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家人
    “这个,这个排骨汤也很好,大姐你尝尝。”

    方静秋面前的汤都喝了大半了,却还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点头道:“嗯,很好喝,芬姨的手艺一向很好。”

    “是啊,是啊,芬姨,你的排骨汤里放了什么?味道真好。”

    “这是排骨参茸汤,除了人参鹿茸之外还有一些中药,像杜仲,枸杞,熟地,炮附子,巴戟之类。”

    苏楠点头道:“还挺复杂的,本来我还想学呢。”

    “不复杂不复杂,一会我把做法写给你。”

    “好,好的。”长舒一口气,这么四两拨千斤,大家应该忘记方锦程喝的那碗汤了吧……

    心有余悸的看了看那汤,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这小子天天在家到底补了些什么啊……

    又忍不住瞄了一眼他的胯下,这么大的火气岂不是每天都要泄一泄?

    正想着,这边方锦程又道:“要孩子的事不着急,我还不想这么快当爹。”

    方太太道:“你虽然不着急但也要为楠楠着想一下,再拖几年的话,大龄产妇不利于身体恢复,有了孩子我也可以帮你们抚养,不会太拖累你们。”

    这虽然是实话,但苏楠也没做好怀孕生子的准备,更何况她和方锦程这关系乱七八糟的,再弄个孩子出来?

    “准备一下婚礼吧!”方良业说到了重点:“仪式不能不办。”

    苏楠有些讶然,他竟然在吃饭的时候说话了,虽然仍然板着一家之主的脸,但的确说话了!

    可能惊讶的不止是她,连姐姐和姐夫都看了过来,只听方锦程揶揄道:“好啊,听你们的。”

    “外公身体怎么样了?”大姐道:“你们之前去看过他了?”

    “嗯,恢复的挺好,不过现在天气冷了,外公应该不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了吧。”方锦程说着还有点伤怀,他跟外公的感情一直很好,结婚的初衷也是想让他弥留之际放心宽慰,现在却不能让他来喝自己的喜酒,难免落寞。

    苏楠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咱们可以过去看望外公。”

    方太太也道:“是啊,到时候我们一家人过去再陪外公吃个团圆饭。”

    “嗯。”大男孩点点头:“那婚礼的时间定在什么时候?”

    一家人将目光看向了方良业,他板着脸认真吃饭不说话,就在所有人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却开口道:“静秋,你跟你妈商量着来吧。”

    “好。”方静秋点头。

    这顿晚饭吃的也还算安宁顺利,其实只要方锦程不惹事,这个家还是挺风平浪静的。

    这个家里的女婿贾浩却不这么想,每次进方家他都是如履薄冰,唯恐说错做错,哪怕就是没有错,也从骨子里畏惧着方良业。

    他以前想过,哪怕有一天方良业真的跟他和蔼可亲的说话,他恐怕都无法有勇气直视他的眼睛。

    这跟自己的地位掌控着多少财富无关,这是骨子里对岳父根深蒂固的畏惧。

    好在方太太对他是没的说的,要说他在这个家里还有一丝地位那就是方太太给的。

    吃完饭客厅就只剩下贾浩和丈母娘了,芬姐切好的水果端上来,方太太问女婿道:“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忙吧?没怎么看到你和静秋过来。”

    贾浩点头:“嗯,在忙一个大工程。”

    “人活在世,钱多钱少无所谓,其实不用这么拼命,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我也一直劝静秋多休息一下,把手上的工作交给底下人去做,可她总是不放心。”

    方太太又有些嗔怪道:“不光是她,还有你,比上次来的时候又瘦了。”

    有点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正好,啤酒肚减下去了。”

    “你哪有什么啤酒肚啊,尽瞎说,还是胖点好,太瘦显得单薄。”

    “嗯,我会注意的,对了妈,您有没有问过静秋,想不想生二胎?”

    方太太摇头道:“没问,不过静秋这孩子还是以家庭为重的,你如果有这个想法可以跟她说说。”

    贾浩讪笑欲言又止,他该怎么说呢?以家庭为重,那也不过是你们看到的样子,他看到的方静秋觉得没有这么温婉贤淑。

    “之前我囡囡的爷爷奶奶也提过,说生个二胎,囡囡的成长也有个伴儿。”

    “儿女大了,有些事情我不便插嘴,还得看你们自己的意思。”

    方太太所受到的教育和一生的经历让她并不像其他颐养天年的老人那样,对儿女的私生活多加干涉,但在她心中却依然有着儿孙满堂承欢膝下的愿望。

    “那您有空帮我问问静秋,看看她是什么意思。”

    微微蹙眉看着这个女婿,他目光躲闪心神不定的性格一直让方良业所不喜,现在又露出这副样子,方太太便忍不住要多问一句了:“你和静秋吵架了?”

