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婚后危机
    “怎么又不着急了?之前不是没问题吗?”

    “是……那……”苏楠急的冒汗,却又不知怎么解释,难道要说,我打算甩掉你儿子寻找真爱了?

    “妈。”方静秋笑道:“现在年轻人大多不喜欢被世俗的礼仪所捆绑,结婚只是个形式而已。”

    “什么意思?”李芯有些纳闷:“就是说不喜欢结婚?”

    “不,他们只是觉得彼此在一起就好,不必走那个形式。”

    方太太有点不太懂,想了想还是征求苏楠的意见道:“先把婚礼放一放还是以后再举行?不过你要知道,这不仅仅是个形式,更是一种向亲朋好友宣告的方式,当然,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苏楠没想那么多,之前想过两个人的婚礼上会发生什么,甚至想到自己也许会当场反悔。

    但是时至今日,已经想要抽身的她却没有勇气拒绝方锦程的妈妈。

    “都行……”

    方太太笑道:“那好,你先好好养着身体,等外公出院了,咱们再商量。”

    苏楠点点头,任苏苏将她搀到轮椅上坐下推她出门。

    她的腿部伤口还没完全愈合,还不能走路,等愈合之后估计还要复健一段时间。

    “我来吧。”方静秋接过苏苏的轮椅道:“顺便让我跟你姐聊聊天。”

    苏苏有点犹豫,但眼前这个绝美的女人眼中有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坚定,虽然嘴角带笑,但不知为何,苏苏有点怕她。

    最终还是松手,方静秋推着苏楠的轮椅慢慢往前走。

    “您有事要跟我说?”

    “咱们都是一家人了,你也跟锦程一样叫我姐,不要这么见外。”

    “姐……”她还是不习惯去叫别人姐姐,因为在所有亲戚的孩子中,她是老大,都是别人跟在她屁股后面老姐老姐的叫。

    方静秋笑着说道:“我那个弟弟给你添麻烦了,作为他的姐姐,我知道他还很叛逆。”

    苏楠苦笑:“也还好吧,年轻人就那样,我年轻的时候也很叛逆。”

    “很抱歉,让你嫁给锦程,还要承担未来许多的风险。”

    苏楠有些莫名其妙:“什么风险?”

    难道方锦程是个定时

    炸

    弹?不过确实会定时‘炸毛’。

    “比如说,要承担他将来会出轨的风险,虽然是我他的姐姐,但我对他的个人生活也并非全部赞同。”

    苏楠点点头,觉得方静秋确实会一针见血。

    “还要承担孩子的风险,他还都是个孩子,你要养两个孩子的话,负担岂不是更大。”

    “是啊。”苏楠苦笑道:“而且我已经养过苏苏和苏贺了……”

    “另外,兴许还要承担两个家庭的重担。”

    这也是苏楠想要找个大龄成熟男的原因,如果嫁给一个大龄成熟男青年,起码可以顶天立地的为她遮风挡雨,能帮她分担一部分生活的重担就再好不过。

    但如果是方锦程那样的,她的负担只会加倍,加倍,再加倍。

    “姐,你真是句句说到我的心坎里了,不瞒你说,我为这事挺犹豫的。”

    方静秋道:“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你是该好好想想再做决定,但有句话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们全家都非常喜欢你。”

    “谢谢。”苏楠心里暖暖的,方静秋和她第一次见面时的感觉一样,温柔端庄。

    “另外,我跟你私下聊也是要告诉你一件别的事情。”方静秋将她推倒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

    看着楼下医院内外进出的人群,苏楠蹙眉道:“什么事?”

    “你知道潘英吗?人称京城盘二少。”

    潘英这两个名字苏楠恐怕到死都不会忘记,当初要不是他不择手段的俘虏自己,她也不会有生以来第一次沾染上了不该沾染的药品,更不会向方锦程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脸色微微一变,她沉声道:“认识,怎么了?”

    方静秋道:“他跟我说了一些事,不管真假,可能都是想用来离间你和我们的关系。我虽然听了,但却并没有如他所愿的告诉别人。”

    “什么话?”

    必然不是什么好话,否则怎么会起到离间别人的目的。

    “他说你和她曾经有过性关系。”

    “他放屁!根本没有的事!我怎么和他发生那种关系!”

    方静秋道:“你不要着急,你说没有的话,我自然选择相信你。”

    苏楠气的要站起来,却带动伤口,被方静秋赶紧按下去。

    她着急的攥住方静秋的手道:“姐,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和他发生过任何性关系!我要和谁发生也不可能和他发生!他在我眼里甚至不如一个畜生!”

