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满血复活了
    “李爷……外公在哪里住院,我想去探望探望他。”

    “你甭去了,他已经搬去外省疗养了,我周末飞过去,到时候带你一起。”

    “你之前怎么不让我去看看!”苏楠没好气道:“行吧,挂了。”

    又被撂了电话,方锦程这脾气上来了,暗暗咬牙坚决不能再接她电话,真是惯出毛病来了!

    “自己都从床上爬不起来了还怪起我来了。”

    “谁怪你了?”

    肩膀被拍了一下,方锦程扭头看向说话的人道:“我说你们确定了没有?好好的不行吗,弄什么迎新节目!”

    班长李磊勾着他的肩膀道:“咱得有点追求,明年都要毕业了,今年是最后一次迎接软萌小师妹,做师兄的当然得给师妹们留下点好印象不是?”

    “要留你们留,小爷没那兴趣,也没那闲工夫。”他说着要走,却又被李磊按了个结实。

    对方嘿嘿一笑,明显的意图不轨。

    方锦程嗤笑他道:“你不是打算在台上表演捡肥皂吧?”

    “说什么呢你!”

    “小爷对捡肥皂没兴趣,潘斌!你可以去找潘斌!”言罢又要开溜。

    正戴着耳机摇头晃脑的潘斌摊手问他啥事,李磊表示嘛事没有,接着又把方锦程逮角落去了。

    “谁都可以走,你不可以!”

    “为什么啊!”某人不乐意了:“咱可不是才进学校的新生了啊,你怎么对校园活动还这么兴致勃勃呢?幼稚!”

    李磊一脸便秘的表情:“就当是帮我一忙,怎么样?哥们实话跟你说,学生会党支部那群小妮子用我的入党申请书威胁我!要我把你弄到迎新晚会上,哪怕就露一脸呢!大恩不言谢,行不?”

    方锦程没好气道:“你去投诉她们啊。”

    “都是一群姑奶奶,投诉有个毛线用,学生会那群人还不是狼狈为奸!方少,这可关系到小弟将来的公务员考试和实习单位啊!你可千万不能见死不救。”

    方锦程答应了,并不是他多么心地善良,而是他就看不惯有人以权谋私,他不仅要上台,还要亮瞎全场!

    可是放眼整个彩排室,全都是一群的歪瓜裂枣,三四种不同的音乐充斥其中。

    有几个摇头晃脑毫无章法,有几个还在那儿说起了群口相声,班里那胖子更甚至在后空翻,身手那叫一个灵活。

    方锦程郁闷了:“就这么一群人,能表演什么?去年你们演的什么?”

    李磊眨巴着眼睛很是无辜道:“去,去年不是去话剧社帮忙了吗……”

    方锦程想了想:“话剧社?”

    “你还在那演了王子呢……”李磊嘟囔。

    他恍然大悟:“你们竟然也在?我怎么没印象了?”

    “你有印象才怪!”李磊都不想吐槽他。

    去年话剧社要他们帮忙去搭建舞台和道具,其中不少人穿上假树模型和城堡模型构建场景,方少爷恰逢跟着女朋友来溜达觉得有趣好玩也要扮演一棵树。

    以他这张脸演树那不可惜了吗,直接跻身于男一号的角色,真正的男一号被‘公主’扫地出门。

    说出来都是泪,真有那种朋友陪着去面试,自己没被录取,陪同却被录取的凄凉。

    “今年咱法律系自己出一节目,不求最好,但求能给小师妹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方锦程没好气的瞥他一眼道:“上台集体吞粪不是更简单?”

    李磊抓狂了:“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方锦程一脸无辜:“我没开玩笑。”

    “……你是认真的?”

    “嗯。”

    “当我没问。”

    方锦程又扫了一圈现场,感觉自己再待下去就有变成傻逼的趋势了。

    “你们想,想好了,确定下来了叫我,我一定全力配合!”

    李磊急了:“你哪去?帮忙一起想啊。”

    “大好时光不该如此浪费!”一脸同情的拍拍李磊的肩头,方锦程道:“我去图书馆看书去了。”

    李磊差点被他拍瘫了:“不是,我耳朵没毛病吧?”

    “没毛病,有瑕疵。”

    潇洒挥手,留给李磊一个绝情的背影。

    李磊还是不能相信,这小子刚才确实说了‘看书’两个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泡妞的可能更大一些。

    出了彩排室,他就掏出手机发出一条微信,很快,对面就发来了一句话:“在图书馆b栋三楼,沿着墙边往前走就能看到我了。”

    没一会,又发来一张图片,拍的是桌子,窗户,和书架。

    发微信的人是姜玉琪,她又给自己多方位多角度的拍了几十张照片,正一一筛选打算找一张发出去呢,方锦程就已经来了。

    “锦程!”安静的图书馆里她的生意被放大数倍,赶紧一缩脖子吐吐舌头,压低声音冲着来人招手道:“锦程,这里。”

    整个三楼的人都向他们的方向望了过来,甚至还有人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表示,方锦程和姜玉琪果然还在一起。

    找到座位,男人掏出包里的书和笔,一边蹙眉说道:“一看书就犯困,趁我现在还没睡着,赶紧开始吧。”

    “昨晚……”姜玉琪露出一个神神秘秘的微笑,故意拖长声音道:“是不是累着了?所以没睡好?”

