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女警救美
    “你丫谁啊!哪里冒出来的!”大汉用力推搡了苏楠一把:“给老子滚出去!”

    苏楠却一把攥住了他的小臂,明眸圆瞪看向面前之人:“这位先生,我不知道她和你有什么过节,但是打人是不对的,而且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老子告诉你!老子打死她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了!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打!”

    苏楠眸光一敛,略带几分杀气道:“你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了侵害人生安全罪和故意杀人罪了吗?”

    “甭给老子说这些没用的!再给你一个机会,滚不滚?”

    苏楠道:“让我滚可以,但我必须带上她一起。”

    “呦呵,胆子不小,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

    但凡苏楠管辖的海新区,有名有姓的,黑道白道的大佬她几乎都认识,也都打过交道。

    放眼整个a市,那些厉害的角色,如潘二这样不入流的,或者是方静秋这样的上流人士,她就算不认识也都是知道的。

    眼前这个人她没见过,也不怎么熟。

    而和他共处包厢之内的还有其他人,除了一直旁观没有动手的保镖,包厢的阴影内,沙发上,不动如山的坐着三四个人。

    苏楠道:“我眼拙,不知道您是哪位,但想必您也是在社会上极有面子的人,不如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告诉!门都没有!”一把将苏楠的手甩来,彪形大汉道:“今儿就不是你英雄救美的时候,老子花钱叫这小妮子来陪酒,丫的开着手机偷拍我们!老子打她是犯罪,那她偷拍我们是不是犯罪?!你说吧!是不是!”

    苏楠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也是有些疑问的,但只低头看了这一眼就瞬间明白她为什么要偷拍了。

    地上的人对上苏楠的目光仓皇躲避往后缩了缩,继而爬了起来,几个保镖将门堵了结实,不让她离开。

    苏楠对那大汉干笑道:“可是她的手机也被你摔了,人也被你打了,这还不足以解气吗?毕竟她也没给你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失。”

    “怎么没损失?老子告诉你!老子不开心了!这不开心就是大毛病!大损失!”

    苏楠又道:“如果你这么闹下去,惊动了店里的老板恐怕不太好吧?”

    “怎么?老子什么时候怕过!”彪形大汉上下打量着苏楠道:“看来你丫不识趣,真要给这丫头出头了是不是?”

    苏楠道:“你不怕惊动店里的老板,但想必过来消费的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不起那人不说,肯定也有人跟这里的老板是朋友,无论如何,卖老板一个人情如何?”

    “少在这里吓唬我!你谁啊?你是这儿老板吗!”

    苏楠赶紧解释:“我不是,我说这些当然是为了帮这个女孩,但也是为你行方便,大家撕破脸总归不太好。”

    彪形大汉有些犹豫了,实际上他也不过就是个色厉内荏的人。

    就在苏楠以为事情有转机的时候,坐在黑暗中的一个人缓缓出声道:“不用给老板面子,因为这个女人根本不是店里的人。”

    如此一说,苏楠刚才的口舌算是全部白费了。

    彪形大汉活动者手腕,掰的手指咔嚓咔嚓响,居高临下挑起下巴看向苏楠道:“起开?!还是连你丫的一起揍?”

    “这位大哥,打女人未免不太光彩吧……”

    大汉也懒的跟她废话,直接一拳头就招呼过来了。

    苏楠迅疾避开,抓住他的拳头就要来个过肩摔,但却没想到这个人似乎也是个练家子,下盘稳如泰山!

    苏楠又是一个使力,没有成功,反倒被那人一把甩开。

    她稳住脚下,知道今天要想离开就有点难了。

    就在她为难之际,又一个人出现在门口,她欣喜的看去,本以为是店里的服务生,没想到竟然是徐子瑞。

    “师兄?”她直觉自己给徐子瑞惹了麻烦,真心不想让他参与其中,毕竟他还有任务在身。

    但闹了这么久,怎么‘夜来香’的保安和服务生都是吃素的吗?也没个人来问一下。

    大汉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脖子,恶狠狠的看着门口的人道:“又来一个找死的!”

    徐子瑞一如往常的冷静沉稳,他只一眼就清楚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从兜里掏出一盒烟,他拿出一根递给那个壮汉道:“这位兄弟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不懂事,多有得罪。”

    壮汉一把将他的手打开:“老子今天心情好,本来想放她一马,丫挺的忒不懂事!”

