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拜师父
    苏楠这一觉睡的不太舒服,好像趴在一片钢筋水泥块中间,转一下都咯的老腰疼。

    好不容易从睡梦中醒过来了,只有一个感觉:累!真累啊!怎么睡个觉还这么累呢!

    但她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她看着面前这个人冒着青胡茬的下巴,又看了看自己正抱着那人的手。

    再感受了一下自己趴伏的位置……一时间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因为她此时就趴在方锦程的身上,抱着他的肩膀,这么一晚上下来可不咯的老腰疼吗?

    而这小子正四肢大敞,大大咧咧的呼呼大睡。

    她自认为睡相还可以啊,怎么昨晚就睡成了这幅德行?

    慢慢要从他身上爬起来,结果一抬头,就痛呼出声,明显感觉到一根连接大脑和颈椎的经络被抻的生疼。

    “疼!”这下她脑袋是动也不敢动了,保持着奇怪的姿势从男人身上爬下来,脑袋只能侧向左侧,转正一下都疼。

    睡的正香的某人睁开了眼睛,长睫之下,星眸点点,恍如不染尘埃的孩童,纯净的灵魂带着几分迷糊。

    “警花姐姐……”

    苏楠欲哭无泪的看着他:“校草弟弟……”

    方锦程登时睡意全无,直接坐了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他肌理分明的身体:“警花姐姐,你吃错药了?这怎么了?大清早的。”

    “我觉得我该吃药了,我,我脖子好像,好像断了?”苏楠歪着脑袋坐起来,一边还在尝试将脑袋扭正。

    方锦程这才发现她有点不对劲,摩挲着下巴盯着她的脖子看了一会,得出一个结论:“睡落枕了吧?”

    “啥?”

    “是不是换了床和枕头睡不惯?这南方的枕头确实比咱们那要软一些。”

    苏楠忍不住磨牙:“你的肉可硬着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这要是别人,我分分钟给正回来。”

    “要不,我给你掰回来?”

    苏楠歪着脑袋看他:“你还会这一手?”

    男人没有说话,稍微比划了两下就抱着她的脑袋拔起来,拔萝卜一样。

    “疼疼疼疼疼!”苏楠赶紧叫停:“得了!我自己慢慢活动吧,不指望你了。”

    方锦程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一副做错事的样子,看上去又可怜巴巴的。

    苏楠也不忍心责怪他:“没事啊,你又不是学中医的。”

    “一会让外公的医生帮你看看。”

    苏楠一想,这也是个办法,便赶紧穿衣洗漱。

    两个人收拾好了一起下楼,苏楠全程歪着个脑袋,整个世界观都要颠倒了。

    好死不死的是楼下竟然还有几个客人坐在客厅里,除此之外还有坐在轮椅上的外公,昨晚见过的二爷爷,另外还有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外公!”方锦程叫他一声,快步下楼。

    李家老爷子回头一看到自己的宝贝外孙和孙媳妇,登时就喜笑颜开:“呦,睡醒了,小两口。”

    “外公……”后头,苏楠歪着个脖子跟着下楼,那叫一个别扭。

    二爷爷也笑道:“俩孩子孝顺,昨晚回来第一件事就先去看你呢首长。”

    “锦程这孩子是没白疼的,苏楠这丫头更是没的说,两个,都是好孩子,好孩子啊。”

    坐着的几位客人纷纷附和,脸上也都笑呵呵的。

    老爷子精神看上去不错,戴了一顶线帽,整个人比上次见到的时候还要消瘦很多,颧骨凸起,眼窝下陷,但神态语气依旧和曾经一样。

    看他这样,苏楠也微微放心下来,希望这次手术之后老人家能彻底摆脱病痛的折磨。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外孙子,方锦程,孙媳妇,苏楠。”老爷子又指着客人对苏楠介绍道:“从你们市过来的,大老远来看我,也是昨晚才到,说不定你们还是坐在一架飞机上呢!”

    五个人,两对夫妻,还带着一个和方锦程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从言谈举止看来,也都是军门中人,整个大厅中,也就属她和方锦程最不修边幅了。

    不过她本来可以脱离方锦程这一组的,奈何脖子还歪着呢,只得跟他划分到一块了。

    彼此互相见过,打了招呼。

    苏楠歪着个脑袋有点尴尬,还是二爷爷发现情况不对:“少奶奶的脖子天生就有点歪?”