    方锦程微眯着眼睛看向她道:“你想多了吧?”

    “那你怎么没睡好?要注意节制啊,精尽人亡可就不好了。”

    “你不是喜欢我吗,当初又是举报信又是恐吓的,现在居然还能说笑?”

    姜玉琪微微一笑,脸上有恰到好处的一份感伤,低眉看着面前的书本道:“之前是我不对,做事情太极端了,但你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而且……你也说了,我喜欢你,哪怕是做朋友,我也想留在你身边,看到你幸福我就高兴。”

    方锦程低笑一声翻开书本道:“这次补考就全靠你了。”

    “方少真的不用去睡一会?”

    “一寸光阴一寸金啊,赶紧吧。”

    “好,你的毛病还和以前一样,英文听力和会话方面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主要是词汇量和语法必须提高。光会说是没用的,毕竟考试的时候还得写出来。”

    方锦程没好气的挠挠脑袋:“除了专职从事这一工作的,其实我们学的英文基本用不上。”

    姜玉琪笑道:“没办法嘛,那也得考试啊。”

    方锦程又道:“我听我们班李磊说,党支部那边有人以上迎新晚会为条件搁置他的入党申请书?”

    姜玉琪是学生会的干部,但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件事:“真的有吗?我回去问一问吧,怎么能这样呢。”

    方锦程道:“你私底下查查看就行了,别弄出太大的动静,这次要挟的是小事,不过又一次肯定还会有第二次,你到时候跟领导反映一下。”

    “行,你放心。”

    他方锦程平时是不怎么喜欢多管闲事的,他也热衷和习惯了被人众星捧月的感觉,但今天这事不知道为何就有点气不过,难道是苏楠那一通电话的原因?

    想起苏楠,他就又想到了迎新晚会的节目。

    聚光灯下的他必然要帅翻全场的,要是能把苏楠叫过来,保准她立马拜倒在自己的牛仔裤下,什么徐师兄徐师弟的统统消失吧!

    在李磊想到好节目之前,他得赶紧临时抱佛脚,把上学期挂掉的英语给补回来。

    这次补考关系到他的学分问题,要是学分修的不够,说不定他要成为法律系有史以来第一个留级生。

    宿舍里那三个书呆子不仅没有带动他的学习,反而让他更加想要逃离。

    “我觉得我挺对不起老妈的一番苦心啊。”方锦程转着笔杆子看着书本上跳跃的英文字符:“找了三个顶尖舍友陪我学习,想让我耳濡目染,我反而还越想逃离,挣脱的更加变本加厉。”

    “这不是正常的吗,”姜玉琪道:“谁都不想被人控制,多别扭啊,你凭什么让我往东啊,你让我往东,我偏要往西。”

    方锦程道:“对,就是这个感觉,但现在要毕业了,就有点多愁善感了,悔不当初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嘛,再说了,你在外面玩的再嗨,不也得回到原来的港湾嘛。”

    “你的港湾?”方锦程顺口打趣。

    姜玉琪脸红了,捶了他一把道:“讨厌!回你舍友的港湾去!”

    方锦程嘿嘿乐了,跟女生打情骂俏的感觉又回来了,果然之前的种种不正常是因为离开学校的原因啊!

    为了庆祝重回十八岁,他当晚就呼朋引伴的去酒吧作乐,当然不是潘二的酒吧,那地方他再也不会去了,膈应。

    作为一个好不容易和家里人摆脱关系的,已婚,成熟,男性!他终于好好自由了一把。

    方家二老现在对他很放心,因为有苏楠那么一个老实强悍,一本正经的女警察看着,自己这个儿子肯定会被制的服服帖帖的,尤其是苏楠住院那段时间,他跑前跑后跟孙子似的,可见二人感情也是极其深厚啊。

    所以婚后他的私生活也正如承诺中的一样,没人再来过问。

    酒吧就一妖精的盘丝洞,音乐嗨爆全场,灯光耀眼炫目,男女群魔乱舞。

    方锦程可好好的嗨了一把,还是吴军不放心他,亲自送人回家。

    醉的有点不省人事的方锦程不肯上楼,吴军耐着性子开导他:“走,咱去睡觉,睡觉了啊。”

    后者一把将其推开,指着楼下一个房间道:“我屋,那呢!你,你喝多了吧!”

    言罢就摇摇晃晃的往卧室走,吴军赶紧去追:“真正喝多的是你!赶紧上楼睡去,哥哥我困着呢,要回去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