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对手
    “你丫还给小爷嘴硬!苏楠找不到!我tm杀了你的心都有!”

    言罢又冲上去补上两脚,踹的人嗷嗷直叫唤。

    王向中一旁眯缝着眼睛吧嗒抽着烟,乐呵呵的看好戏。

    方锦程也是疯了,将人狠揍一顿给提溜起来,凶神恶煞道:“你信不信,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消失!”

    “方,方少!方少!”胡自刚呜哩哇啦的大叫起来:“方少饶命啊!我不敢撒谎!我真的不敢撒谎啊,之前是我鬼迷心窍了!是我不知好歹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苏警官!我错了!你打我一顿,狠狠的打我一顿出气吧!但没人指使我,你让我招我也招不出来啊!”

    王向中听不下去了,也上去补了一脚:“你放,放屁!老子的手段给你尝尝!没人,也,也给招出人来,你信不信!”

    “各位大爷,我对天发誓,都是我气不过,心眼小,嫉妒方警官才做出了这种事!没人指使我啊,真没有,我完全也可以为了自己脱身随便编造出一个人来啊,但是方少,我不敢啊,真不敢!您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方少!”

    方锦程没好气的将人甩在地上,被绑在椅子上的人哎呦叫着滚了两圈。

    这边方锦程又道:“就冲你之前对苏楠的所作所为,我都不能饶了你!”

    “啊!方少!别啊方少!我再也不敢了!您积积德!不为自己也为苏警官积积德!方少!方少啊!”

    听这人鬼哭狼嚎的让人心烦意乱,一挥手,马上有人重新将他的嘴巴给封上了。

    胡自刚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苦不堪言,王向中又抖落出一根烟递给方锦程,被他给挡了回去。

    “我,我看他,他八成不敢撒谎!”王向中叼着烟嘿嘿笑道:“丫挺的,胆儿小!咱,咱警花姐姐应该,有,有别的内情!”

    方锦程道:“就我知道的内情也就这些,除此之外倒是还有一个……”

    他脑海深处浮现出一人尖嘴猴腮不怀好意的笑脸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潘英。

    潘二在a市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并且树大根深,动他当然不像动胡自刚这么容易,连王向阳都得给他三分面子。

    如果苏楠落到他的手上,那可就糟了……

    “谁啊?”王向中问他:“是,是不是潘,潘二?”

    方锦程蹙眉看他:“你知道?”

    当初自己因为苏楠的关系和潘英结下了梁子,常在道上混的难免要为了尊严报复一番,但因为他身份特殊,又有老姐这一层关系潘英对他好歹也还有些忍让,甚至彼此间也能做到客气有礼。

    可双方又彼此心知肚明——这个人太可恶,找机会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他!

    所以在未来,要么是他方锦程捷足先登有能力收拾他了,要么就是自己一朝落在他手上任他宰割!

    “三,三哥让我跟你说的!三哥说,说最近盯着潘二呢!没,没什么动静!起码可以,可以确定,警花姐姐,不在,潘二手上!”

    方锦程没好气道:“你也好好去治治结巴,说话这个费劲!听着也烦!”

    “滚你丫!”

    “骂人倒是顺溜。”

    “你!你信不信老子,老子不管了!”

    方锦程道:“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这话你也好意思说?”

    王向中翻了个白眼还真就傲娇起来了——哄老子。

    后者却t不到他的小心思,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这人先放了,我还要去会会潘二。”

    王向中一把将要走的人拽住:“先,先别去!三哥让你别,别去!”

    “为什么?”

    “三哥说的!”

    方锦程一把将人甩开:“他谁啊?他说的话我就得听?小爷至于蠢到去跟他要人?”

    大王八急了:“你怎么回,回事!三哥怕,怕你打草惊蛇!他,他那边看着呢!你甭担心!”

    虽然口头上没答应他,但是方锦程还真就没过去。

    他已经想过了,不管苏楠这次消失的事情是不是和潘英有关,他将来都不能留下潘英,这家伙留下就是一定时|,就是一祸患。

    目送人离开,王向中一招手,背后手下一记闷棍将椅子上的胡自刚给敲晕了。

    拨通了三哥的电话,对面传来王向阳略有些疲惫的声音:“怎么样?”

    “这,这记者没招!锦程也不信,哥,我,我要不要去逼问一下?”

    王向阳道:“不用,人放了。”

    “真放了?”

    “放了。”

    应了下来,他又邀功一样说道:“锦程,要去找潘二!说,说什么潘二跟他们,有梁子!这梁子,我看是和警花结,结下的吧?我劝了半天了,不,不听啊!最后我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动了!”

    王向阳也是没好气道:“你真不考虑去治一下结巴?”

    “靠!老子乐意结巴?!挂了!”

