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回到当地派出所,跟他们领导交接了一下晚上就只能先住在招待所了。

    本来给他们安排了附近的招待所暂住,结果几个领导一看到方锦程的车子往派出所门口一停,下来一个明眸善睐色若春晓的大帅哥,纷纷惊了一跳。一个个赶着上前握手,顺带嘱咐给他们换到县里的大酒店去住。

    苏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a市的时候没觉得这小子多奶油,个子高,身体结实,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有时候突然来个壁咚还男友力爆棚,结果一在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面前就原形毕露了,怎么看怎么弱不禁风,天生公子哥儿的享福命!

    换了大酒店苏楠也不能去住啊,现如今查的严,外面出公差呢,公款吃喝要是被逮着了就不是停职这么简单了,虽然花的不是她的钱。

    先找地方吃了点饭,简单的家常小炒,吃完饭出来天已经黑透了,满天繁星分外好看。

    苏楠抬头看的时候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手还没收回来呢,整个人已经被方锦程高高的抱了起来。

    “媳妇儿,够得着吗?”

    苏楠拍他:“有病是不是,怎么可能够得着!”

    大周连连捂眼睛:“天啊我的眼睛!你们俩能不能少秀点恩爱?欺负我媳妇儿不在身边是不是?”

    方锦程嘿嘿傻乐也不将人放下来:“远离大城市就是好,没有雾霾,星星也多。”

    苏楠想到了小时候,不管是住在家里还是住在外婆家,总能看到许多星星,外婆还会跟她讲星星们的故事。那些故事兴许都是一辈传一辈胡乱杜撰的,而且对应的星星未必就对,但当时却听的非常入迷,甚至还坚信那故事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后来父母失踪,学业繁重,在a市这个节奏太快的地方拼命生存,她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抬头看看星空了。

    那深蓝的幕布之上,点点繁星银光熠熠,澄澈悠远,好像隐藏着无数的秘密,只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沉沦其中。

    苏楠一时看的有点呆怔,还是大周问了一句:“老大你还得再看一会?那我先回去了啊,外面怪冷的。”

    “啊?回,回去!”拍了方锦程一把让他把自己给放下来:“今天晚上你跟你周哥睡,两个人暖和。”

    大男孩干咳一声道:“我这大老远的过来可不是为了找大周,媳妇儿,你总得给我俩一点独处的时间吧?”

    大周内牛满面:你俩都目中无人不分时间地点的撒狗粮了,还需要独处时间?

    “我到这里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是来查案子的,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尽快回去。”

    方锦程举手投降:“得,我听话还不成!”

    去附近的商店买了点毛巾牙刷水杯等日用品,三个人正式入住招待所了。

    “跟你周哥住。”苏楠前脚关门把方锦程赶了出去,后脚门就被他给拍的震天响。

    “媳妇儿!警花姐姐,你就饶了我吧,今晚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苏楠打开门他就径直扑了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像真变成了小媳妇儿:“今儿晚上我要是住他那非得晚节不保啊!媳妇儿你就行行好,饶了我吧!”

    大周站在自己的房门口,一脸委屈的表示:“我,我还啥都没做呢……”

    方锦程回头指控:“说!你还想做什么!”

    大周急赤白脸道:“我还能做啥啊!我什么也不想做啊!”

    方锦程又对苏楠装起了可怜:“警花姐姐!就算他什么都不做,我也得掉地上摔死不可,你没看他那床多窄!”

    苏楠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看他:“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我选择跟你睡,你体型小,不占地儿!”言罢就要往屋里闯,被苏楠给扯了回来。

    “要么去重新开一间房,要么开着你的车回a市去。”

    “这可不行,咱得节约国家资源!”言罢又要闯,被苏楠一门板关在了外面。

    “警花姐姐!”男人在门口叫道:“不开门我就蹲门口一晚上了啊!我可真蹲了!”

    没有得到回应,他还真就一不做二不休的在门口蹲下了。

    大周一脸揶揄道:“我说少爷,您老人家要不进来凑合凑合?咱老大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你这苦肉计没用!”

    方锦程低声道:“我跟你们能一样吗?我是她老公听到没?她刚才在那些人面前亲口说的!对你们说一不二铁面无私,对我可不一样,这就是差别!”

    大周冷嗤道:“你太不了解咱们老大了!有你受的!”

    话音刚落苏楠就已经把门打了开来,冲方锦程没好气道:“进来!”

    方某人临走前不忘对跌掉下巴的大周嘚瑟道:“你太不了解我媳妇儿了!”

    苏楠没搭理这两个人,自顾自的洗漱,她没带衣服行礼过来,明天还得继续穿这身衣服,所以她还得擦擦干净。

    一张单人床,纯白的四件套,看上去还挺干净的。

    招待所里没有睡衣,苏楠洗完澡也就只能穿着秋衣秋裤出来了,冲方锦程道:“洗澡去。”

    方锦程嘿嘿一阵傻笑,屁颠儿去洗澡了,没一会就鬼哭狼嚎起来:“靠!这水怎么这么凉!”

