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你是头一个
    床上苏楠努力探出手去,拉住男人的手指:“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为她遮风挡雨,而徐师兄就是这样一个人,以前不知道对方的心思,也没往另一层关系上考虑,现在彼此坦诚心怀,竟然觉得如此踏实。

    “师兄你回去休息吧,你不能太劳累,还有,还有晨晨要照顾呢。”

    “没事,方锦程到底是个小孩,他嘴上说在这里照顾你,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跑了,然后再说他家什么人癌症住院。”

    苏楠眸光一暗,她是相信方锦程的,因为李爷爷有癌症的事情她知道,方锦程结婚这么早也一部分是因为李爷爷命不久矣的原因。

    而且就她对方锦程的了解来看,他最在乎的人应该就是自己的外公,显然不会拿外公的病情开玩笑,刚才师兄在气头上,她也没来得及问问李爷爷的情况如何。

    “师兄,这你就误会他了,他外公确实有癌症。”

    “你还护着他?”徐子瑞显然是不相信的,苏楠竟然会轻易相信?未免有点盲目。

    心情不佳,他拿起帽子戴上道:“我先回局里,看看你的案子有消息了没有,晚点过来看你。”

    苏楠点点头,并未说什么挽留的话。

    徐子瑞离开后苏楠就因为药物的关系慢慢陷入昏睡当中,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苏苏正趴在床边打盹。

    室内光线有点暗,好像天黑了,她目光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方锦程。

    刚闭上眼睛,病房的门被从外面打开,随即听到靠近的脚步声,一只大手慢慢的覆在她的额头之上。

    苏楠伸出手去想把那只手推开,却被反抓在手心。

    “媳妇儿?”男人的声音低沉轻缓,不知是疲惫还是怎的,略微有些沙哑。

    苏楠睁开眼睛看到方锦程那张在眼前放大的脸,随即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

    “嗯……”她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想将人推开却有点力不从心,倒是那人攥住她的手坐在了床边。

    她使不上力气了,只得随那人去了。

    “喝点水?”那人轻声在她耳边询问:“饿不饿?”

    “喝水……”她确实有种嗓子眼里冒烟的感觉。

    清甜的水恍如甘泉一般润湿了她的嘴唇,她伸出舌尖舔了舔,张了张嘴,想要喝到更多。

    随即一片柔软的唇瓣覆上她的,她猛然睁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

    方锦程抬头隐于暗处,眼中闪现着精光,嘴角带着得意的贱笑。

    苏楠懒的去跟他计较,因为他的行为在自己看来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无聊。

    “水……我自己喝。”

    “不要动,不要动,我喂你。”方锦程说着已经乖乖用勺子给她喂水了。

    一边喂一边跟着感慨道:“小爷可从没这么伺候过人,你是头一个。”

    苏楠没好气道:“你外公呢?”

    “那地儿轮不到我上前,每次要立遗嘱的时候倒是才会想起来把我推前头去。”

    提起李爷爷,苏楠这才赶紧问道:“你……外公他,情况怎么样?”

    方锦程叹了口气,继续给她喂水道:“不是头一遭,也不是最后一遭,已经救回来了,现在还没醒。”

    “你也不要太担心,你外公福气大,肯定能逢凶化吉。”

    “我知道,人各有命吧。”方锦程虽然说的很是无所谓,但那表情显然已经出卖了自己的情绪。

    苏楠又道:“等我好些了,去探望他。”

    大男孩嘿嘿笑了起来,于黑暗中眸光晶亮:“你是孙媳妇嘛,当然得去。”

    苏楠有些恍惚,又有些迷糊,她喃喃道:“方锦程,我们俩不该这样。”

    “不该怎样?”

    “不该欺骗那些希望我们幸福的亲人,不该就这么草率。”

    “我没草率,我是认真的。”

    苏楠又道:“那你就是一时冲动。”

    大男孩俯下身去,眼睛盯着她道,看的苏楠有点不太自然的闭上眼睛,只听他良久之后问道:“我用了那么长的时间追求你,你考虑了那么久我们才在一起,这是一时冲动?那你现在突然要跟我划清界限是什么意思?这就不是一时冲动?”

    苏楠蹙眉,睁眼对上他道:“你逻辑有错误。”

    “我不管这些,我只想让你知道的是,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你没办法让我签署离婚协议。”

    “我们有‘结婚协议书’,”苏楠道:“之前你也签过字,具有法律效应,只要一方要求离婚,另外一方无条件赞同。”

    方锦程道:“你的结婚协议书在哪?”

    苏楠一愣,随即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现在就能去你办公室,打开你的抽屉,找到那封协议书,撕碎!”

