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是我老公
    “姜波的父母就住在柳下村,人家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咱们这地方不靠山不靠水,要么在家里务农种点地要么就是去外地打工,都是很朴实的农民,都很朴实。”当地派出所的小吴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对苏楠和大周那叫一个热络,一路上开车过来给他们介绍公路两边各个村庄的风土人情。

    苏楠和大周瞪着两个大黑眼圈子认真听着,想要获取一些有用的情报。

    “咱们这儿出去的大学生不多,要是哪家考上大学了那得摆上宴席,请亲戚朋友们来好好吃一顿!嘿嘿,这在大a市没有吧?陋习,陋习!”

    苏楠道:“还真不是,在哪都这样,以前考上大学确实值得庆祝,现在更有种变相要份子钱的感觉了,别人家孩子都请客了,你们家还能不请吗?”

    “是是是,是我孤陋寡闻了。”小吴笑呵呵道:“姜波一家子和他舅家关系不怎么好,上次周哥来的时候我就跟他说过,两家常年没什么走动。”

    大周点头:“这个我知道,邻居们说姜波上大学舅家都没人来。”

    苏楠看向车窗外,虽然是到了乡下,但沿途过往的也都是些好车,各个乡镇的私家小洋楼也都拔地而起,路边的商店超市更是琳琅满目。

    “前面就是柳下村了,咱们直接去姜波家里吧,昨儿晚上去找人没找着,今天就给封起来了,没人再去过。”

    村口放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写着柳下村三个字。

    村上大路小路都用水泥铺了,一路平坦舒缓,沿街左邻右舍都出来探看这扎眼的警车。

    “那家就是。”小吴指着前面的一片房子对苏楠道:“我找个地方停车。”

    苏楠一眼就认出了姜波的家,以她对姜波的了解,他们家应该算是比较穷苦的,照理说,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应该不至于太贫穷才对。

    小吴指着的那一片儿都盖起了好几座小楼房,唯独一家平房看似已经盖了十几年了,墙面斑驳,很是简陋。

    还真让苏楠给猜对了,他们三个站在姜波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尤其是左邻右舍,看好戏一样的围过来,甚至要跟他们一起进去,多亏小吴极力阻拦。

    院子不大,堆满了一些破铜烂铁,还有一些常年积攒的东西。一堆砖砌的狗屋,空荡荡的狗链。

    “本来有只狗的,姜波父母行凶的事发生后我们就过来勘察了,那狗也牵去给邻居喂了,不然还能活生生饿死?”小吴说着已经打开了堂屋门:“地方小,能看的也都看了,没什么特别之处。”

    确实不大,堂屋摆着一张高高的八仙桌,两张太师椅,外加两条长凳,桌案上已经落了一层灰。

    旁边是厨房和主卧,姜波的卧室在东屋。

    苏楠看了一眼他父母的主卧,马上得出一个结论道:“姜波的爸爸不干活?”

    “可不是,苏警官也听说了?他爸早些年伤了身体,干不了重活了。”

    大周用一种很是同情的眼神看着他,顺便拍拍小吴肩膀:“这不是听说的,是看出来的!咱老大没经手这案子,当初这案子是我操办的,现在移交市刑警大队了。”

    小吴呦了一声道:“神探啊苏警官!”

    苏楠道:“你都说这个地方的人要么外出务工要么在家务农,务工和务农的人不可能穿的这么干净,尤其是白汗衫居然没有发黄的汗渍,况且,全家就一个孩子,生活在这里不至于这么拮据。”

    小吴冲苏楠竖起了大拇指:“神了,苏警官!”

    苏楠没当回事,这没什么可神可吹嘘的,不是她神,是这个地方的警员着实没有太多的办案经验,因为大案基本不会经过他们的手。

    出了院子,一群邻居又跟着围了上来。

    “哎呀,这是a市来的警官吧?”

    苏楠汗颜,这些邻居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那女的挺漂亮。”

    “就是,这么年轻就当上警官了,不简单啊。”

    苏楠脸红,她这样的叫漂亮?

    大周哈哈跟着众人打招呼,有之前问询过的熟人更少不得要聊聊这一家人的情况。

    苏楠竖起耳朵在旁边听,越听越觉得姜波的失踪有点不单纯,还匪夷所思。

    “怎么说呢,那天就是看到他们家的灯亮了,也没人敢去问啊。”

    “你们有人看到姜波父母的吗?”大周问。

    几个人摇摇头表示没看到,又纷纷看向其中一位老年妇女。

    “婷婷妈,你不是看到了吗?”

    婷婷妈要往后缩,实在躲不了了才小心翼翼道:“我那天就敲门问啊:婶子回来了吗?啊?婶子回来了吧?屋里波子妈开门说谁啊,我说是我啊婶子,你和叔都回来了吧?回来不走了吧?她说嗯,不走了!我说你开门让我进去啊,她说太晚了,睡下了!然后半夜警察就来了,说没找着人。”

    小吴急了:“你到底真看到了还是假看到了!别是你是胡思乱想出来的!”

