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人眼里出西施
    “来,各部门准备,灯光,灯光往后打一下,对,打在苏警官的侧面!苏警官,来,来,看镜头,很好,很好。”

    苏楠有点不太自然带:“不要再叫我苏警官了,不是说今天是以普通群众的身份过来做嘉宾的吗,你们这样太客气了。”

    站在摄像机后面的导演敬了个礼,满脸堆笑道:“好嘞,好嘞,您不用有压力,跟咱们晓晓就像平时朋友之间那样聊天就可以了苏警官!”

    苏楠有点哭笑不得,莫晓晓之前邀请她来一档网络法制专栏做嘉宾的时候她本来是拒绝的,毕竟她现在是个停职的警察,参加这种节目身份不尴不尬。

    但架不住莫晓晓多方恳求,方锦程又以‘普度众生’为由的怂恿,当然他也许只想弄个大新闻。

    反正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作为嘉宾坐在了这期的《与法同行》摄影棚呢,这个网络节目点击平平,反响平平。其实只要不是《焦点访谈》、《今日说法》这样的普法老牌节目,但凡和‘法’字沾边的节目都不会有什么高收视率。

    现代快餐社会,越来越多的人还是更喜欢看明星真人秀的搞笑类节目,绷紧的神经也能从嘻嘻哈哈中得到释放。

    《与法同行》的主持人生孩子去了,莫晓晓暂时代班,也许等她生完孩子回来这节目早就被停播了也说不定。

    现场做了不少观众,苏楠在后台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一开始听说这节目没观众她觉得意料之中,现在看到这么多观众则是意料之外了。

    “导演说来配合录制节目的,送隔壁《明星大乐斗》的入场券。”化妆师好心提醒她。

    好吧,法制节目果然很冷门啊。

    除了现场的几十位观众外,观众席还有两个特别显眼的人,从一开始就有人对着他俩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要是手机没被没收肯定这会儿已经开始拍照了。

    一个是方锦程,这小子非要跟来,来就来吧,倒是王向阳也跑来干嘛?

    这两个人,一个年少英姿,飞扬峻拔,冲着苏楠一招手,整个人好像六月的艳阳一般。

    在他身边坐着的却是腊月的冰疙瘩,王向阳的脸已经可以做表情包了,配字如下:冷漠、老子很烦、离我远点!

    “好的,好的,可以开始了吗!”导演大声叫道:“各部门就位,一会我说开始你们就开始鼓掌啊!好,3、2、1!action!”

    出场音乐起,现场灯光甩了起来,观众席上响起了热烈的鼓掌,苏楠甚至还听到方锦程清晰的吹了一声口哨,她真想一脚把这小子踢飞喽!

    “现场的观众朋友们,视频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今天《与法同行》的代班主持人——莫晓晓,大家可以叫我晓晓。”镜头前的莫晓晓身着简单大方的正装,包臀黑色短裙,白衬衫,收腰黑西装,卷发扎成了一个马尾,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干练而又明快。

    记者出身的她在面对镜头的时候侃侃而谈,冷静端庄,恍如天生就该是一个法制节目的主持人一般。

    “今天到场的嘉宾同样有我们的老朋友,白马律师事务所的刘律师,还有交警二队的陈副队长!苏警官今天是第一次到场,但看过我们节目的人一定也不陌生,我们之前专门做过一期传销普法的节目,苏警官就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抵制传销拒绝上当的小知识。”

    苏楠起身,没穿制服的她还是标准的敬了一个军礼。

    导演喊卡,对诸位表示了感谢,又开始跟他们对下一段的台词和内容。

    台上一群人忙着对词儿,台下两个人却显得非常悠闲。

    方锦程晃着二郎腿道:“我媳妇儿怎么样?”

    身边之人惜字如金的挤出三个字:“没怯场。”

    “怯场是什么?能吃吗?我媳妇儿还真就没遇到让她怯场的时候,几千人的大礼堂去过没?我媳妇儿台上楞是讲了俩小时不带停的,还越讲人越多,没见过吧?”

    王向阳没吱声,仍然专心致志的看着台上,莫晓晓的脸被灯光照的发暖,时而拧眉,时而微笑的姿态非常灵动,只是那样的表情不是对他的。

    王向阳道:“你有什么计划。”

    “你要信不过我,那咱俩也不用合作,直接买下京城日报,把你家那莫晓晓捧成一线主持不就得了?简单粗暴。”

    “档次太低。”

    “什么?”

    “京城日报,档次太低。”

    方锦程发出两声呵呵冷笑:“万恶的资本家!”

    王向阳扭头看他:“老八跟你说的项目,你要不要考虑?”

