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谁都不行
    “不是不行……我怕……我怕看到你会情不自禁!”

    说完之后苏楠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什么叫情不自禁?她跟徐子瑞以前真的是纯粹的朋友关系,哥们友谊,没有任何不单纯的感情掺杂其中。

    但是自从之前两人互相坦白了心声之后,那种感情好像就变的不再单纯,也不再单一了。

    从一开始对徐子瑞没有一点点防备,到现在对他整个人,对他给的感情开始躲避。

    徐子瑞看了她一眼,眸光意味不明。

    苏楠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我怕我会控制不好自己的感情,会有点不好意思……”

    “呵,吓我一跳。”徐子瑞笑道:“我想我现在应该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了。”

    “没有,师兄你一直很有魅力。”

    “是吗?再怎么有魅力也没有俘获你的芳心。”

    “我以前吧,没往那方面去想,一直把你当哥们,当好兄弟,就好像大周他们似的……”

    徐子瑞点头:“我知道,挺好的,我也很享受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并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

    “哈哈……”苏楠又干笑一声赶紧转移话题道:“一会咱们去跟踪的是什么人?”

    徐子瑞道:“你知道七二化肥厂吗?”

    a市的老人应该知道七二化,这是一家国资企业,从建国初期就已经存在,给数以百计的家庭提供了生存的条件,带动就业。

    虽然现在七二化肥厂已经大不如从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偌大一家国营企业在a市的gdp产值中仍然占有很重的分量。

    “跟化肥厂有关?”

    “化肥厂的厂长,兼市政常委,涉嫌贪污**的问题,我们最近在着手调查。这几天我跟踪他主要是为了核实举报中的一些问题,今天晚上他要去的地方也应该是你们每次严打的对象吧?”

    苏楠道:“哪家夜总会?”

    “夜来香。”

    夜来香……这个听上去虽然低俗,但逼格却相当高的地方,苏楠去过,不过那次是上头下发的整改文件,她带过去让营业者学习的。

    这次去却是以卧底的身份,客人的身份前往。

    夜来香靠近酒吧一条街,这条街白天很安静人少,晚上总能看到不少男男女女勾肩搭背而过,亦或者一些包裹严实的人走的脚步匆匆。

    据说这个地方经常接待许多明星大腕,也会接待一些政府高官。

    徐子瑞停好车带她进去,夜总会里柔和的镭射灯光扫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表情显得异常沉着冷静。

    选好包房,两个人便静静喝酒。

    虽然隔音效果很好,但他们的跟踪对象就在对面的包房,人员进进出出,多多少少能看到里面的一些情况,听到里面的一些对话。

    徐子瑞道:“这个嗓门最高的人就是胡康,不知道跟他一起来的这个女人是不是他的情妇。

    苏楠也发现了,对面包厢里一群男人在喷云吐雾,烟雾缭绕,无一例外的是美女在怀左拥右抱。

    服务生进进出出给他们送酒送水果,只能依稀听他们那些无关紧要吹牛皮的声音。

    苏楠有点着急,但去看徐子瑞的时候却发现他冷静如常。

    “要不要去看看?”

    徐子瑞摇头道:“不用担心,我们只要跟着就可以了。”

    苏楠有点纳闷:“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们在聊什么?我有很多办法可以知道。”

    不管是收买服务生还是美女陪酒,亦或者放监听器,只要需要,她都会去冒这个险。

    但徐子瑞看上去却一点也不着急,只是摇摇头,叫了两杯鸡尾酒,跟苏楠碰了一下杯子道:“放松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听他这么说苏楠就放心了,徐子瑞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他的道理,也总是能运筹帷幄掌控大局。

    “明天周五,要去学校接晨晨,”徐子瑞道:“你帮我去接一下吧。”

    苏楠有点心虚了,她略有些犹豫道:“明天,明天下班都不知道几点了,让晨晨一直等着?”

