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我可是你法定的丈夫!
    “啥玩意?谁是你大姐?”

    方静秋抬手拦住了龙乃山,微笑说道:“这是我弟妹苏楠。”

    龙乃山又一脸好像吞了翔的表情,指指苏楠又指指方静秋道:“这,这娘们是方姐的弟妹?”

    “喂,说话客气点!”苏楠的脸板了起来。

    龙乃山又马上换上一副笑脸道:“行,客气点,客气点,咱尊称您一句方家少奶奶!够不够客气?方少奶奶可别说刚才那人是方家少爷啊?”

    苏楠懒的鸟他,看向方静秋道:“大姐,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好。”方静秋冲其他人点点头,和苏楠一起走远。

    她稍作斟酌,终于是鼓起勇气道:“大姐,刚才那个人是我师兄,他今天晚上跟我来这里执行公务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才对别人说我们是情侣关系。”

    方静秋微笑听着点头:“好的。”

    不知为何,苏楠被她笑的心里发毛:“真的,而且刚才在那里,我实在看不下去才帮忙的,这个龙乃山做事太过分!”

    “嗯,我也觉得。”

    苏楠又赶紧说道:“而且我刚才没看到你也在那间包房,光线太暗。”

    “我本来要和你打招呼的,但你的……师兄过来了,就没有说话。”

    苏楠局促不安的攥着手,又松开,一边对方静秋道:“他真的只是我师兄,我们之间没有其他任何关系。”

    “你不用往心里去,我相信你。”

    苏楠并没有如释重负,只因方静秋的眼睛好像早就已经看透了一切。

    “大姐,你,你怎么会跟龙乃山在一起?他的社会背景比较复杂。”

    比较复杂是委婉的说法,也是为了给方静秋留点面子。

    “我知道,我今天过来只是几个朋友间的小聚,没想到龙乃山也会在这里。做生意多结识一些朋友,打通路子很有必要,你是警察,可能不太明白,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参与违法犯罪的事情。”

    苏楠松了口气:“我是相信你的大姐。”

    “嗯,放心吧,对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师兄开车过来的。”马上想到什么,急忙解释道:“我,我已经让师兄先回去了,我打车就好,打车就好,我和师兄不顺路。”

    方静秋笑着点头,那眉眼弯弯的模样甚是可亲。

    苏楠眼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之后这才出了夜总会去打车,一辆白色的起亚停在她面前,苏楠看着摇下车窗的人。

    徐子瑞道:“上车吧。”

    唯恐被没走远的方静秋一行看到,她赶紧说道:“不用了师兄,你送莫记者回去吧,我打车就好。”

    “顺路。”

    莫记者也在车上道:“是啊,正好顺路。”

    苍天啊,怎么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只好硬着头皮上车,苏楠觉得自己尴尬症都要犯了。

    不过好在莫记者的家离的比较远,她先到,飞一般的逃下了车,冲回家。

    还是第一次在这么晚的时候回家,按了两遍密码才仓惶进去。

    下车之前徐子瑞的话还在耳畔,他说,楠楠,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还考虑个粑粑啊,这要是在以前,绝对的理想型结婚对象,没的挑了,而且还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但是现在……她已经是个有证的人了,真有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感慨。

    从厨房里找到一把挂面,她想给自己做个晚饭,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一转头,赫然被厨房门口的人形阴影吓了一跳。

    方锦程气定神闲的按下开关:“怎么不开灯。”

    苏楠连连拍拍胸口,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继而去烧水:“省电。”

    男人穿着长袖睡衣,倚靠在门扉上,双手环胸,挑起一侧的眉梢看她:“别告诉我你晚上不回来就是为了省电。”

    苏楠道:“没错。”

    方锦程转身回客厅,大力的拍拍手,感应灯随即都接二连三的亮了起来,又去浴室,书房,楼梯间,连车库都没放过,把所有灯都打开,照了个灯火通明。

    苏楠看着他:“你脑子被驴踢了?”

    “想躲着小爷就直说,甭在那儿编理由。”

    苏楠懒的鸟他,继续去煮自己的面条。

    被冷落的人不高兴了:“都几点了,还没吃饭?”

    还是不鸟他。

    “我也饿了,给我煮一碗。”

    “我真饿了,听到没有?”

    苏楠仍然没说话,不过又往锅里扔了一把挂面。

    方锦程乐了:“你要煮什么味道的?”

    没回他。

    他忍不住上前,从背后环住苏楠的腰:“你……”

    话没说完呢,苏楠就炸毛了:“松手!”

    言罢跳开,远离这个臭小子。

    后者蹙眉,不解的看看苏楠,又看看自己的手,最后扯出一个猥琐的笑,向她伸出魔爪:“嘿嘿,警花姐姐,原来你怕痒啊!我还以为你真没什么害怕的呢!”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还想不想吃面了?”

