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怀疑
    “用不着半年,十天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咱不带这么逗人的啊方少。”林孝先嘿嘿笑道:“就算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想也想的出不可能在十天半个月之内就扫清这所学校所积压的所有恶评吧。”

    方锦程没好气道:“吃你的饭吧,小爷有小爷的法子!”

    林孝先求助王向阳:“王三爷,您可千万盯着点方少,咱们还得准备一个planb。”

    王向阳没说话,只是看方锦程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意。

    后者干脆起身道:“既然是我姐给我的礼物,收购方案到时候直接给我就行了。”

    林孝先笑道:“你确定?不怕合同方面吃亏?”

    后者冷笑一声道:“吃过一次亏的人怎么可能吃第二次!”

    言罢看向王向阳道:“你说是不是?”

    “晓晓明天药去采访苏楠,你跟她说一声。”

    “这倒怪了,论理这事儿应该提前打过招呼才对,用得着我说?”

    “大冷天不想让她白跑一趟,别让苏楠忘了这事出警去了。”

    方锦程道:“看不出你这个冰疙瘩还挺会疼人。”

    王向阳道:“她不出警也省的挨冻。”

    “得,我家媳妇儿用不着你操心,还有事没事?没事我走了啊。”

    林孝先急了:“等等我啊,把我一人儿扔这跟三爷独处?不厚道啊!”

    王向阳一记眼神掠过去,林孝先赶紧举手投降表示说错话了。

    方锦程走的飞快,脚底抹油一样。

    下楼的时候他就想要给苏楠打个电话,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这么晚了她应该回家了吧,自己打电话过去问她的话就跟查岗一样,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僵硬那就不好了。

    可当他回家后就傻眼了,屋里黑灯瞎火显然没有人回来过的迹象。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个电话打出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眉心一紧,他凭借超高的记忆输入一个号码,很快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苏楠在哪?”

    接电话的人微微一顿,反问他道:“没回家?”

    方锦程道:“徐子瑞,你少跟我装傻,你手底下再多几桩破不了的案子你就别想在刑警队呆了!”

    “你少在这里吓唬我,仗势欺人的我见多了,你也就这些手段了而已。”

    “我问你苏楠在哪!”

    “你家里既然这么有本事就自己找去!”

    电话被挂端,方锦程一口恶气憋在心头直想摔了手机。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动静,他快步迎上去正好看见苏楠进来。

    低头换上拖鞋,苏楠看向殷勤接包的方锦程:“今天回来还挺早。”

    大男孩皱着眉头反问;“早吗?你回来的倒挺晚。”

    苏楠没搭理他,径直去厨房洗手,一边顺口问道:“吃了吗?”

    “没吃。”

    “吃面吧。”

    “不想吃面。”

    苏楠道:“那就饿着。”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还是打开冰箱拿出两个西红柿和四个鸡蛋要准备两人份的面。

    方锦程从她手上抢过鸡蛋和西红柿,挽起了袖子。

    苏楠没好气的看着他,转而揉揉肩膀上楼去了,忙了一天了,去过免税区之后她又回所里拿了点资料,不然能回来的早一点。

    等她洗过澡换过衣服下楼,西红柿打卤面已经做好放在桌上了,只有一碗,她看了一眼客厅里双手环胸静坐的某人也懒的去问,自顾自的吃起了面。

    “莫晓晓明天要去采访你,你别忘了。”

    苏楠听闻抬头,他不说她还真有点忘了,因为苏楠之前被记者诽谤的事情终于沉冤昭雪,很多记者想再来采访她。

    莫晓晓作为《与法同行》的主持人,和苏楠又是朋友,有着双重优势才能有机会采访,其他人都被苏楠给推了。

    无非也就是问一下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什么感想,为什么要忍,如果当时没有其他证人录像怎么办。

    “杀人烹尸案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沙发上的人转头来看向苏楠,他那不属于年轻人的,太过成熟的眼神让苏楠有点不敢对视。

    “你就这么护着他?”

    苏楠没好气道:“这个案子在别人手上的时候有十五天的破案期,到了徐师兄的手上就只有一周内必须破案的死命令,他已经查到线索了,但还需要几天。”

    “你要相信你的徐师兄,无所不能,哪怕只有二十四小时,他一定能破案!”

