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和她在一起
    “喂,姐夫?你在哪啊?”

    “你姐怎么样?”对面传来方锦程的声音,略有些沙哑的疲惫。

    “已经醒了,医生说挺好的。”

    “护工去了吗?”

    “来了,不过林姐在照顾我姐,现在护工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对面沉吟了一下嘱咐道:“小心不要碰到她的伤口,第一天肯定会比较疼,过两天就慢慢好了。”

    “好的。”

    “那个姓徐的还在?”

    苏苏楞了一下道:“徐师兄?他一直在呢,姐夫你认识徐师兄吗?”

    “他跟你姐的关系很好?”

    “姐夫你千万不要误会,也不要吃醋,他们只是一个警校毕业的校友而已,而且徐师兄在我姐工作上照顾很多,还有,还有,徐师兄都结婚了,还有一个儿子呢。”

    对面方锦程讥嘲道:“那又怎样,他媳妇儿不是死了吗。”

    “好像是……不过他们真的只是朋友关系,要有啥事早就有了。”

    “那可不一定,自己媳妇儿没了就惦记着别人媳妇儿!”

    苏苏本来挺悲伤的,听他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哭笑不得,怎么感觉方锦程成一怨夫了呢。

    “姐夫你不用担心,我姐和徐师兄都是很正派的人。”

    “怎么着,我还成邪教了?你给我盯着点儿,瞧见事态不对就赶紧汇报。”

    “好嘞!”

    方锦程挂断电话,一回头就看到方静秋正站在病房的门口,外公已经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一大家子陪护着,唯恐他出现什么闪失。

    “苏楠怎么样了?”方静秋微笑说道:“你真的不去看看?我看你一直有点心不在焉。”

    “没啥事,捅了两刀而已,她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就算吃颗子弹也都跟吃糖一样。”

    后者忍俊不禁:“好啦,你也就只有嘴硬,想去就去吧,外公这里已经没事了。”

    方锦程微一沉吟道:“姐,苏楠的事情先不要跟他们说。”

    他们指的当然是他老爸老妈,老两口本来因为外公的事情都已经心焦不已了,再来个苏楠少不得要担心。

    “放心吧,好在外公住院,婚礼暂时取消了,你也可以用这段时间好好想想你和苏楠的事情。”

    是啊……他怎么给忘了,昨天去找苏楠的目的……

    要么以孙媳妇的身份带她来探望外公,要么就是去跟她讲明白,划清界限。

    “姐,我……”

    “从小到大,你总会在一时冲动下做决定,这次,等你心情平静下来之后再告诉我答案。”

    方静秋为人温柔,雅致端方,但说出去的话却让人无法反驳无法拒绝,尤其是她那双深邃的黑眸,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方锦程和她是两个极端,一个沉静如水,一个跳脱如火。

    “姐,我要和苏楠在一起。”方锦程语气平静道:“也许正如你说的,是我一时冲动,但人不能随心所欲的活着,总是考虑那么多,太累了,起码我现在是想跟苏楠在一起的。”

    这让方静秋有些意外:“不论……她是否有不堪的过去?不论你们之间是否存在爱情?”

    “无所谓。”

    “锦程,虽然爸妈对你束缚太多,但我却给了你不少自由,而且我发现你对于和爸妈之间的周旋也乐此不疲,完全没必要为了离开他们就这么随便结婚……”

    “不完全是。”

    “外公?外公现在已经这样了,你却还年轻,以后有更适合你的人。”

    “姐,之前你好像也挺喜欢苏楠的,怎么现在态度转变的这么快?”

    方静秋叹了口气,秀眉一紧,欲言又止。

    这幅表情让方锦程反而更加好奇起来:“到底怎么了?”

    “我听说……苏楠跟潘英有点不正当关系?”

    后者一愣,随即暴跳如雷,碍于这里是医院只得压低了声音怒道:“谁说的?谁在背后胡乱喷粪!有什么不正当关系!那是他潘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吃到了吗!做梦去吧!”

    方静秋道:“你冷静一点,所以,到底有没有这层关系?如果没有,我就放心了。”

    “没有!没有!有个屁!屁都没有!”

    “那就好……看来是潘英故意挑拨离间的。”

    “潘英?丫挺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角色,小爷早晚废了他!”

    方静秋却道:“误会解除就好,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和自己所爱的人结婚,而不是随便找一个人。”

    “我就爱苏楠怎么了!我就跟她结婚不行吗?谁都管不着!姐,你不会要棒打鸳鸯吧。”

    “当然不是,只要是你的选择,我都会无条件支持。”

    方锦程的火气这才小了许多,略有些惭愧道:“抱歉,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不过这个潘英心意忒坏!”

