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妻奴
    “你到底是谁?我们认识?”

    这句话似乎是戳中了王向阳的软肋,他的身体微微一动,往一旁侧了侧。

    莫晓晓小心翼翼的挪开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但当她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被横亘在眼前的一条胳膊拦住了动作。

    “莫晓晓?”

    “王总?”

    王向阳扭头看她,眼神恍如鹰隼捕获猎物一般:“跟我交往。”

    莫晓晓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得不再问他一遍:“你说什么?”

    “做我女朋友,以结婚为前提。”

    这才深觉周围的空气僵硬起来,而且流速加快,连带耳朵里都嗡嗡作响,似乎是耳鸣发作了。

    “王总,您今天晚上喝酒了?”

    “一点点。”

    莫晓晓慢慢往旁边去挪:“有的人不胜酒力,一点点就能让他的思维变的混乱,紧张,甚至出现幻觉。”

    “你觉得我喝醉了?”

    “应该是吧……”她也不能确定,见过不少醉汉,他这样的醉汉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王向阳又道:“我知道你是莫晓晓。”

    “嗯……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

    “我们交往吧。”猿臂一展,将要逃离的人再次压在身下。

    若是刚才被压倒时是紧张恐惧的话,现在则是慌乱无措,也许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抵抗这样一个‘优质’男的正面告白。

    但是她却又不得不随时保持清醒,让她不至于跌进那看不见的蜜糖中。

    她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感受着他贴近的呼吸,从脚趾到颈椎都变的酥麻起来。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同意了。”

    莫晓晓紧张道:“等一下,我们今天才刚认识……”

    “对我来说,我们早就已经认识了。”

    男人说完便不由分说的攫住她的双唇,不容置喙的堵住她的呼吸。

    身下之人瞬间从粉色的泡沫中清醒,拼命捶打着身上之人的身体,拳脚相加却见效甚微。

    她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如何是这成年男子的对手,每一拳都好像挠痒痒一般,甚至增添了些欲拒还迎的趣味。

    “唔唔唔!唔!”她弓起双腿向男人的重要部位踢去,这已经是她身为女孩子最后的自我保护。

    然而这一踢却并没有正中目标,早先一步被他抓住双腿大力分开。

    瞳仁骤然一缩,眼睑倒映着这个恶魔让她如此惊恐。

    “唔!啊!你,你要干什么!我会报警的!你放开我!你最好放开我!我会报警的!我是记者!我可以把你写的身败名裂!”

    “那你可以试试。”扯下自己的领带,不由分说的将那双胡乱挥舞的小手缠了个结实。

    “王向阳!你,你不能这样!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好人,你不能这样!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男人的大掌顺着她的上衣下摆伸进去,只一撑就将纽扣崩开,让她恍如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而他的眼底,燃烧起来的是,是欲、火。

    这个看似禁欲却冷酷的男人竟然也有如此欲壑难平的时候,但莫晓晓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去眼睛他到底什么毛病,她大声呼救,连泪水都流了出来,却还是不能阻止这个男人的暴行。

    “我会对你负责,做我的女朋友,甚至是妻子。”言罢便直截了当的阻止了她的挣扎,将其圈入怀中,给她最霸道的温存,直到她哭泣着在自己身下妥协,软化。

    有时候方锦程挺羡慕王向阳的,当然不是羡慕他的智商,毕竟放眼天下,谁的智商也没有他方少的智商高嘛。

    他羡慕王向阳的自由,羡慕他不是独生子在外头怎么刺激怎么玩,还没人问没人管,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回国之后直接接管了半个王氏。

    还羡慕他没有必需传宗接代的烦恼,不用像他似的,本来是找个女人演戏的,结果一不小心沦为妻奴了。

    “媳妇儿,吃苹果。”

    “不吃。”

    “媳妇儿,吃蛋糕。”

    “不吃。”

    “媳妇儿,吃冰淇淋,算了,吃生冷会姨妈痛吧?咱不吃。”

    “……给我来个冰淇淋。”

    屁颠儿的把并欺凌送到苏楠跟前,方锦程就这么托着腮在旁边盯着她看。

    苏楠被他看的心里发毛:“你说我在这里归纳档案,你没事转什么转?你都不用去上课的吗?”

    大男孩一副老子无所畏惧的样子:“不用,考试及格妥妥的。”

    “及格你就满足了?还真没什么追求。”

    “小爷这辈子就一个追求,已经追到手了。”

    苏楠干咳一声有点脸红:“嘴咋这么贫,跟谁学的!”

