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我媳妇儿呢?
    “大周!我媳妇儿呢!大周!”把大周的房门拍的震天响。

    大周盯着鸡窝头,眯缝着眼睛开门道:“方少,您没事吧?这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方锦程道:“睡什么睡,我媳妇儿呢?!”

    “不是,您找媳妇怎么还找我这儿了呢?”

    “怎么你在这她不见了?”

    “合着我就该跟她一起不见呗?”大周不免幽怨道:“您消停消停吧,老大可能下楼买早餐去了。”

    “这么早买什么早餐!”

    大周一愣,看看走廊尽头窗外的天色,又看了看屋里的闹钟,还不到五点,再早的早点现在也没出摊吧?

    “坏了,”大周道:“看不出老大竟然是不甘寂寞的人啊,这么一大早会情郎去了啊?”

    方锦程一脚将人踹屋里把门带上,回自己房间摸了手机就给苏楠打电话,通了,等待的不是接听而是挂断,当他再一次打过去的时候对方干脆关机了。

    此时此刻的他心急如焚,他也不知自己到底在急什么,苏楠离开他的怀抱还不到半小时而已。兴许她去其他房间的厕所洗漱去了?兴许她突然想起什么事去派出所了?再或者真如大周说的,会情人?买早点?

    如果真的只是这些猜测那倒好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无法淡定,赶紧把鞋袜外套都穿戴好了,拿上手机车钥匙就往外赶。

    大周也已经穿戴好出来了:“老大真不见了?你得让我瞅一眼!”

    他还有些不信,怕就怕这是方锦程的恶作剧,故意逗他玩儿呢,这大冷天的把他从被窝叫出去换谁谁乐意啊?

    招待所的房间不大,一眼就能看个通透,衣柜太小,卫生间也藏不住个人,苏楠显然不在这里。

    方锦程道:“赶紧的!”

    两人飞快下楼,逮着前台打瞌睡的大妈就问:“看到有人出去了吗?”

    那大妈迷迷糊糊抱怨道:“这干吗呀?刚才是出去一女的,你们也要出去?天都还没亮呢,这么早出去赶着投胎啊!”

    大周道:“那女的长什么样?”

    “穿着个藏蓝的毛呢外套,扎着马尾,看上去挺着急的。”

    方锦程急了:“你没问她去哪?”

    “我说你干嘛去啊?天还没亮呢,她说朋友叫她,马上回来,这不,我还等着她回来锁门呢!”

    话音落,问话的两个大男人已经冲出了招待所。

    正是黑白交替前天色最黑的时间,因为早期霜雾的缘故能见度甚至不足一百米,周遭都是黑黢黢雾蒙蒙的一片,别说找苏楠了,就是找个过路的人影都困难。

    “方少,老大说朋友叫她,我怎么觉着这么恐怖呢?”

    可不是恐怖吗,这场景只在恐怖片里看得到,说的好听是快要天亮了,说的难听了实则是半夜三更。

    “你跟咱老大住一起这么久了,她有没有梦游的毛病?”

    方锦程眉头收紧:“你一人民警察还分不清什么是梦游?”

    大周忍不住摸摸鼻头抱怨道:“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吗?你俩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她在这里没朋友,唯一认识的人也就是派出所的人了,咱们先去派出所看看。”

    派出所离这里不是很远,两人干脆一路小跑着去了,奈何看门的老大爷和值班民警都表示没看到苏楠。

    这就怪了,电话打不通,人也不知去哪了,天还没亮,往哪找去?

    方锦程从未像此时此刻这般感到不安,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颗心却突突突跳的厉害。常听人说‘我有一种不会的预感’,说不清,道不明,毫无理由,毫无根据,但他确实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感觉是从苏楠那天晚上转身离开的时候就有了的,否则他也不会一晚上不睡觉,得知她坐着火车去了外地,想方设法的追了过来。

    大周还在那打呵欠,值班民警抱着个电脑睁不开眼睛,他们并不觉得事情多严重。

    苏楠好歹也是一成年人,不管是去干嘛了,早晚得回来的。之所以没回来可能因为天太黑,她人生地不熟的找不到地方了,等天亮说不定就回招待所了,不是什么大事。

    方锦程返回招待所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苏楠没回来,电话依然打不通,他发动了车子,刺目的灯光劈开黑暗,他凭借记忆一路开车往柳下村驶去。

    到柳下村的时候天光尚未大亮,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路上看不到一个人。车轱辘碾压着水泥路面在姜波家门口刹车停下。

    他顺着门缝往里面看了看,又左右瞧了瞧。

    大雾快要散尽,远处的田野公路已经可以看得清楚了,院子里的光景显然是无人到访过。

    车上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接通之后调转车头回去。

    “锦程,起床了吗?”方静秋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今天有空的话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最好上午,下午我还有个会议。”

    “对不起啊老姐。”他戴上蓝牙耳机道:“我在外地呢,今儿赶不回去。”

    “外地?”对面的声音微微一顿,略有些嗔怒道:“又不听话了吧?又跟那些混小子出去玩了吧?都是结婚的人了,还这么贪玩怎么行。”

    方锦程怨声载道:“我好歹是你弟弟,你起码给我点信任啊!我陪媳妇儿出差呢!”

