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要的就是错过
    “老爸呢?”方锦程打了个呵欠往楼上看,没看到老爷子“刚才那警卫员来干嘛的?”

    方太太道:“帮你爸拿了几件衣服带过去,已经立秋了,天凉了。”

    “这么说他一时半会不回来了?”方锦程说着就忍不住雀跃起来:“这感情好,您让芬姨多做点好吃的,我见天回来吃饭!”

    方太太略有些嗔怪道:“这孩子。”

    芬姐也从厨房出来道:“可以吃饭了,不要耽误少奶奶上班的时间。”

    “走,吃饭去。”在苏楠的背上拍了一巴掌,恍恍惚惚的人似乎被突然拍醒了一般,跟着他的脚步往厨房去了。

    早餐不算太丰盛,只是普通的家常餐饭,五谷杂粮为主,牛奶鸡蛋为辅。

    用了早餐,方锦程送人去警局,自己再回学校。

    出了小区沿着主干道直线向前,遇到高架直接上去,一打方向盘,汇入早高峰的车流当中。

    苏楠蹙眉看看窗外,又看看他道:“这路不对吧?”

    方家她来过几回了,几条近路她也走过,但现在这路显然不是。

    “送你回家睡觉。”

    苏楠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后者看看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容易妥协。

    不过他越想越不对,琢磨来琢磨去,一打方向盘又换了一个方向。

    苏楠冷嗤他道:“怎么又换了?”

    “得,小爷多管闲事了。”方锦程道:“我送你回派出所去。”

    苏楠道:“别啊,你不也是关心我吗,不想让我太操劳,不想让我熬夜加班,你可是一番好心呢。”

    “你得了吧你,我一转身你就跑派出所去,我何必呢,还不如直接把你送去。”

    苏楠笑了:“你知道就好。”

    方锦程道:“警花姐姐,我不生你气,夫妻之间,要的不就是互相包容和体谅吗?”

    “你懂的倒多……”

    “既然我懂这么多,那你爱不爱我?”

    苏楠把头扭到了一边,那边方锦程还在锲而不舍的问她:“是不是被小爷迷的神魂颠倒?这个可以有,我是你老公嘛,没什么可害臊的,你说是不是?”

    苏楠道:“你的脸皮还可以再厚点吗?”

    “可以啊。”

    “……”

    回派出所,她当务之急就继续调查姜波的失踪案,不过也不知道是在家里休养太久生物钟没转过来的原因,还是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大不如前,到了下午的时候她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

    一群人劝说她身体还没恢复好,让她回去休息,她不肯。

    最后还是所长出面才把人说动了,不过苏楠表示她回去先睡一下午,过来值晚班。

    拗不过她,便也只能如此了。

    所以方锦程放学后一个电话打过来,兴致勃勃的说晚上一起去外面吃个饭。

    苏楠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道:“谢谢你叫醒我,我要去上夜班了。”

    年轻人这暴脾气上来忍不住要摔手机了:“你能不能先不要这么拼?在家等着我,桌子我都订好了。”

    “不等了,”苏楠道:“你跟别人去吧。”

    “跟别人?跟谁?”

    “你女朋友不多着吗?随便叫一个不就行了。”

    “你在吃醋?”

    “你想多了。”

    苏楠直接挂断了电话,急匆匆洗漱了一番直奔派出所而去。

    方锦程坐在车里傻眼了,他盯着电话看了又看,直到确信她再一次的挂断了自己的电话之后,用力捶打了方向盘一下,发出刺耳的鸣笛声。

    苏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逃避,如果上夜班的话,她就能直接避免和方锦程正面相见。

    他白天上学,晚上回来,正好自己晚上上班,白天回家睡觉。

    但是上了几天夜班之后她就有点吃不消了,果然在养病期间的生物钟已经很难再改变了。

    晚上工作的效率已经大不如从前,但是既然已经选了这条路,不管怎么着也得做完这一个星期吧。

    结果刚下定决心要打起精神来,派出所外面停了一辆警车。

    苏楠露出个脑袋往外看,看到徐子瑞正从车上下来。

    徐子瑞没穿制服,健步向办公室的方向走来。

    苏楠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刚吃过晚饭,还不到八点。

    一进办公室一群人就跟他打招呼:“徐队。”

    徐子瑞一一点头应答,推开了苏楠的独立小办公室。

    她略有些尴尬道:“徐师兄,你怎么来了?”