    他这句话是笑着说的,语气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警花姐姐。”方锦程抬手抚摸着她的鬓发:“你在发烧,我就当你是在说胡话,乖,睡吧。”

    苏楠气结,只觉得伤口疼的愈发厉害却又不肯去按止痛泵,这种情形更像是在自虐。

    方锦程是在天刚亮的时候走的,他走的时候没有惊动苏苏,只是叫了护士帮忙照看一下。

    不管是苏楠这里,还是外公那里,都有人照看,也有护工,完全不用他两头跑,但是不亲眼瞧瞧就是有点不放心,心里头就好像有什么事情放不下一样。

    在军区医院外公那里出来,他就直接开车直奔市区的一家酒店去了。

    外公还没醒,但情况好了很多,癌细胞也得以遏制,暂时还没有扩散的迹象。

    他现在除了外公的事就是苏楠的事了,他不是医生,无法对外公的病情有所帮助,但却能对苏楠的案子有点突破。

    手机上发过来一个视频通话,他打了个呵欠按了接听:“我这就到了,干嘛呢?”

    手机屏幕上出现王向中的大脸,他结结巴巴道:“靠靠靠!你丫,你丫刚才都说,快,快到了!你到,哪去了!”

    方锦程扫了一眼王向中身后的背景顿时乐了:“呦,接我呐?”

    “少,少废话!快点!”

    “拐个弯儿就到!”

    “你,你说这么点事儿!找我哥多好!非,非得弄这么,这么大个阵仗!”

    方锦程没好气道:“少给我提你那哥,每次见他都跟欠他几个亿一样。”

    “他,他就那样,棺材脸!”

    “我知道,主要是苏楠这事儿警方也在调查,让你哥用他的暗势力不方便,到时候再牵连你哥多不好。”

    “你,你小子,还挺,挺为他着想!”

    “我可没啊,我那是为两家的友谊着想,友谊万岁。”

    堆满大王八嘿嘿笑了两声:“得,快,快来吧!”

    他还真就拐了个弯儿就下了高速,不过还没到,又穿过两个红绿灯才到。

    远远的便看到大王八王向中站在酒店楼下等他了,停好车,哥俩勾肩搭背的上楼去了。

    今天晌午他请客,宴请的都是跟自己常常厮混在一起的哥们姐们。

    一开门,他就有点懵逼了,订了十八个座位,只坐了不到十个人。

    而且这十个人当中竟然还没有他寄予厚望的林孝先!

    几个人正在吃着水果打着桌球,看到人来了齐齐站直叫了句:“方少!”

    方锦程道“你们吓死小爷?干嘛呢?”

    几个人还没说话就露出一个阴笑:“你小子行啊,都跟警花领证儿了也不说一声!”

    “那以后就是军嫂了啊!敬礼!”

    “什么军嫂!他那是军哥!不对,警察的老公叫啥?怎么称呼?”

    方锦程没好气道:“得了啊,都给我歇歇,再说了,当兵的是小爷,你们要叫军嫂那也是跟她叫。”

    “喜酒都没请一个,不仗义!”

    方锦程道:“就闹着玩儿,不当真,你们要喝酒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那不一样,喜酒跟这普通的酒不一样。”

    吴军出面解围道:“行了啊,咱今天就是来蹭喜酒的!来来来,坐坐坐,随便吃,随便点,今天咱方少买单!”

    方锦程嘿嘿笑了笑,一边偷偷算了一下老姐之前给的卡里还剩多少钱。

    这哪天要真独立生活了,自己赚的钱未必能伺候的了这些爷。

    “实,实话,跟你们说吧!”王向中道:“方,方少喜酒还没请!今儿先请,大家伙儿!”

    在座的一位美女噗嗤笑了出来:“你是打算等开学了请全校女生坐前任席上啊?”

    方锦程道:“本来婚礼都准备好了,结果我媳妇让人给捅了!”

    “什么?”

    一屋子的人安静下来了,虽然都是些见过大世面的,但到底年纪都不大,还真没到敢于直面鲜血的年龄。

    方锦程道:“今天请诸位来还不就冲着这事儿,诸位手眼通天,帮我把凶手给找出来不是问题吧?”

    几个人点点头:“忙可以帮,不过你得说说,到底怎么个情况?而且也不一定就能找得到,我们也只能托人打听着。”

    方锦程将早就带来的文件发给他们,这是他从派出所大周那里取来的嫌疑人资料,夫妻俩就好像自己的儿子一样,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整个a市警力出动也没有任何收获。

    “就一老头和一老太太?”吴军道:“我还以为什么江洋大盗呢。”

    “江洋大盗倒不怕,怕的就是这种无辜百姓,我媳妇单纯,没戒备。”

    吴军冲他摇头道:“行啊,还说玩玩,这一口一个媳妇叫的够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