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霸道总裁
    “你还从未对我的事情这么上心过。”

    早在他说这里很安全的时候,她身为记者的敏锐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王家早年间是混黑道的,虽然后来致力于漂白自己的身份,但王家和黑道仍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更有传言说,王向阳接管王家的企业之后连带组织力量一起接手,甚至还有扶持组织崛起的打算,这让莫晓晓也不禁好奇起来,所以多问了一句。

    “我和你不一样,我怕死,如果有仇家追杀你,你最好提前说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王向阳抓住了她的胳膊,拇指在她的皮肤上慢慢摩挲,低头发出一声浅笑的声音。

    莫晓晓有点莫名其妙,但却没敢挣扎,她知道自己和他争执起来会有什么后果。

    “先生,午饭好了。”门口的女佣恭敬询问道:“是过去吃,还是送过来?”

    “送过来。”

    “是。”

    王向阳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一边认真将她肩头的的大氅拉上来,在脖子底下裹好。

    莫晓晓隔着镜片对上了他的眸光,又不得不将视线转开,男人下一步就将她的脸转了回来。

    “不多看看怎么会习惯,毕竟以后要相处很长时间。”言罢就拉着人向廊下走去。

    临水而建的阁子,温暖的地热,袅袅水汽蒸腾而起。

    充满日式风情的院子和榻榻米,只有真正的有钱人才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如此享受生活。

    桌子被摆在廊下,面人面对面坐着。

    精致的日式餐饮被盛放在小小的器皿之中,百里挑一的食材和大师级烹饪水平,这一切的一切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费心费力都只是为了满足那一个人而已。

    “味道怎么样?”王向阳问她:“可还合口?”

    “挺好的,我没吃过这么高级的料理,分不清好坏。”

    男人没有作声,端起温好的梅子酒为她倒了一小盅。

    “我不喝酒,下午还要去上班。”

    “少喝一点。”

    端起酒盅将酒喝了,那酒色泽看上去很是诱人恍如果汁一般,喝到嘴里才觉得火辣辣的,一路从喉头烧下去,胃里顿时有些冒火。

    赶紧吃了两口菜挡了挡,下一秒看到那人又一次将自己的酒盅斟满。

    酒盅不大,暗红色的酒液在青瓷酒盅中恍如一朵恶魔的花朵一般,一如那人冰山一样的脸。

    抬头看看王向阳,她再一次端起来,一饮而尽。

    这一次不像刚才那么突兀,反倒是终于品到了一点酒香,只是仍然难以自抑的咳了两声。

    王向阳淡淡扫她一眼,没等她放下酒盅就再一次为她斟满,不滴不洒。

    赌气一般,一仰头将酒灌了下去,重重将酒盅放在桌上。

    这一次王向阳没有继续为她倒酒,反而看她的眼神多了些许玩味。

    莫晓晓道:“继续?”

    “你不想喝?”

    “想。”

    “你不想喝。”

    莫晓晓真是气的不轻,既然知道她不想喝干嘛还要一遍遍的逼自己喝?这人是变态?虐待狂?

    王向阳再一次的为她倒满酒,这次没等她抬手,自己率先端起那杯酒走到她面前。

    就着她的酒盅,男人轻轻抿了一口:“这酒虽然好,但也得细品。”

    莫晓晓一张脸顿时就涨的通红,微微垂眸,不去看他。

    下一秒她的身体被人扑倒在地,双手被按在脑袋两侧,看着这个居高临下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她有一瞬间的慌张无措。

    男人的身上有着属于雄性的力量和压迫力,让她随时保持警惕。

    “不想喝就不喝,连拒绝的话都不会说?”

    她眼底满是冷冷的嘲讽,拒绝?在这个男人面前拒绝两个字只会让他愈发暴虐。

    不过,想来他也是习惯了被人逆来顺受,所以对自己的顺从也感到厌烦了。

    “你想听我说什么?”莫晓晓脸颊微微发热,脑袋已经有些发昏了:“我如果说我不想喝,你就不会逼我了吗?”

    男人没有吱声,那双锁定她的眸子愈发深沉阴骘。

    “好,我说,我不想喝。”莫晓晓又扭头看了看自己被他按住的手腕:“我是不是要象征性的反抗一下?”

    言罢她还真就挣扎起来,从一开始小力度的推搡逐渐变的奋力挣脱,连带踢腿扭身,就差嘶吼出来了。

    被踢到的男人闷哼一声,今天看上去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加不好了,额头还有涔涔冷汗顺滑而下。

    莫晓晓逐渐放弃挣扎,眼睛看向那人的腹部,看到白色的衣服逐渐洇出红色的血来,身体不由一颤。

    她,她好像穿着拖鞋吧?就算是高跟鞋也不至于就这么把人的身体踢出个洞来啊。

    “你,你身体,流血了。”她故作镇定道:“真的,你没感觉到?”

