳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莫晓晓的声音有点急促:“你说h县柳下村的时候我之所以觉得耳熟并不是在新闻上听到的过!而是我以前在地图上看到的,我之所以会关注那个地方的地图,是因为早几年电视上曾经报导过一则震撼人心的妇女儿童拐卖事件!”

    方锦程道:“你慢慢说,说详细一点。”

    电话对面的人深呼吸一口气,滚动鼠标浏览着一张帖子:“那是四年前,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记者去韩家村采风拍照,有一位小姑娘悄悄给他塞了一张纸条,上面清晰说明了自己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并表示自己是被拐卖过来的。记者当即报案,但是当警察赶到的时候并没找到这么一个小女孩,又过了一年多,记者假借帮助当地农民致富为由留下考察兼卧底,竟然让他再一次的遇到了那个小姑娘。”

    方锦程道:“救出来了吗?”

    莫晓晓无奈道:“小姑娘被全家人看的很严,未成年却已经生了一个两岁的孩子,记者卧底期间才知道,但凡有个外人接近村落,家家户户就口耳相传,以一种很隐秘的方式转移所有被拐卖来的女孩子,所以警察每次来都只能扑个空。”

    方锦程的拳头慢慢收紧:“你觉得苏楠有可能被人拐卖了?”

    “这也之是我的一种猜测,虽然楠姐为人很厉害,但一旦被拐卖,逃出来的几率就小了。他们对待新买来的人通常会用铁链拴着,囚禁着,再不给吃不给喝,给人以精神上的控制,很快就能磨光所有的脾性。”

    方锦程道:“你把韩家村的地址给我,另外,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别人。”

    “好,不过你千万要小心,落到那些暴民手上很难脱身。”

    “放心。”挂断电话,方锦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计算不能找到苏楠,能想方设法除去一个社会毒瘤也算是大功一件。

    莫晓晓也是这么想的,以方少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说不定在找楠姐的过程中能救出一些被拐卖的妇女儿童。

    她浏览着这个发布于三年前但却一直没有沉默的帖子,搂住贴了几十张图片,有的是记者拍摄的照片,有的是法制节目的截图。

    在这帖子下面,有的人咒骂,有的人感慨体制,有的人还会发上失踪人口的照片请网友一起帮忙寻找。但更多的则是请愿,请求无论是拐卖人口,贩卖人口,或者买入人口,一旦抓住务必判处死刑!

    这帖子的下方也有当年她稚嫩的笔法,以及微弱的呼声,她之所以选择从事新闻工作也只是为了更好的传达出大多数人的声音。

    收到莫晓晓发过来的地址,方锦程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远在南方的二爷爷,这件事他从一开始隐瞒了很多人,唯独不曾隐瞒过二爷爷,并且明确的表示,必要时候他可能需要帮助。

    二爷爷对苏楠的印象很好,几乎天天打电话过来问问最新进展,并且非要兴师动众找到李老爷子的外孙媳妇。

    这次方锦程主动去向他寻求帮助,他当然是求之不得。

    苏楠失踪的第六天,天还没亮,驻h市某军区师团的一支突击队便突袭了苏楠失踪地临县的韩家村。

    韩家村位置偏僻,交通闭塞,常年无人到访,此处虽然地处平原但却又一座不小的山坡,韩家村就倚靠着这山坡而建。

    在周边村镇发展迅速的今天,韩家村却是一片破败的景象,以至于别村根本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嫁入韩家村。

    而韩家村的年轻人但凡有点奔头的也都外出打工了,并且不再回来,剩下的人口也越来越少。

    突击队进村的时候惊起一村的狗吠之声,黑暗中,一个威严的生硬呵斥:“都给我动作快点!”

    很快,云光破晓,不大不小一个村子,家家户户门口都被身着笔挺军装的军人所看守。

    每户两人看守,大街小巷还有巡逻的军人,一个个荷枪实弹,异常英武。

    “人口,普查!”团长一声令下,逼的家家户户不得不战战兢兢的开门,当地派出所加派人手去配合人民子弟兵做普查工作。

    团长身边站着的是当地的市县乡镇领导人,一个个皆是大气不敢出一下,搞不明白从来井水不犯河水的一群人怎么管起闲事了?

    按理他们不是本省军区的兵,就算是,这管理治安的事再怎么也落不到他们头上,几个人突然收到上级通知要求配合调查,甚至还没收了他们的手机,没有让他们走漏一点风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