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结婚礼物
    派出所门口,那辆红色的法拉利显得有点过分张扬了,苏楠左右看了一圈不禁有点纳闷怎么没人来给他贴张罚单。

    方锦程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外套靠车站着,吸引了不少过往目光。

    他看到苏楠和徐子瑞一起并肩出来便是瞳孔一紧,继而快步走上前去,一边脱下身上的外套往苏楠的身上披:“媳妇儿,下班了?呵,徐警官!”

    徐子瑞却冷看方锦程一眼,并未回应。

    “你先回去,我跟师兄要去查个案子。”

    方锦程笑道:“我家媳妇儿这还没进刑侦科就这么忙了?徐警官手底下没人了?”

    徐子瑞道:“有没有人与你无关,我和楠楠的事也与你无关。”

    “不好意思,我现在是苏楠同志的法定配偶!媳妇儿下班了,我来接人回家。”话说的那叫一个趾高气扬。

    苏楠却没好气的将他推开,也将大衣推进他的手里:“你先回去,不用管我。”

    言罢就坐上了徐子瑞的车,没等方锦程反应过来那车就一打方向盘扬长而去,剩他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他,他媳妇儿跟别人私奔了?

    “靠!”心里头忿忿不平,这苏楠发什么神经?

    在军区大院住了一晚上回来她就闹别扭到现在,好吧,虽然因为那个吻痕别扭的更严重了,但也不至于真的就翻脸吧?

    一定是徐子瑞从中作梗打算趁虚而入,看来单单派给他一件杀人烹尸案远远不够他忙的了!

    暗中咬牙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他第一次有点后悔昨儿晚上不该去那种地方。

    正想着的时候手机偏偏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哮天犬。

    “干嘛?!”

    林孝先对面声音一顿,继而赔笑道:“怎么着?谁惹方少生气了?难道是传说中的起床气?”

    “都tm几点了!”

    “消消气消消气,我这不是考虑到咱方少昨儿晚上辛苦,今儿怎么着也得睡上一天啊。”

    “你丫少给我提昨天晚上!有事没事?没事挂了。”

    “怎么着?这不都结婚了吗?还没得到自由之身?你家老爷子查岗了?”

    方锦程没好气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没结婚有没结婚的难处,结婚有结婚的不自在。”

    “媳妇查岗了?”

    “没有。”

    “那到底是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苏楠又没逮着这事不放,以前不也经常加班,不也经常跟徐子瑞混在一块?

    方锦程冷哼一声道:“怎么了?我八成是要恋爱了。”

    林孝先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似乎是被呛到了,又笑又咳的,忙的不亦乐乎。

    这边方锦程不乐意了:“小爷谈个恋爱就这么好笑?”

    “不好笑,不好笑,话说你恋爱也谈了不少,没必要这么郑重其事的宣布吧?看上哪个了?昨晚的?”

    “想什么呢,我还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

    林孝先表示自己错了:“是我饥不择食行了吧?赶紧过来,吃个饭。”

    “吃什么饭?就你我?”

    林孝先顿了顿道:“来了就知道了,有好处。”

    言罢就挂断电话,方锦程就知道他找自己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顿饭也不知道是不是鸿门宴。

    照着他发的地址开车过去,有点远,加上下班高峰地堵车,到地方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这是一国际大酒店,装修的金碧辉煌,服务一流到位。在这种地方应该没有昨晚潘二场子那么乱了,不过就算乱点又怎么了,这会儿苏楠还不知在干嘛呢,还不行他也快活快活?

    服务生将他带进了包房,里头的人已经各就各位的落座了,只不过他没来,还没上菜。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林孝先径直起身去迎接方锦程:“够快的啊。”

    他扫了一圈,大圆桌围坐了七八个人,这会儿个个起身迎他,寒暄两句,但他唯独认识的人却岿然不动的坐在原地。

    此人不是王向阳是谁,他还是那副扑克牌面瘫脸,不苟言笑的坐在桌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这就是我跟诸位提起的,方锦程,方少。”

    “哎呀,方少,年轻有为,一表人才!”

    方锦程连忙道:“不敢当啊,我也就一年轻后生。”

    林孝先道:“来来来,落座,服务员,上菜。”

    直到在桌前坐了方锦程还不知道林孝先叫他过来的目的,纯粹吃喝玩乐的话干嘛不叫些熟人过来?

    暗中冲林孝先递了个眼神,后者压低声音对着他附耳说道:“谈个生意。”

    “谈生意带着我干吗?”