    “有误会说开了就好,咱们才是一家人,潘英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姐,你以后也离他远点,我现在有点后悔介绍他给你了,他就一肚子坏水儿!”

    “放心吧,我会注意。”

    一肚子坏水的潘英?在她方静秋的眼里,完全不够看。

    李川从病房出来伸了个懒腰,一把勾住外甥的脖子道:“走,楼下吃个饭,抽根烟。”

    “不吃!”

    “没心思啊?没心思也得吃饭啊,老爷子要知道自己的宝贝外孙为了自己饭都不吃了,就算埋地底下也能蹦跶出来。”

    方锦程道:“你嘴里还能不能吐出点好话?”

    “你小舅我早就忘记好话怎么说了,世道不古,人心险恶啊。”

    舅甥两个勾肩搭背互相挑刺儿的下楼去了,方静秋面带微笑的看他们离去,这才从包里掏出手机。

    指纹解锁的文档内保存着一份苏楠的个人资料,父母姓名一栏内,赫然写着:父,苏成功,母,刘娅。

    “苏成功,刘娅……”

    她勾唇一笑,眼底尽是志得意满的光芒:“果然变成一家人了呢。”

    这医院的食堂伙食不错,食材都是特供产品,厨师自然也是一流的,丝毫不逊色外面大饭店里的厨师。

    李川醉翁之意不在酒,把方锦程叫下来吃饭,见他扒拉着米饭随便吃了两口有些心不在焉就冷笑道:“你想什么呢?你外公命大的很,当年的枪林弹雨都过来了,不会这么容易咽气。”

    方锦程看他一眼,抢了他的小酒壶自己喝了一口。

    医院食堂不提供酒水,李川那是饥渴难耐了才偷偷夹带一瓶进来,省着点喝晚饭的时候也有的喝,哪曾想方锦程来抢啊,赶紧又夺回来,宝贝一样塞在自己怀里。

    “干嘛呢,这么大个人了不给你舅送酒喝还抢?我跟你说啊,咱们那的风俗,结了婚的外甥每年都要给老舅送酒,我也不要多,那个茅台来上几箱就行。”

    “谁结婚了,我还是一孩子呢。”

    “怎么着,没办喜酒就要始乱终弃啊?你证可都领了,法律上承认了你是已婚妇男了!”

    方锦程心烦意乱,又低头扒饭,不能喝酒干脆把他跟前的菜都给划拉过来吃了。

    李川急了:“嘿,刚才谁说不吃饭的来着?真该饿你几天。”

    “不够再给你点!”方锦程没好气道:“外公现在稳定一些了,我一会就先回去睡觉了。”

    “还瞒着呢?刚才跟你姐说的我可都听见了。”

    后者蹙眉看向他道:“你……你听到苏楠怀孕的事儿了?”

    李川刹那间张大嘴巴,随即又恢复平静,一脸悲壮的点点头:“嗯,听见了,你外公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开心,可惜他还没醒过来。”

    “你这戏演的够溜,可惜我跟我姐说的不是这事,行了,我走了,您自个儿慢慢吃,别噎着。”

    “不是,假,假的啊?我就说嘛!你小子哪那么厉害!正中靶心喜当爹?”

    “总比你这辈子当不成的强!”言罢挥挥手,走的那叫一个潇洒。

    李川气不过,双手环胸坐在当场,有些无可奈何。

    正琢磨这顿饭是继续吃呢,还是继续吃呢,就看到东南角方向一美女闯进视线。

    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他眯缝着眼又开始盘算怎么去跟美女搭讪了。

    可当他看清美女后面走来的人后,腾的就站了起来。

    “秦明月?”

    来的是一群身着粉色护士装的护士,手挽着手,或是低声细语,或是活泼说笑,全都围聚在秦明月的身边。

    那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却一改常态,不时回应一两句,并且面带微笑。

    秦明月穿的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制服,上衣口袋里插着她的胸牌,李川大步走上前去,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将女人的胸卡拿了出来。

    “骨科……二室?”

    “哇……这谁啊……”周围的小护士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并且自觉的和李川秦明月保持出一段距离。

    “好像,好像是秦医生的朋友?”

    “好帅啊……人家对这种的大叔最没有抵抗力了。”

    李川一记邪魅的柔光扫射过去:“喂,小丫头,谁是大叔?我可都听见了。”

    “啊!不行了,好帅。”

    李川对自己无尽的魅力感到困扰,无奈叹口气道:“秦医生,你不是回国来开会的吗,怎么开到骨科二室去了?”

    秦明月将胸卡收回,重新插进口袋里,她五官精致,眉目如画,却在看向这个男人的时候不带丝毫表情。

    “老师让我过来学习临床经验。”

    李川道:“学习经验?来,告诉哥哥,都学到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