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老四媳妇
    “做了两台手术,一位是车祸腿部骨折,打了钢板,另一位也差不多,只不过已经粉碎,直接截肢了。”

    李川登时觉得自己双腿一阵抽抽,好像疼在自己身上一样。

    “你,你胆子可真大啊,竟然一点也不害怕?”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怒火,语气有点不善。

    后者反问:“为什么害怕,如果你遇到了让自己恐惧的事情可以放松身体,修正妄想,并且尝试回忆一下曾经的成功,我想,这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

    李川告诉自己要淡定,淡定,再淡定。

    一边的小护士们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秦医生,要帮你打饭吗?”

    李川道:“不用了,她跟我吃,我是她的朋友。”

    小护士们仍然杵在那儿不走,眼前这位大叔帅归帅,但那一脸痞样总感觉不像好人啊……

    好在秦明月也是爽快人:“谢谢了,你们先吃吧,我跟他一起,他是我一夜……”

    方锦程上去就将秦明月的嘴捂了个结实,一边尴尬道:“你们,你们还不走?”

    小护士们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他这才松手:“我的姑奶奶,你后面说的话别把人家吓死,这种话在国内不能随便说,不对,国外好像也没人随便说吧?你可真够不拘小节的。”

    “对性的需求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不论她们是否有性

    生活,早在发育阶段就已经开始探索性快感了,可以通过手,借助外界工具……”

    李川再一次把她的嘴巴捂了结实,他就搞不懂了,这女人怎么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些话来!

    “咱们,咱们还是先吃饭吧,吃饭!”

    秦明月点点头,往打饭窗口走去,李川直接拉着她去自己座位上坐了将菜单给她,让她点菜。

    医院里有专门的厨师接受点菜可以做个小炒什么的,当然要比快餐稍微贵一点。

    “之前说要带你去品尝本地美食也没做到,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秦明月摇摇头,一边看着菜单一边说道:“你跟朋友一起吃饭?”

    他故意显摆道:“对啊,美女。”

    自己那大外甥虽然不是美女,但架不住长的好看啊,权且让他委屈一下好了。

    “明明是个男人,你为什么要说美女?”

    李川不乐意了:“说的跟你看到似的。”

    “这留下的痕迹,属于一个男人。”

    李川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要说其他男人吃饭大大咧咧,洒的汤汁米粒到处都是他认了,可姐夫从来治家严谨,不允许别人浪费粮食,甚至制定出了吃饭不准说话的严苛条例,没道理就这么看出刚才吃饭的是个男人啊。

    “除了军人,没人会习惯性将筷子并拢放置的与空碗齐平,并且距离桌沿……3公分。”

    李川还真就服了,他有些瞠目结舌的看向秦明月道:“得,本来还想让你吃个醋的,看来是我自取其辱了。”

    “并不是只有人类雄性渴望自异性面前展现自己受欢迎的一面。”

    李川苦笑:“不过说真的,你别不信,我还真就挺受欢迎的。”

    “不然我也不会跟你做固定性伴侣。”

    李川干咳一声,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秦明月点了一个简单的鱼香肉丝套餐,对她而言,似乎吃什么都差不多。

    “你怎么会在医院里?是有亲戚朋友住院了?”

    李川本来想情趣一句:你猜。

    可他怕自己又自讨没趣,这女人说不定还真就能猜到什么事,索性实话实说道:“家里老爷子,癌症,住院了。”

    “哦?”秦明月微微一怔,慢慢放下筷子,喝着茶杯里的水。

    李川道:“怎么了?做医生的,看惯了生死,怎么还害怕听到癌症这两个字?”

    “我身边也有亲人因为癌症过世。”

    这让李川有点无奈:“也不知是现在污染太严重还是怎么了,得各种绝症的人越来越多。”

    “我之前在国外参与抗体疫苗的研发试验,此次回国也是希望能够双方经验互通交流,没想到国内的研究也遇到了瓶颈。”

    李川当然知道她当初在国外是做医药研究的,认识秦明月首先要感谢方静秋拜托自己去中东探查市场,方静秋想要在东南亚建厂生产稀有病专属药品,所以搜罗了不少医药方面的天才。

    秦明月的知识水平如何他是知道的,但他却没有提过让她为方静秋工作的话,让未来舅妈给外甥女打工?这叫什么事儿啊。

    如是一想还嘿嘿笑了起来。

    秦明月有些不解道:“癌症很可笑?”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有个外甥女,她很有钱,投资医药研发,说不定未来能看到他们团队研发出抗癌药物。”

    “现在已经有成果了吗?”

