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夜不归宿
    “我屋,那呢!你,你喝多了吧!”

    言罢就摇摇晃晃的往卧室走,吴军赶紧去追:“真正喝多的是你!赶紧上楼睡去,哥哥我伺候了你还得回去呢!”

    方锦程一把将人推开:“滚,赶紧滚!”

    言罢就已经跌跌撞撞直接踹开了房门,两步进去直接把自己摔床上,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再见……”

    吴军站在门口傻眼了,这,这是怎么一个情况?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这房子装修的时候他们过来踩过点儿,主卧在楼上吧,楼下这一间也就是一客房,如果家里请保姆的话,说不定还得改成保姆的卧房。

    知道这小子好坏不忌,住得惯总统套房也睡的了猪窝,但眼下这情况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这,这不摆明了是分居吗?

    抬头悄悄往楼上看了一眼,吴军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赶紧开溜吧。

    悄悄出门,司机还在外头等着,他一上车就在微信群嚷嚷开了:“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没一会大王八回了四个字:“美女警花。”

    林孝先补充了仨字:“裸着的”

    “我呸!你俩狗嘴吐不出象牙。”

    “吐得出我俩得发。”

    “得大发!”

    吴军道:“锦程睡楼下,媳妇睡楼上。”

    “他俩不还没结婚呢吗。”

    “你傻啊?证都领了,还差个形式?咱认识的方少是正人君子吗?”

    “不是。”

    “那不就得了!”

    微信群冒出一条系统提示:无敌寂寞已经被移出微信群。

    吴军道:“明天可不能让他看到聊天记录。”

    大王八一脸鄙视:“你傻吧?此地无银三百两!”

    吴军摇摇头:“我就说是他自己个儿昨晚喝多了退的。”

    没一会,对面大王八打过来一行字:“其实被他看到了也没啥,这年头分居的人多着呢,我爸妈都分居楼上楼下。”

    “那是你爸妈年龄到了!没激情了!他们能一样吗?年纪轻轻**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

    大王八回道:“你们懂个毛,我妈太强悍!我爸hold不住!”

    吴军乐了:“真看不出来令堂还是老当益壮激情无限啊。”

    “滚你丫!!”

    林孝先道:“你们俩够了啊,方锦程比你们俩任何一个人都精,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咱跟着瞎操心什么。”

    两人表示也是,莫名其妙的闪婚必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秘密,分居算一个。

    方锦程这一觉睡的并不舒坦,梦里总觉得有人在说他坏话,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最后是被一电话给吵醒了。

    拿起手机迷迷糊糊一看,家里打来的。

    酒后后遗症来了,头晕头疼脾气暴。

    “干嘛呢?大清早打电话?查岗啊?”

    对面方太太低声呵斥道:“都结婚的人了,还跟小孩似的。”

    “我可不一小孩吗,您老有何吩咐?”

    “一会苏楠起床了,你带他回家吃个早饭再送她去上班吧。”

    苏楠在家里养伤的这段时间早饭都是芬姐送来的,因为不用上班基本上都是**点才吃,芬姐可以把家里的事情忙完了再过来。

    今天既然要上班了,早饭必然没什么准备,这高档小区附近有没有早点摊儿,说起来方锦程也有点饿了。

    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才六点,便胡乱应了一声挂断了。

    这一挂就不怎么容易睡着了,爬起来洗了个把脸,刷了个牙,苏楠还没下楼。

    收拾妥当了他才上楼去敲门,没应答。

    睡的还真够死的,昨晚自己回来的时候应该已经很晚了吧,她竟然没听到?不过也许听到了吧,他怎么迷迷糊糊记得有人扶他回房间呢,是苏楠吗?

    又敲了两下,没人回答,门把手一转,门开了。

    打开房门之后,方锦程也是傻了,没人?!

    不是吧,起的这么早?

    显然不是,屋子的整洁程度证明女主人一夜未归。

    做她那个工作的上晚班很正常,夜不归宿也很正常,但是就在前不久才发生了袭警事件,而且昨天是她养伤那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上班。

    忍不住脑补了一出派出所行凶事件,赶紧摇头把这个想法扔出去,派出所又不是没值班的人,如果真出什么事肯定也会第一个童子他的啊,毕竟他可是苏楠法律上的丈夫啊。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打了个电话过去。

    关机。

    打苏楠办公室的座机,无人接听。

    拿起车钥匙就奔了出去,还不是早高峰的时间,所以一路上也还算是畅通无阻。

    到了海新区派出所门口就和苏楠碰了个正着,她和办公室的小张小林俩警花一起,提溜着一个茶叶蛋,俩包子,嘴里吸着豆浆往所里走。

    看到方锦程那红色的法拉利,她微微眯了一下眸子停下了。

    “这就吃上了?”方锦程摇下车窗伸着脖子冲她说道:“上车吧媳妇儿,你婆婆叫你回家吃早饭。”

    苏楠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你跟她说一声,我吃过了。”

    “你这不是让我撒谎吗?”方锦程叫道:“就喝了两口豆浆,不叫吃过了。”

    小张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苏楠,挤眉弄眼道:“婆媳关系很重要,让你去吃饭那是给你面子,你不去就是你给她甩脸色!”

