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含冤莫白
    苏楠趴在桌上写检讨,作为一个马上就要收拾东西回警校重学规章制度的人,临走之前还得交一份检讨,这叫什么事儿!

    去了一趟南方回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正所谓有得有失吧,找到了一位和她父母失踪案有关的人,也失去了眼下来之不易的位置。

    “我深刻的意识到这种行为有损全体公安的形象和个人形象,特此做出深刻检讨,向人民和领导深刻检讨自己所犯的错误,以后绝不再犯!对不起!”

    收尾,搞定,所谓检讨全都是些换汤不换药的台词,她苏楠脾气不太好,这种检讨写的多了,顺手拈来,写个一千字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大周可就犯难了,他趴在办公桌上都快把笔头给戳烂了。

    苏楠走过去拍拍大周的肩,很是同情的叹道:“写不出来?”

    大周热泪盈眶:“老大……”

    “这次是我连累你了,我的检讨已经写完了,你写不出来?那慢慢写吧。”

    “老大……你,你不给我抄啊!”

    苏楠给了他一个满是同情的眼神去了所长办公室,所长还是那副表情,难看的好像便秘。

    “检讨写完了?”

    苏楠故作轻松道:“写完了,您看看行不行,这次我还特意用叙述加回忆的描写手法,自我感觉文笔不错。”

    所长没心情去看她的文笔,按下检讨书对她说道:“你想走吗?”

    “不想,但是规章制度在那摆着……所长你也不用为我争取什么,别影响了自己。”

    “你不是跟方少结婚了吗,”所长说的有点犹豫:“要不然……你跟他说说……让他们家给你想想办法?”

    别说苏楠开不了这个口,就算她真的开了口,方家又有什么办法?难道让他们以身份给公安局施压?

    方家不会这么做,苏楠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所长,我跟方锦程的关系没您想的那么好,我去哪里都行的,我还年轻,从头再来就好。”

    话说到这了,所长也不再勉强她什么:“好吧,上头的调令还没下来,估计还是调查事实,你可以先处理一下手头的工作,等调令下来了再交接。”

    “嗯。”苏楠点头出去,外头一群人都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这让她不得不打起精神笑道:“干嘛呢?又不是生离死别,最快学习完就能回来,最迟我在其他地方混两年再调回来,不过到时候你也许都不在这里工作了。”

    “老大,我们在网上声援你了!”

    “是啊楠姐,我们还特意写了个帖子把今天早上的真实情况说出来了!”

    “不过……不过没什么人转发,更没什么人看。”

    苏楠无奈道:“没事,谢谢大家,我们无凭无据,说什么都是苍白的,还不如不说。”

    “凭据?”小张恍然想到什么一般:“楠姐!今天早上门口那么多记者呢,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录音了吧?说不定还有人录像了呢!”

    苏楠想了想,还真是!

    可早上人虽然来的不多,但她却并没有刻意去记都有哪些媒体,目前公安局的官网回应是会去调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想到这一茬。

    “楠姐,咱出警走一趟,去问问,如果有拍下来录下来的就让他们提供证据!”小张义正言辞道:“就算网友看不到,给上头看到,知道你没做错不把你调走就行了!”

    这一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大家都是不想让苏楠走的,眼下能有办法挽回当然也要挽回。

    苏楠却有点心虚:“我早上做的……真的没错?”

    “当然没错!要是我早就揍她了!搁谁面前谁不生气啊!楠姐你那是轻的!”

    “是吗……”苏楠想了想到:“不过挨个儿去问去找也太浪费时间了,你们先做自己手上的事,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小林也跟着干着急:“咱们不就是做这个的吗,让我们去吧楠姐。”

    “不着急,你们各忙各的。”她快步进了办公室,关上门,拨通了一个电话。

    方锦程接到苏楠电话的时候是他难得坐在教室上课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嗡嗡震动,还是姜玉琪给他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警花儿顿时就心下了然。

    大阶梯教室里,老师正在讲台上讲的眉飞色舞,包括方锦程在内的一大票同学正在呼呼大睡。

    接通电话,姜玉琪压低声音道:“喂?谁啊?”

    苏楠眉头一紧随即问道:“方锦程呢?这不是方锦程号码?”

    微微勾唇,冷哼一声道:“他在睡觉,你找她有事?”

    不是领证了吗,不是同居了吗,她倒要看看,前脚一起从家里出来,后脚就去睡觉,身边还有个女人,你苏楠能淡定下来吗?

    苏楠确实挺不淡定的,不过她并没正中姜玉琪的下怀:“睡觉?现在是上课时间!他睡什么觉!”