    “哦?怎么这么乖了?”

    “马上要实习了,这段时间学校也没事,就当出来散心了。”

    方静秋又道:“你对苏警官不要逼的太紧,更不要强迫她,如果她选择了徐子瑞你也不要恼羞成怒,听到没有?”

    略有些不耐烦道:“知道了,我知道在她心里我比不上那个姓徐的,也没什么分量,要是她真死了心喜欢姓徐的了我保证不纠缠她!”

    前提条件是她真的能跟徐子瑞好上才行,可只有他们一天没离婚她就一天不能跟徐子瑞好,他方锦程就可以多纠缠一天。

    “嗯,你自己掂量着,尽快回来,有事和你商量。”

    “王向阳都跟我说了,你既然委托他了,不如直接跟他说?”

    “你啊,有些事总得接手总得学习的,以后就算不帮衬着我,也能自己过的好一些,将来姐姐要是不行了,还有你这个弟弟不是吗。”

    “什么不行了啊,尽说些什么啊!不爱听你说这个。”

    “不懂了吧,凡事都要留后手,月盈则亏,水满则溢,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富贵。”

    “好吧,我老姐说的都对,但我现在还有点别的事儿,先不跟你说了,回去找你。”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

    “嗯,挂了。”

    驱车回派出所第一件事就是问苏楠回来了没有,得到的答案是没有,大周这个时候也真正意义上开始着急起来。

    “老大能去哪啊?没听说她在这里有认识的人啊。”

    方锦程盯着大周看:“你这种猪脑子是怎么当上警察的?”

    “我?!”大周张口结舌:“我!我怎么猪脑子了啊!方少您说话得讲究事实根据!”

    他没好气道:“她跟招待所的阿姨说了很快就回来,你觉得她是故意让阿姨大冷天等着的人?说明她是真的有急事需要出去一小会儿!”

    大周也急的不行:“那你说她能去哪儿?天还没亮谁会找她?”

    “你少在这儿跟我急赤白脸的!”方锦程道:“赶紧给我把人找着!这派出所谁负责?”

    围观二人争吵的一群人赶紧做鸟兽散,就剩下个小吴大眼瞪小眼的跟这两个人对看。

    方锦程一把将人拉过来,拿了纸笔就在上面画了起来:“赶紧派人去你们当地的汽车站,火车站堵着,查人!下发文件,一会我把苏楠的照片发你手机上,另外,再加派一些人手沿这条路去找,尤其是路两边的小树林和苞谷地,人烟稀少的地方最要紧!”

    小吴结结巴巴道:“不是,方警官只是出去了一下而已,您这架势是找失踪儿童的啊!”

    方锦程没好气道:“废话!感情失踪的不是你媳妇儿!”

    “那,那失踪二十四小时以上的才能立案啊……”

    一把将小吴的衣领攥了,利用身高优势力压他道:“别给我废话!我媳妇儿要是丢了信不信老子把你这儿平了!”

    小吴汗颜,苦笑说道:“不知您是哪位神仙,还,还能把我们这儿平了?”

    大周一个劲的跟他打手势,挤眉弄眼的表示不能得罪这个主儿,千万不要再说了。

    方锦程微微眯紧了危险的眸子,抬起下巴道:“那你倒可以试试,现在,赶紧给我去找人!”

    一把将小吴甩开,小吴讪讪赔笑道:“我们这里事情多,人手不足,最近又在做人口普查,一会都得下乡去呢,暂时腾不出手来啊。”

    大周不乐意了:“这不一个个都闲着的吗!我们老大来替你们干活了你们高兴的跟什么似的,现在人找不着了就推三阻四的?!”

    小吴道:“周哥,真没那么严重,方警官也许是迷路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何必这么兴师动众的呢?”

    大周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苏楠虽然是个姑娘,但在所里却顶好几个爷们。可眼下看方锦程这么着急他也急了起来,没出事也就罢了,要真出了什么事,错过了黄金救援时间那不是糟了!

    “叫你们所长过来!”方锦程也懒的跟他废话:“让你们所里能说话能管事的人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