    言罢就气势汹汹的挂断了电话,这个八弟还是第一次敢对他甩脸色,看来让他管理堂口也让他腰杆挺直脾气见长啊……

    挂断电话,王向阳穿着睡衣下床。

    他昨天才搬回市中心的这套高层公寓来,之前在郊区养了几天的伤,本来想利用养伤的便利跟莫晓晓培养一下感情,结果莫晓晓多喝了几杯清酒说了几句胡话让他这个冷酷无情的人也变的心软起来。

    心软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将莫晓晓送回了公司,并且说这段时间不用见面了,但等他回市区后还是要再继续保持关系。

    这种畸形的,有点不正常的关系,让他甘之如饴,却又避之不及,然而,他又无法找到更好的办法来维持这段关。

    他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声音,听着那关火盖裹,切葱洗菜的声音,一时有点痴迷。

    脱了外套的莫晓晓穿着一件修身长毛衣,将她玲珑有致的身形衬托的前凸后翘。

    胸前系着一看就是超市赠品的围裙,正忙碌的在案前忙碌。

    偶尔想不起下一步该做什么了,她还会轻声的背一下步骤。

    她也不是一个常做饭的人,每一个动作都小心谨慎。

    这一幕让她看上去恍如一个忙碌的妻子,有孩子和丈夫在等着她将晚餐端上餐桌,她是那么的一丝不苟。

    王向阳一时看的有些痴了,曾几何时,他想过以后要和莫晓晓一起生活,但却没有想到这样的画面。

    直到厨房里的人惊叫一声他才惊醒过来,一个箭步窜进去抓住她的手往后面一拉,紫砂锅盖掉在地上摔碎。

    “糟了!”莫晓晓要去捡,却被那人拉住身体。

    “手,烫了?”男人捏着她的手指,看到上面被烫红的地方。

    手抽不出来,莫晓晓只得垂下眼睑:“没事,你刚才要是不拉我,我已经把锅盖放下了……”

    扫一眼地上的锅盖,王向阳眉头愈发收紧:“一个锅盖而已,不算什么。”

    “嗯……”点点头,她又连忙说道:“对了,我给你煲了甲鱼汤,也不知道好不好喝,第一次做,不好喝你就……”

    “我可以都喝光。”男人打断她的话,深邃的眸子对上她的,瞬间让她心下一动,整个人呆怔的站在当场。

    厨房里飘散着汤的清香,那咕嘟咕嘟冒着的泡泡是唯一的配乐,氤氲的雾气缠绕在两人之间。

    腰身被那人勾住,只一个使力就带入怀中。

    撞上男人结实的胸膛,莫晓晓的呼吸不觉凌乱起来:“王总……汤好了。”

    男人依旧锁定她的眸子:“还好你来了。”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句话,但莫晓晓依旧实诚的回答:“他们强迫我来的。”

    微微勾唇,略有些失落,但这一笑依旧是让他常年冰封的表情有了回春的效果。

    深知自己不能继续看下去了,莫晓晓赶紧转头看向别处,一边想要拉开彼此的距离。

    男人也不逼她,松开铁臂放她自由。

    赶紧关火,把切好的葱花洒在砂锅里,浓白的汤汁飘着绿色的葱花,让人看了食指大动。

    “你去外面等一下吧,马上好。”

    “嗯。”

    莫晓晓端着浓汤出去,放在餐桌上,在满怀期待的眼神中看那人拿起调羹细细品味。

    一直喝了小半碗他都没说一个字,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到底好不好喝?咸了还是淡了?”

    “好喝,不咸不淡。”恍如敷衍一般的回答。

    不过就算不如那些星级餐厅,她第一次做的味道应该也不会差吧?

    一碗喝完,将空碗递给莫晓晓:“再来一碗。”

    “啊?哦!”

    看来,不仅不差,起码应该对他的口味,也许他饿了呢……

    莫晓晓犹豫再三,终于说道:“王总,我有件事想要问你,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你说。”既然她问了,就该笃定他是知道了。

    “之前新闻编辑部接到了一个稿子和线索,说海新区派出所的苏楠失踪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王向阳面不改色的喝汤:“你们没有去核实?”

    “我联系不上楠姐,她的同事说她外地公干去了,现在因为新闻的真实性有待证实,所以新闻部的稿子一直密封没发。我和楠姐是朋友,所以他们向我证实,我才知道。”

    王向阳终于顿了顿抬头看向了她:“谢谢你告诉我。”

    莫晓晓一愣:“什么意思?”

    “方家应该不会希望这条新闻发出去,我帮他们压下来,方锦程还要欠我一个人情。”

    这才明白他是打算动用自己的力量把新闻压制下来了,然而这也间接说明了一个问题:新闻是真的!

    莫晓晓急的站起来道:“楠姐,楠姐真的失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