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导演一场好戏
    “你刚才说离婚……那,这次抢孩子的事情,有没有可能……”

    她也只是猜测,有不少夫妻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她不知道陈太有没有遇到这样的纠纷。

    后者一听,一向温软的女人,眼底却露出凶狠的光芒:“不是没有可能,一定也有这样的可能,为什么这么多孩子不抢,偏偏抢我的乐乐!”

    苏楠道:“您最好把自己的感情纠纷也跟民警说一下,会有利于办案。”

    “谢谢,我刚才已经告诉民警了,真的非常谢谢您,当时要不是您出手,歹徒肯定已经带着乐乐走远了。”

    “真不用这么客气,您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开导开导自己的同时也要开导一下乐乐。小孩子记性不大,希望这件事很快就能忘记,您也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有事及时报警。”

    “我媳妇儿职业病又犯了。”方锦程一把将人勾了过来,提醒她道:“差不多行了啊,啰嗦那么多干嘛,饿了,去吃饭吧。”

    苏楠也不由赧然:“不好意思啊陈太,我就是习惯性的这么一嘱咐,不是故意啰嗦的,那行,您也早点回家去吧。”

    “好的,好的,谢谢您啊方太太。”

    “真不用客气。”

    方锦程道:“走了,别这么依依不舍。”

    苏楠起身告辞,陈太却忽然道:“方太太,您把电话号码给我留一个吧,以后,以后有什么事我好咨询一下您。”

    “好的,好的。”苏楠赶紧将号码告诉了她,她在外面工作的时候也经常留号码,不过打的很少。

    有报案直接打110了,要倾诉心事也不会真的找她。

    出了派出所,她还有点怅然若失道:“出来这一趟,正事没办成,还做了一次好人好事,不错。”

    方锦程看她,一边说道:“这就是咱办的正事。”

    苏楠蹙眉扭头对上大男孩澄澈漆黑的眸子:“你什么意思?”

    “找个地儿吃饭去。”

    “回去吃吧,不是,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大老远的回去干吗,下午还得出来。”言罢就大步向前,一边四处探看周围有什么餐厅可以大吃一顿。

    苏楠急了,快走两步追上他道:“方锦程,刚才那一出抢小孩的戏码不会是你导演的吧?”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抬手在苏楠的鼻梁上刮了一下,似乎是奖励一般,顿时让她醍醐灌顶反应过来了。

    所以他在咖啡厅气定神闲一直磨蹭?所以人贩子谁的孩子不抢,专抢方太太的。因为都有人在背后操控,可不就万事顺心如意吗!

    “方锦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以为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就算再怎么幼稚也不至于做违反乱纪的事情!”

    “违什么法,乱什么纪了?”大男孩不以为然道:“兵不厌诈,再说了,又没出现严重的社会后果,就当看一场戏吧。”

    “一场戏?你说的轻松!”苏楠压低声音呵斥他道:“你知不知这么一件在你看来好玩的事情,会对方太和乐乐造成多大的心理创伤!会给他们留下多严重的后遗症?你居然还说的这么轻松?”

    将苏楠揽进怀里向前走,方锦程一边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不过这些在帮你达成目的面前都是小意思,我会让警方好好处理这件事,尽量让方太没有后顾之忧。”

    苏楠算是败给他了,看来他还是完全没有一点悔过之心。

    “方锦程,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种事你也做的出来!”

    “怎么不能做?既然你是光明正义的化身,那坏事就让我来做好了。”

    苏楠道:“你最好……”

    话音未落,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通一看,是一个陌生电话。

    “喂?”

    “方太太……”

    “陈太?”苏楠一惊。

    “方太太,您下午有时间吗?我,我想跟您聊聊我父亲的事情……”

    苏楠欣喜若狂,却不得不克制:“有有有!那,什么时候?在哪里?”

    “我把时间地点发到您的手机上。”

    “好的,好的。”

    最后又寒暄嘱咐两句挂断了电话,方锦程一旁洋洋得意道:“怎么样,正事儿办成了吧?小爷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苏楠还在生他的气:“你做了什么好事自己心知肚明!”

    “达到目的就行,过程不重要。”

    “你这个人真够随性的,完全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这件事也许会对陈太和乐乐造成永久的心理创伤,你到底想过没有!”

