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厉害了我的哥
    “也,也是你哥!”

    方锦程没好气的扭过头去,一边招手叫服务生过来点单。

    苏楠在之前的会所里和王向阳有过一面之缘,但毕竟没有正面打过交道,只得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和他握手打招呼。

    “你好,王总。”

    王向阳点头,幽暗的灯光中看不清他的五官,但却能清晰的感知他不喜不悲,淡定如常的坐在那里,似乎听歌听的很入迷。

    服务生又把ipad菜单递给苏楠,让她点酒,桌上已经有几瓶酒了,还有一个五彩缤纷的果盘,便摆手表示不要了。

    方锦程道:“来杯鲜榨橙汁。”

    “这……”服务员有点为难,他们这里是酒吧,果汁之类的饮料是不提供的。

    “这不有橙子吗?鲜榨,去。”男人用不容置喙的口吻命令,服务生连忙应声下去。

    大王八用手揽了方锦程的肩膀,嘿嘿笑道:“还喝橙汁呢,改,改吃素了?还是说,你们,要,要生娃?”

    “对,生娃,禁烟禁酒,你丫满嘴的烟味儿,离我远点儿。”

    大王八又嘿嘿笑道:“叫我们来就是,就是宣布这事儿?”

    苏楠也在纳闷中,她是被一头雾水的拖过来的,完全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方锦程介绍道:“王向阳,你应该听说过,我就不多说了。”

    苏楠道:“王总的大名如雷贯耳,只是各种说法都有,我目前还不能确定……”

    “没错,那些不管说好的坏的都是说他的,就是他,没跑了!”方锦程道:“黑白通吃,做事缜密,也算是我一值得信任的朋友吧。”

    王向阳深深看了方锦程一眼,这一个眼神登时让他有点尴尬了,连忙补充道:“不过已经绝交了。”

    苏楠腹诽:能不能行了,绝交还带我来?

    又介绍王向阳身边的人道:“这几个人呢,也是他手上的左膀右臂,在各个领域都有涉足,今天你那帖子也多亏了李总。”

    被称为李总的人呵呵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方少有需求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方锦程也算客气道:“那您就是给我方锦程面子,这个谢字您千万得收下!”

    苏楠一听也赶紧端起酒杯敬那李总道:“多谢。”

    方锦程一把将她手上的酒杯端走,换上服务生刚送来的橙汁:“怎么回事呢媳妇,备孕期间不能饮酒,喝橙汁!补充钙铁锌硒维生素!”

    额角青筋一跳,不知这小子到底在卖什么关子,苏楠无法,只得用橙汁和李总碰杯。

    又一一介绍了其他人,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本职工作是什么,但能在王向阳身边的也不是泛泛之辈。

    “还有这位……额,大王八,不用介绍了,叫大王八就行。”

    王向中急了:“你,你丫瞧不起人是不!是不是,瞧,瞧不起人!信不信,咱俩pk,一,一下!”

    方锦程道:“行啊,来pk顺口溜吧!”

    “靠!”大王八说一个字倒是说的溜。

    方锦程揽着王向中的肩头道:“王家老八,我们都叫他大王八,跟我从小光屁股蛋儿长大的,就上次,你给我脖子贴卫生巾那次,就给他打架让人给淬了的!”

    大王八道:“你,你丫还整个卫,卫生巾往脖子上贴?”

    方锦程道:“你也可以说是五星红旗,看我上头还留一疤呢,你欠我条命。”

    “滚你丫,丫的!你要死了,我,我就追警花姐姐!”言罢还对苏楠抛个媚眼,让方锦程直接连头带眼的给压沙发上去了。

    苏楠道:“你们俩这是相爱相杀啊,能不能消停会儿?”

    “能!”方锦程正襟危坐道:“说正事!大王八,说正事的时候你丫把嘴巴闭紧喽,听你说句话那叫一个费劲!”

    王向中表示很伤心,一副受了伤的小媳妇模样往王向阳怀里钻,想要寻求来自哥哥的温暖。

    谁知王向阳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用两根手指按住他额头把人推出老远,唯恐他脏了自己的衣服一般。

    苏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来跟方锦程在一起的朋友多少都被他给传染了几分‘蛇精病’。

    “就我在电话里说过的,失踪的岳父岳母,十年了。”方锦程好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叠纸出来递给了王向阳:“这是他们的资料。”

    王向阳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缓慢的念出了她父母的名字:“苏林森……陶瑛……”

    苏楠这才明白方锦程的目的,他是想让王向阳的势力出面来调查自己父母失踪的原因,甚至是找到她下落不明的父母。

    但是她父母都已经失踪那么多年了,要找从何找起?当年在还有线索的情况下警方都一无所获,在十年后的今天,他怎么可能找到?

