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跟踪狂
    “什么坎儿能把一人变的不会笑?”

    王向中稍作犹豫道:“你,你是不知道……”

    “废话,我要知道还问你?”

    “你说什么创伤?无,无外乎,杀人,放火呗!”

    方锦程乐了:“这种事他做的不少,不至于杀个人就念念不忘到现在,你当他跟小爷这么单纯无知?”

    王向中见他不相信索性也懒的解释了:“他,他板着脸,我都习惯了,不板着,反而不,不习惯!”

    方锦程道:“我看你在他手底下被管教成一百依百顺的小媳妇了。”

    “去!去去!你,你才小媳妇!”

    “我可不一小媳妇吗,是吧媳妇儿?”

    苏楠一回来就被方锦程抱住胳膊靠了过来,还一脸的娇羞。

    没好气的推他一把:“老实点,要没什么事咱们先去找个地方吃饭吧,向中,你也一起吧。”

    “好!”

    “他吃了!”

    两人异口同声,方锦程看着他,恨的牙痒痒:“你不是吃了吗,怎么还吃?”

    “谁,谁说我吃了!没吃!警花姐姐,咱,咱走着!”

    言罢就迫不及待的抓起外套要跟出去吃饭,方锦程推了他几把没推走,只得认命一样带着他走了。

    晚饭吃的是火锅,三个人吃的不多,但还算丰盛。

    看着王向中和方锦程好像一对兄弟一般吵闹争执,苏楠挺高兴的,这是一种归属感和家的氛围。

    偌大一个a市,不管你有无本地户口,百分之六七十都是外来人口,他们好像一只只忙碌的蚂蚁,每天看上去忙的焦头烂额,但回头看看却是碌碌无为。

    而那么拼搏战斗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在这个繁华的都市站住脚,甚至能拥有自己的一套蜗居,相对于这些人,苏楠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她有家人,有朋友,还有……方锦程。

    虽然丢了工作,但她又有了新的目标,一切都要感谢身边坐着的这个人,谢谢他曾经在自己如此迷茫无奈的时刻死缠烂打,直至将她的生活变的精彩起来。

    “张嘴,吃菜。”方锦程涮了块羊肉往苏楠嘴里送:“秋天,多补补。”

    “再补下去要流鼻血了。”苏楠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却还是张开嘴巴吃下那块肉,看着大男孩在水汽氤氲的后面喜笑颜开。

    王向中表示辣眼睛,早知道把他哥那些人留下一起吃这顿饭了,他这个单身狗也就不用被虐了。

    但王向阳这个时候还真就没什么心情吃饭,他的车子才刚驶入小区就按了一下车上的开关命令道:“把后面的车给我截住。”

    进了地下车库,下车,上电梯,直上17楼,进门,他脱下规整的西装外套,一边倒了杯水。

    这是他在市中心的一套高层住宅,四面通透,视野开阔,玻璃墙外还有一露天游泳池,游泳的时候好像漂浮于云端一般,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危险体验。

    他站在窗边,看着夜色下的a市,那些璀璨的灯光彰显出一片纸醉金迷的颜色。

    今天难得这么闲,他倒是想会会一个人,也不枉人家白天夜里的一直跟踪自己。

    正想着的时候门铃就被人从外面按响,他直接按了一个开关将门打开。

    门外两个壮汉抓着一个女人进来,一把将人扔在了地上。

    “王总,人带来了。”

    王向阳回去坐在白色的沙发上,眸光清冷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女人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京城日报的记者都变成了狗仔队。”

    莫晓晓此时心跳快的好像能从胸腔里蹦出来,她抬头,顺着一双锃亮的皮鞋和被西裤包裹的双腿看上去。

    男人岔开双腿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看着面前的人,他眼底一片清冷锐色。

    莫晓晓道:“我是来采访您的……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势和您见面。”

    “哦?”调整了一下衬衫的领口,男人沉声说道:“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吧。”

    地上的人挣扎了一下,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用一条毛巾缠了个结实。

    毛巾这种东西结实却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可见这个人并非会对她怎样,思及此处胆子不由大了几分:“不把我解开我怎么采访。”

    给手下递了个眼色,王向阳骨节分明的两只手交叉于身前,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有点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毛巾被解开,莫晓晓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腕,心有余悸的看看这些人,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按下开关。

    她不敢去看王向阳的表情,稍微干咳一声道:“我是京城日报的记者莫晓晓,今天冒昧打扰,只是想问您几个简单的问题。”

    “说。”

    “请问您怎么称呼?”