    “哎呀,警察同志!我还没老糊涂呢!再说了,他们家亮灯好多人都看到了呢!”

    “就是,就是。”

    “肯定回来过了,哎呀,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看不出这老两口还想杀人!”

    苏楠呵呵干笑,没错,她就是那个差点被捅死的人。

    这边大周又道:“谁报的警?谁给我打的电话?”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众人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那行,不管是谁报的警,要是有进一步的消息和内幕记得早点通知我。”

    乡亲们模棱两可的应了,面对这种事还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

    又走访了姜波家的几个亲戚,一无所获,当三个人打算回派出所的时候,大周又接了个电话:“不好啦!姜波家里来了个陌生人!凶着哩!”

    “快快快!回姜波家!”大周指挥小吴,小吴应了一声就踩油门去了。

    大周一脸严肃,他很少啊有这么严肃的时候:“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人跟姜波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肯定跟姜波父母的失踪有关系!关系匪浅!”

    小吴打趣道:“不是,周哥,只有女人才有第六感吧?”

    大周一把圈住苏楠的脖子:“我替咱们老大说的。”

    苏楠却无心于此,她正在回徐子瑞的微信,将自己觉得有用的信息发给他,在合作方面,她跟徐子瑞算是极有默契的了。

    “我可没说,情况到底怎么样还得到了那里再说,人看好了。”

    “放心吧老大,他们拦姜家老两口兴许碍于街坊邻居的面子下不去手,但拦陌生人妥妥的。”

    “但愿吧。”

    到了姜波家门口,围观的人反而比刚才更多了,隔着一圈人墙,大周大声吆喝道:“让一让,让一让啊!哪个陌生人?陌生人哪呢?”

    “这呢!这呢!”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大周,我这儿呢!”

    大周一看到来人登时就傻眼了,他哭笑不得道:“方少?大老远的您怎么来了?”

    方锦程径直就跳到了法拉利的车盖顶上,冲着苏楠招手:“警花姐姐!媳妇儿!”

    从刚才听到那声音苏楠就准备顶着锅盖遁逃了,这下被点名更是气的额角冒青筋,指着人群之上的某人叫道:“赶紧给我下来!添什么乱!谁让你来的!”

    很没面子的被自家媳妇儿吼下来,方锦程道:“麻烦你们让一让,我媳妇儿来了,让我找我媳妇儿去啊!”

    柳下村的人一看他不是什么反而把人围的更结实了,不管男女老少都往前凑。

    “哎呀,这小伙子长的俊,白白嫩嫩的,水做的似的。”

    方锦程怒了:“小爷如假包换一爷们!白白嫩嫩你当豆腐啊!水豆腐啊!”

    “城里的人保养的好,这一打扮,一化妆,跟电影明星似的。”

    “谢谢您嘞!小爷天生丽质难自弃!就算穿一工作服也比那些个明星强!”

    “强强强!我看那你比那些明星好看,有对象没啊?想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啊?”

    “没对象!”他赌气道:“女的,活的就行!”

    “哈哈哈哈!”一群村妇笑的前仰后合,纷纷去捏脸的捏脸,摸胳膊的摸胳膊,对方锦程上下其手。

    “哎呀,我们这里的姑娘个个都比你黑,比你结实,你看不上的!”

    还有女人被推了一把往他怀里扑:“你看看咱们俏寡妇怎么样啊!哈哈哈!”

    扑进方锦程怀里的女人马上娇羞起来:“去你的!撕烂你们的嘴!”

    方锦程却一边挣扎一边冲着身后叫道:“喂喂喂!我才洗的车!别给我留下一车手印子!”

    村妇们这边调戏他,村里的男人和小孩反倒对他的爱车上下其手起来,这真是让他苦不堪言。

    “没完了是不是!”苏楠一声河东狮震开了人群外围的人,一手一个将吃豆腐的妇女拉开,指着方锦程就骂:“再给我调戏良家妇回家给我跪搓衣板去!”

    方锦程一脸委屈:“媳妇儿……”

    苏楠指着车道:“上车!赶紧给我走!”

    方锦程继续委屈:“要抱抱。”

    “上不上你!”言罢要用上佛山无影脚了,后者赶紧按钥匙开门:“媳妇儿,上车。”

    苏楠临走之前又看了看这群磕着瓜子看好戏的人民群众,无奈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啊诸位,这是我老公,找我来了,不是什么可疑人士,要是你们真看到什么可疑的人,麻烦尽量拦住了报警。”

    “放心放心!”

    “不知道可疑人士有没有警官你老公这么帅哦。”

    “警官真好命,两个人太般配了!”

    虽然发生了点不愉快,但苏楠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他俩般配,忍不住心里还有点小嘚瑟。

    这些人也不过是些喜欢插科打诨的乡下人,她刚才至于生那么大的气吗,想了想更加过意不去,道过谢后就催着方锦程赶紧走。

    于是乎小吴载着大周,方锦程带着苏楠,开着他那辆遍布手印的车回本地的派出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