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幼稚二人组
    拿了陈太给的资料回去,李爷爷已经在等着她们了。

    下午茶摆在了外面,遮阳伞下,微风送爽,老人家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毛毯。

    虽然已经瘦到脱形,颧骨高耸脸颊凹陷,但仍然可以看得出他那一生都不曾弯下的背脊挺的笔直。

    “外公。”方锦程低声将人叫醒,后者咧嘴一笑,音色略有些沙哑道:“你们回来啦。”

    二爷爷指挥佣人依次上了牛奶点心,一边笑呵呵的说道:“首长刚睡醒,说出来他透透气,顺便等你们。”

    方锦程接过了壶,用斟茶的娴熟手法倒出壶里的牛奶,一人一杯。

    外公蹙眉,很是不满的端起那牛奶看了看,又在手上晃了晃,不无惆怅道:“真怀念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日子啊……”

    苏楠一看他心情低落赶紧活跃气氛道:“牛奶多好啊!补充蛋白质!补充钙!还能预防老年人骨质疏松!”

    方锦程叹了口气,亦是颓废:“真怀念肆无忌惮喝深水的日子啊……”

    “啊咧?”苏楠下意识的去看老爷子的脸色,果不其然,他好像更加惆怅了啊!那是对自己健康状况的心知肚明,还是对生活的无可奈何?!

    赶紧怒道:“你,你个未成年!好好喝你的牛奶吧!牛奶能促进发育!”

    方锦程嘿嘿一笑,冲她意味深长道:“我已经发育好了哦,警花姐姐。”

    苏楠下意识的往他裤裆看了一眼,一张脸立刻涨红,要不是当着老爷子的面,她真的要给这小子来一猴子偷桃!

    外公依旧黯然道:“这酒是,是续命的灵丹妙药,你们都不懂,连命都没了,还补充什么钙铁锌硒维生素啊!”

    方锦程点头附和:“你们都不懂!”

    外公冲着宝贝孙子挑起眉梢:“来一盅?”言罢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

    “来一盅!”他也开始迫不及待了:“二爷爷,来瓶酒呗!男人怎么能不喝酒呢!不喝酒的男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外公连连点头,一脸向往道:“不喝酒那就不叫男人!”

    二爷爷只管笑:“方家少奶奶在呢。”

    一老一少一脸期待的看向苏楠,眼底露出小猫一样祈求的眼神,简直如出一辙。

    苏楠从刚才开始就有点要抓狂了,外公要喝酒,这小子不仅不劝阻居然还唯恐天下不乱的怂恿!

    “不能喝,酒不是好东西,为了您二位的身体着想,还想老老实实喝牛奶吧!”

    “楠楠啊……”外公很是委屈道:“都已经这样了,还能伤到哪去呢,你说是吧?”

    “楠楠啊,”方锦程也跟着道:“小爷身体好着呢,不怕那个。”

    苏楠瞪他:“你够了!闭嘴!”

    外公不乐意了:“你看看你,惹楠楠生气了吧?我跟你说,这大病小灾都是因为平时不注意,日积月累造成的,你可千万不要跟外公似的,戒不掉!”

    方锦程道:“您老人家也知道自己不是个好榜样?”

    外公嘿嘿笑:“知道。”

    苏楠道:“那还想喝酒吗?”

    “想。”

    方锦程也眼巴巴的看向苏楠:“就一盅,媳妇儿?”

    苏楠转头对佣人道:“那拿三个酒盅过来。”

    佣人手脚麻利的送来三个酒盅,外带一瓶特供酒。

    苏楠没去开酒,端了牛奶给三个酒盅斟满,自己端起一杯道:“干杯?”

    方锦程不乐意了:“媳妇儿,这可不是酒啊。”

    苏楠微微抿了一口,恍如品尝美酒一般,继而冷眼看向方锦程道:“不是吗?”

    后者干咳一声赶紧应答:“是,是,好酒!”

    言罢一仰头咕嘟一声灌了下去,好像那美酒极烈,还做了一个难看的表情,很是滑稽。

    外公要说话,外孙却在他耳边道:“您老人家不想看我被媳妇揍吧?这在我们家,那家伙,女王陛下,说一不二,谁敢反对她,咔嚓!”

    言罢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一脸畏惧的看向苏楠。

    苏楠又好气又好笑,她有那么可怕吗?

    外公似乎还想说什么,苏楠紧接着问他道:“味儿不对?”

    “对……还是不对?”外公问外孙。

    外孙赶紧教他:“对对对!不然女王陛下要发飙了!”

    “对!”外公赶忙应答,还配合的喝了一口‘美酒’,一脸陶醉,好像真的喝到了上等的佳酿。

    这边方锦程给他斟‘酒’,一脸悲怆:“咱俩同病相怜,老妈总是管着您的吃喝,我媳妇总管着我的,来,走一个。”

    爷俩碰杯,颇有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之感。

    苏楠算是明白了,感情坏人让她给做了,好人都让方锦程给做了,假装配合外公让外公高兴,实际上就等着她出招呢!

