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你要相信我
    “哦,什么也没干。”

    她一甩手,衣服掉在地上,转身出了房间。

    某人连衣服裤子也顾不得穿,撒丫子就追了出去,从背后一把将苏楠抱了结实:“我对天发誓!昨晚真的什么也没干!要是我方锦程做了对不起你苏楠的事儿,就让我当个太监!行不行?着毒誓狠不狠?”

    苏楠语气平静道:“你没做错,结婚协议里不是说了吗,只要不当着我的面乱来就可以,不用当回事,撒手,我去上班了。”

    方锦程道:“重要的是我没乱来啊!我一清清白白大好青年,自打跟你结婚后就一心相妻教子,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啊!”苏楠道:“乖,撒开。”

    “不撒。”

    回答他的是苏楠的招牌过肩摔,真是屡试不爽!

    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的人还在对甩门而去的人苦苦哀求:“媳妇儿,我真没乱来,你要信我!信我啊……”

    相信你?相信你的话母猪都能上树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可就算是这样,她有什么可生气的?有什么好生气的?她一点也不生气。

    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披着一身朝霞的苏楠好像一个女战士一般出现在加班同事的面前。

    陶子还在迷迷糊糊的说:“老大,温柔,温柔一点嘛。”

    苏楠摆摆手示意道:“都吃个早饭回家睡觉去吧。”

    一群人表达了小小的兴奋,一边开始收拾东西。

    “老大你吃了吗?”

    “糟糕!”苏楠大叫道:“我的早餐!”

    办公室里的人面面相觑,继而一头雾水的看着苏楠:“您什么早餐?”

    “我面还在锅里煮着呢!”

    有人哈哈笑了起来:“老大你不是吧,敢情您来的这么早是忘了吃饭了啊?”

    “唉,着废寝忘食的也就您了,搁别人身上怎么也不至于忘了。”

    “您赶紧打119吧,估计这会儿锅底都烧穿了!”

    苏楠撒腿要往外跑,忽然想到方锦程不是在家吗?

    不过以这小糊涂蛋的智商来看,就算锅底烧穿,煤气泄漏他也知道吧?他这半醉半醒的,再煤气中毒……密室杀人……

    天啊,想都不敢想,赶紧拨通了这小子的电话。

    响了半天才有人接,苏楠大声道:“方锦程!”

    “警花姐姐……”对面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别人听到耳朵里肯定以为没睡醒,但苏楠却不这么认为。

    “快到厨房看看去!我煤气灶上煮着面呢!”

    “警花姐姐……我在做梦吗?你,你肯给我打电话了?你不生气了吧?我,我真的,真的什么也没做……”

    “我不听这个!你赶紧去厨房把煤气灶关了。”

    “咳咳!咳咳咳!好多雾啊……”

    苏楠二话不说就往外跑:“你赶紧出去!卧室!卧室的窗户!从卧室的窗户出去!厨房可能失火了!快点!不要磨蹭!”

    “咳咳咳……”对面传来吸溜面条的声音:“好难吃啊……”

    终于跑出去的苏楠扶着警车气喘吁吁:“你,你吃什么?”

    “你煮的面,好多热气,跟雾似的,不过挺难吃的。”

    苏楠二话不说直接挂断了电话,捂着肚子转身往回走。

    办公室里的人继续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她,表示老大自从跟男人领证之后,举动越来越不正常了。

    “那……老大,我们先走了。”

    “好。”

    “老大要不要帮你买点早餐?”

    苏楠瘫在椅子上无力摆手:“不用,你们走吧。”

    她对方锦程恨的牙痒痒,吃着她的面条还抱怨难吃,干脆让他被面条噎死算了!

    可怜她的面条啊,还特意打了个荷包蛋……就这么进了那小子的肚子。

    一想到这个,肚子偏偏咕咕叫了起来,倒也应景。

    不知道大周还要多久过来,要不然让他给自己带个早餐?

    正琢磨的时候大周已经哼着小曲儿转着车钥匙进来了,苏楠用一双幽怨的眼睛看着进门的人,把大周看的浑身发毛,却不知因何而起。

    办公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到齐,一天的工作也慢慢开始展开,苏楠终于把自己没吃饭的事抛之脑后开始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

    小张放在苏楠的桌子上刚转身出去就撞上一大束红玫瑰,整个人恍如做梦一般飘飘然起来,一边去接花一边看向送花的大帅哥,眼底尽是粉红色的泡泡:“这,这是给我的?”

    大帅哥手腕一转,直接就把花从她面前抽走:“张姐,我媳妇儿在里头吗?”