    “没有,没吵架。”

    “那为什么你不去问静秋?你们夫妻之间虽然各忙各的事业,但生活起居终归在一起,有什么话不能说呢?”

    “我怕静秋生气。”

    “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你也只是跟她商量着来,她生什么气呢。”

    贾浩点点头:“好,我会去问她的。”

    虽然答应的好好的,但方太太依然察觉出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问题。

    女儿在家里的时候一向文文静静,懂事乖巧,结婚后也没想到她会有什么事业和成就,也是听别人夸起她女儿多能干她才知道女人已经是嘉航集团的执行副总了。

    但他们夫妻俩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仍然是举案齐眉恩爱,完全看不出贾浩竟然连这种问题都不敢去问女儿。

    忍不住看向花园,隔着一扇玻璃门,女儿和儿媳妇正在花园里,花园里的灯忽然亮了起来,她这才发现苏楠扭亮了灯泡。

    石桌上放着圆形的石凳,堆叠在一起,她就踩在摇摇欲坠的上面,见灯泡亮了便拍拍手蹦了下来,方静秋赶紧一把将人扶住。

    方太太吓了一跳开门出去道:“怎么爬的这么高啊,多危险啊。”

    苏楠大大咧咧道:“没事,我就是看看这个灯泡是不是坏了,没想到是接触不良,已经好了。”

    “这灯老早就不亮了,想等你爸回来修一下,他今天回来我也忘了跟他说,你可千万别再爬这么高了,太危险。”

    “知道了妈。”

    苏楠的心里暖暖的,自家人的关爱让她倍感窝心,也让她更加思念起失踪多年的父母来。

    见方太太离开了,她才又对方静秋道:“大姐你要跟我说什么?”

    方静秋亭亭而立站在花架下面,长发上落着几片蔷薇的花瓣,被暖黄的灯光熏染恍如美丽的精灵:“这两天在网上传播的视频你看了没有?”

    苏楠一拍脑门:“《与法同行》?我看了一点,网友也就一时被舆论引导,过几天就消停了。”

    “锦程没告诉你?我想问问你的想法。”

    苏楠纳闷:“什么?告诉我什么?我什么想法?”

    “你没看?那天晚上你去那个会所,是因为有人要跟你求婚吧?”

    苏楠的脑子轰的一下要炸了,她的眼前马上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况。

    徐师兄确实跟她求婚不假,但她去会所的主要目的可不是求婚,而是跟徐师兄跟踪一个什么人来着。

    而且,她还顺道救了莫晓晓,也碰见了方静秋……

    “姐,那,那是我师兄徐子瑞,在市局刑侦大队……”

    方静秋笑道:“我知道他,是个挺不错的人,可能不知道你和锦程领证了所以才跟你求婚的吧?”

    “他……其实知道……”苏楠有点尴尬了:“可能觉得我和方锦程……”

    “你们之间的事情锦程跟我说过。”方静秋淡淡说道:“你们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控制好就行,不要闹的不可收拾。如果你找到了真心喜欢的人也不要耽误自己,相信锦程也会祝福你们吧。”

    苏楠长舒了一口气,不无赶紧的看向方静秋:“谢谢你大姐,我之前其实也挺矛盾的,但我也是个讨厌麻烦的人,要不然现在就先这样吧。”

    方静秋点头:“锦程还年轻,你却耽误不起了,所以他在看到这个视频之后也想知道你的想法,如果你有其他选择了,他也不会阻拦。”

    “这是……方锦程让你问我的?”

    方静秋点头:“他之所以没有直接跟你说,兴许也是不想让你知道他的想法,跟我随口一提想以我的口吻来问你,你也不必跟他拆穿,让他尴尬。”

    秋叶夜凉如水,这暖黄色的灯光亦无法将人温暖,苏楠的手攥成拳头,又慢慢松开。

    她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方锦程已经被老爸从书房放出来了,正端着杯咖啡站在方太太身边,长身而立,一手揣在裤兜里。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啊,屋里一定很暖和,所以他们才能露出那样的笑容来。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苏楠道:“谢谢你大姐,我知道了,我会考虑一下徐师兄。”

    “你以后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是说说,可以当我是姐姐,也可以当我是好朋友的。”

    她凡事想的周到,做的也是恰到好处,恍如知心姐姐一般为她考虑很多,也不会让她尴尬难堪。

    两人回了客厅,芬姨从楼上下来道:“还是锦程以前住的房间,重新收拾布置了一下,今天晚上就先凑合凑合吧。”

    苏楠有点纳闷道:“不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