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为什么不求我
    “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会所!”

    王向阳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啧啧啧,原来是嫂子啊,算我龙乃山有眼不识泰山了!咱也是不打不相识,是不?”言罢就冲莫晓晓伸出手去。

    她虽然娇弱,但也有骨气,却是不肯跟龙乃山握手。

    这边王向阳却看了她一眼,迫于他眼神的压力只得极为不情愿的跟龙乃山攥了一下,马上收了回去。

    周围几个小弟也都凑了过来表示要听八卦,什么会所,什么不打不相识,这其中还有什么秘闻不成?

    龙乃山道:“去去去,你们甭在这儿瞎凑热闹,赶紧让经理送几瓶好酒来,今天哥几个陪嫂子好好喝几杯。”

    众人齐齐应了,叫酒的叫酒,点歌的点歌,端着水果送到莫晓晓身边献殷勤的也不含糊。

    然而都被她一脸漠然的忽视,越是如此,一群人越是兴致高昂,比赛一样想要博她一笑。

    乌烟瘴气的包厢里头怎么能少的了美女助兴,只是这些美女似乎早已心照不宣,在王向阳进来之后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上缠过去,一边还用挑衅的眼神看向莫晓晓,可惜她甚至都没往这边看上一眼。

    “快年底了,风声紧,这个月不出手就只能等明年了。”龙乃山搂着美女唉声叹气道:“这是要让老子坐吃山空啊。”

    莫晓晓耳朵一紧,细细去分辨他们的对话,只是周围太过嘈杂,还有个黄毛小子正在唱什么青藏高原,弄的她只能零零散散听上几句。

    “不着急。”王向阳晃着手上琥珀色的酒液,声音低沉,只能从他的唇形判断他说了什么。

    龙乃山斜眼戏谑道:“我说哥哥呀,到底行不行?价格迟迟不涨反跌,现在出手本还能赚回来。”

    “想赚大钱就听我的。”

    “我想啊!”龙乃山急了:“特别想!做梦都想!手底下千儿八百的兄弟搁那儿嗷嗷待哺呢!老子冒不起风险!”

    王向阳道:“赔了,算王家的。”

    后者噗嗤一笑,二话不说跟他碰了个酒杯,显然等的就是这句话。

    “生意是一起做的,哪能都算王家的!咱既然跟你三爷冒这个险,那也得输得起才行!兀的让道上人笑话!走一个!”

    言罢一饮而尽,王向阳也算是很给面子的把酒喝了下去。

    “呦,嫂子怎么不喝呢?你们怎么回事?没伺候好嫂子?”龙乃山往这边一看就呵斥起别人来:“给你们嫂子倒酒啊!这见面酒怎么着也得喝一个吧!”

    莫晓晓知道,这个龙乃山对她仍然有所芥蒂和提防。

    当初一个目的不纯的窃听者摇身一变成了王向阳的女朋友,他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刻意勾引王向阳,在故意接触王向阳想要套出更多的秘密。

    这是他从市井摸爬滚打到现如今这个位置所学会的谨慎,这样的生活方式让他多次化险为夷。

    “嫂子!小六我一直跟在三爷手底下办事儿,今儿第一次见面,嫂子真乃大美人也!赏脸喝一个?”

    眼前的小青年举着两杯酒,一脸不怀好意的看向她。

    王向阳兴许已经洗白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是王家是靠黑手段发家致富的,此时此刻坐在龙乃山身边的这个王向阳已经不是杂志上那光鲜亮丽的钻石王老五了,他也是一个江湖人,一个手眼通天,掌控了整个a市黑道命脉的江湖人。

    人在江湖,就要按照江湖上的规矩行事。

    在华丽的上层社会中兴许没人敢当着王向阳的面给莫晓晓难堪,但是这这底层的黑暗中却可以。

    没有去看王向阳看过来的眼神,莫晓晓接过了一杯酒浅尝一口,唇齿间先是一甜,接着辛辣刺鼻让她几乎快要哭出来一般。

    “嫂子,你这是不给小六面子啊!”有人起哄道:“六哥!嫂子不给你面子!”

    龙乃山也啐了一口龙眼核道:“酒不喝完可不是不给面子这么简单了,显然是瞧不起你啊六!”

    小六满脸堆笑道:“没这回事,嫂子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来,嫂子,给我小六一个面子,咱干了!”

    言罢又碰了碰莫晓晓手上的杯子,抬头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不就是喝杯酒吗,喝醉了一了百了!喝醉了就不用去面对王向阳!

    她一饮而尽,周围一片叫好的声音。

    “那嫂子给小六面子就不能不给我们面子了!”

    “就是,那也得跟咱们哥几个走一个!”

    “别动!别动!会不会玩啊!”其中一人蹦跶到中间道:“咱给嫂子来个!”

