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早熟
    苏楠没有想到她当了几年民警,调解了那么多的家庭纠纷,有一天也会成为被调解的对象。

    她坐在问讯室的桌子后面,左边是方锦程,右边是徐子瑞,面前是所长大周他们一群人。

    问讯室桌子上的台灯,光芒有点刺眼,但她不好意思将目光放在任何一个地方,只能锁定那盏台灯。

    “小苏啊,”所长一脸无奈惋惜:“你说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就是。”大周也表示失望:“老大,你说咱所里,谁都有出轨的可能,就你没有!可偏偏出轨的人就是你!”

    小张嘿嘿笑道:“看不出来啊楠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前是怎么也找不到对象,结果现在一下来俩!”

    “别说了……”小林暗地里推了小张一把:“楠姐也是不想的嘛……可也没办法不是,方少英俊多金,徐队帅气稳重,换做是我,也会陷入两难。”

    苏楠的脑袋低的更厉害了,她有点无地自容。

    “今天既然都已经坐在这了,咱把事情赶紧处理了吧。”所长道:“小苏你自己说!既然他们俩都不愿放手,那你是打算跟方锦程离婚呢,还是继续保持婚姻关系而和徐子瑞断绝婚外情?”

    “我是不会放弃楠楠的!”徐子瑞一把抓住她的手,说的那叫一个斩钉截铁:“晨晨还在家里等着妈妈回去!你必须跟方锦程离婚,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警花姐姐,你真的不要我了?”年轻人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是无辜的看向苏楠:“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我可以改,你明明也喜欢我,为什么要在乎世俗的眼光?我对你不够好?我家里人对你不够好?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方家少奶奶啊!”

    苏楠摇头道:“我现在很乱……”

    “你如果不和他离婚你会后悔的!”

    “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外公还等着抱曾孙呢!”

    苏楠只好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都快要被台灯的白炽光给吸进去一般,那底下似乎是无尽的深渊:“不要问我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楠姐……楠姐?”

    “不要问我了。”

    “楠姐!”

    苏楠一个激灵,猛的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竟然是她的小办公室。

    没有三堂过审,也没有徐子瑞和方锦程。

    桌上的电子钟还在跳动时间,堆积如山的文案还没有看完,她的脸因为趴睡的原因,印上了袖口三个红色的扣印。

    “楠姐,您要不然回家去睡吧。”小林一脸担忧的看着苏楠:“您都两天没回去了。”

    苏楠撸了一把头发,深呼吸一口气,看看日历上的时间,今天是星期五。

    照这个尿性来看,方锦程一般周末会跟狐朋狗友出去嗨,说不定还去外地,她今天晚上就能回去好好睡一觉了。

    “嗯,我晚上下班回去。”她道:“有事?”

    小林摇摇头:“没什么事,就是担心你在办公室睡着凉,而且你之前才做过手术……”

    “这都多长时间了,早好了,不用担心。”

    “好吧,有事叫我,别太累了啊。”

    “成,你忙去吧。”

    “嗯。”

    小林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苏楠瘫坐在椅子上,为刚才的梦冒冷汗。

    她在梦里竟然是那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居然还左拥右抱?!居然还搞婚外情?!

    excuse、me?她苏楠作为大龄愁嫁女青年竟然还能遇到这好事?

    不过好像好事还真就跟着来了,其实她为了坚定立场,自那天晚上之后她就没回过那栋花园洋房。

    她盘算着,等哪天方锦程不在家的时候,她回去把家当收拾了全部搬走。

    今天晚上她就可以回去了,回去先好好睡一觉,明儿一早就搬家!

    “楠姐!楠姐!”小林又风风火火的窜了回来:“楠姐,方少来找你了。”

    苏楠直接拍了脑门一巴掌,这小子还真要跟她干到底了?

    “让他进来。”

    小林赶紧出去传话,可传了好一会也没见人进来,她不得不亲自出去。

    只见方锦程正和大周他们几个聚一块儿,围着刚从外面带回来的几个小混混,弄的办公室乱糟糟的。

    “不是吧?你真没玩过?”大周纳闷道:“不应该啊。”

    苏楠伸长耳朵,只听方锦程接茬道:“真没玩过!为什么我就一定要玩过?”

    “你们90后不就好这口吗?其实你玩过也没关系,谁没有年少无知的时候!”

    方锦程不乐意了:“小爷从小就比别人早熟,年少无知?那是六岁以前!”

    “你牛逼!”大周败给他了:“陶子以前就干过这事儿!”

    陶子大老远叫道:“周哥,能不揭人黑历史吗?血淋淋啊!”

    “行行行,咱陶子现在也是改头换面啦!”