    男人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慢慢松开了她坐了起来。

    见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莫晓晓赶紧冲外面叫道:“来人!快来人啊!”

    没人回应,也不知是近处无人还是这些人不听她的召唤。

    她不禁有些急了:“你,这是什么情况?跟我无关吧?你在流血啊!”

    王向阳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任那红色的血迹在他的衣服上扩大面积和范围。

    无奈,莫晓晓只得亲自动手将那衣服掀开来,在他肌肉结实的小腹上赫然缠了好几圈绷带,血就是从绷带里面渗透出来的。

    她惊惧抬头看人,忍不住回忆起他刚才说的话,什么安全,什么找到想找的人,还有……

    还有昨天晚上大部分记者所收到的紧急新闻通稿:工业园区一废弃厂房内发生枪击响,现场残留不少血迹,警方赶到的时候一无所获,已经封锁现场等待勘察。

    她因为不是跑这种新闻的记者所以也只是听说了一下并未去了解情况,但是现在看到王向阳身上的伤口,她就把昨晚的事儿跟这姓王的联系到一块了。

    “枪伤?昨晚的枪伤?”她抓住男人的胳膊问道:“是不是昨晚在园区的枪击案?”

    王向阳淡淡看她一眼,右手拇指抚过她发烫的脸颊:“你喝多了。”

    莫晓晓猛的推了他一把,差点将人推倒:“你不要转移话题,昨天晚上在园区开枪的是不是你们?现场留下的血迹是你的?”

    男人音色低沉道:“怎么,这也是你采访的一部分?这个话题新闻倒是很博眼球。”

    “你不要转移话题!你这种人!你这种人真的特别讨厌你知道吗?仗势欺人!无法无天!”

    男人攥住她的手腕将人控制住:“老实点……”

    “哪天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什么社会?你还要当老大?还要号令一群小弟火拼?扛着个枪为了抢地盘互相扫射?今天挨这么一下!明天就被射成筛子!你笑什么?你别不信!”

    男人薄唇微微勾起,眼底微微发亮:“谁告诉你抢地盘需要火拼的?”

    “这还用别人告诉我?谁不知道!山鸡!浩南哥!你不认识?你不认识当什么黑道老大!这是你业界前辈!”

    双手插在小女人腋下,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莫晓晓如触电一般赶紧弹开:“血!”

    瞳孔微微一紧,王向阳道:“过来。”

    “有血,好多血……”她看着他的伤口喃喃自语:“很疼吧?”

    “还好。”

    慢慢靠过去,她低下头看着那血渍,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去触碰伤着的地方,尚未碰到就赶紧收了回去。

    男人的小腹瞬时收紧,让他因吃痛而蹙眉,连带呼吸都急促起来。

    莫晓晓用自己小小的掌心盖住那片血渍,眼底水汪汪的一片,她张皇无措的左右转头:“叫医生来啊,谁帮你打120?”

    “我死了,你就解脱了,我的一切都会留给你,还有你弟弟。”

    “我不要!”她着急摇头:“我什么也不要,我不跟你吵架了,你别死,你也别再纠缠我了,我这个人,运势不好,谁沾上谁倒霉,你看看,你都吃枪子了!”

    “这话是谁说的?”

    “爸妈不在了……照顾我的,照顾的舅父舅母不在了……我,我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不想让你也跟着倒霉。”

    王向阳眉头愈发收紧,将人拢入怀中,醉酒的莫晓晓更加让人心疼。

    怀中的人还在颤抖,尤其是碰触她伤口的手抖的更加厉害:“你,你不会死吧?不会死吧?”

    “不会,我不会死。”

    莫晓晓抬头看他,泪流满面:“可你在流血,怎么办啊……”

    无奈叹了口气:“来人。”

    女佣快步进来,一看到眼前的情况就赶紧去提了一个小小的医药箱过来,手法娴熟的剪掉绷带,为他清洗伤口,换上新的纱布。

    莫晓晓咬着拇指的指甲坐在旁边看着,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伤口,直到重新包扎完毕。

    王向阳道:“不要啃指甲,脏不脏?”

    “嗯……”点点头,孩子一样将手放了下来。

    孩子?是了,她在自己面前可不就如孩子一般。

    “跟我过来。”将人领进内室,女佣已经在地板上铺好了被褥。

    “我有点累了,你陪我睡个午觉。”

    莫晓晓赶紧点头,手脚麻利的为他换衣服小心翼翼不去碰到伤口。

    王向阳看着她发自不能的行为动作,两个人恍如认识多年的夫妻和朋友一般,没有任何隔阂,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我们之间到底还欠缺些什么?”

    “啊?”

    “没事,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