    “吃你!”言罢还真就颇具诱惑的舔舔嘴唇,好像真的要把苏楠拆吃入腹一样。

    苏楠算是败给他了:“能不能老实点?一会把你拷起来。”

    身为人民警察,自带情趣用具——手铐,也是没谁了。

    方锦程也懒的跟她闹了,正儿八经的去掀开锅看了看,又打开冰箱拿出两个西红柿和两颗鸡蛋:“得,看在我媳妇为人民服务的份上,小爷就给你犒劳犒劳。”

    言罢就挽袖子,洗番茄,打鸡蛋,上油锅,一溜儿做起来恍如行云流水。

    苏楠就这么呆呆的站在旁边,看他结实有力的小臂颠勺的同时露出经络的纹理。

    这小子不仅正面长的好看,从旁边看也是个侧颜杀,也难怪总有那么多妹子围着他转,当然不会全都是为了钱。

    热腾腾的番茄鸡蛋面出锅了,摆在了餐桌上,两个人相对饱餐了一顿。

    “好吃吗?”方锦程一脸期待的问她。

    苏楠口是心非了:“一般般。”

    “成,有这仨字的夸奖小爷也是知足了!”

    “以后你毕业可以考虑去做厨子。”这是苏楠所能给出的,最高的称赞了。

    方锦程乐了:“小爷可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担负着拯救地球的重任,你让我去做厨子一定得后悔。”

    “多做点好吃的回报社会,就是拯救地球了。”

    “那不行,我这手艺只能让我媳妇一人儿吃!我这么跟你说吧,以前,没人吃过小爷做的饭,以后也没有!”

    苏楠的目光被他锁定,四目相对,空气中好像有啪啪灼烧的声音。

    她腾的站起来,收拾碗筷去洗。

    方锦程道:“媳妇儿,今晚咱睡一起吧?”

    苏楠手一滑,碗掉在了洗菜盆的水里。

    方锦程坐在饭桌前,托着个腮,看着忙碌的苏楠:“我都跟你那么表白了,你还要我怎样啊?”

    “不要你怎样,只要你履行结婚协议。”

    “你那结婚协议里可没有万一彼此相爱了怎么办的条款啊。”

    苏楠半晌才说道:“赶紧去睡吧,我也困了。”

    收拾好碗筷,方锦程死皮赖脸的缠了上来:“警花姐姐,咱今晚一起睡吧。”

    虽然他的年龄比自己小,但也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性,对那方面也不是没有需求。

    苏楠看着面前的人,神色平静如常:“我想跟你离婚。”

    男人脸上笑容未减:“今儿晚上一起睡呗。”

    “我当初是走投无路和你结婚,但现在看来,我已经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了。”

    方锦程眸光微敛,嘴角依然保持着微笑的弧度:“这么说,我只是你利用的工具?”

    “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到底谁利用谁?”

    “我不仅话说的难听,事也做的难看!”言罢就一把将苏楠懒腰抱起大步向楼上走去。

    苏楠眸光一紧,双腿一旋,夹住楼梯扶手就止住去路,随即双手推开方锦程要挣脱。

    后者却一个使力将她压向扶手,继而一个公主抱,就把人掌控怀中,走的义无返顾。

    苏楠急了:“方锦程!”

    大男孩脸上仍然带着笑容,不急不缓道:“以后不要躲着我。”

    “放开我!”

    他一边上楼一边说道:“也不用晚上加班,白天睡觉,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身体才刚好,这样下去会吃不消。”

    一脚踢开卧室的房门,方锦程将她整个人压在床上,用四肢压住她的。

    苏楠急迫的想要挣脱,然而他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将身下的人锁的恰到好处。

    “警花姐姐,小爷虽然随便了些,但也是有男性自尊心的,”他靠近面前这张脸,冲她吹了一口热气,登时让她整条脊椎都酥麻起来。

    男人笑的邪魅:“看到自己媳妇跟别人走的近,一个字儿!不好受!”

    苏楠气喘吁吁的看着他道:“我跟徐师兄做了很多年的朋友。”

    “要么继续做朋友,要么,朋友都没的做。”

    “你凭什么管我这么多?”

    “我可是你法定的丈夫!”方锦程突然毫无预兆的将人放开,站起身来。

    苏楠赶紧坐起来,一边做好了要动手的准备。

    “以后甭躲着我,也甭加班了,对身体不好。睡吧,小爷不碰你,去楼下了,晚安。”

    言罢就挥挥手,走的那叫一个潇洒。

    苏楠怔怔然坐在床上,听着他懒散的脚步声下楼,竟然还有些怅然若失。

    在她眼里,这家伙明明只是一个小孩,怎么就偏偏那么复杂?复杂到让人看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