    “有个任务,顺便到你这里来看看。”

    “嗯,看出来了,你,你穿着便衣。”苏楠赶紧招呼他坐下,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徐子瑞一边对着苏楠说道:“我不坐了,来问问你有没有时间。”

    苏楠一愣:“有事?”

    “上头有个任务,让我去跟踪一个人,白天好像被他给察觉了,晚上你能不能跟我假装成情侣过去?”

    苏楠的脑容量瞬间有点不够用了,她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徐子瑞不是一个擅长开玩笑的人,哪怕是讲笑话也总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说的一本正经,一脸认证。

    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可以吗?”徐子瑞问她道:“跟我假装情侣,应该不会太引起别人的注意。”

    “好……”她点点头:“我去换一下衣服,晚上去什么地方?”

    “夜总会。”

    夜总会……

    她又忍不住脑补了一下自己当初在酒吧浓妆艳抹的样子,好不好看她不知道,不过收获了不少搭讪。

    想将自己好看的一面展示在异性面前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不过,那种打扮显然并不是一个好女孩所应该去做的。

    似乎是看出她的犹豫,徐子瑞再次说道:“不用刻意装扮,平常态就好。”

    “啊?好,我去换一件衣服。”言罢赶紧换衣服去了。

    徐子瑞没有开来时的警车,而是租了一辆白色起亚,径直就开车上路了。

    苏楠第一次觉得和徐子瑞独处一个空间有点尴尬了,然而她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姜波的案子,你们有头绪了吗?”苏楠打破沉默。

    后者一边开车一边低低叹了口气,眉头紧锁:“这个案子恐怕不是大学生失踪那么简单,包括姜波的父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监控如此全面的a市消失,可见其背后的力量不容小觑。”、

    “我也这么认为,最近我们在排查车库车主的一些可疑情况。”

    “市局的案子积压了不少,如果这个案子一直止步不前的话,可能就要就此搁置了,希望你能理解。”

    “师兄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明白的。”

    徐子瑞扭头看她一眼,又继续说道:“姜波的父母毕竟是伤害你的凶手,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能尽快将他们绳之以法。”

    苏楠道:“我知道的师兄,你不用过意不去,就好像我父母的失踪案,毫无头绪又能怎么办……”

    父母的失踪案……大学生失踪案……

    看似两个毫无牵扯,并且相隔十年的案子却有着一个最大的共同点——毫无头绪……

    心脏猛的一跳,她突然很想将两个案子全部拿出来对比一下,看看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相似之处。

    想到方锦程对他说的,还有一些科研学者失踪,与自己父母职业、学历、研究方向相似。再加上这断断续续的几起大学生失踪案,她既希望这其中有所牵扯,又不希望这其中有所牵扯而早日找到失踪的大学生。

    “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徐子瑞透过后视镜看她:“如果不舒服,我送你去就近的医院看看?”

    苏楠赶紧道:“不不,不用了,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你最近一直在躲着我。”

    回去她要再看一遍姜波和那几个大学生的档案,看看他们平时的兴趣爱好,以及所上的课程,包括业余时间做了些什么事情,她都要好好对比一下,找找共同点。

    “你果然是在躲着我吗?为什么?因为方锦程?”

    “啊?”

    徐子瑞抿紧了嘴唇,专心开车,霓虹从他身边闪过,折射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上去比平常还要沉稳冷静。

    苏楠尴尬道:“不好意思师兄,我,我刚才在想案子的事情,你,你说什么?”

    “没什么。”

    苏楠傻眼了,不是吧?她认识师兄这么长时间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生气,耍小孩子的脾气。

    不是不说吗?对付小孩子脾气,她向来有一套,毕竟苏苏和苏贺也不是喝西北分长大的。

    “好吧,那就当我没问。”苏楠眉眼弯弯的笑道:“什么时候到?”

    “快了”没好气的应了一声,徐子瑞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苏楠还就不信了,他真的能憋着?

    果不其然,没一会他就沉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最近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苏楠再一次傻眼,早知道他问的是这个问题她就不去作死非要刨根究底了……

    “额……有吗?”

    “之前我说要去接你出院,你拒绝了。”

    “因为当时方家的人都在,我怕尴尬……”

    “我要去你家探望你,你拒绝了。”

    “额……方家的人都……”

    “方家人,我知道你现在法律上也是方家人,但哪怕我以一个朋友,同事,师兄的身份去也不行吗?”

    苏楠咽了口唾沫,大脑迅速运转:“不是不行……我怕……我怕看到你会情不自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