    “不着急,不能你们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吃了你一次亏,我方锦程这辈子不会吃你第二次亏!”

    王向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正襟危坐看向台上,已经开始下一阶段的录制了,莫晓晓正在就几个案例向苏楠咨询。

    方锦程道:“以前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上帝,但我现在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是上帝,只要你想,你就可以操控一切,比如,这一期的节目。”

    “我要的是循序渐进,不要让晓晓太露锋芒。”

    方锦程冷嗤一声道:“放心,有我媳妇儿在,那莫晓晓就是一太阳也亮不起来!”

    对于这一点王向阳显然是不愿苟同的,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只能以冷哼来回应他。

    “不过我说,莫晓晓也忒普通了点,你审美越来越不行了。”

    “你的审美也没好到哪里去。”

    “错!”方锦程压低声音靠过去道:“我媳妇儿就是一潜力股,好好打扮打扮甩那些绿茶好几条街,而且能文能武,上得水床下的厅堂的好媳妇儿哪找去!”

    “你们挺会玩。”

    后者干咳一声:“还没玩上,不过快了。”

    “你们很般配。”

    方锦程乐了:“我也觉得。”

    他一脸痴汉状的看着聚光灯下的媳妇儿,觉得她一举手一投足,既有小女生的可爱,又有成熟女性的睿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完美!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媳妇儿这么好呢?之前追她是为了结婚应付家里人,领了证之后还对她死缠烂打是因为不服输的性子让她不想败给那个什么狗屁师兄!

    结果这一来二去的,自己竟然变成了苏楠的头号脑残粉。

    不过没关系啊,反正苏楠是他的嘛,俩人都扯证了,怕啥,啥也不怕!

    “最后,我们再看一个小短片。”莫晓晓说完现场灯光暗下,化妆师上来给他们补妆,导演在查看刚才的拍摄内容。

    等到正式播出的时候就会插播短片,后面就是他们对短片内容进行点评的过程。

    苏楠等人是事先知道剧情和台词的,可当她看到剧本之后,眉头微微拧紧。

    短片内容是啃老青年花光父母继续,每个月都要走父母的全部退休金,手头紧张的时候还过来搜刮值钱的东西前去变卖,动辄打骂父母简直猪狗不如。

    舆论一边倒的指责儿子的兽行,对他这种天打雷劈的暴行表示愤怒,王律师提出了控告建议,表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父母可以怎样提出诉讼。

    陈队长表示可以让请求民警进行保护和法律援助,并且呼吁百善孝为先,父母生养儿女如何如何不易。

    轮到苏楠了,她的台词本上则是另一个不孝子的案例,让她讲出来,可以在一次的引起观众的愤怒情感,对这样的人和事多加道德指责。

    但苏楠一开口却道:“难道只有儿子做错了?父母没错?你们都忘了,咱中国有句古话叫:子不教,父之过。”

    正在拍摄的导演愣住了,连带莫晓晓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

    好在苏楠并没有说完,她看着镜头和现场的观众道:“父母什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任导师,我们跟在父母身边,被他们言传身教的东西可以跟随我们一辈子。如果父母就是一个可以将垃圾随手丢弃在路上的人,那怎么指望他的孩子能扔在垃圾桶?如果父母都是一个不赡养老人的人,他的孩子也许会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退一万步讲,就算成年之后的所作所为不是受父母影响,那也是父母纵容的,人的恶行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必然是在成长过程中日积月累而来。但是当这些恶行稍有萌芽的时候,父母的正确引导在哪里?为什么非要等到无法阻挡,无法遏制的时候才出来哭着控诉并且寻求帮助?”

    现场无人说话,导演犹豫了一下,也并没有叫摄影师停止。

    只听苏楠又继续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可怜!但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有原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以恶小而为之,否则将来会不可收拾!”

    “啪啪啪。”观众席上,方锦程拍起巴掌来。

    逐渐的,整齐的巴掌响拉起来,连现场观众都感受到了苏楠的诚意,没有照本宣科的死板,这掌声,当之无愧。

    莫晓晓也表示了对苏楠的赞同,又简而言之的做了总结,今天的录制到此也就结束了。

    导演兴奋的上前跟苏楠握手,表示自己的思想还是太过狭窄,还是苏楠有见地。

    客气的回应两句,她急着想要去观众席。

    观众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方锦程和王向阳还坐在原地没有动。

    她走上去坐在方锦程身边,后者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苏楠披上道:“穿太少了,坐在台上我都心疼了。”

    苏楠哭笑不得:“你行了啊,录影棚开着空调根本不冷好吗?而且被上头灯光照着别提多热了。”

    方锦程嘿嘿一笑:“我知道,这不找个理由关心关心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