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该判死刑
    莫晓晓的眼底闪着泪光,如果知道她会变成现在这样,早在两周前她就会拒绝对王向阳的采访,更不会偷偷去跟踪他,去观察他,昨天晚上也不会从酒吧一直跟到他家小区。

    “起床吧,穿新的衣服。”

    他松开手指,让她得以挣脱,却因为双手紧抱住身体而没有去拿床头柜上放的一叠新衣服。

    男人不得不亲自走过去拿起放在最上面的内衣,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拉了起来,让她的身体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将内衣套在她的身上,为她扣上背后的挂钩,莫晓晓赶紧一把将人推开,拉起被子盖住半个身体,躲在被窝里快速的穿好内衣,穿上蕾丝荷叶边的白衬衫和浅蓝色的针织外套。

    她脸色苍白,长发凌乱,恍如一个干净的瓷娃娃一般,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瓷娃娃,在昨晚却受到了极大的。

    男人见她穿完衣服,便抓过她的脚,亲自蹲在地上给她穿上鞋袜。

    这让莫晓晓的内心五味杂陈,她恨这个男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却不能表现出来,她畏惧这个男人想要逃离,却没有这样的力量。

    这明明是一个本该位于食物链顶端,恍如神一样让人触手难及的人,此时却又卑微的蹲下来给她穿鞋袜,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想吃点什么?”

    “不饿……”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但是一想到食物只会让她反胃。

    “有粥。”男人说着便起身离开卧室。

    莫晓晓想了想也只好跟着走了出去,呆在卧室只会让她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不堪,离开卧室又让她恐惧被抓到他面前的一幕。

    她看向大门的方向,她现在还不确定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如果能找到机会逃走或者呼救,她一定要当机立断,因为一旦重新被他抓住可能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所房子里除了他们俩已经没别人了,偌大一间公寓,装修布置都是简约的线条,充满着现代都市的艺术美。

    厨房里,男人端着两碗粥出来放在餐桌上,转身又进去端出一笼奶黄包出来,虽然用的是速冻食材,但他一个在商业帝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怎么也和做饭挂不上钩吧。

    “吃吧。”

    莫晓晓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看着冒着热香的白米粥和软嘟嘟的包子,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她的脸微微一红,也不客气的拿起勺子喝起粥来,软糯香甜,人饿的时候哪怕是白粥也觉得是人间美味。

    男人也跟她一起吃,吃了两口就问她道:“今天我帮你请过假了,吃完饭我跟你回去收拾一下,搬归来跟我一起住。”

    莫晓晓浑身一僵,想起他对自己说的话,难道他是认真的?毕竟像他这样地位的人,没必要撒这个谎。

    “一,一起住?住哪?”

    “我在a市的常住房产除了这里还有一套湖边别墅,现在那边不方便,而且离市区有点远,你上班也不方便,所以就住在这里吧。”他甚至还在耐心的跟自己解释。

    听到上班两个字莫晓晓又重新燃起希望,一双眼睛充满期待的看向王向阳,似乎想要听他说更多。

    后者也不负所望道:“如果想上班,可以继续上班,想创业,我支持你,想做全职太太我欢迎。”

    “你,你不会派人在我上班的时候看着我吧?”

    “这种低级别的手段我不屑去用。”男人喝了一口粥,戴上眼镜的他面无表情,冷静自持,乍然一看还有些斯文,只是镜片后的眼睛让人捉摸不透,恍如不知深浅的沼泽,稍有不慎就会陷落。

    “那你不担心我会逃走?”

    “乖乖听我的话对你没有坏处,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如果这都拦不住你,我只能说,你的反抗将会给某些人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这某些人也包括了她莫晓晓,当然,她一个人构不成某些人的,所以仔细一向,她的亲人,朋友恐怕早就已经成为了这个男人的囊中之物。

    “我,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如果只是因为我跟踪你,我道歉,我……我觉得我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她鼓起勇气说完,捏着勺子低头。

    本以为会听到报复之类的言辞,然而她却听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答案。

    “我需要一个女人结婚,传宗接待,并且将我的一切都给这个女人和她的孩子。”

    就,就因为这样一个理由把她?她简直闻所未闻,或者,或者这也只是他玩弄别人的手段?只是为了让她不必再反抗下去,所以撒的一个弥天大谎?

    “为什么是我?明明有很多女人比我漂亮,比我聪明,比我更门当户对,你们豪门娶妻不都是找门当户对的吗?”