    小张甩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一脸委屈的看看花,又看看方锦程道:“在呢,唉,楠姐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世界”

    言罢含泪而去,那叫一个委屈一个心酸。

    方锦程干咳一声推开苏楠那小办公室的门,只听苏楠头也没抬的说道:“这段时间积压的笔录也太多了吧。”

    “唉,这帮人,离了我媳妇儿就不干活了。”

    苏楠蹙眉抬头:“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饭。”先送上鲜花,苏楠不接,又将一只精致的饭盒放在苏楠的办公桌上。

    “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你没必要了吧?”没好气的斜睨他一眼,苏楠低头继续办公:“没事就走吧,我很忙。”

    宿醉一夜,虽然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了,但眼底却仍有一片黑眼圈,不仅没有给这个大男孩的形象打折扣反而还增添了许多成熟的沧桑之感。

    “警花姐姐,别生气,我跟你说,昨晚真的什么也没发生,我……”

    “出去。”

    “你能听我说完吗?”

    “你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吗?”苏楠抬头看他,这么一张年轻帅气的容颜,高挑健硕的个头,恰逢贪玩纵欲的年纪。

    “你不是不相信吗?”大男孩着急了。

    苏楠道:“我相信,我怎么不相信,昨晚只是逢场作戏,衣服上的口红是不小心擦的,身上的也是不小心擦的,我相信。就算不是不小心,我也没生气,也都不在乎,可以了吗?出去,不要影响我工作。”

    方锦程欲言又止,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两个人彼此静静对视,周遭的空气好像都凝结了一般。

    半晌之后,大男孩什么也没说,留下花和早饭,略显落寞的转身离开。

    苏楠顿了顿打开饭盒,香味扑鼻,是简单的三明治,中间夹着金黄的鸡蛋,新鲜的番茄和美味的培根,可以看得出来做饭的人是用了心的。

    咬一口,确实比自己下的面条好吃,苏楠竟然有点哭笑不得。

    怎么说呢,小孩就是小孩吧……

    徐子瑞来海新区派出所找苏楠的时候她正准备下班,虽然两个人尽量想要恢复以前的知己状态,视彼此为红颜蓝颜,但经历过的事怎么可能轻易忘记和抹去,所以一遇到独处的时候就有些尴尬了。

    “额,晨晨在学校还好吗?”苏楠开始没话找话了:“师兄你坐啊。”

    徐子瑞点头却没有做,把自己带过来的文件夹拿给她看:“上次你跟我随口一提免税区的仓库,这是抽检结果和调查资料。”

    苏楠都把这事忘了,之前也是林孝先那么说了一句,她就忍不住多管了一下闲事。

    “我也是那么以说,师兄你还当个正事去干了啊。”

    徐子瑞端正肃穆的点点头:“也多亏你这么一说,让我们锁定了一个庞大的制假贩假团伙,从生产到运输到销售,体系完善且庞大。”

    就算是轰动全国的大案也没必要特意跟她说吧?虽然一开始是她跟徐子瑞说的。

    有些疑惑的将文件夹打开,里面是这个团伙的资料和成员档案。

    这个制假团伙的根据地目前尚不清楚,只知道全国各个免税区都有发货仓库,货品来源都是国外进口,目前抽查的这一仓库货品都是假货。

    仓库所有人是一个年轻的在校大学生,在看到这人的个人资料时苏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跟苏苏一个学校?”

    徐子瑞道:“也跟失踪的姜波是一个学校的。”

    “对!”苏楠恍然大悟:“姜波是苏苏的校友学长。”

    徐子瑞又道:“仓库抽检以尚未出结果为由还没打草惊蛇,我趁机去查了查仓库所有人的资料,发现他和姜波还是同班同学,目前在一家外企实习。”

    这是徐子瑞多年的办案经验,他直觉此人应该和姜波有点什么关系所以特地来告诉苏楠。

    “仓库的工作人员也都是一些年轻人,不过只简单登记了个人档案还没有着手调查他们的事情。”

    苏楠道:“徐师兄,我想拜托你一下,打假文件先不要下发,不要惊动他们,我先查点事情。”

    徐子瑞点头:“我过来跟你说就是这个意思。”

    苏楠不由感激看着他,有了这条重要线索,就算找不到姜波也能处理一批假货,都是一件好事。

    “你好好查,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徐子瑞道:“我现在要去保税区一趟,你要不要过来认一下路。”

    苏楠一听赶紧收拾东西跟上去:“好好,到时候我去偷偷调查的时候也方便一点。”

    两人一起出了办公室,小张一惊一乍道:“楠姐,你要走了?”

    “嗯,我跟徐师兄有点事先走了,有事打我电话。”

    “可是楠姐……”小张一脸便秘的表情。

    苏楠道:“有话快说。”

    “我……”小张看看徐子瑞又看看苏楠,到底还是顶着锅盖逃跑了:“随便你们吧,我不管了,我也要下班了!”

    莫名其妙……不过当苏楠出了派出所,她总算明白小张为什么一惊一乍了。

    方锦程的车赫然停在派出所门口,他长身而立靠在车前,显然是在等她下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