    一老一小好像都返老还童了一样,而且外公发现了用酒盅喝牛奶的乐趣之后真的好像在喝酒一样,那叫一个身心舒畅,分外满足啊。

    微风习习,吹动着大院里头的阔叶树发出哗哗声响,桂花飘香沁人心脾。抛却所有的不愉快,忘却那些尚未解决的棘手事件,珍惜眼下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如果能将每一次相伴当成是最后一次,人与人之间哪还有那么多的罅隙和矛盾,剩下的就只有珍惜和包容。

    苏楠陪着爷俩喝了杯牛奶,吃了点点心,天色已经不早了,傍晚的风有点凉,方锦程推着轮椅往屋里走去,她却走在后面,跟二爷爷说上了话。

    “今天过去还算顺利?”二爷爷曾经也是铁骨铮铮的军人,现在退休之后,眉目之间虽然满是沧桑,但却显得极为温和,和外公相比少了许多戾气。

    “有点不顺利,不过也算顺利吧。”苏楠还是有点生气的,故意找人扮演人贩子的角色吓到陈太和乐乐,这能让她很过意不去。

    二爷爷道:“让我猜猜,是因为那场戏吗?”

    苏楠心底微微一惊:“您知道?难道……”

    “那两个人是这院里的,我派去帮你们的。”老人家说着还呵呵笑了起来:“这个任务他们完成的很好,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去,这世上很多事情本来就是事在人为,如果总是处于被动,只会一事无成。”

    “二爷爷……我是警察。”她是警察,她进警校上的第一节课就是什么是警察,他们的存在是要阻止犯罪事件的发生,而非纵容,亦或者自己去犯罪。

    “你的观念很正确,但锦程做的,也并非就是错的,其实你们俩倒是可以互补。”

    苏楠一怔,继而扯着嘴角干笑道:“您怎么说的好像我们天生一对一样……”

    “呵呵,难道不是吗?”

    苏楠双手交叉,比出了一个x:“不是,绝对不是!”

    她怎么可能跟方锦程是天生一对,虽然她对这小子是有点……有点好感的吧,但他们俩终究是不适合做夫妻的人。

    不过他们在外人眼中真的很般配?这让她有点费解,记得以前曾经翻过苏苏的一本杂志,上面介绍了何为夫妻相。

    她一晚上都在偷偷打量方锦程,想从他的五官上找到和自己相似的地方,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夫妻相。

    直到晚上要睡觉了她还在打量方锦程那张俊脸,仍然没有大的突破。

    这小子就是李家和方家最好基因的完美载体,她苏楠要是长的像他,显然不会剩到现在。

    她坐在床上拥着被子,看刚刚沐浴完毕的大帅哥擦湿头发,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犯起了花痴,脑袋里两个小人开始打架了。

    a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嘛,既然对方先说要好好做夫妻,那就做夫妻好了,没必要弄的难堪,而且人家家里人哪个不当你是亲儿媳妇看待!

    b说:这怎么行呢,要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能动摇!你能保证自己一直清醒?你能保证自己不会在他的糖衣炮弹中沦陷?!

    a说:沦陷了又怎么样!爱情婚姻得两全,皆大欢喜的事儿!

    b冷笑:哼,你能保证他对你这个女警察的一时新鲜能持续一辈子?你能保证你俩将来不会有孩子?到时候感情危机,婚内出轨,单亲妈妈可不是那么个当的。

    a不乐意了:人家现在年轻嘛,贪玩了一点,过两年就成熟稳重了。

    b说:三岁定终生!

    a说:要打架是不是?

    苏楠眼睛一闭,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她那个恼啊,为什么她时刻保持清醒的小脑瓜一遇到方锦程就混乱死机了?

    床头柜上手机响了起来,她迅速抓到手里一看,是苏苏打过来的。

    “喂?”

    “老姐,没打扰你和姐夫吧?”苏苏这小妮子看来也欠揍了。

    “有话快说!”

    “这么急啊?好好好,那我就长话短说!”

    “……”

    “老姐,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来?”

    她问方锦程:“喂,明天几点的飞机?”

    大男孩想了想到:“吃完午饭再走,估摸着到a市应该五点左右。”

    苏楠道:“五六点。”

    苏苏对面传来一阵尖叫:“啊——你俩睡一起了啊!!”

    苏楠咬牙:“没有!”

    “我看你们回去也别分居了吧,家长的感情问题可是会直接影响孩子健康成长的,我和苏贺还只是宝宝呢。”

    “你俩的成长之路本来就不怎么健康!”

    方锦程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扔掉手上的毛巾大步向苏楠走来。

    她往后一缩,大声冲着苏苏吼道:“到底什么事,说不说?不说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