    小林连忙点头表示赞同:“楠姐,在工作上小张不如你,但在婚姻生活方面她这个少妇比你在行!”

    小张得意:“那是!”

    苏楠有点犹豫了,小张一把抢过她的早餐道:“老大,你放心的去吧,我会帮你消灭的!绝对不浪费一点粮食!”

    她就这么糊里糊涂的上了方锦程的车,车上大男孩伸手过来给她系好安全带。

    小张小林已经挥手跟她说再见,快步回所里去了。

    苏楠有些奇怪的扭头看他:“怎么还不走?”

    方锦程的侧脸在晨曦中清晰到连细微的毛孔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这是一个被上天过分宠爱的孩子,有着难以企及的相貌,亦有着无可比拟的家世。

    可就是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完全没有身为宠儿的自觉,他的手指焦躁的敲击着方向盘,时而眉头紧蹙,时而咂嘴冷笑。

    “你干嘛呢?抓耳挠腮的。”

    方锦程道:“警花姐姐,你是觉得伤口又不疼了是吧?”

    “对啊,不疼了。”

    “……”

    “到底去不去吃饭了?难道你在骗我?那我走了。”苏楠没好气的要下车,却一把被他抓住了手。

    叹口气道:“走,这就走。”

    言罢发动了车子,驶向城市主干道。

    苏楠打了个呵欠,方锦程扭头看她一眼,见她正靠在窗边小憩,睫毛一抖一抖的,看样子也没完全睡着。

    “昨晚为什么不回去?”

    “加班。”回答的就是这么直截了当,这要放在别人身上肯定得控诉他为什么问这么多,你不信任我?

    那他方锦程也终于能好好撒个气了,必然要质问质问她,谁知道你是不是加班,说不定和什么师兄师弟玩警察抓小偷呢。

    “你也太拼了吧?身上可还带着伤呢。”方锦程故作轻松道:“就算再怎么忙,你不加班你们所长都不会说啥。”

    苏楠道:“是我自己想加,请假这么长时间,手底下一堆事要处理。”

    “你倒挺敬业。”

    苏楠终于转过头来看他,耐着性子问道:“怎么了?我加个班你意见好像很大?”

    “我这是关心你,把这么帅气的老公扔家里,你倒也放心,啊!疼疼疼疼疼!松开,我开车呢!”

    苏楠松开拧他胳膊的九阴白骨爪:“知道疼就不会乱说话了。”

    “不过你多少得有点身为已婚少妇女的自觉……”方锦程道:“我来的时候可一肚子火。”

    苏楠不用猜也知道他为什么发火,无非是又脑补自己的出轨画面了。

    “放心,在我们还是法律上的夫妻之前,我会遵守婚姻法的一切要求。”

    方锦程道:“我一来看到你穿着制服,拎着早点,就什么气也都消了。警花姐姐,你看啊,我可为你改变了不少,有没有什么奖励?”

    “你要什么奖励?”

    “比如……以后不要加班,晚上回家呗?”

    苏楠看他,对方挑着眉梢,一脸的挑逗模样。

    “傻样。”

    “行不行?”

    “看看再说。”

    看看再说?方锦程暗暗叫了个yes!虽然答案并不确定,但警花姐姐可是第一次对他的要求有所松口啊,这可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

    路上打了个盹就到方家了,军区大院依然还是层层关卡。

    将车停好,方锦程赶紧去开副驾驶的门。

    苏楠还迷迷糊糊的没睡醒,前脚刚出来,后脚就被方锦程拦腰一个公主抱抱怀里了。

    睡意全无,她用力挣扎想要挣脱出来,迎面从屋里头出来一身着军装的帅哥端端正正的冲着方锦程敬了一个礼。

    苏楠小脸一红也不敢正咋了,任方锦程一直将她抱了进去。

    “老妈!我们回来了。”

    方太太笑呵呵的从厨房出来道:“来的挺早了,怎么没多睡一会?”

    方锦程忍不住要吐槽了:“您要是真想让我多睡一会就不要那么早打电话。”

    “你该早点起床,多锻炼锻炼身体,是不是啊楠楠?”

    苏楠觉得自己已经阵亡了,她现在只想将脑袋还埋在方锦程怀里装死,但却又不得不回应道:“是,是,那什么,方锦程你先把我给放开。”

    后者终于松手将她放在地上,苏楠整理了一下衣服,脸蛋红红的冲方太太打了个招呼。

    方太太笑容依旧,端庄娴雅:“你看上去精神不太好,身体还没养好就去上班吃不消吧?如果觉得吃累就再缓缓?”

    “没事,没事,我挺好的,就是,就是昨晚睡的有点晚。”

    方锦程冲她眨眨眼,小两口这暗送秋波的样子登时就让方太太了然的笑了,一脸的‘我懂的’。

    苏楠斯巴达了,不是啊,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你可千万不要想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