    方锦程伸手挑起小混混的下巴左右端详,后者脸皮一红,把头转到一边。

    苏楠一副辣眼睛的表情看着他们,完全搞不懂他们几个人围着这几个小混混在说些什么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

    只听方锦程道:“哎,我问你,你疼不疼?”

    小混混怒道:“你丫少废话!有本事一刀砍死老子!”

    “不是,我砍你干嘛?我吃饱了撑的?我就问你打这么多个耳洞疼不疼!”

    苏楠这才注意那小混混耳廓上全是一溜儿的耳钉耳环耳坠。

    “你自己打几个不就知道了!”

    方锦程冷笑道;“小爷没那么幼稚。”

    大周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哎呀,说说,你们都多大了啊?”

    “老子今年都十八了!你才幼稚!你们全家都幼稚!”

    大周呵呵笑道:“呦,十八,不幼稚了。”

    方锦程又道:“你说他这一头的毛发,五颜六色怎么染的?”

    大周也很纳闷:“你们是染的一次性的还是长期的?能洗下去吗?”

    “对了,你们为了让头发竖起来,得用多少发胶?话说发胶竖这么高惯用吗?”

    “会不会搀了真的胶水?”

    “有可能。”方锦程看的那叫一个仔细认真,话锋一转又道:“周哥,这几人犯什么事了?”

    “打个劲舞团,把四五个王八的空格键给抠出来了,你说作不作!”

    “噗!”别说方锦程,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几个小混混不乐意了:“那是我们皇爵世家的荣耀!你们懂个屁!”

    “好好好,我们不懂,但你这损坏私人财产得做出赔偿。”大周循循善诱道:“以后再证明荣耀这种问题,直接去开个房间斗个舞啊!”

    几个小混混,不,确切的说应该叫杀马特,都以一种看low逼的眼神看着大周,这让他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方锦程。”苏楠冲着人群中叫道:“到我办公司来。”

    “警花姐姐?”大男孩忙不迭的跟了过来。

    苏楠一进办公室就批评他:“你说你跟一群杀马特非主流聊什么东西!”

    “我这不好奇吗,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现实中也没碰到过啊!”

    苏楠一脸鄙视道:“你要是在派出所待几天,就没有你见不到的。”

    大男孩嘿嘿一笑,凑了上去:“我就算真呆这儿那也是为了和你朝夕相处啊。”

    苏楠道:“你放学了?”

    “放了,接你回家。”

    “不用你接,我下班自然会走。”

    “在家里等你和在这里等你一样。”

    苏楠脸色一凛:“你等我干嘛?”

    “不是说好要一起去看外公的吗。”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搬出外公来压她一头。

    之前想去探望做手术的外公,但是他已经出院去了外地疗养,方锦程也确实说过,等到有时间了,带着她一起去外地探望。

    于情于理,不管李老爷子是以前的邻居还是现在的外公,她苏楠作为一个晚辈去看看他是应该的。

    更何况他得了一种癌症,这种病痛将会一直折磨着他,随时都有可能和这个世界诀别,永远也不知道这一面是不是最后一面。

    “现在去?要天黑了。”

    “放心,落地之后有人接。”

    苏楠打了个呵欠:“几点的飞机?”

    方锦程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两小时。”

    苏楠算是彻底败给他了,还有两小时,稍微收拾一下赶到机场就该检票了。

    “你是故意的吧?”

    “你知道就好。”

    苏楠瞪他一眼,一把将面前的文件夹合上,一边出去对小林道:“去帮我跟所长请个假,我先回去了。”

    小林脑袋点的飞快:“楠姐,你是该回去好好睡个觉了,方少,你可得照顾好咱们楠姐。”

    “自己的媳妇儿自己疼,是不是,宝贝儿?”方锦程说着还一把揽上了她的肩头。

    苏楠的胳膊肘对着他的腹部就是那么一下,痛的方锦程惊呼一声捂住了肚子。

    “我去换个衣服。”

    好在办公室有常服,换好衣服,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苏楠就催着方锦程往机场去了。

    到机场后正好赶上最后一小时,这一场旅行开始的有点匆忙,她甚至没有带什么礼物过去,算了,等下飞机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地方买点补品营养品。

    “累了就先眯一会,一会我叫你。”方锦程在旁边说道:“你也可以不听,毕竟,在不让你加班这件事情上,你就从来没有听过我的。”

    苏楠闭上眼睛道:“最近所里忙,我先睡一会。”

    大男孩双手环胸看着这个养神姿势不太好的美女,忍不住笑道:“方家少奶奶越看越好看。”

    苏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为了不再梦到这两个冤家,她还是忍忍先不睡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