    “……”男人的五官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棱角分明,只是这样的棱角未免给人一种冷酷之感,他薄唇紧抿没有说话,周身被寒气所笼罩。

    莫晓晓赶紧说道:“只是,只是一个过场,我当然知道您叫王向阳,是王氏企业的总裁,还是……”

    “你继续。”

    她深吸一口气道:“之前王总登上经济日报季度封面人物被评为最年轻的钻石企业家,对于这样的评价,王总您想说什么?另外,这样的评价对您的生活工作有没有什么影响?”

    后者依然没有说话,没有吱声,愈发让人捉摸不透。

    莫晓晓举着录音笔的胳膊有点酸疼,她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如此清晰,在这样的夜里,面对这样一个人,她觉得有点恐怖。

    “王总?”

    王向阳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冷锐的光芒:“你只是想问这种问题?”

    后者心里咯噔一下,依旧保持镇定道:“是。”

    “为什么不去翻翻其他杂志的采访,我想,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莫晓晓赶紧说道:“那不一样,照搬其他采访那就是抄袭。”

    “我的答案一样。”

    “就算是这样,我……”她慢慢放下手上的录音笔站起身道:“那,那我回去看看您的其他采访,到时候可能要拍您几张照片放在版面上。”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莫晓晓微笑,收起录音笔,转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离这个男人越远,她便觉得呼吸愈发顺畅,周身也愈发温暖起来。

    她不禁加快了脚步,想要快点抓住门把手,快点离开这里。

    可当她打开门后,整个人又如坠冰窟,门口两个魁梧大汉在阻拦她的去路。

    她着急的回头说道:“我,我先回报社去写采访稿了。”

    王向阳的眸光向她的方向看来:“你打算写多少字的采访稿?”

    “啊?”

    “跟踪这么多天,应该足够写一本书了吧?”

    莫晓晓绷紧神经道:“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这几天我确实想要和您接触并且采访,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而且您看上去很忙。”

    “作为记者,难道不知道这世上还有预约这么一回事?”

    “我,我忘了……”她目光躲闪,在想着脱身的办法,可是就她对王向阳的了解来看,一旦抓住猎物就不愿放手了。

    思及此处,她暗中攥紧拳头,甚至想过要拼个鱼死网破。

    “你不适合做记者。”

    莫晓晓赶紧回道:“确实不适合,我回去会考虑换个工作,”

    他冲女人招手,大汉上前推搡一把,险些把她给推倒。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您还有事?”

    “留下。”

    后者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继续采访?”

    王向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人从地上提了起来,不由分说就向内室走去。

    莫晓晓整个人都懵了,跌跌撞撞的跟上他的步伐,一边着急问道:“王总,王总您要干嘛?有话好说,这段时间跟踪您是我不对,您如果需要什么精神方面的赔偿我也一定会照办!”

    一脚将门踢开,王向阳轻松提起这个小女人的胳膊就将她扔在了床上,一碰到那柔软的床垫,莫晓晓登时魂飞魄散。

    “你要干嘛!”

    欺身上去,男人将她囚禁在自己的臂膀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柔弱纤瘦,整个人恍如受惊的小鹿一般张皇无措,然而那双眼睛却又满是倔强和愤怒,明明怕的要死,却还是一副随时都要奋起反抗的样子。

    “那个男人碰过你了吗?”

    莫晓晓一愣,随即一头雾水道:“什么?”

    “他姓万吧。”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就在耳边,温热的呼吸从上而下的扑到她的脸上,近距离的看这张脸,她连呼吸都不敢。

    桀骜,倨傲,冷酷,于一身的男人,坐拥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竟然莫名其妙的把她压在身下问她的前男友。

    “你问他干嘛?”心底一紧:“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白领,和你的世界不搭界!”

    “我只是问问,你就这么关心他?”

    莫晓晓蹙眉,她怎么好像从这个男人的语气中感受到一些醋味,不过她跟前男友分手快一年了,早就没了感情,他应该不会傻到拿他来威胁自己。

    “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还有,麻烦你让一下好吗,我要起来。”这种被人主宰的感觉很不好。

    “他有没有碰过你?”还是这个不依不饶的问题,男人岿然不动。

    莫晓晓看着他,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到底是谁?我们认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