    “王三爷想让你入股。”

    三爷指的当然是王向阳了,行三,认识他的人都喜欢这么叫他,同是他本家弟弟的王向中可就不同了,走哪都是大王八大王八的叫。

    有点不清楚现状,方锦程只管自己吃喝,留心去听他们讲了些什么,没一会就明白了一个大概。

    他们今天是来谈收购方案的,这些人是某私立大学的董事会成员,因学校经营不善欠债太多打算卖掉学校,当然还有所欠债务也一并转让。

    王向阳有收购方面的打算和野心,当然,也有着方面的资本,但他却不知怎么叫来了林孝先和方锦程,并且提出让他们一同收购并且入股的打算。

    方锦程不知道王向阳是什么意思,到底卖什么关子,别人兴许不知道,但他还不是一清二楚吗,自己在家里就是个没什么地位的二世祖。

    不仅生活费拮据,连老姐给的零花钱都被冻结,哪有什么闲钱玩投资啊。

    席间他们聊起学校现状和前景的时候,他只管听着,作为一个还没走出大学校园的学生来说,经营一个学校原来有这么多猫腻喝有意思的事,他觉得挺新奇的。

    这应该是他在饭局上说话最少的一次了,一顿饭吃完了,这几个人离开,关起门来,屋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林孝先是个惯会说话的,承担着席间活跃气氛的全部责任,不管是推杯换盏还是发问讨论那都是他的活,所以这会子人都走了才赶紧想着吃上点凉了的饭菜填饱肚子。

    方锦程已经吃差不多了,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他不急着走,因为他知道这事还没完。

    “三爷,怎么样?您心里什么计较?”林孝先问王向阳道:“我总觉得他们把这学校未来的发展规划说的太不尽其实了。”

    林孝先站在窗边向楼下看去,也不知在看什么,只是这副清高的样子方锦程自幼看不惯。

    “锦程你怎么看?”看着不顺眼的人还偏偏点了他的名。

    “能怎么看?小爷坐着看。”

    窗边的人转过身来看向他道:“有投资的打算吗?”

    “我说王三爷,您老人家是知道我的,我拿什么投资?把能卖的都卖了未必能凑够入伙费吧?”冷哼一声,他开始翻苏楠的朋友圈,里头除了辟谣就是公益宣传,还有案例说法,简直再端正不过。

    “这是你姐给你的结婚礼物。”王向阳道:“这个学校三分之一的股份。”

    “我靠!”林孝先忍不住要爆粗口了:“有个壕姐你丫得少奋斗多少年呢!”

    方锦程蹙眉:“什么意思?”

    王向阳双手揣在裤兜里,背景是整个a市繁华的夜景,“你姐的意思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既然你已经结婚了,养家势在必行,鉴于你还没毕业,毕业后有一段低薪过渡期,所以才想要给你一份投资,总胜过直接给钱。”

    方锦程不得不说,王向阳真的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也是难为他了。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向阳道:“你姐让我投资三分之一,算是当作我给你的结婚礼物。”

    “我更愿你直接把钱给我。”

    林孝先急了:“我说方少,这礼物好啊,你别……”

    “我知道,用不着你说!”不耐烦的将林孝先打断,他也是不愿意承认王向阳的价值罢了。

    没错,这确实是一份好礼物,他姐未雨绸缪了,让王向阳这个钻石企业家投资学校的话,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学校盈利,而他方锦程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可以了。

    老姐疼他,什么都为他想到了,宁愿自己欠王向阳的人情也不会让他吃一点亏。

    “哮天犬,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为什么你要占三分之一?”

    林孝先顿时就不乐意了:“怎么就没关系了?让兄弟挣点你舍不得?”

    王向阳道:“他家有经营学校的团队和一定的经验。”

    林孝先冲着方锦程嘿嘿笑,一副你没想到吧,小爷其实也是刚想到的表情。

    想了想,还真是,林家在上个世界的时候就开办私学,后来又跟风做起了房地产投资,但手上的学校经营也一直没有放下,只是因为国家政策改革,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自由掌控在自己手心了。

    “这个学校以前领导班子腐坏,收支严重不平衡,学生的奖学金都打了好几年白条了,更不用说教师工资,估计明年七月再难招生了。没有学生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不能填补漏洞,到时候国家审核过不了,要么降级,要么关门大吉!”

    林孝先一边吃菜一边说道:“所以我并不看好这个学校。”

    方锦程道:“我却不这么认为,或者说,事在人为吧,填补漏洞容易,钱,容易,对我来说,唯一的难题就是学校对外的形象,对社会的舆论。”

    “半年的时间,有多大的把握?”王向阳问他。

    方锦程想了想道:“用不着半年,十天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