    方锦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昨晚睡落枕了。”

    “我说呢,昨晚来的时候好像没歪啊。”

    李家老爷子也歪着头看了看:“嗯,你过来。”

    苏楠走过去蹲在老人家跟前,老人家端详着她的脑袋比划了两下,最终叹气:“人老了,使不上劲。”

    “刚才我也瞅着不大对劲,我还纳闷呢,方家少爷一表人才的,怎么就娶了个歪脖子的姑娘,哈哈哈!”客人中那五大三粗的男人发出爽朗的小声,被他媳妇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赶紧讪讪闭嘴。

    老爷子笑道:“岸之给瞅瞅。”

    刚才还在大笑的沈岸之赶紧哎了一声,走过来,两手捧着苏楠的脑袋,咔嚓一声把她的脖子复原了,又抓着她的两条胳膊,咔咔两声,松手道:“成了,没毛病了!”

    苏楠终于能痛快的转脖子,对这沈岸之那叫一个感激:“多谢,多谢,不然我还不知道要歪到什么时候。”

    “哎呀,谢啥啊,甭见外!都一家人!”话音刚落,又被媳妇撞了一下。

    这五大三粗的汉子两鬓都有些白发了,被老婆打了也不过嘿嘿傻笑两声闭嘴,竟看不出他还是个怕老婆的。

    李家老爷子笑道:“岸之当年在我手底下当过兵,后来调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几经起落啊,也没把我这个老人家给忘了。”

    “那哪能呢!”沈岸之道:“您不仅是我的首长,也是我的老师啊,正如您说的,这么多年,几经起落,咱一直记着您当初的教诲,挺直了腰板儿,做顶天立地之人,无愧于心!”

    “好!好!”李立国一招手道:“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把这事儿给定下来,苏楠你过来。”

    苏楠有点莫名其妙,这一幕怎么就有点眼熟呢?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外公做个见证,你拜岸之为师吧。”

    她想起来了,这不是电视剧里的经典桥段吗!择日不如撞日!你们二人就成亲吧!

    得,老爷子换汤不换药,直接把成亲换成了拜师!

    不过也得亏是拜师,这要是成亲,她直接从老牛吃嫩草的老牛变成嫩草了。

    不过她还是有点迷糊,为什么要拜师?为什么要拜沈岸之为师?她除了知道这个男人叫什么,有一个老婆一个儿子之外,就完全不知道其他信息好吗,甚至不知道他的职业是什么。

    而她苏楠是想要成为国际刑警的女人啊!怎么能随随便便就……

    “外公,这……”苏楠道:“这样好吗?”

    “怎么不好?你叫他一声师父,以后外公不在了,锦程那小子要欺负你了,除了找你二爷爷,还能找你师父!”

    方锦程哭笑不得:“看到了没,咱家就是重女轻男,外公您到现在还没看明白,从来只有她欺负我的份儿,轮不到我欺负她。”

    “是吗?那你,忍着点。”

    李家和方家的偏心可见一斑,苏楠就可以告状,到他那儿就得忍着了。

    老爷子又冲苏楠道:“去吧,别害羞。”

    “这个……我,我该怎么拜?”她这辈子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只在武侠片里看过拜师的流程。

    是不是还得点个香?摆个桌案?杀头猪?

    “没什么礼数,给你师父磕三个头就行了。”李家老爷子发话了,她不敢不从。

    虽然不知道他是认真的,还是老年痴呆犯了,苏楠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还是配合比较好。

    再去看沈岸之,早就恍如一尊铁塔一般正襟危坐,脸上挂着迫不及待的笑容。

    苏楠上的前去,跪下,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头。

    旁边二爷爷端了茶过来,她有模有样的端起茶杯送到沈岸之面前:“师父喝茶。”

    沈岸之连连点头:“哎呀!这姑娘老好了!有我当年的风范啊!是不是啊?”

    沈岸之的老婆笑道:“一张老脸还挺厚。”

    “可不是吗,我就指着这张厚脸皮吃饭啊!”

    苏楠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沈岸之喝茶,双手扶苏楠起身:“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为师啊,以后罩着你!”

    “谢谢师父。”

    糊里糊涂得了个便宜师父,一群人都挺乐呵的,就苏楠还处于一脸懵逼状态。

    最后沈岸之一行人起身告辞,二爷爷留他们在家里吃早饭,不肯留,只得送他们离开。

    老爷子接待客人,一早上太高兴,身子骨又有点不太舒坦了,只得送他回房观察,顺便把点滴打上。

    方锦程攥住老人家的手,一脸忧心道:“外公,咱全家现在头等大事是你早点好起来。”

    “哪那么容易就好的!”李立国笑道:“其实都这样了,老了,就算没病也不顶用了,还不如来个安乐死!省的浪费国家资源!”

    是的,他仍然是那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那可不行,你不要你外孙了,我还要外公呢!”大男孩撒起娇来了:“再说了,以后我老爸揍我,谁来救我啊?”

    “都娶媳妇的人了!他不敢揍你!”李立国叹口气,很是无奈道:“你爸也是望子成龙。”

    方锦程道:“您和我爸一辈子势不两立,怎么还就替他说好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