    “那我就明白了,他故意撒谎来挑拨离间的。”

    苏楠怒不可遏,一想到那天晚上的记忆碎片,她就有种想要将潘英挫骨扬灰的冲动!

    但是杀人是犯法的,她也就只能想想,要么就是用她的方式将人逮捕!

    “姐,潘英真的是一个非常阴险龌龊的人,不论他说了什么你可千万不要相信。”

    “你放心吧。”

    苏楠也有些感慨道:“在你知道这一切之后却没有告诉伯父伯母,我也非常感激。”

    “不论真假,我支持锦程的选择。”方静秋笑着说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以后一定要小心身边会有潘英这样的小人暗算。”

    苏楠重重点头道:“你放心,从来都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儿,还没人敢欺负我。”

    “那就好,以后有什么困惑或者不开心都可以跟我说,包括锦程如果欺负你的话,也要告诉我,我虽然打不过他,但我可以告诉咱家老爷子。”

    苏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果然,方锦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方良业。

    “聊什么呢?”方锦程大老远的就招呼道:“走了,怎么要出院了还依依不舍上了?”

    方静秋面带微笑推着人往回走:“跟弟妹说说话,聊聊天。”

    “是不是说我坏话了?然后你们两个人就发现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

    “对啊,要不是你过来叫了,我们还打算把你的坏话说个三天三夜。”苏楠耸肩道:“可惜就算我能说,姐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听。”

    方锦程乐了:“呦呵,姐都叫上了,看来你们俩这感情培养的不错啊,作为存在于你们话题中的男人,是不是该奖励一朵小红花啊?”

    说着竟然还伸手去跟苏楠要小红花,后者故作高冷的转过头去:“幼稚!”

    她觉得憋笑也是一种功法,这要是学会了,离高冷警花的评选也就不远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一溜儿的豪车排在了家门口。

    前头方锦程一句到家了人,让快要睡着的苏楠瞬间睁开了眼睛。

    结果往车窗外一看,她有些傻眼了,这哪里是她的家,根本就是‘婚房’啊!

    她硬着头皮下车,有点不愿进这套花园小洋房。

    找准机会就拉住方锦程道:“送我回清源小区去!”

    后者故作装傻道:“怎么?警花姐姐对我们住的地方不满意?咱证都领了,当然得住一块了。”

    一边指挥小区保安把车上的东西一一搬进了客厅,指着这些东西,方锦程对苏楠道:“一会苏苏有的收拾了。”

    住院时间不长,大小礼物收了不少,当然,带回来的不仅仅是礼物,还有一些在医院的日用品。

    本来方家人打算给扔在医院的,她则一口一个还能用给拦下了,方家人一看这情况立马儿改嘴:带着,带着,还能用,还能用。

    真是唯恐她这个方家少奶奶一个生气把这倒霉小子给甩了似的,无不在是在极力讨好她。

    看着忙碌的大家,她又再次心软了:“好吧,先住这……”

    “您老人家就好生歇着,苏苏,去给你姐切个水果,嘿,苏苏都快变我使唤丫头了。”

    苏苏瞪了方锦程一眼,不过也屁颠屁颠的去给苏楠削水果了。

    方静秋赶紧过去帮忙,这也是她让人喜欢的地方。她一直以来扮演者家庭主妇,女儿,姐姐,妈妈,妻子的形象,然而她真正的职业却是一位上市大公司的董事。

    方锦程一把捞起苏楠往楼上抱:“抱着媳妇儿入洞房喽!”

    苏楠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楼下还有方太太和七大姑八大姨呢,他脸皮要不要这么厚!

    “放我下来!”

    “乖,马上就到!”

    前脚刚走,后脚就听到方锦程的舅妈笑着对方太太说道:“小两口感情真不错,这要是怀孕了,还不得含在嘴里怕化了。”

    苏楠的脸已经红透了,她才不要被这个男人含在嘴里!

    将人抱进楼上卧室放在床上,方锦程故意不肯撒手,居高临下的与她面对面,脸上带着狡黠的微笑:“媳妇儿,老婆。”

    苏楠一个头两个大,明明卧室里除了她俩没别人,她还是觉得尴尬的要死,好像方锦程晚出去一会就真的是在告诉楼下的人,她俩在入洞房似的。

    “赶紧出去,出去,我要睡觉了!”

    “亲一个。”

    “你丫又想挨巴掌了吧?”她微眯着眸子威胁。

    方锦程嘿嘿笑了一声,趁其不备偷了个香吻,撒丫子奔出门外:“警花姐姐你先歇着!一会小的来伺候您用餐!”

    “有多远滚多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