    “是。”徐子瑞道:“我回去一定好好批评批评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今晚的消费算在我头上。”

    那大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似乎是在疑惑他是不是真的能给自己买单。

    苏楠也为徐子瑞捏了一把汗,这里的消费之高,她一清二楚,毕竟刚才独处时的尴尬,她也只能看菜单来缓解。

    徐子瑞笑着看向面前之人,又抽了根烟递过去。

    这次那大汉稍作犹豫给接了过去,在鼻子前闻了闻,拍拍徐子瑞的肩头道:“行!兄弟我卖你一个面子!老子也不是没钱,用不着你请,回去把你的女朋友管好了!没事少出来多管闲事!”

    苏楠急了:“那她呢?”

    大汉不乐意了“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徐子瑞拉扯苏楠,瞪了她一眼道:“一眼看不到人就出来给我惹麻烦!给我走!”

    苏楠道:“不行,这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我都知道了,我就不会坐视不理!”

    大汉不乐意了,似乎还要说什么,黑暗中刚才说话的男人又一次开口道:“太吵了,让她们都走吧。”

    苏楠一把拉过被打的女人出了包厢,这女人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捡手机,看看是不是坏掉了。

    苏楠道:“你之前跟我说叫什么来着……”

    被打的人脸上淤青逐渐浮现出来,她冲苏楠伸出手道:“莫晓晓,苏警官。”

    徐子瑞深深看了看这两个人道:“回去说。”

    三个人回到刚才的包厢,苏楠还打趣徐子瑞:“师兄你是不知道这里的消费多高,居然还说请他,你半年的工资都得搭上!”

    徐子瑞道:“这就叫兵不厌诈,我既然能说出这种话,就代表我也是有一定身份和钱财的人,他肯定也不愿意太得罪我,必然会卖我一个人情。”

    苏楠了然点头:“又学到了。”

    她又转头看向莫晓晓道:“我知道有记者为了获得第一手的新鲜消息或者是曝光不为知之的秘密会去卧底,你今天晚上就是在卧底?做间谍?拍摄什么证据?”

    莫晓晓点点头,又摇摇头:“也是一个机缘巧合吧,我并不是刻意要过来的……”

    从对话中,苏楠简单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莫晓晓是京城日报的记者,当初苏楠因为打击传销一事接受过她的采访,两人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早就没了瓜葛。

    但是今天没想到还能见面,也算是比较有缘分的。

    她最近接到主编的要求,打算对一位年轻企业家做个专访,更愿意报导和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而不是迎合网页逼格做什么企业家专访,所以她亦然拒绝了。

    拒绝的后果就面临着要被报社开除,权衡利弊,她打算妥协。

    然而还在准备阶段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年轻企业家似乎和社会上的黑势力有所牵扯,所以她并没有正面采访,而是迂回调查和跟踪。

    “这么看来你和我们一样,到这里来都是为了任务。”苏楠并没有直接说自己过来是干嘛的。

    莫晓晓点点头:“我想报导一点不为人知的事情,否则又怎么能教新闻。”

    “确实,那种人肯定被很多媒体采访过,都千篇一律了。”

    徐子瑞道:“那你又是怎么被发现的。”

    “是他们叫了几个陪酒女郎,我在门口故意路过便以为我也是其中一员,就把我叫了进去,我想这是个好机会,但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

    苏楠不知说什么好了:“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莫晓晓点点头:“也许是吧,不过苏警官,真的太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就算没有我,也一定会有别人出手相助。”

    没想到莫晓晓却发出一声冷笑,转着手上的玻璃杯,看着白开水在里面轻轻晃荡:“别人?这个社会早就没有人情味了,每个人都只会变的越来越冷漠。”

    苏楠理解她的心情,总会有那些败类渣滓破坏了整个世界与人为善的规则,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摔倒的老人不敢扶,看到挨打的女人不敢救,看到需要帮助的人不会再伸出援手。

    “莫记者,你虽然这么说,但你却是一个非常有人情味的人呢。”苏楠歪头一笑,眸光晶亮。

    后者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那天你采访我的时候,听说我没有吃饭还特意去帮我买了吃的,你还记得吗?”

    莫晓晓也随之笑了起来:“记得,你们当警察的确实不容易,还总是不被民众理解。”

    “你这话说的太让我感动了,眼泪哗哗的。”苏楠不无感慨道:“不过总有人也和你想的一样,这样我们就知足了,是不是啊师兄。”

    徐子瑞点点头:“莫记者还是先回去吧,留在我们这里不太方便。”

    苏楠的笑容微微一僵,继而赶紧说道:“师兄,让她跟我们一起吧,刚才我们两个人是扮演情侣,三个人可以扮演朋友嘛,也方便一点。”

    徐子瑞蹙眉,脸色不是很好。

    “而且我担心那几个人会找她麻烦……”

    徐子瑞无法,好在并没有说其他。

    苏楠又问莫晓晓道:“你跟踪的人叫什么?不过我也只知道几个比较有名的企业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