    此言一出,又是一群叫好的,炽烈的马蒂尼倒了七杯依次在莫晓晓面前摆了,没等她伸手,就被他们给拦了下来。

    又倒了七杯五十六度茅台,莫晓晓这才看出他们想要干嘛。

    要玩深水是吗,她奉陪,只不过今天也许会喝出个胃穿孔也说不定……

    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她双颊炽热,脑袋有点发昏,低眉看了王向阳一眼。

    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什么也看不出,兴许在他内心也和别人一样,在期待看这一出好戏吧。

    “嫂子!来啊!”

    “干了!嫂子!”

    “爽快点!咱哥几个见识见识嫂子的海量!”

    对面昏暗的灯光下,龙乃山搂着美女嘿嘿直笑,若非他的纵容和怂恿,这些人肯定不敢这么咄咄逼人。

    不过她莫晓晓既然已经认命了,也就不会去考虑那么多了,抬手起落间,七杯白酒咚咚咚落在了马蒂尼中。

    “好!”又是一群叫好的。

    她端起当先那杯猛的向肚子里灌了进去,就当是喝水吧,她这么告诉自己。

    但是那炽烈的酒精在经过口腔的时候让她几欲作呕,一路就这么燃烧着,喉管进肠胃,好像有一块烧红的碳被她硬生生吞下一样。

    一群人拍起了巴掌,一边怂恿她再去喝第二杯。

    喝第二杯的时候那种呕吐感就愈发强烈起来,她眼睛一闭就把酒灌进了肚子里。

    “行不行啊?”龙乃山慢悠悠道:“差不多行了啊,你们这哪是见面礼啊,是在给下马威吧。”

    龙乃山发话了,不管莫晓晓到底是什么身份,她现在到底是王向阳所承认的女朋友,给王向阳一个面子很有必要,也都转了立场纷纷阻止莫晓晓继续喝下去,再夸她两句女中豪杰。

    莫晓晓觉得有点头疼,她看向王向阳,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怎么能不喝呢?说好了一人一杯就一人一杯。”她说完再一次端起第三杯酒,毫不犹豫的灌了下去。

    “啧啧,嫂子,您真不用这样。”

    “而且喝酒嘛,您这么灌伤胃!”

    她充耳不闻,端起第四杯又灌了下去,整个包厢内登时鸦雀无声,只有点歌机上的背景音乐一直陪伴。

    当她的手去拿第五杯的时候,一只大掌按住了她的。

    莫晓晓抬头,对上了男人冷峻的眸子。

    “去车上等我。”

    她勾唇一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是,主人。”

    言罢便笑着向门口走去,此时她已经站立不稳有些东倒西歪了,似乎皮肤之下的每一条血管都燃烧起来一样。

    “三爷,这,这真的行吗?您要不要去看看?”

    王向阳没有说话,看着桌上的空杯子,暗中攥紧了拳头。

    莫晓晓出了包房,门口的保镖一把搀扶住了她。

    她拍着一人的胳膊道:“侧,厕所……”

    保镖赶紧将人架到了厕所,她跪在马桶边,看着里面的水倒影着自己滑稽狼狈的样子,只觉得非常好笑。

    她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将手指伸进喉咙里,很快,她趴在马桶边撕心裂肺的吐了个痛快。

    她将胃里的所有东西都吐了出来,一边吐一边抽搐的好像一只虾米,她只有全部吐出来,才能让自己今晚不至于胃穿孔,才能保持清醒!

    出了厕所,她用一次性的杯子接了杯热水灌下去,现在好多了,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回车上了。

    舒舒服服的坐进了车里,她迷迷糊糊的想睡觉,但却睡的并不安稳,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车子已经行驶在回去的路上了。

    身边坐着的是在一周前她还觉得难以企及接触的男人——钻石企业家王向阳。

    一周后的今天,她却恍如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任他摆布主宰。

    这个男人微微靠着椅背正在小憩,喉结在优美的脖颈上凸起一块,车外灯光一闪而过掠在他的脸上,让他的鼻峰愈加挺拔。

    为什么,她问了不止一次为什么,却始终得不到答案。

    到了市中心的公寓已经十点多了,莫晓晓没吃完饭,但却并不觉得饿。

    洗了个澡并没有减轻她身上的疼痛和疲惫,她出来看到王向阳正在翻阅文件,男人眸光抬起看向了她,镜片后的眼睛充满了**的色彩。

    “脱掉。”

    莫晓晓犹豫了一下将浴袍脱掉,她已经学会了用逆来顺受保护自己。

    “过来。”

    她赤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向他走去,尚未走近就被男人一把抓起手腕压倒在床上,。

    她气喘吁吁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看着他鹰隼一样的眸子将自己锁定。

    “你根本不愿意。”

    莫晓晓道:“我愿意。”

    “我倒要看看你为了那个姓万的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你怎么知道你越是维护他,我越是不会去找他麻烦呢!”

    瞳孔骤然一缩,莫晓晓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她羞愤交加!

    “那些酒,只要你拒绝,你就可以不喝!”

    “只要你阻止,我也可以不喝,但你没有。”她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眼眶开始发红发酸。

    “那你为什么不求我!”男人晃动着她光滑白皙的肩膀,额角青筋直跳。

    莫晓晓冷笑:“没求过吗?有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