    “没有,作为你的老公,我好像只要考虑你的感受就行了吧?”方锦程说着已经将她拉进了一家餐厅。

    苏楠真是拿他毫无办法了,心中对他赶紧的同时又忍不住同情起陈太和乐乐,她觉得自己真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陈太发给苏楠的地址是一片居民小区,去了才知道原来是陈太的家。

    “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乱。”和早上充满戒备的会面不同,陈太既热情又感激的将两人引进了客厅。

    不大的三居室,确实有点乱,随处散放着孩子的玩具。

    陈太赶紧去收拾地上的玩具道:“乐乐上午受了惊吓,下午就没去幼儿园,他刚睡着,我还没来得及收拾。”

    苏楠松口气道:“他好些了吗?有没有害怕?”

    “好多了,正如您说的,小孩子忘性大,这一转眼有好吃的好玩的就把刚才的事情忘记了。倒是我……现在想想还是心有余悸。”

    “您放心,坏人已经绳之以法,警方也一定会在各个幼儿园附近加强布控,你们一定会非常安全。”

    “谢谢,希望如此吧。”陈太邀二人坐下,并且为他们倒了杯茶。

    苏楠直接开门见山道:“也算是一场缘分了,多年前咱们的亲人一起消失,今天我们又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相识。要不是真的非常想要找到他们,我也不会千里迢迢从a市飞过来找您。”

    方锦程干咳一声补充道:“对,特意,专程,前来找您的。”

    陈太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惭愧:“我并不想告诉你们,事实上,我对于父亲失踪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

    她说着便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沓资料递给苏楠:“您看看吧,这是我父亲当年失踪之后我们报警后的调查过程。”

    苏楠随便翻了翻,的确是已经年代久远,但在里面关于陈太父亲的描述并不多。

    仅有的几张照片,研究报告,甚至去哪里订的车票,也全都是复印件。

    “您父亲失踪之前有没有什么反常?”

    陈太想了想,最终摇头道:“真没什么反常,他平时就不怎么喜欢待在家里,在大学里的时间比较多。”

    “大学?”

    “我父亲是清南大学的教授,除了上课,他剩下的大多时间都是在做实验。”

    “那他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陈太蹙眉,似乎想要回到那一天。

    “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儿,知道这件事已经是五天年之后了,父亲不经常回家,家里人发现的也晚。后来,是学校找了过来,说父亲好多天不去上班了,家里人这才急急忙忙的要联系他,但是已经联系不上了。”

    苏楠见她的眼眶有点红,深有感触道:“我当时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确定我爸妈失踪了。”

    “警方一开始也很重视,毕竟我父亲是一个科学家,还是清南大学的教授,并不是普通人。”

    方锦程懒洋洋道:“看来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找人时机。”

    “一开始,他们还到处找,火车站,飞机场,汽车站。但是,找着找着,他们开始在附近搜寻了,找遍了学校的每一间教室和阁楼,越是偏僻人少的地方越去找,最后甚至恨不得将学校的那条河也捞个遍……”

    旧事重提,陈太心中依然酸涩难安。

    苏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从搜查生前所出处的环境来看,警方已经开始对外界宣布,这个人说不定已经死了。

    他们已经放弃了更多渠道的寻找,开始用寻找尸体的手段来寻找一个大活人,这是何其绝望的一件事啊……

    没有人比苏楠更加深有感触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父母失踪多年,也有很大的被害可能。

    陈太喝了口水,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一下:“不好意思,失态了。”

    苏楠赶紧道:“没关系,没关系,您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

    陈太苦笑说道:“除此之外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找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找到,就宣布死亡了……我那时候年纪小,说的话别人也不听,家里都是哥哥姐姐当家做主,但凡我有那个能力,就一定不能让父亲就这么‘死了’,我相信,他还活着,他还会回家给我梳头发扎麻花辫儿。”

    天下的父母果然都是一样的,这一段段美好的回忆又牵动了苏楠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故事,她小时候也总喜欢老爸给她扎辫子,就是有点松,蹦两下就散开了,别人说她像个小巫婆。

    像小巫婆也没关系,她从小就不是一个温柔老实的小姑娘,好像打打杀杀不服输的性子从小就有了,以至于她后来走上了警察这条路。

    对于自己让人头疼的性格,让常年身在外地的老爸老妈很是骄傲,觉得女儿小小年纪很勇敢,可以保护自己了。

    也是这份勇敢,支撑着她走过了今后那些难走的道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