    “不不,还没有,现在只是有禁军抗癌市场的打算,还没正式实施。”

    秦明月点点头:“就算可以治疗癌症,人类的健康也并不乐观,还将会有其他绝症相继出现,而是我们束手无策的。”

    这个道理李川懂,就好像在医药并不发达的古代,一场感冒就能要人命一样,当感冒能够治疗后,其他的病原体又相继出现了。

    吃了饭,在李川的软磨硬泡之下,秦明月总算答应跟他去探望一下李家老爷子。

    其实去不去探望也没什么区别,毕竟老爷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

    可当他一把人带进病房后,一屋子的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大姐李芯更是又惊又喜,还有点手足无措:“李川,这是……”

    后者点点头,一向脸皮厚的他竟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是秦明月,秦医生。”

    李芯一看他点头了,顿时就喜不自禁。

    连带他另外两个哥哥嫂嫂也都一扫阴霾,面带笑容,将秦明月看了又看。

    秦明月有点不自在,却又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受欢迎。

    李芯又红了眼眶道:“可惜爸还没醒,不然他要是看到了得多高兴啊。”

    “您太客气了。”秦明月冲他们点点头道:“我应该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怎么没有啊,李川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合适的人了,我们都替他高兴,爸应该也会非常高兴。”

    秦明月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嗯,我也挺高兴的,我们确实很合适。”

    “太好了,太好了。”大嫂听了也跟着抹眼泪道:“我还以为这老四一辈子都要自己过了呢,那你们什么时候……”

    “哎,大嫂,大嫂,这些话先不着急说,我带明月去看看老爷子!”李川赶紧岔开话题将人带进了卧室。

    外头几个人仍然沉浸在喜悦之中,纷纷觉得老四终于开窍,也知道找个女朋友带回来给他们看看了,要知道,他以前女人缘虽然好,但却从未带一个女人出现在家庭成员面前。

    所以秦明月的出现让李芯登时就猜到了,这姑娘必然是老四的女朋友。

    “希望爸能早点醒过来,也好见见老四媳妇,也好心安。”大嫂不无感慨道:“浪子也有回头的一天啊。”

    李芯点头:“不知道他们在一起多久了,刚才也忘了问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妈,这种问题你就不要操心了。”方静秋笑道:“小舅肯找女朋友已经很好了,您若是逼的紧了,他可能要害怕了。”

    “对对对,不逼他。”

    大嫂却道:“要是能早点定下来最好,锦程和苏楠本来今天能结婚的,结果因为咱爸住院结不成了。老四这一对要是成了,能一起举行婚礼也再好不过。”

    李芯点头,面露微笑分外温和:“能成最好了,就算先不结婚,能把证领了,我这心里也踏实。”

    “对了,还没告诉苏楠咱爸的事吧?”

    “还没呢,她是警察,事情一大堆,要是知道了少不得得来探望,耽误工作不说,还跟着担心,多不好。”

    “对对,先不能说,等咱爸醒了再叫她过来看看也不晚。”

    他们还不知道,此时的苏楠自己还躺在医院里受罪呢。

    手术后的麻醉消退之后她就一直挣扎在痛苦的边缘,几次疼的她想流眼泪,可以看到身边的人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她只得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苏苏跟小林换了个班,让小林先回家休息睡觉,可她也一夜没睡,坐在床边直打瞌睡。

    还是徐子瑞尽职尽责的守着苏楠,看她痛的流虚汗便用毛巾给她擦擦额头上的汗,看着她疼,自己也心如刀绞:“麻醉师想对你用止痛泵的,但是考虑到副作用和有可能造成的影像,我就没让用,你忍忍。”

    苏楠嗯了一声道:“我知道,就,就是熬时间嘛……”

    “不要怕,我陪着你。”

    “咳咳!”门口传来一声咳嗽,方锦程捧着一大束鲜花进来,黑着一张脸看向徐子瑞,又在看苏楠的时候换上一张大大的小脸:“警花姐姐,我来看你了,好些了?”

    苏楠没好气的瞥他一眼,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刀口疼的一抽一抽的。

    方锦程放下花就发现了症结所在:“没用止疼泵?”

    “嗯,有副作用,没用。”徐子瑞说的理所当然。

    然而就是这一句话登时让方锦程炸毛了,他指着面前这个男人似乎想要吼什么,但却又硬生生的克制住,继而大步出了病房。

    苏楠睁开眼睛看看离去的人,又看看徐子瑞,一头雾水。

    没一会,那二世祖就带着医护人员麻醉师浩浩荡荡的回来了,大手一挥,这是要上止痛泵的节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