    两个人隔空对视,虽然没有硝烟和战火,但他们知道,这梁子结大了。

    苏楠天还没亮就去派出所了,开着她那辆早就该下岗的普桑径直往苏苏所在的经管学院而去。

    这个时候天才刚蒙蒙亮,从学校走出校园的要么是早起兼职的学生,要么是准备去其他学校上课的人。

    她将车停好,气定神闲的等着,时不时的看一下手表,很快,她就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

    下车,出示证件,苏楠道:“打电话请个假,跟是去一趟派出所。”

    姜波的学长在毕业后因为租不起房子就住在了学校,很多在校大学生会因为种种原因外出租房,所以他很容易就租到了一张宿舍床位。既能住的便宜,也能吃的便宜,而且不用担心跟社会上的陌生人相处,更重要的是,苏楠找他比较容易。

    将人带回了派出所,苏楠将自己顺路买来的包子给了他一份:“姓名?”

    “李,李维……”小青年个头不高,有种营养不良的消瘦,西装穿在身上还略显得肥大。

    头发油腻不说,连脸好像都没洗,给人印象不怎么样,这种不注意个人形象的人在公司想转正估计够呛。

    苏楠看他一样但道:“年龄。”

    “26……”

    “身份证给我看看。”

    李维从钱包里抽出身份证给苏楠,她登记了他的身份证信息和籍贯又还给了他。

    虽然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但和姜波并不是老乡,除了一个学校这个共同点之外并没有相似之处。

    “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工作单位在哪里?有没有单位人事部的联络电话?”

    “有,有。”回答苏楠的提问,他将公司的名片交给苏楠。

    “你现在收入多少?”

    李维还没开口就微微脸红起来,收入是个敏感的话题,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种走出校园没多长时间的人来说。

    看到他这个表情苏楠就知道他是不好意思回答了,收入如果高的话也不至于租学校的床铺。

    “收入多少?”她想要一个准确的数字。

    “税后不到两千五……”

    苏楠点点头记了下来,继而又对他道:“除了这份工作以外,你还有没有其他兼职?”

    李维想了想道:“在网上卖东西算吗?”

    “几个网店?分别卖什么的?”

    “就,就一个,卖童装,我就是个代

    销,厂家发货,没卖出几件。”

    苏楠点头也做了记录:“另外还有没有其他未知收入?置购过什么房产上商铺和仓库吗?”

    李维苦笑:“我这点收入哪能买得起呢。”

    苏楠道:“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

    她将徐师兄给的档案推倒李维面前,上面有免税区仓库所有人的免冠照片和个人资料。

    李维脸色一变,惊讶道:“是我啊,可,这是什么?”

    苏楠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李维飞快摇头:“不知道。”

    苏楠用手指点点档案最上面的黑体字道:“免税区0478号仓库产权所有者,这几个字你没看到?不要跟我说一个大学生不认识字。”

    李维顿了顿道:“我没注意看,只顾着看我自己的资料了。”

    “既然是你,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没有钱的你怎么租下了这么大的一个仓库?”

    “警察同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什么误会?”苏楠盯着他的眼睛,沉着镇定道:“不要告诉我有人盗用了你的身份信息。”

    李维结结巴巴道:“我,我刚想说这个……不是总有人接到陌生电话,以警察的身份诈骗说信用卡被盗刷了吗?这种以假乱真的戏码多着呢,而且,而且我们出去办事经常会用得上身份证复印件,被盗用了也很正常啊。”

    苏楠道:“你难道不知道?免税区仓库出租需要本人带着身份证现场登记并且拍照留档,在你办理手续的时候摄像头已经把你拍了下来。”

    李维的一张脸彻底白了,可以看得出大冷天的他还在冒汗。

    苏楠气定神闲的转着指尖的笔,等着他回答。

    然而等了半晌李维也没有吱声,苏楠循循善诱道:“是不是你家里有亲戚朋友,给过你一大笔钱?让你帮忙租仓库?”

    李维摇头:“不是,不是我亲戚朋友给的钱,我,我就是帮一老乡办点事。”

    “帮谁?除了租仓库,还做了什么?”

    “我的老乡,做皮草生意的,说租个仓库放皮草。”

    苏楠道:“你还是不肯说实话?那仓库里放的根本不是皮草,都是些违法的东西,你要是不肯坦白这些东西可都算在你的名下了,到时候……别说你的前程了,就是你出牢门都困难。”

    李维急了:“警察同志,我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真是我老乡让我帮他租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查,可以去问啊!”

    苏楠整理了东西起身道:“不管你撒没撒谎,在没找到你老乡之前你先给我这里老老实实坐着,没多大事,不用担心。”

    出了问讯室小林就高声叫道:“楠姐,记者在你办公室等着呢。”

    苏楠点头,翻了翻刚才的笔录交给小林:“收录一下,大周,你去帮我找个人。”

    大周爽快答应:“屋里那位承认被人利用?”

    “供出来一人,也不知是那女老幼,你去找找。”

    大周领了地址就赶紧找人去了,这边苏楠也赶紧回办公室见莫晓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