    苏楠道:“你凑合点吧,这里用的是太阳能,今天阴天。”

    方某人默默忍了,胡乱洗了一把裹着浴巾出去就钻苏楠的被窝。

    瞅他一眼,苏楠往旁边挪了挪,用手机查看邮件。

    方锦程光着膀子抱着她的腰道:“媳妇儿,咱们就应该去住大酒店,我出钱,不花他们的,就没人说你公款吃喝了。”

    “你出钱?你忘了你不仅是方锦程还是方首长的儿子!还不收敛点!”

    被窝里的人转着眼珠子说道:“咱花自己的钱。”

    “你哪来的钱?”

    “跟你汇报个事儿,我姐打算送我一点股份做结婚礼物,我想把车卖了,再抵押一套房产,做点小投资,盈利之后把钱还给老姐,你同意吗?”

    苏楠低头看着香肩半露的某人,这小子叫唤着水凉,结果连头发都洗了,这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还真让人有点控制不住啊。

    “你怎么不穿衣服?秋衣秋裤呢?”

    “那是什么?”

    苏楠无语了:“当我没问。”

    方锦程被窝里撞了她一下:“你觉得怎么样啊?”

    苏楠没好气道:“我觉得有什么用,跟我有关系?”

    “你是我媳妇儿,我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你吗。”

    “打住,我可不敢背这么大一锅,你那些油腔滑调我也都听腻了,自己的事自己琢磨去,少问我,我不管。”

    方锦程有些委屈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你值得我生气吗?”

    立马爬起来,一条腿跨过苏楠,整个人跨坐在她身上,唇角一勾,抬手挑起苏楠的下巴:“以小爷的经验来看,你这话就是在生气。”

    苏楠一对上他那莹润邪魅的眼神就想躲,她怕自己沉沦进去,但却又不得不故作镇定道:“你经验还挺丰富。”

    “咳咳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要表白的话顿时被堵了回去,方锦程知道自己心虚了。

    归根究底还是那晚上的口红闹的,他这个委屈啊。

    “我过去不管有什么,那也都是点到为止,所谓的经验也都只是为了更好的遇见你。”

    苏楠嘴角一抽:“琼瑶剧看多了?”

    “我发誓还行不行?”他说着便双指并拢赌咒发誓道:“我方锦程以后要是再敢和苏楠以外的人乱来就让我……”

    “有肢体接触也不行。”

    男人乐了,看来自己也不是被抛弃的孩子嘛。

    “好!我以后要是和苏楠以外的人乱来,就让我一辈子阳

    痿早

    泄抬不起头!”

    “噗!”苏楠直接破功了,哭笑不得。

    怀里的美女笑了,不等对方同意方锦程就直接堵住了她的嘴,简单粗暴,没有什么能比一个吻更能给女人安全感的了。

    他迫不及待的要拥抱她,亲吻她,品尝她。

    这种饥渴的诉求他无法在其他女人身上得到满足,唯独只有苏楠,让他整日的看着,无时无刻的触碰着,却还是无法得到满足。

    若是能融为一体,彼此变成一个人,那恐怕才能让他食髓知味。

    苏楠被堵住了嘴巴气息凌乱,感受着那大掌一路攻城略地轻而易举的将她浑身上下的敏感点触碰。

    招待所小小的单人床上,是**最直接的触碰。

    “苏楠,警花姐姐,给我吧?”

    仅凭着最后的理智,苏楠将人推开,她气息紊乱的摇头,发丝凌乱的铺散在枕头上:“不,不行,这里不行。”

    一把将小女人紧紧抱在怀里,方锦程叹气了,但却也无可奈何。

    “起开!”苏楠将这庞大的身躯从自己身上推开,一边狠狠拧了一下他胸膛上的一点,痛的大男孩一个劲的倒抽冷气。

    一对上苏楠充满威胁的眼神他立马屁都不敢放了,将人圈在怀中抱好:“拧的好,媳妇儿拧的好!”

    可不拧的好吗,这地儿就是上次那口红印子的所在地,所以说嘛,女人都是记仇的,哪怕公正无私的人民警察也不例外!

    苏楠早起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方锦程醒了,迷迷糊糊咕哝了一句:“几点了?”

    听到自家媳妇儿低声说道:“你先睡,我去刷个牙。”

    安心继续睡去了,睡的不安稳,等半天没听见动静,坐起来一看,卫生间里根本没人。

    “媳妇儿?苏楠?”他掀开被子下床打开卫生间,果然是空的。

    胡乱套上衣服就冲了出去:“大周!我媳妇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