    而且王向阳表面光鲜虽然是年轻企业家,但是王家却是靠做黑道生意起家的,黑道势力同样残存于王向阳的骨髓,她怎么能和这样的人合作呢。

    如果被上头的人知道了,别说停职了,恐怕还要查办。

    “我只是帮你留意一下……”似乎是看穿她在想什么一般,王向阳慢条斯理道:“有什么线索会跟锦程说。”

    苏楠有些不太好意思:“我,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这个案子毕竟已经十年了,要找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上都会有他活过的痕迹,走过的路,说过的话,也同样会留下痕迹。”

    方锦程抠抠耳朵:“耍帅扮酷,卖关子时间到。”

    王向阳瞟他一眼,眼底倒是有寒光乍现。

    不苟言笑如他,推推眼镜框,眸光又重新锁定手上的资料,峻拔的眉峰微微一紧:“两个消失地点?”

    苏楠点头道:“警方的调查结果是他们没有来a市,但我却可以肯定,他们来了,而且还拍了一张在a市的照片发给了我,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张照片被我想办法以电子的形势一直保存了起来。”

    “照片呢?”

    “我,没带。”

    “你来a市就是为了找他们?”

    “是的。”

    “你的弟弟妹妹都是你带大的?”

    “是,不过这跟我父母的失踪也有关系?”

    王向阳盯着资料看,眉心越来越紧,最后很是无所谓道:“没什么关系。”

    苏楠绷紧的神经算是有了一瞬间的松弛,这边王向阳资料看的差不多了,随手递给了身边一人。

    “最近案子有了新的进展,”方锦程道:“找到了和这个案子有关联的人和事,媳妇儿,你说吧。”

    苏楠一愣,赶紧把最近的大学生失踪案,还有南方小城陈太失踪的父亲都一并跟王向阳说了。

    后者却摇头道:“这些事情看似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点,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共通性。”

    这么一说,苏楠也不禁有些动摇了:“那,那我这段时间的调查。”

    “也许都是白费,你走错了方向。”

    苏楠一时间好像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一样,明明已经找到了离开迷宫的方式,却发现走的那条路还是错的,这种绝望已经习以为常了,这十年来她经历过不少。

    “还是那句话,我会留意。”男人说着便起身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有事可以再找我。”

    苏楠点头,目送王向阳带着手下离开,高大挺拔的身形消失在黑暗的门口。

    她坐下将橙汁喝光,一边看向方锦程:“他会有办法吗?”

    将脚翘在桌上,某人品尝着鸡尾酒,跟着伴奏哼了两声:“应该会吧。”

    “什么叫,叫应该会?这,这世上还有比我哥,更,更靠谱的人吗?”被扔下来的大王八不乐意了:“你,你不是,知道!”

    “嗨,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不是对这个哥深恶痛绝吗,怎么还替他说好话?”

    “都,都是一家人!胳膊肘,不能往外拐!”

    方锦程道:“我看你是暗恋他吧,你尽管直说好了,我不歧视你们的兄弟情感,还会送一大红包。”

    “我艹!你,你tm闭嘴!老子,掐,掐死你!”一着急,王向中更结巴了,扑上去抓住方锦程的脖子就要捏。

    后者赶紧求救:“警花姐姐,有人要杀你老公啊!警花姐姐快来除暴安良!”

    苏楠可没这个心情跟他俩插科打诨:“我去上个厕所,你们俩继续相爱相杀吧。”

    正缠斗在一块的俩人瞬间傻眼了,以最快的速度分开,还用眼神的余光小心翼翼的去观察旁边有没有人往这里看。

    苏楠已经走了,两个男人的战火也终于得以平息。

    王向中急忙解释道:“老子,老子不,不怕你!老子的哥,是咱,咱家最厉害的男人!”

    方锦程道:“说起来我有点纳闷,王向阳一天到晚为什么板着个脸,是不是你们王家亏待他了?别告诉我他只是你们家的赚钱的工具,包身工?!”

    “你,你!你才包身工!那,那是他小时候,的创伤!留下的,后,后遗症!”

    “后遗症能让人面瘫?”

    “心,心瘫!”

    方锦程不太明白:“以前小时候就看他整天不苟言笑到现在,累不累?”

    “那也,也没办法,他自己过,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儿!”

    方锦程抬眼看他:“什么坎儿能把一人变的不会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