    “小爷追求的司法资格证书已经到手了,这不是贫,这是事实。”

    “好吧。”苏楠闷头吃冰淇淋一边暗自腹诽这小子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连那么难考的证书都考到手了,一边在呼天抢地的问自己是不是太自恋了,差点以为他说的是自己……

    “警花姐姐,你不会以为我在说你吧?”方锦程凑了过去,低声道:“你这不还没追到手吗,要是追到了肯定凌驾于证书之上!”

    “谁!谁说的!”苏楠一惊一乍道:“我什么时候说是我了!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这么自恋!”

    方锦程笑而不语,只是盯着她看,看的她心里一阵发毛。

    “好了,不要闹了,赶紧给我回学校上课去,不要打扰我工作。”

    “你确定?”

    苏楠正在翻看陈太父亲的个人资料,她自己画了一张简单的表格,罗列出了失踪者的主要关键词,以此想要看出陈太父亲和自己父母还有哪些共同点。

    “我确定,我这边忙着呢,你赶紧回去上课。”

    “我们最后一学期也没什么课,无非就是复习,考研,英语四级六级的考一考,然后去单位实习。”

    苏楠头也不抬的说道:“很好啊,你英语四级过了吗?”

    “过了。”

    “六级呢?”

    “报名了,还没考,没多大把握。”

    苏楠郑重其事道:“这个英语六级很重要,关系到你以后在工作单位的升迁问题!你现在得抓紧时间备战六级啊!”

    方锦程道:“我一个人看书看不进去。”

    “你宿舍不是有学霸吗。”

    “学霸又不是妹子。”

    苏楠抬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敢情你丫看的不是书,是妹子啊?”

    方锦程嘿嘿一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你在学校不是挺受欢迎的吗,随便找个妹子陪你看书还不是轻而易举。”

    “那行,那我走了。”

    言罢就起身搜罗自己的课本,一边念叨:“我车钥匙呢?”

    苏楠道:“坐公交车去,学生就该有个学生的样子,整天开个跑车炫富啊?”

    “我找我自行车钥匙。”

    “……”

    苏楠道:“电视柜底下的抽屉你找找,乱七八糟的钥匙被我放里头了。”

    一找,果然找着了。

    临走前扯着嗓子喊:“警花姐姐我走了啊,要是你看到我被偷拍了可不许生气啊,我车后座带着那个只是辅佐我学习的工具而已,不是妹子!”

    苏楠快要把手上的中性笔给掰断了,她果断合上资料,收拾了一通抱出去。

    “喂!姓方的!”

    大男孩的一只长腿跨在打车上,一只支棱在地上,穿着一件t恤,外套一件连帽运动衫。清爽的短发配上他那一口整齐的大白牙,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可以媲美阳光,一个字:辣眼睛!

    “有何吩咐啊警花姐姐?”

    “你看我像妹子吗?”

    强忍住笑,方锦程勉为其难道:“姑且算吧。”

    锁上门,往他车后坐一跨,苏楠拍他一巴掌:“走吧。”

    “我说警花姐姐,妹子通常都侧坐……”

    苏楠没好气的嘟囔:“事儿还真多。”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身体却很诚实的老老实实侧坐了。

    脚一蹬地,乐颠颠的二人行上路了。

    这小区离a科大的支线距离不远,只不过坐公交通常绕路所以就显得有点远了,骑单车的话不到三十分钟就能到。

    时间就在方锦程抱怨苏楠该减肥了,苏楠嘲笑他体力不行的吵闹声中过去了,等进了大学城苏楠才意识到,骑自行车的房某人好像并不比开跑车的房某人低调多少。

    不是年底复习高峰期,图书馆还有很多空位,可当二人选定位置之后,整个楼层看书的人都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增加。

    以苏楠多年的职业习惯来看,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是来偷窥他二人的,甚至还用手机偷拍。

    不用猜也知道学校论坛或者花边小报肯定已经炸开了,关于他二人的猜测必然层出不穷。

    但凡有人的地方都有江湖,哪怕是最单纯的学校也不例外,如果这些人真的鼓起勇气来采访她了,她只想回应两个字:幼稚!

    方锦程没有受到这些人的影像,似乎真的是在认真看书背单词,不一会空白的笔记本上已经写满了单词,时不时的闭上眼睛念念有词,窗外的阳光洒落在他的长睫之上,让他的侧脸恍如镀金一般,更是让周遭的几个女生看的如痴如醉。

    苏楠也在认真搞自己的东西,她现在是停职阶段,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可以着手父母失踪的案子。

    陈太的父亲叫陈好儒,是清南大学的生物学教授,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陈太是最小的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