    “方少很少去上课你不知道吗?”

    “少废话!赶紧给我把人叫起来!别在那儿给我装了!我都听见你们老师讲课的声音了!”苏楠怎么可能听得到,她只是听到对面刻意压低的声音做出的判断而已。

    没想到还真就让她给蒙对了,姜玉琪不情不愿的戳了方锦程两下,把手机塞给他,嘴巴撅的能挂个油壶。

    睡眼惺忪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刚把手机放耳朵边上就被苏楠的声音震穿耳膜。

    “你丫还想不想顺利毕业了!就你这样要么逃课,不逃课就睡觉的人还想不想好了!给我打起精神来!好好上课!让我知道你再上课睡觉姑奶奶分分钟阉了你!”

    言罢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对面接电话的人整个儿风中凌乱了,他觉得自己可能吓掉魂了。

    “你这警花可真够野蛮的。”姜玉琪幸灾乐祸道:“我都告诉她你不方便接电话了,她非让你接。”

    打了个呵欠收起手机,方锦程往桌上一趴,直犯迷糊:“特意打个电话过来就是为了督促我认真听讲?她还真闲啊今天……”

    姜玉琪道:“对你查岗查的还真厉害。”

    冷看这小妮子一眼,方锦程道:“我乐意……”

    是的,他乐意,这一通电话还真就把他的瞌睡赶走了,竟然认认真真的上起课来了。

    苏楠挂了电话之后也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了,这么管苏苏和苏贺也就算了,怎么还管到方锦程头上了。

    从这小子做事的一贯尿性来看肯定要骂娘了,而且自己那一通训斥未必能起到什么作用。

    没一会,方锦程的电话回过来了,应该是下课了,说话的声音也能尽情放开了。

    “警花姐姐,你打我电话不是只是为了训我吧?您有啥事?”

    苏楠道:“上网看资讯了吗?”

    “啊……没空,出什么事儿了?”他挠挠头发,所谓的没空当然是忙着睡觉啊,为了不挂科他也是拼了。

    “呵呵,你睡觉就有空?”

    知他者媳妇也啊,方锦程又厚着脸皮问道:“那你是希望我上课玩手机呢,还是希望我上课睡觉呢?”

    苏楠道:“少在这儿贫,我跟你说,今儿早上姐遇到一点麻烦……”

    就把今早发生的事跟方锦程说了,他生气归生气,不过还是做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决定:“当场说不定有其他人录音了,找到录音发布上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苏楠一拍桌子兴奋道:“对喽!你咋这么聪明呢!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事儿,你人脉广,帮姐打听一下这事儿。”

    方锦程嘿嘿嘿直笑,不说话。

    有点捉摸不透他,苏楠忍不住想问:“那什么,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很高兴,警花姐姐,你遇到麻烦终于能向你老公求助了。”

    “你够了啊,爱帮不帮!我自己也能查!”

    “帮,怎么能不帮呢,瞧你这暴脾气,我告诉你啊,多找老公几次也就习惯了,没这么容易害羞了!”

    苏楠要暴走了:“你有完没完!谁害羞了!”

    “脸红了吧?脸红了没!”

    苏楠气的一张脸通红:“我刚才跟你你说了什么!赶紧去办啊!罗里吧嗦!”

    挂断电话,她捧着滚烫的小脸真是又生气又好笑。

    不知道这一条路行不行得通,她现在已经开始整理办公桌上的卷宗了,有还没了结的事情她都要一一分类归档,等有合适的人接班了她好交接一下。

    看到之前失踪大学生的案子她又开始陷入沉思,时隔多年,难道这些和自己父母失踪的案子毫无牵扯,只不过是她刻意为之将这想成一体的了?

    只不过那对老夫妻消失的也太过诡异,排除了地下停车场内所有司机,最后也没找到他们二人的下落和踪迹。

    苏楠曾经联系过老夫妻当地的派出所民警让他们去老夫妻的家里看过了,那里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回去,但是衣服鞋子少了几双,而且四季服装都减少了,看来消失的人已经做好了长时间不回去的准备。

    他们到底为什么改口供?到底是怎么消失的?目前是生还是死?

    正翻着卷宗想要找出点蛛丝马迹的时候,外头小张一惊一乍起来:“楠姐!楠姐快来看啊!”

    苏楠纳闷出去道:“干什么?”

    “楠姐!我刚才写的那篇稿子被转了五百多遍!”

    苏楠也不由一惊:“这么厉害?那现在能洗刷我的‘冤屈’了吗?”

    小张鄙视她道:“楠姐,你把网络想的太小了,区区五百,看到的人很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