    “没关系,老师知道晨晨的情况,会在学校陪着他,直到你去接。”

    “额,这老师也真够惨的,下班不能回去,还得在学校陪着晨晨……”

    徐子瑞但笑不语,并没有正面回答苏楠的疑问。

    包间内两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气氛就有点尴尬了,苏楠以前没少去徐子瑞家里蹭饭,早在晨晨妈咪还活着的时候她就经常去。

    单独和徐子瑞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没有什么奇怪的心思,所以从来不会往尴尬那方面去想。

    工作就是工作,一切按部就班,跟他在一起得到很多帮助,也学到了不少知识。

    “你打算在方家住多久?”男人率先打破沉默。

    苏楠道:“我一直在找机会搬走,不过,我虽然住在那里,但我和方锦程的时间完全是错开的,他白天上课,我白天睡觉,他晚上回来,我晚上加班。就是,就是完全遇不到,连见面都不会。”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我相信你。”徐子瑞看她的目光有些炽热,在昏暗的包间内好像会发光一样。

    苏楠点点头,喝了一口酒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和心虚。

    只听徐子瑞又道:“不过看他在医院倒是对你很关心。”

    “嗨,都是小孩子的把戏罢了,他可能是故意气你的,也是故意气我的,或者是做给别人看的。”

    没错,她苏楠已经是一位奔三的大龄女青年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男女之间的无非就那点事儿。

    “他确实气到我了。”徐子瑞低低叹了口气,似乎是在自嘲:“我在医院失态了,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

    苏楠低着头,不太敢去看徐子瑞,闷声闷气的应了一个嗯字。

    如果现在有人提醒她,她可能会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

    手背上落下温热的一只大手,那人的手心有着常年握枪留下的老茧,结实有力,不容她有丝毫犹豫的,握住她的。

    苏楠登时绷紧了后背的神经,坐在黑暗中的她一动不动。

    “我可以等你准备好,”徐子瑞道:“等你找到合适的时机跟他离婚,但长期跟他同居,虽然我知道你们没什么,毕竟将来对你的名声不太好。”

    苏楠僵硬点头:“我正在准备搬走。”

    “楠楠,你是个好女孩,只是之前走错了路,现在还有挽救的余地。”徐子瑞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苏楠的身体也慢慢僵硬。

    直到那个人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她方才一个激灵,腾的站了起来。

    “我上个厕所,上个厕所。”

    苏楠几乎是逃一般的出了那个包间,外面混合着烟酒味道的香水扑鼻而来,让她有点头晕。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师兄是要亲她吗?她没有抬头,所以并不是很清楚。

    但是那种感觉很不好,这让她想到了自己以前曾经相亲过的男人。

    每当她抱着一种交往试试看的心态跟一个人做朋友的时候,只能止步于一起看看电影,或者吃个饭,拉个手都会想方设法的甩开,否则就会觉得很恶心,更不要说拥抱和接吻了。

    小区门口咖啡厅的姑娘们曾经戏称她有恋爱恐惧症,建议她从认识的人中发展男友,这样如果有进一步发展也就水到渠成了。

    今天师兄的这个动作让她突然意识到,不行,完全不行。

    但凡有了超出朋友关系的思想,她就完全接受不了,哪怕那个人是再熟悉不过的徐子瑞。

    苏楠在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她在想要不要回包厢去,可如果不回去的话她又能去哪。

    突然意识到今天徐子瑞叫她过来的理由有点牵强且说不通了,两个人并不一定要扮成情侣。既然是在跟踪一个人,师兄的表现未免也太随意了吧。

    想到这里,身为警察的敏锐让她慢下脚步想去琢磨琢磨了。

    然而就在这时,嘭的一声,一部手机从一间包厢内扔出来,重重摔在了苏楠的脚下,她一惊,往后退了半步,看向那间包房。

    “看什么看!摔坏了老子给你赔!你自己说!你到底什么人!”包厢内,一大汉抓住一个女人的头发提溜起来,怒目圆睁的呵斥她:“说!”

    被他抓住的女人瘦弱娇小,正在拼命挣扎,一边用力捶打着那个人的胳膊,想要挣脱开来。

    只听苏楠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那天在潘二酒吧发生的事情,她有印象了,她记得自己当时就是这样,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

    一瞬间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她攥紧了拳头绷紧了神经。

    “放开我!”女人挣扎道:“明明是你叫我来的!干嘛还问我!”

    大汉猛的一个使力将人甩在了地上,指着她道:“老子叫你来的?老子叫你来的你给老子录像?老子花钱叫个鸡!你tm还是只吃里扒外的鸡!”

    “我,我没见过世面,我就想,就是想拍一下各位老板给我的朋友们看看,我不是故意的!”

    地上的女人虽然还在瑟瑟发抖,但说话的语气却是不吭不卑。

    “你他妈还给我犟!还不给老子说实话!”言罢就要抬脚去踹。

    “住手!”苏楠一声大喝冲了进去,直接将那大汉推开,挡在了女人的面前。

    她明眸厉色,张开手臂,好像护雏的母鸡,不允许他们靠近一分一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