    王向阳已经将一碗粥吃光了,他放下勺子,在碗里发出当啷的声响。

    他双手十指交叉于面前,一动不动的看着对面之人。

    莫晓晓没有看他,但却仍然觉得整个人都快被他看的烧起来一样。

    “不要害怕。”男人说道:“我没有恶意,跟我在一起,不会亏待你,只不过有时候我的脾气会有点暴躁,习惯了就好。”

    她怎么可能不害怕,她甚至连报警的勇气都没有!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选我做你的妻子?”

    “也许你以后会知道,也许你永远不会知道。”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不过昨天晚上他竟然问了前男友小万的事情,要么是他认识自己和小万,要么就是他早知道自己跟踪他,顺便也调查了自己的事情。

    王向阳起身,将碗筷拿回厨房:“吃吧,吃完回去收拾东西。”

    “我们认识?以前见过?”

    “没有。”

    莫晓晓觉得自己陷入了死循环,她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男人逼疯了,然而无论她骨子里再如何的刚强,作为一个无法与他匹敌的女人,她选择隐忍。

    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她没有说地址,但司机去的方向赫然是她家的地方。

    所谓的家不过是她跟别人合租的单间而已,大学毕业留在本地,她就只能租房子。

    她也曾奢望将来能买一套小小的蜗居,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赚首付,交房贷,虽然小,但充实,满足。

    合租的另外两个女孩子都上班去了,打开贴满小广告的大门,里面空荡荡的。

    莫晓晓身心俱疲,却又不得不在男人充满威慑力的眼光下收拾自己的东西。

    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份报表,王向阳的眸子微微收紧。

    莫晓晓一把抢了过来:“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没什么好看的。”

    并不是私密的东西,但却不适合给他看。

    “女孩子看待事情太过极端并不是一个好现象,这个社会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

    莫晓晓头也不抬的收拾东西:“这个社会上正因为有太多你这样的人……你这样思想简单喜欢说教的人,才有那么多犯罪分子被纵容!”

    “刚才那张报表上所统计的数字,好像持反对意见的占大多数吧?难道和你们的呼声背道而驰就是智商低于你们的表现?”

    莫晓晓没有争辩,只是赌气一般将桌上的东西全部划拉到了地上,双手掩面坐在床上,显得无比颓丧痛苦,却又紧紧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王向阳又继续说道:“立法小组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官方认证的网络组织,善于煽动群众的极端思想,一个人犯了什么罪,是否该判处死刑,整个国家的立法机关比他们更清楚。我建议你退出这个小组,当然,如果你只当这是业余娱乐,我并不会干涉。”

    坐在床上的人终于忍不住道:“难道你觉得拐卖妇女儿童就不该判处死刑?一个人贩子可以破坏多少个家庭?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让多少人生不如死?多少人想要将这些人贩子生吞活剥你知道吗!还有强女!酒驾致死!贪污受贿!都不该判处死刑!年年立法!年年修法!这些之所以还没被加入刑法之中就是因为呼吁的人太少!人人都事不关己,早晚有一天这些事就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王向阳神色平静道:“你太激动了。”

    “对,我激动!我极端!你这种人也该判死刑!”她说完之后才深觉后怕,明明双目赤红的瞪着他,攥紧的双手却在发抖。

    男人没有生气,他扫视了一圈这间狭窄的侧卧,除了一张单人床之外还有一个简陋的衣柜,简单的书桌。

    刚才她一怒之下将书桌上的东西推掉在地肯定不仅仅是因为立法小组的原因,还有昨晚到现在的隐忍一并爆发出来了,让她这个看似瘦弱文静的小姑娘也做出这样的举动。

    打开衣柜,衣服少的可怜,随便扫了一眼道:“你很节省。”

    莫晓晓道:“赚的少。”

    “其他收入呢?”

    “我只有一份收入!”

    男人没有说话,似乎并不打算拆穿,反而是她忽的想到什么一般赶紧说道:“我弟弟在上大学,需要钱。”

    “嗯,”男人冷然道:“给的太多了。”

    她蹙眉:“你对我的事,打听的倒是清楚。”

    “走吧,必需品带上,其他东西可以买新的。”

    言罢便看了看手表:“十分钟的时间够了吧?”

    莫晓晓只得硬着头皮去收拾东西,她做着随时都逃离魔爪的打算,所以只带了几件衣服鞋袜,到时候要真的逃了,这些东西注定是拿不回来了。

    似乎是看出她在想什么,王向阳没有拆穿,只是提醒她道:“你弟弟还有两年毕业?”

    “你不能碰他!”

    “希望到时候作为姐夫,我能帮到他。”言罢便提起她的行李大步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